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08章 我还没穿完..

作者:张饭否字数:2690更新时间:2022-05-13 00:12:38
    将面条从锅中捞出放进笊篱。

    打开水龙头,过一遍凉水再装入碗中。

    浇上刚刚炒好的肉末,再撒上葱花和香菜,两碗凉拌肉酱面就算大功告成。

    做完这一切后,赵婉柔满意的点了点头,总觉得自己的厨艺因为陈最越来越熟练了些。

    将两碗面端上桌,将筷子摆好筷头冲内,她坐了下来,高喊了一声:“吃饭啦。”

    刚把快递包装纸盒和塑料袋扔出门外的陈最闻言钻进了卫生间,先洗了一把手,然后坐在了姐姐的对面,两人一笑,都捧起了面碗,吃起了回到松城后的第一顿家里饭。

    赵婉柔显然是有些饿了。

    长途跋涉不说,回到家里又收拾了一通,举着碗也不顾及什么形象,就没放下来过。

    陈最看着她的样子嘴角带笑,不知道是脑补出了她穿上圣诞装的样子,还是喜欢她现在展露出的小女人一面。

    察觉到了他的目光。

    赵婉柔没有放下面碗,但目光撇了他一眼。

    陈最心虚,避过了这一眼。

    赵婉柔就知道他的小脑瓜里一定是想着自己...

    男女之间的小心思很有意思。

    莞尔一笑后,她放下了面碗,忽然开口道:“老一辈的人很难改变,我婶婶也是替我操心,你不要介意啊。”

    陈最闻言后眨了眨眼,不明白赵婉柔为什么说起了这个。

    但想了想的确在魔都时,因为赵婉柔婶婶的原因,本应该一直黏在一起的两个人却过上了异地恋的生活...

    陈最不仅半夜经常和孤独唠嗑,两人还经常在半夜互发信息直到睡着...

    后来,本来有些机会是可以坐在一桌上吃饭的,但陈最还是都婉拒了,即便是在赵勇的订婚宴上,两个人也没坐在一起。

    他婉拒的原因倒不是有多讨厌赵婉柔的魔都婶婶,只是觉得自己应该有些眼力价,毕竟只是男朋友的身份,真没必要往一家人的桌上去凑,惹人生厌不说,万一婶婶说出了什么尖酸刻薄的话,自己又年轻气盛的,有明面上的矛盾着实不太好。

    只是这些他并没有当回事的想法,在姐姐看来有些不一样。

    热恋中的男女都会对对方有着异乎寻常的关心。

    所以在赵婉柔看来,魔都一行,的确是让陈最受委屈了。

    这也是她偷偷的让嫂子带她出来跑回酒店的原因,真不是对男女那点事儿的急不可耐,就是不想让自己的男朋友委屈,仅此而已。

    只是她没想到,那晚发生了点意外。

    然后接下来因为真的很忙,加上婶婶看的真紧,她又不好意思再让嫂子帮她撒谎,就只好一直等待着回到松城再和陈最聊聊,怕他心里有疙瘩。

    不提姐姐这种经营感情的方式是不是太过小心翼翼。

    只能说,在一段认真的感情中,越小心翼翼越代表在乎。

    以至于在回来之前,她还订了关于圣诞节的东西,除了想要和陈最度过一个在一起后第一次的完美节日之外,她还想趁着这次机会,探一探魔都之旅,陈最到底心里有没有那么一点点的不舒服。

    没有最好。

    有就化解。

    所以,此时她才开口提了一嘴,想看看陈最的想法。

    陈最不傻,这一瞬也明白了姐姐的在他看来有些过盛,但的确会心中产生暖意的关心,可还是有些无奈的道:“不是吧,你不会以为我会生你婶婶的气吧...”

    赵婉柔没有否认,拿起了杯子喝了一口水,看着他眨了眨眼眸。

    陈最白眼:“买那套圣诞服,也不会是因为这个想哄哄我吧....”

    赵婉柔摇头:“那真没有..”

    陈最一乐:“真的?”

    赵婉柔一本正经的点头:“圣诞树啊,彩灯啊,还有挂件摆件,和圣诞服,都是为了过节时有氛围啊。”

    “女人很在乎氛围感的,你懂不懂啊。”

    陈最:“行吧...”

    赵婉柔看着陈最的眼睛,言语柔和了起来:“而且,你不是答应过我要陪我过每一个节日的吗,我们在一起之后第一次过节,怎么也要隆重一点的,对吧?”

    陈最重重点头:“的确有道理。”

    赵婉柔放下杯子,拿起筷子扒了一口面条:“有道理吧。”

    陈最却一笑:“所以是不是每一个节日都有不同的制服...”

    赵婉柔也不羞:“那要看这个有没有匹配这个节日的制服。”

    陈最眼珠一转:“那看来护士节和教师节我们也都要过一下了。”

    赵婉柔眼眸流转,评价陈最:“狗男人...”

    陈最笑着呲溜起了本就所剩不多的面条,见底之后放下筷子,想了一下忽然开口道:“内个,我没那么小心眼,也不介意婶婶对我态度,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我很喜欢你非常过分的关心我。”

    赵婉柔:“……”

    陈最拿起一张纸,擦了擦嘴角,皮皮的一笑:“以后请加大力度。”

    赵婉柔无力反击:“谁过分关心你了,你想太多!”

    陈最一笑,不再这件事上纠结,而一举手:“我刷碗。”

    赵婉柔将碗筷一推:“去吧。”

    陈最屁颠屁颠的端着碗进了厨房。

    赵婉柔听到流水声音响起,左看看右看看看到了茶几上被叠放整齐的圣诞服。

    她没穿过这种东西,但除了女为悦己者容,想穿给陈最看之外,她本身也十分想试试到底合不合身,这是女人对于新衣服的执着,无论这种新衣服属于什么类型。

    于是起身,快步,拿起,迅速返回了自己的房间里。

    将衣服脱下,试穿圣诞服,穿好后看了看镜子,赵婉柔觉得自己有点诱人...

    镜子里的自己,低胸,短裙,长腿,红白的配色本就会让人显白,现在的她看起来娇艳欲滴,肌肤胜雪。

    很满意的点了点头,但并不算是试穿结束。

    将红白相间的小鹿角带起,赵婉柔拿起坐在了床边,先将白丝褪成一圈,然后伸出长腿慢慢上滑。

    就是刚穿好了一条,还没来得及看到全套的效果时,房门就被推开。

    拢共就两个碗两副筷子,洗完半天了的陈最走了进来,于是就看到了姐姐伸着修长的美腿正在缓慢将白丝上提的画面。

    这种画面的视觉冲击力毋庸置疑...

    所以...

    “我还没穿完...”

    “唔..”

    “等一下...”

    “嗯...”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