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卷:致命黛丽 第二十四章 打草惊蛇

作者:赢季风字数:5033更新时间:2022-01-15 18:36:31
    “你抽过烟吗?”

    “你什么意思?”

    “去问问会抽烟的人,看看他们是怎么抽烟的。”

    李宇按着他的指示,做了个抽烟的动作。

    沈之敬说:“还不明白吗?”

    办公室里的其他人面面相觑,谁也没有说话。

    “在案发现场找到的烟头,经过检验,全部都带有死者的唾液DNA,却没有一枚是带有指纹的,半点指纹都没有,造成这样的现象是什么原因?还觉得是一场完美的意外吗?”沈之敬脸上严肃,起身快步走出法医部。

    “你去哪?”孙凝原本的坚持不再,只是眉头皱起,对这件案子露出担忧的神色。

    沈之敬头也不回地说:“我已经找到我要的证据,接下来就是立案调查!”

    一听便知事情闹大了,作为法医部的主任,又是这件案子的负责法医,孙凝连忙跟上前去。

    果不其然,沈之敬一刻也没有耽搁,直奔公安总局走去。

    来到局长办公室,敲了敲门后,还没得到允许,沈之敬便开门进去。

    映入眼帘的办公桌前没有熟悉的身影,抬起视线,只见局长方明正在关闭窗户,看到他们进来,脸上挂着的不是惊讶,更像是慌张。

    他把窗户关好,走回办公桌前坐下,说:“找我有事?”

    沈之敬没有就他刚才怪异的表现质疑,端正的站姿笔直,目光坚定地说:“关于西郊案子的事情,您听说了吧?”

    “能没听说嘛!”方明像是自言自语的嘀咕。

    “既然您听说了,我现在是来给您汇报的,那是一件刑事案件,请您批准立案调查。”

    “你直接找负责的分局批条就行了。”

    “这件案子在分局的时候被认定是意外事故,我向分局汇报,分局还是要向您请示,所以为了效率,我才亲自来跑一趟。”沈之敬态度严肃的说明,“而且……您是我的大姨丈,我以为由我来汇报更加省事,您说对吗?”

    听见他突然转变的称呼,方明的眼睛睁了睁,浅浅的叹息后,说:“果然遇到那个丫头,才能在办公室听见你喊我一声大姨丈。”

    “那个丫头?”沈之敬敏锐的眯起眼睛,“你们很熟吗?”

    方明眼神闪烁一下,说:“你这些年是什么作态,有眼睛都能看出来,就跟死了老婆的鳏夫一样,我还不知道你那些事儿吗?你妈都跟我哭诉几回了,让你赶紧结婚,说得好像我能干预你的婚姻大事似的。”

    “打住打住,大姨丈,批不批,您给个准信。”

    方明吸了一口大气,“批!不批不行了!”

    一直在旁观的孙凝不明,这件案子之前她已经向方明汇报过,他也亲口答应会让沈之敬避嫌,尽管现在找到了一些证据,但是没理由他应许得这么爽快。

    本还想要反驳他们的决定,不料方明抢先说道:“孙凝,这件案子你交给之敬去负责吧。”

    一听,孙凝大惊,“局长,这不合适。”

    “没什么不合适的,这个证据是之敬找出来的,由他负责很合理。”

    “但是他和死者的家属认识,这种时候最好避嫌。”

    方明语重心长地说:“孙凝,如果任何事情都以自身利益为先,那么你就愧对你的职业,之敬和死者家属认识,又不是和嫌疑犯认识,等案件到了那种地步,无需你来请求,之敬就会遵守执法者的规章制度,主动避嫌,对吗?沈法医。”

    被点名的沈之敬一怔,通常他会毫不犹豫,坚定地回答他一个肯定的答案,但是这一刻他却犹豫了一下,不过仅仅是几秒的迟疑,他肯定的回答:“局长放心,身为执法者,我不会做违法违规的事情。”

    方明满意地点头,“好了,你们回去吧。”

    从公安局出来,天色已黑,孙凝依然寸步不离的跟在沈之敬身边。

    “你现在该放心了吧?”沈之敬说。

    “放心什么?”

    “案子尘埃落定,你也没必要再坚持了。”

    孙凝很是无奈,“你把现在的状况叫尘埃落定?结案了才算尘埃落定,你这只是麻烦的开始而已,你现在是把一件简单的意外事故变成了一件刑事案件,然后呢?以目前的证据,你想要破案几乎不可能。”

    “不可能?对你来说或许不可能。”沈之敬不屑地说。

    “我承认你的能力比我强,凭着香烟过滤烟嘴没有指纹这点,判断出凶手的存在,这份坚持确实是法医界第一人,但是只发现问题而解决不了问题,这样的成就只会被人当成笑话。”

    “我说了,我做的一切不是为了功名利禄,我只是不希望我手上有一名冤魂。”

    他为人处世的方式,孙凝清楚得很,曾经她还说他是圣人一般的存在,不过却遭到他的讽刺,“好,那你打算怎么解决?李宇已经调查过小区附近的街道监控,发现死者是独自一人前往案发地点的。”

    这样的信息还是第一次听说,沈之敬质问:“我怎么没被告知?”

    “我才是这件案子的负责人,而且你也没问。”

    “好吧,昨晚确实有些分心了,不过你不再是这个案件的负责人,之后的事情,让李宇直接向我汇报就好,我自己也会跟进的,你下班吧。”

    “你还要上哪去?”

    少管闲事这些话没有上千也有上百,知道孙凝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弃他,沈之敬也没必要继续和她争吵,直接无视她的问话,快步往法医中心走去。

    连番的无视,孙凝终于不再自找没趣。

    他回到法医中心,坐进了车里,几秒的思考后,他拨通了电话。

    “是我,你那边的案子怎么样了。”

    异国他乡,阳光明媚,戴着一副深色墨镜,显得脸上的皮肤更白,艾伦高大的身影站在街边,吸了一口香烟,嘴里吞云吐雾般,踩熄了地上的烟头后,说:“差不多收尾了,到底是什么案件让你这么频繁地打电话给我。”

    “是之敬哥哥的电话吗?”一旁的夏如一双闪亮的大眼睛抬起,圆嘟嘟的白净笑脸带着期待的望着他。

    艾伦嫌弃地一瞪,说:“你少这么恶心的叫他。”

    “我和之敬哥哥比较好,你在嫉妒。”

    “哈!我会嫉妒他?在警局我比他更受欢迎,你别打岔,北市有大案发生了。”

    停顿了一会,听完沈之敬把案子大致说明了一下,艾伦好看的薄唇扯了扯,“这就把你难倒了?听说过打草惊蛇吧?”

    简单的提示,电话那头的沈之敬仿佛和他心灵相通,无需他做出太多解释。

    艾伦自信一笑,便挂断了通话。

    原本还期待能和沈之敬通话的夏如一脸失望,不悦地斜瞪着他。

    “干嘛这样瞪我?”艾伦问。

    “你怎么也不让我和之敬哥哥说一下话。”夏如嘟着嫣红的小嘴不高兴了。

    “你这小屁孩,他还不稀得和你——”话刚说了个开头,艾伦继续讽刺的话却说不出来了,原本是想用她年纪小来说事,可……沈之敬好像就喜欢这款的,萝莉控?

    艾伦白眼一翻,“少惦记老沈,他已经名草有主了。”

    “我对之敬哥哥是敬爱之情,你脑子里除了情情爱爱,就没别的事儿了吗?”

    “别的事儿?当然有了。”艾伦突然揪着她的小脸,咬牙切齿地说:“我会在脑子里装满怎么教训你的事儿,放心,保管每天不重样!”

    夏如被揪痛得龇牙咧嘴的,拍打着他的大手。

    街道的不远处,美国警方正在摘除警戒线,和警察的忙碌形成对比,丁香呆呆的站着,厚重的眼镜框底下,一双水灵灵的杏眸带着哀怨的神色,嫉妒的目光盯着前方正在打闹的两人,一声重重的叹息出自她的口中,垂头丧气地转身默默离开。

    经过了艾伦的指点后,沈之敬在手机上搜索了一下唐铭的信息,得到了他的行程信息后,发动引擎,今夜就正式和恶魔会面吧!

    来到了演奏会的表演场地,北市人民大剧院可是市内数一数二的知名剧院 ,能站在这里的表演者都是行业的佼佼者,尽管这些年唐铭的新闻层出不穷,手机的浏览器都被他一一屏蔽,就算电视新闻播报也都会被他直接转台。

    这些年来,心里多少还在对他和吴丽的关系介怀,在他看来,自己就是一个不适宜的第三者,因此他选择不去面对那个得意的家伙。

    在得知吴丽和他从来就不是情侣关系,他终于有勇气去面对他,而且要狠狠地踩回一脚才能甘心。

    距离演出结束还有几分钟,和大剧院的工作人员表明了身份后,工作人员将他领到了后台。

    美妙的音律传来,沈之敬通过电视机屏幕上看到唐铭陶醉的表情演奏着,心里突然万分感慨,来自地狱的魔鬼,套着一副美丽的人皮,表演着蛊惑人心的音律,世人宛如飞蛾扑火,对一个魔鬼赞美与拥护,视为救世主,真是糊涂!

    一曲表演完毕,响彻大剧院的掌声震耳欲聋。

    沈之敬心里期待着,从兜里拿出一根讨来的香烟。

    谢幕后,唐铭回到后台,经工作人员的提醒,他眼底带着惊讶的走来,“好久不见,沈大法医。”

    沈之敬露出僵硬又不失为礼貌的笑容,扬了扬夹在指间的香烟,问:“有火吗?”

    唐铭眉头一蹙,看了他手上的香烟一眼,一丝不明的神色爬上他的脸,迟疑了几秒后,扭头在后台化妆间的桌上找了找,拿到一个打火机帮他点燃了香烟,“没想到沈大法医也抽烟。”

    “我不抽烟,在还没成为法医之前,我是一名医生,没有人比我对抽烟的危害更加了解,我这样的人才,又怎么会做这种慢性自杀的行为呢!”

    “哦,原来沈大法医是来给我科普的。”

    沈之敬直接进入主题,“确实是科普,话说郊区有一个被称为完美犯罪的意外事故,不知道你看过那个新闻没有?”

    “沈法医记错了吧?那件事情网络都传开了,说是意外事故,并不是什么犯罪。”

    闻言,沈之敬一笑,“原来你也有关注,不过很显然你的消息没有我的灵通,最新消息是事故正式被立案调查,就在你举办演奏会的这几个小时里。”

    唐铭脸上的笑容一僵,很快恢复平静,“哦,这么说你们警方找到了线索?”

    手指间的香烟燃了一半,灰烬被空气的流动打落在地上,尼古丁的气味围绕着他们两人,沈之敬看着手上的香烟,说:“你觉得如何吸烟才能让香烟的过滤嘴不留下一点痕迹?”

    “什么意思?”

    “法医在鉴定一样证物时,是要按照证物的分类来决定鉴定方式,一般遇到香烟这种证物,第一个做法就是要排除香烟来自第二人的可能性,因此在鉴定香烟过滤嘴,法医通常会选择DNA鉴定,在确认了这一点后,除非有新的方向出现,否则一般是不会再对证物进行其他方式的鉴定,所以香烟上的指纹很自然就会被忽略了,加上大环境的其他证据作为佐证,很快就会有结论出现,不过幸好,我坚持不懈的要找出真凶,终于发现了证据上的漏洞,留在案发现场的十几枚香烟过滤嘴上,一点指纹也没有获取到,这是为什么呢?”

    屋里沉默了一会。

    “我猜想很有可能是死者在失去行动力后,手脚的不灵活性让凶手忽略了一些细节上的问题。”沈之敬将手上燃尽的香烟过滤嘴弹出去,一双锐利的眼眸紧盯着他。

    唐铭的喉结咽了咽,放空的目光集中了焦点,说:“沈法医,现在对我透露这么多细节,会不会违规了?”

    “确实违规了,话说我才刚答应局长不做违法违规的操作,不过有一位警队之星说过,非常时期就要行非常手段,不知道唐大明星听完我的话以后,对这件案子有什么看法?”

    唐铭认真的思考了一下,“如果非要说是谋杀案件,依我的推理,您应该找死者身边有过交集的人一一排查。”

    “你这话倒是没错,很可惜的是,死者吴栋近年来都不在北市,按照警方的调查发现,他是在一个多月前从云市回来的,就连他现在居住的房子我们也去调查过了,并没有特别的线索。”

    闻言,唐铭露出惊讶的神色,“死者吴栋?该不会是吴丽的哥哥吧?难怪沈大法医会这样坚持不懈,有没有可能是你想太多了?可不能带有偏私哦。”

    “就算他是吴丽的哥哥,我为什么要偏私?难道吴栋不是发生意外,我会有什么得益还是吴丽有什么得益的?我只想找出真相。”将恶魔绳之以法!

    “那或许真相会让你很失望呢?比如……凶手其实就是吴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