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十八章 惋惜

作者:牧尘岩字数:3679更新时间:2022-01-20 15:15:03
    乔然和刘军进到审讯室,老乔和林月在外面旁听。

    走进审讯室,吕三儿斜趴在桌子上。

    刘军使劲拍着桌子说:“你小子挺滋润啊,赶紧起来,当是你家啦?”

    被这么一拍,吕三儿一机灵直起了身子,“吓死我了。”

    乔然和刘军坐到他的对面。这个吕三儿体型中等,但却形容猥琐。

    刘军生气的说:“还真当这里是你家了是吧?”

    吕三儿陪着笑脸说:“看您说的,我是昨晚没睡好,这不,一下就眯着了。”

    “昨晚没睡好,说说吧,昨晚干什么坏事了?”刘军问道。

    “我什么也没干。在号里,我接受改造教育,出来后我可就改过自新了。”吕三儿为自己辩解道。

    “那你为什么看见我们就跑?”

    “我也不知道,条件反射吧!”

    “你不知道我们为什么找你吗?”

    吕三儿偷瞄一下乔然和刘军又赶紧移开目光:“我不知道啊,警察同志。”

    “吕三儿,按说像你这样的惯犯,我们就不应该给你争取宽大处理的机会。我现在在给你机会,你可要把握好。我提醒一下你,今天凌晨,西环公园。”

    听到刘军这样说,吕三儿明显抖了一下,刘军大喝一声:“还不老实交代!”

    吕三儿看着瞒不住了,就赶紧说:“我交代,我交代。”

    “你真是不见棺材你不落泪。把在公园里发生的事情仔仔细细交代清楚。”刘军喝到。

    “您放心,我肯定交代清楚。”

    “说吧!”

    “昨晚我确实没干什么,我就是捡了个包。我看里面有点钱,还有一部手机,我就给拿走了。包,我给扔到公园里了。其它我真的什么都没干。”吕三儿陈述着。

    “说详细点儿。”乔然也喝到。

    “昨天我本来是想到公园里溜达溜达,看看能不能顺点钱。”

    “顺,你直接说偷不完了。”

    “对对,我是想看能不能偷点钱。出来后,手头确实很紧。我也是没办法。我总得吃饭啊!我心想这个公园是新开放的,晚上应该会有不少人。我就来这里了,我转来转去,也没发现可以下手的人。晚上来这个公园的人都是出来遛弯的,基本都不拿钱,最多只是带个手机。你说现在的人,基本人人手机都不离手。根本就没法下手。我晃晃荡荡的到了快十一点了吧,公园里的人越来越少了。我一看,没戏了,就躺倒了公园的长椅上。没想到,这一躺,竟然睡着了。等睡到后半夜的时候,我迷迷糊糊的被两个女人的争吵声吵醒。我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借着微弱的灯光,我看见确实是两个女人在争吵,好像是为了个男人。具体我也没听太清楚。我心里还在骂,吵架去别的地方吵去,别影响我睡觉。我就又躺了下去,迷迷糊糊的想睡着的时候,被尿给憋精神了。我便起来想找个地方解决一下。这个时候,公园里已经没有人了。我也不知道当时是怎么了,鬼使神差的就朝那两个女人吵架的方向走去。当我走到那时,吓我一跳,有个人躺在地上。我撞了撞胆儿,走了过去。还没走到跟前呢,我就闻到了特别的大的酒气。这一下,我彻底的清醒了,原来是喝多了,也没当回事。我刚要准备去撒尿,不经意看见地上放着一个包。我这不是正缺钱的时候吗?于是我便看了看四周,一个人也没有,顺走了那个包。”

    “你只顺走了那个包?没有看看地上躺的那个人?”乔然问道。

    “一个醉鬼,有什么好看。有那功夫,我还不如看看包里都有什么呢?”吕三儿很轻佻的说。“我只拿走了里面的几百块钱还有一部手机。”

    “那会是什么时间?”我又问。

    吕三儿想了想说:“不到4点。”

    “确定吗?”

    “确定,我拿着手机的时候看了一眼。”

    “然后,我就走了。这就是全部的经过。”

    吕三儿说完,乔然跟刘军互相看了一下对方,便起身要离开。吕三儿一看这情形站起来喊到:“警察同志,我该说的都说,是不是可以走了?”

    刘军回过头来不屑的说道:“你想什么呢?你偷了别的财物,还想走啊,老老实实在这待着吧。”

    说完他们俩便走出审讯室。走到老乔和林月面前。

    “难道还有另外一个男人?”刘军提出疑问。

    “你相信他说的话吗?你不觉得他说话的有问题吗?”乔然一开始就觉得吕三儿不是个好人。

    “有什么问题。”老乔问。

    “他说的他的行为不符合常理。如果是你,在那样的环境下,会不看看地上躺的人吗?你别忘了,躺在地上的可是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儿。吕三儿甚至连男女都没有说。他的话都在说那个包,人只字未提。正常吗?我觉得他在刻意的引导我们把关注点都放在包上,不想让咱们去询问人的情况。”乔然说着自己的想法。

    听乔然说完,刘军思考了一会儿。“好像还真是,他自己没有主动说过人的情况,乔然唯一问的一次,他还是把重点放在了包上。”

    “我觉得他有问题。”

    这个时候,赵旭匆匆忙忙的跑了过来。“头儿,DNA对比结果出来了。样品的生物属性与吕三儿的生物属性相同。”

    “ji

    g液是吕三儿的?”

    “是的。”

    “果然这小子有问题。走,乔然,咱们再去审他。看看这次怎么狡辩。”刘军怒气冲冲的又进了审讯室。

    “好!”乔然跟着刘军走进了审讯室。

    看见刘军他们又进来了。吕三儿嬉皮笑脸的说:“警察同志,我昨晚那是捡的钱,并不是偷的,你们可不能冤枉我。那钱和手机我还回来,您是不是就可以放了我了?”

    “吕三儿,你这戏演的不错啊,差点就被你蒙过去了。”刘军拉着脸坐了下来。

    “看您说的,我哪有那个胆子,敢蒙您啊,我说都是实话。”

    “实话跟你说吧,今天你肯定是走不了了。”

    “我不就是捡了东西,没还吗?我都说我会还的,你凭什么不让我走。”吕三儿听见刘军这么说,急了。

    “凭什么,就凭这。”刘军把DNA检测报告拿出来。

    “这是什么?”

    “我实话跟你说,昨晚那个人死了。”刘军气愤的说。

    “死了,不可能。她是喝醉了。”吕三儿一听死人了,也紧张了起来。

    “你看我像在开玩笑吗?你说你拿了包就走了。你给解释一下为什么我们在死者的yi

    道里提取到了你的ji

    g液?”刘军气愤的问道。“证据确凿,你还想狡辩吗?”

    听到刘军这样说。吕三儿瞬间就蔫了下来。他扑通一下坐在了椅子上,沉默着。

    过了一会后,他抬起头说:“我交代,我全都交代。”

    “老实交代,否则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当时我确实是看见地上躺着是个女的。我推了推她,她没有反应。我便拿走了她身边的包,然后就走了。谁不知道如今这世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把钱和手机拿走以后,正准备走。脑子里突然冒出个想法,这么漂亮的女的,醉的不省人事。就算我对她做点什么,她也不会知道,也没人看见。所以我就又反了回去,我又使劲推了推她,她还是没有反应。我便把她抱到了旁边的小树林里,脱了她的衣服,跟她干了那事儿。我本来是想等事儿干完了再给她穿上衣服,再抱回原来那地方,这样,等她酒醒了,顶多就是发现包不见了,不会有其他的事情。可谁知道,干完事儿,还没等我给她穿上衣服,就发现有人来了。我就赶紧偷偷的跑了。我承认,我是跟那个女的干了那事,但是我真的没有杀她。”吕三儿交代着。

    “吕三儿,我问你,你连续推了死者两次,你都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刘军问道。

    “没有啊,之前我确实看到她在跟另外一个女的争吵。后来,我就以为她是喝醉了。”

    “吕三儿啊吕三儿,如果当时你不是财迷心窍,不贪图美色,你稍微警觉一点,也许楚研就不会死了。”

    “警察同志,我虽然平时会时不时的偷点东西,但是,我还没有胆子会去杀人。我真的没有杀人。”

    “吕三儿,就算你没有杀她,她却因为你没有施救而死。你还qia

    gjia

    了她。等着坐牢吧你。”刘军说完便示意我出门。

    “警察同志,我没有杀人,我没有杀人,你要相信我,我真的没有杀人。”吕三儿彻底的崩溃了。

    案子到这里,总算是真像大白。乔然和刘军没有交流,沉默的走出审讯室,也没有再去跟老乔交流什么。

    这个结局让所有人不胜唏嘘,爱一个人,有错吗?没有。可结局为什么却如此残酷。如果楚研没有插足别人的家庭,如果她没有坚持见方静,如果方静没有吓唬楚研,如果吕三儿偷包的时候看一眼楚研,或许楚研都不会死,所有人应该快乐生活着,但这个世界没有如果,一个年轻光鲜的生命就这样没了。

    这个时候的乔然,只想马上到苏荷的身边,好好爱她。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