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60章 蛟龙入海(万章求订)

作者:脸圆的狐狸字数:14019更新时间:2022-01-15 05:00:22
    “喂大虫子,你说这里是什么情况。”

    不同于妖族直接使用语言,妖兽之间的意思表达还十分的原始,只能表示出基本的意思。

    但这并不影响妖兽之间的意思交流。

    当然,能够使用语言,还是妖兽和妖族能够重要区分重要的根据。

    能够熟练使兽语甚至是人族语言,就是意味着这是一个合格的妖族。

    当然,这与妖兽的具体实力无关。

    有些妖兽即使实力很强,也无法炼化横骨,不能吐露人言。

    就如同这个巨蜥和这只猞猁。

    明明实力都十分强劲,可就是不能用简单的语言交流。

    这也是他们选择野外生存,而不是进入妖族城市的原因。

    当然,城中的规则,也确实没有外面的舒服。

    与其为了华而不实的礼仪而忍受别人的剥削,那么倒不如做一只野兽来的痛快舒服。

    就在刚刚,猞猁敏锐的感觉到了那个山头有一些特殊的变化。

    具体的变化,就是说,那个山头变得更加不明显了。

    这本是不应被发现的事情。

    可想要在野外生存,必要的灵觉才是生存的保证。

    先天就十分灵敏的猞猁,一下子还是发现了不同。

    不太确定是不是有什么意外的变化,猞猁选择先问问这个巨大的蜥蜴,看看他有没有发现什么特殊的事情。

    毕竟一人计短两人计长,这种智慧不仅仅是人类有,妖兽也是有这个基本意识的。

    可以说,同为妖兽,猞猁的姿态可以说已经是放的极低了。

    果然是智力比较高的猫科,知道先放低姿态。

    不过,面对猞猁的沟通。

    巨蜥却并没有什么正常的意思表示。

    他吐露着鲜红的信子,看似随意,实则十分谨慎的甩了甩自己巨大的尾巴。

    红色巨蜥整体身长有五米左右。

    而这条尾巴,就足足有两米多。

    尾巴上密布暗红色的鳞片。

    一看,就是特别坚硬。

    随着鼻子中气息的喷出。

    一双红色的巨眼闪动暗红的光泽。

    警惕而警告的看向四周。

    巨蜥的意思表示十分明显了。

    管他什么东西,我没兴趣。

    但谁敢欺负我,那就让他来试试。

    看到巨蜥这副模样,猞猁无奈的叹了口气。

    果然,智商是硬伤。

    自己再怎么努力也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

    微微的感受了下,那座山头的一些细微变化。

    猞猁可以很明显的感受到,那个山头在隐隐当中,隐藏着意思威压。

    而且整体的变化布局却十分的巧妙。

    甚至可以说如同天地的鬼斧神工一般。

    猞猁越是感觉,越是心惊。

    那其中仿佛有个什么东西一般,在吸收着他试探的神念。

    这个发现让猞猁更加的谨慎。

    他想了想,最后也不再理会那远处遥遥相对的巨蜥,转身也就向着自己的领地走去。

    猞猁已经彻底打定主意了,不管这里附近发生什么变化,他都不会再来了。

    两界树昨天曾经传来了微微的波动。

    这对一些灵觉敏感的妖兽都是一个明显的信号。

    也就是说,大规模的外界之人进入的时间又到了。

    猞猁可不想自己成为人家锻炼身体的目标。

    虽然他实力也不弱,但何必呢。

    转身就走的猞猁,完全没有任何的拖泥带水。

    只剩下远处的另一处山头,一直隐蔽在暗处的巨蜥,信子对着空气微微的舔动着。

    似乎在犹豫,似乎在感受,又似乎是在等着猎杀的时刻来临。

    与此同时,孙奕筑基已经进入了中间的阶段。

    得益于前两天孙奕就做好的准备。

    这次经络的运行来说,还是十分顺畅的。

    十二经络的流注顺序,依次是起于肺经,进而大肠经,胃经,脾经,心经,小肠,膀胱,肾经,心包,三焦经,胆经,肝经最后回到肺经。

    顺序上说起来十分简单,可是每条经络上面的穴位都不相同。

    前期也曾说过,想要凝脉成功,就需要对每个经络上的血脉点进行激活。

    然后才是整条经络和线路的激活。

    打个比方,这一个个穴位就好像漫天的繁星。

    这些穴位的能量强弱,将直接决定后期的经脉运行是否顺当和流畅。

    只有这些穴位能够成为,一个个能量充足的充电点。

    经络运行的跑道才能真正的不断加速加强。

    而这个过程中,也是对经络再次加强的过程。

    现在,孙奕已经成功的启动了五股灵力。

    五股灵力就仿佛一条长龙一般的,沿着经络既定的顺序,开始进行游动。

    霎时之间,孙奕全身的灵气都开始进入一种溃散和亢奋的一种状态。

    也有修士,把这个过程比喻为蛟龙入海,鲤跃龙门。

    修炼到时限的巨蛇或着蛟,想要成为真龙。

    就需要不断的积累修行,积累力度。

    而他要冲过迢迢河流,最终才能到达大海。

    在这个过程当中,河道将会水位上涨,天空暴雨倾注。

    整个水道的情况将变得异常复杂。

    稍有不慎,蛟龙就会被水中的暗流或者水中的礁石撞得遍体鳞伤。

    甚至是有陨落之危。

    而修士也是一样。

    修士想要聚集百日筑基之功,让灵力在经络中进行百遍运行,过程并不是什么润物细无声的温柔。

    而完全是整体灵力暴走的躁动。

    这期间的任何意外,都可能致使好不容易增长起来的灵力,彻底失去冲击之力或者是直接涣散开来。

    这个过程中,全身的灵气,都会暴动起来。

    轻则冲击经络,让经络直接瘫痪。

    重则堵塞经络,干脆就让积攒起来的灵力无法同行。

    自古以来,想要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只有一个。

    那就是加固堤坝。

    而经脉中的堤坝那就是那一个个星罗棋布的穴位。

    需要前提不断的用灵力洗涤这些穴位,让他成为一种具有蓄水能力的灵力节点。

    这就好像洪水蔓延之后,开闸泄洪,进而降低整体洪峰的危害。

    平稳住了水位之后,水中的暗流自然也就能得到一定的控制。

    这样,在其中游动的蛟龙才不会彻底失去对身体的掌控。

    也不会撞到路上的礁石和巨岩。

    同样的道理,对穴位进行加强,可以平稳经络中躁动的灵气,进而让有目的的灵力通行的更加顺利。

    可以说不论是理论,还是前期准备,孙奕都算是准备的十分周全的。

    灵力十分顺利的完成了十次左右的循环。

    可意外就是从第十一次的循坏开始的。

    孙奕之前虽然进行过经络的加固,以及穴位的沉淀。

    可他当时准备的程度,只能保证灵力平稳的运行而已。

    可当灵力真的开始加速之后,问题就出现了。

    孙奕毕竟是积淀不够沉稳。

    说白了,就是孙奕的修为进步的太快,但他用来沉淀的时间太少。

    还不能很好的驾驭自己的实力。

    事实也是这样,孙奕甚至可以说经常是一天就凝聚一条经脉。

    这种情况下,他跟没有时间去实践那些经脉对应的术法去沉淀经络。

    这就使得他看上去经络已经通了。

    可真正到冲击的时候,经络却已经开始摇摇欲坠起来了。

    这么下去,别说筑基了。

    经络甚至都有受到损伤的危险。

    一开始的肺经和大场景以及胃经什么的还好。

    可很快,脾经、肝经以及肾经都慢慢出现了动摇的状况。

    这个发现,直接让孙奕整颗心都提了起来。

    如果真的这么发展下去,这三条经脉如果受伤了,那别说筑基了。

    自己能不能在继续修炼都是个问题。

    而现在整个洞府当中的灵气已经越来越强了。

    灵气的浓度甚至达到了平时的十八倍。

    之所以灵气变得这么浓郁,却完全不是什么好事情。

    这么多的灵气聚集着,意味着孙奕消耗灵气的速度,正在变慢。

    事实也是如此,孙奕由于担心三条经脉的承受能力,已经放慢了灵力的冲击速度。

    这样的结果就是,灵力只能保持刚刚运行速度而已。

    动能和强度根本无法达到筑基冲破中极的要求。

    虽然这也降低了灵气的震荡。

    从而保护了经络。

    可这么做下去,自己筑基到底是在做什么。

    这简直就是在浪费这个大好的机会啊。

    一想到这里,孙奕一下子睁开了眼睛。

    如果有人在这里,一定会吃惊的发现。

    孙奕的两双眼中,正有五色的光轮在缓缓的旋转。

    这个灵光是如此闪亮,甚至连他的瞳仁都被遮挡了开来。

    而孙奕身边的灵气甚至化成了水流一般,让他整个人都仿佛在水中。

    就连头发都开始漂浮了起来。

    如果要是有人看到,一定会直接把孙奕认作为神仙人物。

    睁开眼睛的孙奕,眼中满是决然。

    没有办法了,只能用最后的办法了。

    这是孙奕曾经设想过的一种应对方式,他之前曾经设想过,筑基中可能发生的各种问题。

    具有【万司律典】,能够总结很多筑基知识的孙奕,比别人具备很多的优势。

    其中,最大的优势就是孙奕也许不是筑基最成功的那个。

    可他绝对是失败案例看到最多的那个。

    要知道,不论是机械师协会的阅览室,还是德林医学院阅览室,对于修行上的问题都不会少于记录。

    机械师能走多远,跟修为可以息息相关的。

    医学师阅览室,最不缺的就是失败案例分析和治疗方案。

    就连心理师协会中,都有不少筑基失败,心理治疗的案例分析。

    这些案例,都是孙奕曾经的经验所在。

    而他现在最需要确定的,还是自己的身体状态。

    于是,保持着灵力按照原速进行运行,孙奕的手指,缓慢而坚定的摸向了自己的手腕。

    而与此同时,一个针筒,也静静地从地面上,缓缓飞起。

    随着桶盖的打开,一根根银针,在其中,闪烁着幽暗而璀璨的光芒。

    孙奕这里在经历着生死的考验。

    而同时在经历生死考验的还有别人。

    一个黑色毛团,此刻已经彻底的仰躺在地上了。

    如果具有上帝视角,就不难发现,这个毛团竟然距离孙奕的洞府洞口,只有三四米的距离。

    此刻,黑毛团子已经彻底躺平了。

    足足走了一日的光景。

    他终于用自己的小肉爪确定了一个事情。

    那就是眼见不一定为实,耳听也做不得真。

    前一刻他,明明记得自己实在向前走。

    可是后一秒他就发现了,他竟然正在想着后面的一棵树直直冲了过去。

    上一秒钟,他明明听到,左侧有一只虫子的叫声。

    可等自己冲了过去,才发现,这个声音竟然变到了右边。

    是的,就是直接从左边变成了右边。

    这之间竟然完全没有过度的。

    仿佛那只正在发出鸣叫的虫子,就在一个折叠的空间当中。

    这个发现,彻底击碎了黑毛团子最后的信心。

    昨天夜里,他也曾经拼搏过。

    他相信,只要到了夜里,作为黑夜的宠儿,作为命运的主角。

    他的主场优势一定能回来。

    可让他这辈子最为恐惧的一幕出现了。

    他竟然发现他在夜晚无法看清东西了。

    这个发现让黑毛团子吓得瑟瑟发抖了起来。

    要知道,作为黑夜的宠儿,作为自封的命运的主角。

    他还从来没有在黑暗中丧失过视觉。

    这绝不对。

    这很不对。

    这绝对不对。

    黑毛团子再次确认了,他一定是被人坑了。

    他的视觉竟然被剥夺了。

    他想攻击,可是举起肉爪,却发现上下左右,尽是无边黑暗。

    他想嘶吼,可张口开来,回答的不过是左右风声。

    这特喵的太可怕了。

    而更可怕的是,他已经一天一夜没吃东西。

    对的,他甚至连一只小虫子都没抓住过。

    实在不是他不努力,而是这些该死的虫子,仿佛凭空隐藏了起来一般。

    要不是还有一些露水,他可以喝到。

    黑毛团子甚至怀疑,自己会不会直接渴死在这里。

    经过这一层层的努力,黑毛团子已经彻底的躺平了。

    这才让人能够彻底看清他的身形。

    这竟然是一只黑猫。

    漆黑的毛发遍布全身。

    竟然连一点点的白色都没有。

    纯黑的毛发竟有一种特殊的美感。

    配合着他现在正绝望四十五度斜角仰望的苍天。

    竟然莫名的有一种特别的萌感。

    此刻他毛茸茸的尾巴,正在一下下打击这自己的肚子。

    然后有气无力的喊道:“大仙,你就放过我把。我保证,我只要一出去,就让家里给你送小鱼干过来。”

    说完,他也不等答复,又换了一种口气道:“这位大人,求求你,我只要出去,我肯定不跟任何人说你的事情。喵~”

    见还是没有答复,他又继续道:“求求,求求你了,好不好。喵~”

    其实也不是他完全没有脾气。

    而是该骂的话,昨天已经骂过了。

    在一开始发现自己进入了迷阵之后。

    他首先选择的就是威胁恐吓。

    “喵~趁我现在好说好商量,你赶紧把本大人放出去。”

    一边说着,他还一边龇牙咧嘴。

    只不过,因为缺乏对象。

    因此,这句话因为说的缺乏了威胁的目标,而显得气势上弱了很多。

    可他并没有气馁。

    很显然,这种级别的老怪,都是有脾气的。

    所以他继续道:“我可告诉你,赶紧放了我。你知不知道小爷是谁。

    告诉你,小爷的身份说出来,就连我都怕。

    我怕到时吓都吓死你。”

    谁都没有想到,这样一只小猫,竟然能用字正腔圆的语调,说出完美的兽语。

    这个语气充满了威胁,同时也增加了疑点。

    可惜,迷阵中,并没有人理他。

    想了想,这个黑猫又换成了纯正的人族语言叫道:

    “喂,修士,我跟你说,你赶紧把你喵大人放出去。

    我知道你们进来了,我不拦着你们寻宝。

    但咱们井水不犯河水。

    如果你惹了我,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喵呜~!”

    说这句话,他还特意在结尾处,增加了威胁的语气。

    这是他听族人说的,只要你硬气,那么对方就会软。

    所以,他已经在等对方软下来。

    也许,对方就是在等一个可以下台的台阶。

    这个迷阵应该不是针对自己的。

    自己就是被误伤的。

    不过不论他怎么叫,不论他再换了几种语言。

    山林还是山林。

    夜风还是夜风。

    石头还是石头。

    虫名还是低吟。

    什么变化都没有发生。

    黑毛团子彻底不干了,他一生气,立刻就冲到了一颗树上疯狂的抓挠起来。

    淡褐色的树皮,都被他抓的簌簌落下。

    就连整棵树,都开始微微颤抖起来了。

    只不过,在黑猫发泄完之后,一切又再度恢复到了平静。

    就这么折腾了一个晚上。

    他现在已经彻底放弃了。

    他甚至已经不再挣扎了,直接躺平在地上了。

    看着天上那悠悠的白云。

    他甚至能想象,这就是小鱼干的一些若干种形状。

    想到这里,他甚至情不自禁的伸出了猫爪,对着天空,柔情的就是一抓。

    虽然,抓了个寂寞。

    但他的脸上,却浮现了一抹梦幻的桃红。

    他,已经饿的出现了幻觉了。

    而与此同时,一行人,经过长途的跋涉。

    终于走到了附近的山头。

    平静的看了看下面的地形。

    同时对照了下手中的东西。

    当中的一名男子说道:“应该就是这里了。”

    看着手中的万联玉符,李炳炳又再次看了看对面的山头方向。

    却见那里绿树葱葱,山林掩映。

    小山不高,却自成法度。

    当真是一片森森气势。

    到处可见,脚下的绿地,淡淡的苔藓绿痕斑驳。

    远处还不时有鸟鸣生传来。

    伴着绿草和野花的香气,一切都显得生机盎然。

    可看到这幅情景,李炳炳却微微皱了皱眉。

    他有些不确定是不是这里了。

    但玉符指向的明明就是这个方向。

    可当他真的准备确定具体的地点的时候,却又会发生不小的偏移。

    显然这里有什么在影响着玉符。

    这个发现让李炳炳英挺眉头轻微发皱。

    看到李炳炳久久不语,墨强也手持玉符走了过来。

    看向远处的山地。

    忽然,他眼光一亮。

    从储物袋中取出了一把小尺子。

    也不见他如何操作,这把尺子就直直的飞上了半空当中。

    对着那片山地,就照下了一篷银光。

    看到这幕,一下子,李炳炳、车梦露,还有马京都来了精神。

    大家都目不转睛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紧接着,让众人惊讶的一幕就出现了。

    只见那摸银光在碰到面前的山体的时候,忽然就仿佛消失了一般。

    看到这一幕,墨强并不气馁,反而更加来了精神。

    只见他手印飞快变化,一个有一个符印从小尺子上迸发出来。

    一时间,小尺子变得五颜六色的,煞是好看。

    车梦露和马京都不敢多说话,显然,墨强正在施展什么功法。

    而李炳炳虽然看出了一些门道,却也没有打断墨强。

    过了足足半柱香之后,墨强才收起了空中的小尺。

    当这把尺子,回到墨强的手中,大家才发现,刚刚看起来至少两米多长的尺子,竟然只有不到三十公分而已。

    而正把尺子,也不过是平平无奇的木尺而已。

    墨强手持小尺,对着对面的山头连连称奇。

    只是他的声音太小了,别人听的不太清楚。

    车梦露也是仔细才听清,对方说的是什么。

    “太了不起了。”

    “简直天衣无缝。”

    “这是怎么做到的。”

    其他人虽听不清他的声音,可见到他这震惊的模样,也都十分好奇。

    到底是什么,能让他这么失态。

    最后还是李炳炳最先开口,问道:“墨兄,请问到底怎么回事?你在惊叹什么?”

    听到问话,过了一会儿,墨强才勘勘恢复,说道:“你们看眼前这座山,应该就是那小子在的地方了?”

    一听这话,大家都是来了精神。

    找到孙奕,他们就可以去寻宝了。

    这也是他们此行的目的。

    马京立刻问道:“何以见得。”

    这一路的行走,大家也算是熟悉了。所以马京也敢向墨强问些问题了。

    墨强微微点头,指着这个山头,说道:“你们看这个山头,看到了什么。”

    一听这话,马京奇怪道:“这不就是个山吗。有什么宝物吗?”

    听到这,墨强砸了咂嘴,显然,他有点不想说了。

    车梦露忍了很久,果然还是看不惯理工男的那种自傲。

    说真的,给他们一点空间,他们都能自嗨起来。

    车梦露不耐烦道:“有什么,赶紧说啊。”

    看车梦露这样,李炳炳不禁偷偷的乐了起来。

    他也有点看不惯墨强这种自以为是的样子。

    只是老朋友,不好意思当面拆穿罢了。

    听到车梦露的话,墨强这才讪讪转过头,面向那个山头,说道:“跟你们说,要不是我们有万联玉符,知道这小子在这个山里,咱们就算从这个山身边走过几十次,都不会正眼看一下这座山。”

    听到这话,李炳炳目光闪动。

    车梦露目彩连连。

    只有马京一头困惑,忽然他问道:“你是说,这个山里有什么隐秘?”

    三个人像看傻子一样,看了一眼马京。

    最后墨强才说道:“这个山里被布下了几十个阵法。

    有混淆阵法、干扰阵法。。。。”

    一下子,墨强就说出了十几个阵法的名字。

    李炳炳虽然不是走机械师路线,可他也熟悉阵法之道。

    这玩意不是布下一个就很了不起了。

    这是什么情况,这还几十个叠加的不成。

    果然,墨强说完,马京还是痴愣愣的问道:“这个什么意思,是很了不起吗。”

    墨强忽然有点不想说话了,只是用眼睛余光,扫了下马京。

    车梦露到底觉得自己的狗被人鄙视了。她赶紧接话道:“说什么呢,应该很了不起啊。对了,墨道友,那为什么说我们注意不到这个山头啊。”

    墨强这才说道:“因为这个山头,被这些阵法笼罩了,这些阵法也往往是在隐世的仙门才会布置起来。目的就是不让外人进入。”

    看他说的郑重,立刻大家也来了精神。

    车梦露疑惑道:“那怎么确定这个是孙奕弄得。不是别人呢。”

    车梦露对于孙奕的实力,还是有些怀疑。

    毕竟她怎么看,孙奕不过都是炼气期的实力水平。

    而两人最多的接触,还是在德林府明理堂的读书典籍室当中。

    自然认识不深。

    墨强想了想,道:“应该不会是别人,你看这里的阵法,气象森严,而且万联玉牌也确定了,这小子在这里面。

    在说,我曾经听李炳炳说过,他是三星机械师。所以布阵他应该也能做到。

    所以,这里应该就是他了。”

    说完,众人都是微微点头。

    不过,有一点,墨强却是没说的,他已经感受到了,这阵法中的灵力浓度甚至堪称到了恐怖的程度。

    显然,孙奕应该已经在里面进行闭关了。

    冲击的,应该就是筑基境界了。

    不过,这是孙奕提前跟他们约好的,不能对外人说的。

    作为理工男,墨强的嘴还是很严的。

    他只是不动声色的给李炳炳使了个眼色。

    李炳炳感受了下,这里诡异的灵力波动。

    点了点头,明白了墨强的意思。

    当下对车梦露和马京道:“那咱们就在这里附近找个地方吧。等孙奕修为突破在汇合。”

    听到这话,马京不耐烦道:“他不过就是冲击个凝脉境至于花这么久时间吗。”

    前段时间,他也修为停滞了很久,后来还是家里出手,为了准备这次的秘境试炼,因此直接把境界提升到了凝脉一线。

    当时,他倒没觉得,冲击凝脉有什么太累的啊。

    可怎么到了孙奕这里,就这么复杂了。

    又是秘境,又是阵法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冲击筑基境呢。

    有些人,永远不会想到,自己距离真相,竟然曾经这么近过。

    李炳炳也不点破,说完就跟墨强找了给地方,准备建立一座简易休息之地。

    很快,大家就找到了一块向阳的空地,随着墨强摆弄了一会儿。

    一个简单的帐篷就搭了起来,可看上去,这个帐篷也不过是一人高,占地两个平方而已。

    可李炳炳却一点都介意,他直接就钻了进去。

    墨强跟着也进入了其中,临最后,还招呼车梦露和马京一起进来。

    马京撇了撇嘴,他才不想四个人挤着进入那个小地方呢。

    可他没想到,车梦露却完全不在乎一般,直接就钻进了小帐篷当中。

    这下可着急死了马京。

    女神怎么这么不检点,这么多男人在的地方,那是一个女孩子,说进入就能进入的吗。

    可看着女神进入了,马京也只能赶紧跟了进来。

    在钻过了那最初的幽暗之后。

    忽然整个人都豁然开朗起来。

    只见整个帐篷中,竟然有几百个平方。

    而起帐篷的高度,竟然足足有三丈左右。

    帐篷的四周也不再是简单布料。

    而是坚固的砖石机构。

    整个帐篷内,被区分成为了若干个区域。

    修炼区,会客区、休息区甚至还有炼丹和灵兽圈养区域。

    当真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孙奕见到这个东西,估计会羡慕到眼热的程度。

    因为,他的财力,就算闭关也只能自己建立一个“洞”府。

    人家随便出手,就是一个移动的洞府。

    这个墨强,当真家底丰厚啊。

    马京进入其中,一开始还十分紧张。

    可是很快,他就走到了车梦露打坐的附近。

    先前进来的三个人,都在修炼区选择了一个地方,找到个蒲团就席地而坐起来。

    马京暗自下决心,自己可要装住,千万别像没见过世面一般。

    见众人坐定,李炳炳这才说道:“你们有没有服用过辟谷丹,在这个秘境中,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有饮食,所以还是辟谷丹方便点。

    我们就在这里,等等孙律吧。

    或者说,我们为他护法也行。”

    听到这话,马京面露得意之色。

    这个他想到了。

    却听车梦露柔柔回道:“多谢李律关心,我们已经提前服用过了。”

    听到这话,李炳炳放心的点了点头,然后径自打坐修炼了起来,一时之间,整个修炼区内不再说话。

    马京和车梦露也是,赶紧修炼起来。

    这么好的修炼环境,这么高的灵力浓度,不修炼,难道傻吗。

    而与此同时,孙奕的修炼也进入了关键的状态当中。

    此时,孙奕周身几个重要的穴位,已经布满了银针。

    一根根银针,就仿佛导管一般,将源源不断的灵气,凝聚成为灵力。

    进而导入孙奕的穴位当中。

    这正是孙奕结合自己医道所学的,利用银针进行快速灵力灌顶的一种秘术。

    只是这种秘术,需要对身体状态非常的了解。

    这才能做到分毫不差。

    幸亏孙奕有【万司律典】,可以对自己的整个身体了如指掌。

    洞若观火的情况之下,孙奕很好的调整好了自身的身体状态。

    让一波又一波的灵力冲击,和银针灌注起来的灵力进行相互中和。

    从而平稳体内的经脉内躁动的灵力。

    让这个跑道都润滑畅通。

    不会造成更大的动荡,进而撞毁好不容易凝聚起来的灵力。

    五股灵力汇聚起来的长龙,已经成功的在经络中运转了五十多圈了。

    虽然过去了一天的时间,可这些等待都是值得的。

    而伴随着灵力的汇聚和加强,以及速度上的增快,相信过不了多久整个速度会进一步的增强。

    估计灵力最后运行那十圈的时间,甚至只需要原来时间的五分之一就够了。

    而现在正是关键的加速阶段。

    随着一个个穴位被加固,加强,整条经络都变得清晰明亮起来。

    在孙奕的内视视角看来。

    全身的各个穴位就仿佛一颗颗璀璨的明星一般。

    悬挂在满身各个地方。

    而一条条被灵气蔓延充满的经络,就仿佛一条条银河一般。

    不同于孙奕前世所了解的那个银河,那是因为角度问题出现的星群的密集。

    内视的视角下,灵气荟萃的经络,就是一条条真真的银色璀璨的河流。

    此刻,这些河流,正在逐步变得越来越亮,越来越清晰。

    而那巨大的五股灵力汇聚的灵力长龙,就是在银河中快速通过的蛟龙一般。

    孙奕完全就是一个旁观者,不断的加强这沿岸的堤坝,平稳银河中的水流,控制灵力长龙的力度。

    让其保持一个快速的增长以及速度。

    同时还要保持跟经络的协调。

    这个工作,必须细致万分,又要大胆万分。

    如果胆子太小,速度达不到要求。

    那么就是功亏一篑。

    如果不够细致,经络被灵力一下子就冲破了。

    那么不仅仅功亏一篑,更会留下满身的残疾。

    孙奕现在就要保证,两者达到一个动态的均衡。

    可是孙奕,很快就发现,这样还有点不够。

    灵力的强度和浓度,似乎还差了一分。

    发现这一点之后,孙奕再不迟疑。

    当下就化开了口中的第二颗筑基丹。

    随着丹药进入腹中。

    蓬勃的灵力再次从丹田中涌现出来。

    丹田中的灵力,仿佛一汪湖水一般,浓郁而凝聚。

    就等待灵力长龙重新回到这里的时候,长龙就可以鲸鱼吸水,进一步吸纳新的灵力。

    孙奕不知道的是,随着他进度的加强,他身边甚至出现了一颗一颗灵力的结晶。

    这种东西是极其难以出现的。

    也是只有孙奕身周才会出现。

    这是因为,整个小山方圆境内的灵气,全部都汇聚到了阵眼所在。

    而阵眼中的灵气再次汇集进入孙奕的洞府。

    这才因为极其浓郁的情况下,呈现出了光点。

    这些光点是如此的明亮,甚至超过了荧光石的光芒。

    照亮了孙奕的整个地洞。

    当然,山峰上的灵力,还都是比较好观察到的。

    由于孙奕的布置,更多的灵气,是通过山腹而聚集的,也就是走了小山的底部进入。

    这种变化,一开始还不容易差距,但随着灵气越汇集越多。

    这就使得小山四周出现了一种灵气的微风。

    这些微风,裹挟着周围的灵气,进入到小山的范围之内就消失无踪起来。

    一时之间,这种微风越来越明显。

    显然,孙奕的灵气使用,已经进入了一种关键的状态。

    孙奕就仿佛金蝉吐丝一般,整个阵法将灵气吸引进来。

    然后通过聚灵阵,化为浓郁的灵气。

    再通过银针的转化以及孙奕自身的打磨,将灵气逐渐的改变为能被利用的灵力。

    而灵力再去浇灌孙奕的肉身以及经络。

    整个过程严丝合缝。

    天地万物都在一瞬之间,仿佛成为了阵法的一部分。

    孙奕阵中的鸟雀,凡是停留其中的,都得到了不少的好处。

    就连刚刚已经饿的奄奄一息的黑毛团子,也似乎来了一些力气。

    他嗅了嗅周围浓郁至极的灵气,眼神中也恢复了一些光芒。

    灵气确实抗饿,这个不假的。

    有了力气的黑毛团子,继续叫道:

    “大仙啊,求求你了,放我出去吧,或者你给我点吃的吧。我保证,我吃饱了就给你看家护院都行。

    你别这么折磨我了啊。”

    不过结果仍然是没人理他。

    见是这个情况,黑猫也不气馁。

    他贪婪的吸收着灵气,同时砸了砸吧嘴,轻声说道:“这灵气如果是小鱼干形状的就好了。”

    想完,他砸吧的嘴,似乎都有了一些小鱼干的味道。

    而与此同时,这浓郁的灵气也引来了其他人的注视。

    一双红色瞳孔,终于再也不再忍耐。

    终于开始直直的看向这里。

    他的信子还在不停舔动着空气。

    似乎在感受周围灵气的变化。

    似乎享受,又似乎陶醉一样。

    他的信子在空中,有节奏的左右摇摆着。

    似乎要把空气中更多的灵气把握住。

    坐在帐篷中的李炳炳募得睁开了双眼。

    然后一脸震惊的看向墨强。

    此时墨强也睁开了双眼,正好跟李炳炳相互对视起来。

    他们毕竟已经是开光期的修为了。

    就算境界被压制了,对于灵气的感受却不会受到太大的影响。

    灵觉灵敏的二人,率先感觉到了周围灵气的特殊运动。

    只是,能引起这么明显的灵气波动。

    不论孙奕在做什么,都可以说是让人震惊了。

    马京和车梦露,由于境界还比较低。

    因此,感受的并不明显。

    李炳炳和墨强互看了一下。

    确定了不是自己的错觉。

    李炳炳率先传音道:“没想到,他真的要成功了。”

    墨强传音道:“成功?这简直是超过预期了好吗。

    对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怎么可以这么强,你确定,他不是什么世家的吗。”

    听到这个问题,李炳炳没有回答。

    一时间,两人都陷入了沉默。

    大家都静静地感受着,灵气逐渐的波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