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十八章 养诡之法

作者:黄昏下做早餐字数:3511更新时间:2021-12-09 02:19:00
    步行街,怀旧餐厅。

    夏宁坐在柜台后面,身为老板的他脸上愁容一片,尽管店内热闹非凡,但依旧提不起心情,因为就在昨晚,他的秘密被人发现了。

    所以他在等,在等一个重要的人,这一等便是一天,直到夕阳西下,余晖散尽,终于在快要关门的时候,一对男女走了进来。

    女人面带惊惧,战战兢兢地站在男人身旁看着自己,正是昨晚看到自己秘密的店员苏柔。

    而一旁的男人则一身休闲装,背着一个登山包,包里鼓鼓囊囊的,似乎装了什么东西。

    “你就是这间餐厅的老板?”男人率先说了一句,脸上挂着人畜无害的笑容。

    “对。”夏宁点头。

    男人笑了笑,将目光看向贴在墙上的食谱,淡淡地说了一句:“给我来个骨灰拌饭。”

    夏宁脸上抽搐了一下,苦笑道:“您别开玩笑啦,我这是正经饭店,哪来的什么骨灰拌饭。”

    “不行,我就要吃。”男人瞧着二郎腿,一脸戏谑地看着夏宁。

    “我不想和你动手。”夏宁脸色沉了下来,没了之前的好声好气。

    “我说了,要吃骨灰拌饭!”男人依旧重复说道。

    “太他么欺人太甚了!关门!”夏宁忍无可忍,大喊了一声。

    话音刚落,门口的卷帘门竟然自动关了起来,店内瞬间暗了起来,两道黑影突兀地从后厨冒了出来,身上还带着浓重的阴冷气息。

    苏柔一下子就躲在了男人的后面,时不时地问上几句:“我就说吧,这里有诡!”

    男人不惊不怕,而是掏出了一个证件,扔给了对方。

    夏宁接过飞来的证件,只是扫了一眼,便脸色大变了起来,急忙喊道:“开灯开灯!”

    嗒!

    白炽灯发出明亮光芒,将店内照亮,那先前的黑影也消失不见。

    夏宁毕恭毕敬地将证件递了回去,满脸谄媚地说道:“感谢陈调查员的到访,让本店蓬荜生辉,不知您大驾光临有何贵干?”

    “你不是说我欺人太甚嘛?”陈默将证件收回了口袋,笑着问道。

    “没有没有,是我乱讲,该打该打。”夏宁装模做样地打了自己几下。

    “让厨房里的都出来吧,让我看看。”陈默直接挑明。

    “好吧。”夏宁有些无奈,转身拍了拍手掌。

    随着巴掌的拍响,一阵寒意从厨房袭来,两道僵硬的身影走了出来,一个瘦弱如猴,眼眶凹陷,活活一具干尸,另一个身形高大,穿着一身肮脏的厨师服,面部另一半已经不翼而飞,一对眼球瞪得像铜铃一样,夹杂着难以言说的怒意,手上还提溜着一柄漆黑的菜刀,毫无疑问,他们都是诡怪。

    苏柔靠近陈默,害怕地望着那个厨师说道:“昨晚,我看到的就是他。”

    看到那两个诡怪,陈默有些惊讶,这个餐厅老板竟然拥有两个的诡怪,这是他没料到的,但是看到对方的状态,不像是伴诡者或者是诡客,这就有些匪夷所思了。

    “你不是伴诡者和诡客吧?”

    “对。”夏宁老老实实地回答。

    “那你为什么能操纵诡怪?”陈默盯着对方眼睛问道。

    “这个就不方便说了,抱歉。”

    “那我就只好通报局里了。”陈默微眯着眼,佯装要打电话。

    “这样就过分了些吧,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进水不犯河水,我开店这么久以来,没害过一个人。”夏宁闻言,缓缓抬起头来,脸上没了之前的嬉皮笑脸,不知从何处掏出了一根棍子,沉声说道:“泥人也有三分土性,你别逼我...”

    话还没说完,一根满是血污的狼牙棒被扔到了桌子上,个头明显比他的大上不少。

    “...”夏宁。

    “其实吧,我觉得和气生财最好不过。”默默收起棍子,夏宁脸上再次露出一抹笑容:“打打杀杀的,我最不懂啦。”

    “说吧,怎么做的?”陈默晃了晃狼牙棒,带着玩味的笑容看着对方。

    “我可以告诉你,但能不能让她回避一下。”夏宁指了指一旁的苏柔,有些犹豫。

    “没事,你们聊你们的。”苏柔十分识趣,准备离开。

    “没事,一块聊吧,她已经知道你的秘密,也没什么好避讳的。”陈默则拉住了苏柔,让她继续旁听。

    “好吧,不过我说了,你可不能通报局里。”

    “放心吧。”

    夏宁叹了口气,缓缓说道:“其实也并不算是特殊,只不过是老一辈人留下的技法而已。”

    “诡乃人死后之物,不可再食人间烟火,需以檀香为食;若想引魂招魄,则需尸香招引;若想人诡相存,则需…”

    “以血为结,以命为锁…”陈默没等对方念完,先行一步念出。

    “你怎么会知道?”听到对方的话,夏宁瞠目结舌,这可是他夏家从未说过的秘密,陈默是怎么得知的。

    “你看看这个。”陈默将昨晚许愿盒给他的纸票递给了对方。

    夏宁接过纸票,先是一惊,随后抱拳道:“莫非陈兄也受过夏家栽培?”

    “没有,只是碰巧得到这张纸票而已,但不知道如何解答。”

    “这个说难不难,说简单也不简单,主要是看你选择的诡怪如何,如果诡怪善良,本性存,则轻松驾驭,但若穷凶极恶,那将极难驾驭,这也是与伴诡者以及诡客不同的地方。”

    “这么说,诡怪也有好的?”陈默不由反问,对于夏宁的想法有些兴趣。

    “人分好坏,诡怪岂不也是,人死成魂,厉而成诡,关键在于戾气,有些诡只是意难平,但本心还是好的。”夏宁也很有耐心,说得头头是道。

    “其实我一直想知道,诡怪因为什么而诞生?”陈默再次抛出一个疑问,这个问题其实困扰了他很久。

    “我认为还是因为戾气,对世间不公,就如花草树木被践踏,鸟兽虫豸遭祸害,天地皆有灵性,我认为这就是原因。”

    夏宁的一番言论让陈默有些刮目相看,这个有些胆小怕事的家伙竟然颇有些见解,这也难怪为何伴诡者与诡客往往遭受侵蚀,而前者却安然无恙。

    “我想知道具体的养诡之法。”陈默问道。

    “所谓养诡,其实就是用你的血和愿意和你相存的诡怪形成缔结,再用檀香喂养就可以了,但是务必小心,因为诡怪难测。”夏宁提醒道。

    “那你这两个从哪找的?”陈默忽然看着站在厨房门口那两个,这两个诡怪的气息在他看来可不弱,尤其是拿菜刀的厨师,身上的阴寒戾气尤为可怕。

    “这你有所不知,这个小的是一个被晒死的流浪汉,有一回遇到我,看他可怜就收留了他,至于这位大叔,那就不一样了,是被妻子和小三设计害死的,还特地请了调查员想要解决他,不过中途被我救了,后来也就一直跟着我,刚好他生前又是特级厨师,所以我们就包下了这间快要倒闭的餐厅。”夏宁在讲到厨师的时候,明显声音低了很多。

    陈默点了点头,难怪那个厨师一直等着自己,手上的菜刀一直蓄势待发的样子,不过也能理解,被人弄死,还让调查员追杀,任谁都怨气难消。

    他走到大叔身旁,看着对方的眼睛:“大叔,我代调查局向你道歉,局里竟然会有这样的渣滓,如果有机会,我一定会将那个家伙带到你的面前,任你处置。”

    厨师大叔听完明显一愣,皱了皱眉头把头扭了过去,虽然还是一脸愤怒,但是可以看出没之前那么可怕了。

    “陈兄之气度,着实让夏某倾佩。”陈默的话着实让夏宁有些诧异,原本还担心对方对大叔动手,结果没想到会是这样。

    “你们聊完了吗?我可以走了吗?”苏柔怯生生地问道,两天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只觉得自己的世界被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现在只想赶快离开这里。

    话音刚落,陈默和夏宁齐齐望着她,那眼神让后者感到后脊发凉。

    “我不会说出去的,真的。”苏柔又急忙补充到,心中是又惊又怕,生怕对方会对自己做什么。

    “这样吧,我的饭店缺个服务员,你去我那吧,搭把手,顺便可以监督你,防止你在外面乱说,以免引起不必要的恐慌。”陈默看着她笑了笑说道。

    苏柔很想拒绝,但是看着桌子上的狼牙棒,到嘴的话又咽了下去。

    “放心吧,工资比之前高,而且遇到诡异事件,我们也会保护你。”陈默缓缓起身,将狼牙棒收回了包里,顺便拍了拍夏宁的肩膀。

    “我们?们在哪?”夏宁眨了眨眼,第一时间没有听懂陈默的意思。

    陈默又笑了笑说道:“我还缺个厨师和收银员。”

    大叔:“……”

    夏宁:“……”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