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七百三十八章 宣传攻势

作者:我叫排云掌字数:2504更新时间:2022-09-24 01:24:22
    写,也是能够收获气运的!

    这是他从《骠骑大将军》这本身上,获得的最大收益。

    一本《骠骑大将军》,为他源源不断收获了相当数量的气运,起码不会比京城里那些有一定实力的富人差。

    虽然不清楚气运,对自身的帮助究竟有多大,但他却一点都不拒绝收获更多气运。

    在很短时间内,一本《陈世美别传》迅速在市面上流传,引发了巨大的轰动。

    首先还是茶楼酒馆里的说书先生,他们在某个时间段,突然齐齐开讲这本新嫩故事。

    故事里的陈世美自然是个穷书生,秦香莲是个小富之家的小姐,也就是通俗意义上的地主家小姐。

    刚开始,有诸多描述陈世美家境贫寒的情节。

    当然了,陈世美也不是一般人,知晓读书考举乃是其脱离农门的唯一出路,为了读书上进那可是真的肯拼命。

    起码在其求学时期,勤勉,刻苦等等词语,就是对其最好的标注。

    加上本身天赋相当不错,起码教导过他的村里私塾先生,对其未来十分看好。

    在这期间,陈世美妥妥的正面角色,标准的读书人形象相当突出。

    只是可惜,出身太差,家境太过贫寒,甚至就连报名参加童生试的能力都没有。

    想要报名童生试,那是得有乡老,以及老童生作保的。

    乡老还好说,陈父陈母带着陈世美在乡老家门口一跪,碍于宗族亲戚的面子乡老爷不会真的不松口。

    可作保的老童生,那可就不好找了,必须得拿钱出来,而且还的找对门路。

    走投无路的时候,正好遇到了出门游玩的秦香莲。

    见陈世美一家子可怜,在了解清楚事情缘由后,通过家里帮了陈世美一把。

    是金子在哪都会发光!

    得到了可以参考的机会,陈世美一口气考中了秀才。

    回到家乡,很是得意了一回。

    可惜,秀才功名对于贫寒的家庭,并没有多少改善。

    特别是,陈世美此时心气不低,还想一鼓作气参加明年的秋闱,成为举人老爷。

    可他家里的财政状况,根本就供不起了。

    好在这时,陈世美入了秦香莲之父的眼,膝下只有一女的秦父意招陈世美为婿,以保障家业顺利传承。

    听到风声,陈家上下自然欢喜不已。

    当然,此时的陈世美绝对算的上一个正面读书人。

    前面的情节,通过陈世美的亲身经历,好好的展露了普通人读书之难,想要晋升更是困难重重。

    就好像,人为的设置了门槛一般,撇除了绝大部分上过私塾的农家子弟。

    之后的情节,则是陈世美入赘秦家,和秦香莲夫妻恩爱的场景,相当的温馨甜美。

    起码此时的陈世美,对于秦香莲还是很有感情的。

    有了秦家的财力支持,陈世美便能心无旁骛的参加科举。

    只可惜,陈父陈母,还有秦父相继去世,陈世美不得不在家守孝五年。

    在此期间,秦香莲先后生下了一儿一女。

    此时的故事情节还算正常,陈世美和秦香莲感情还行,对一双儿女那就是相当疼爱了。

    以贾蓉的笔力,自然将前期故事些得相当流畅并且妙趣横生,不时夹点乡野趣闻,完全可以当做《农家子的科举之路》来看待。

    这让听惯了看惯了才子佳人故事的读者和听众,很有些新奇并被故事情节牢牢吸引。

    里头基础科举的门道,还有那些潜规则,都让读者听得津津有味,对于士人阶层心生鄙视。

    丫的,你们是多么害怕那些乡野泥腿子翻身,才会设立那么多的门槛和规矩?

    一个童生试而已,要是家里没钱没点关系,想要进入考场都难,这是什么道理?

    再者,就算考上了秀才,对于家里的帮助也不是很大。

    没有免税权么,俗话说得好,金进士银举人穷酸秀才,就是这么的现实。

    不少读书人听了故事后,心中总有那么点子不舒服。

    至于为何不舒服,他们自己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不过,听众们对于基层科举各种规则的讨论,要远远大于男女猪脚的说。

    文人们口中公平公正的科举,也不那么正道么。

    接下来的故事画风突变,守孝数年学问积累更加丰厚的陈世美,拿着妻子秦香莲提供的盘缠,参加这一年的秋闱,并且得中举人。

    中了举人的陈世美,已经算是准官员了,身份地位都和以前不同了。

    然后,他在同年以及某些趋炎附势之辈的不断吹捧下,很快就飘了。

    直接挂靠在府学读书也不回去了,整日里不是留连风月场所,就是和一帮所谓朋友到处玩耍。

    偏偏,他成了举人后,不少商人地主攀附,手里根本就不缺玩耍享乐的银子。

    真要是短缺了,那就去借,写信给秦香莲要钱。

    一个本来还有些质朴的农村读书人,就这么迷失在了省城的繁华喧嚣之中。

    故事里头,着实讲述了好些读书人玩的花样,那真是叫读者震惊听着目眩,只能暗道一声果然不愧是读书人,就是会玩!

    结果,第二年去京城参加春闱会试名落孙山,灰熘回来。

    举人老爷是不会缺银子的,像是话本里那些所谓的没钱上京赶考的说辞都是假话。

    开玩笑,举人老爷的来钱门路相当之多,故事里也详细讲述了一些,让听众们有种大开眼界的赶脚。

    同时又忍不住心生怨气:尼玛的,那些没有官方背景的地主老财,原来都是这么偷税漏税的。

    难怪那些进士老爷,甚至举人老爷家族动不动就是良田多少多少万亩,原来是这么来的!

    故事到了此时,陈世美已经彻底变了心。见识过省城的繁华,又怎么可能看得上小家碧玉出身的糟糠之妻?

    更别说,他乃是入赘,就像是扎在心中的刺一般,随着身份地位的提升,每每想起叫他越发烦躁。

    而身在老家的秦香莲,迟迟不见丈夫回家,心中已经有所预感,只是并没有着急上省城去找陈世美……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