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章 身上的伤痕

作者:我想抱着风字数:2441更新时间:2021-11-25 17:32:21
    那是一个很破败的小村子。

    我和老妈从车上下来的时候,大多数人都盯着我们的车子,他们衣不蔽体,看起来就跟乞丐一般,那孕妇的家里面几乎可以用家徒四壁,四个字来形容。

    我们找到了那户人家,但迟迟都没有看见孕妇本人,只有一个瘦瘦高高的女人从里面走了出来,手上拿着两个脏兮兮的杯子,杯子里面的水浑浊不堪,跟涮锅水没什么区别。

    那女人拿着杯子往我们的面前一放,“喝茶吧。”

    “李桂兰是住在这里吗?”老妈语塞,愣了老半天,才冲着对方说道,“今天上午她刚刚出院的。”

    这瘦高女人说是孕妇的小姑子,翻了个白眼,尖酸刻薄的说道,“死了。”

    死了?

    我和老妈面面相觑。

    “我要看一看。”老妈二话不说,直接冲进了里屋,瘦高女人一直拦着,但却没有任何办法,我和老妈冲了进去,里屋却放着大大小小的纸人,高高矮矮的,有男的,有女的,有老的,有少的。

    放在院子最里面的那个纸人,肚子已经破开,露出里面的竹架,但是从那纸人的模样,可以看得出来,跟白天所看到的孕妇十分的相似,甚至可以说是一模一样。

    “都跟你们说了,死了,”瘦高女人站在我身后,慢条斯理的说了一句,那声音跟东厂的太监没甚区别:“这不中用的女人,我们家是不留的。”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我突然发了怒,拽着瘦高女人的脖颈吼道。

    那女人也被我吓了一跳,我在房间里面找了数圈,终于在最角落的小房间里面找到了一个形容枯槁的女人。

    李桂兰从医院里面离开的时候,至少还面色红润,可是短短不到几个小时,竟然面若金纸,躺在床上,不停的颤.抖,我们进去的时候,正有人给李桂兰喂一种浑浊的水。

    我当时就怒了,直接冲了过去,一把掀开了那只碗。

    碗打碎在地上,散发着若有若无的苦味,闻着好像是中药又好像不是,边上站着的那老太婆,直接就怒了,冲我们叽里呱啦说了很多,但我一个字都没听懂。

    老妈笑意盈盈,用当地的方言跟那老太婆沟通了许久,也不知她说了什么,最后两人携手而出,老太婆用形似枯槁的手抓着老妈,眼巴巴的看着老妈就差没跪下了。

    我实在不能理解,为何一来一回变故这么大。老妈却跟我说,“今天晚上咱们就住在这了,明天你帮我请假。”

    “住这里干嘛呀?咱俩还有事呢!”我急忙说道,这鬼地方能住人吗?

    “我跟他们说了,他家媳妇怀不上,是因为风水不好,用术也是没用的,不管多厉害的术,到最后都还是会破掉,他们不相信,只能让你来做个实验。”

    “凭什么啊?”我一向觉得老妈乐于坑儿子,但我却没想到她这么坑。

    “臭小子,我这是为你积德,不然你……”说到这,老妈突然叹了口气,“有我在,你放心吧,没事的。”

    我有点不乐意,老妈明显有事瞒着我。

    无奈之下,我答应下来。

    整个房间都给我一种阴恻恻的感觉,一想到要在这鬼地方住一晚上,我顿时不乐意了,“那你给我点神器护体行不?我慌得不得了啊。”

    这个时候,我也不再守什么科学信念了。

    老妈笑着点头,从怀中拿出了一个皱皱巴巴的东西,我也没看,便揣进兜里,还以为是符咒之类,却听得老妈说道,“找个地儿换上,今天晚上你就住这儿了,明天早上我再来看你。”

    我被老妈安排到另外一个看上去很漂亮的房间里,这个房间很是精致,总比,其他的房间要好很多。原先那个瘦弱的孕妇就住在这里的。

    到了晚上,老太太的儿子也回来了,是个非常憨厚的男人,他似乎是在镇子上面打工,每隔一两个星期才会回来一次,回来也不多坐坐,给了钱就走了,晚上依旧是我住在新房当中。

    等我回到新房才发现,老妈居然给了我一个红色的蕾丝内.裤,还是女款的。

    手机里面有老妈留下来的信息:红色内.裤一定要穿,记得一定穿上!

    我问她为什么,她回了句:反正房间没有其他人,你就穿上内.裤便可以了,记得一定穿上。

    我哭笑不得,最终还是把这个神器穿到了身上。

    这人家里太穷,没有电视也没有网,我用流量打了一会儿游戏就觉得心疼,便停了下来。盖上被子呼呼大睡,大约凌晨三四点钟吧,我突然感觉特别冷,就睁开了眼睛,我发现盖在我身上的被子不知何时掉落到了地上,空气当中湿气很重。

    黏稠的就好像整个屋子里面灌满了液体。

    我在这粘稠液体的房间当中,呼吸不畅,觉得浑身难受。

    我感觉自己的胸口像是趴着什么东西,低头一看,漆黑一片,像是一个人影,那个大小应该是个巴掌大的小婴儿。

    当我心里有了这个想法,我便立马坐了起来,想要将胸口的那份阴霾给弄走,但我无论如何抖动着自己的身躯,都没有办法让胸口上的那破玩意儿离开,甚至,还觉得心口越来越冷。

    我感觉到疼痛,仔细看来,那东西似乎趴在我的心口吸血,我挥舞着双臂,但却没有任何效果,甚至感觉到越来越冷。我的周围有小孩子嬉笑的声音,本来很温暖的声音,可在我听来,却无异于死亡的旋律。

    我感到有什么东西爬到了我的领口,拽住了我的脖子,我感觉到呼吸越来越浅,眼皮越来越重,我觉得自己随时都可能死去。

    早上醒来之时,就看见老妈的脸在我面前不停放大,我吓了一跳浑身哆嗦,“你怎么来了?”

    “到早上了,我当然得来,看来昨天晚上很激烈啊。”老妈笑意盈盈的打量着我,我一脸疑惑,朝着自身看去,只见我全身上下都是牙印和瘀痕。

    老太太虽然对我穿着一条红色内.裤十分诧异,但是她更惧怕的是我全身的伤痕,她脸颊上的肉不停的颤.抖,仿佛要从脸上颤.抖了下来,吓得浑身哆嗦。

    老妈便和那老太太出去商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