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龙泉长生 040章 正殿

作者:染东升字数:3645更新时间:2021-10-26 18:03:35
    我看胖子脸上的慌张已经散尽,转而被一种坚毅替代。不由得问他,这是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胖子把裤腿放下,一瘸一拐的走了两步,背身对我说:“怎么说呢,咱们虽然还没一个头磕在地上,但结义金兰已成事实,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不会真有人把这句话当作口号吧?”

    三人之中唯一没中奇毒的就是我了,胖子背对着我讲得话使我很尴尬。

    胖子握拳抵在嘴上咳嗽两声,转身笑着对我说:“来,老曹。把包跟枪还我,胖爷我今天就破罐破摔了,跟丫死磕到底!”

    胖子想要继续出发,但我并没有急于把包递还给他。

    我单手扣住包,对胖子表示:他拿的那块大金子,比磨盘柿子还大上三圈。以当时的冶炼技术肯定不是纯的,马上要进入主殿了,带着祭品很不吉利,不如就地处理掉。

    胖子一听这话急了,一瘸一拐差点被我的话治好,他慌慌张张地从地上捡起背包,龇牙咧嘴地对我说:“哎呦!我说老曹哎...虽然咱之前定好了规矩,但你现在要来真哒?你总不能跟钱过不去吧...

    我是说...把这点东西带出去,甭管它是不是纯的,就这工艺,这么跟你说吧,虽然你得到了钞票,但也失去了烦恼呀!”

    胖子在包里摸索一番,抓到那块圆墩墩的金盘子,脸上才安心不少,紧接着继续胡搅蛮缠道:“偏殿离这还有好大一截,龙角赤尾蛾不知道有没有跑干净,黑鸩更是说不清到底在哪。您总不能眼睁睁让我这么一个病号再回去一趟,把盘子放回那祭坑里面吧?”

    见我有些无奈的摇头,胖子还是有些不放心。

    “咱先说好,我这可不是耍混蛋,毒都中了,腿也变成这样了,没准下个罐头都吃不进嘴里,还不能讨点精神损失费么?”

    看这架势,胖子是要吃定这块金盘子,而且刚才慌乱之中,我看到有个脑袋在门内窥探我们,想必其中还有陷阱等待我们。我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跟他发起争执,只好暂时由他去,最后再想办法处理祭品一事。

    转过头去,却发现龙五的神色迥异,我心里想着自打他看到那支断箭,就变得有些心神不安。于是和胖子打了个手势,让他注意一下龙五的异常。

    胖子一瘸一拐的想绕到龙五前面去看,可无论胖子怎么撵,龙五都能心神不安的躲过去,一直以后背示人。

    一时间画面极其尴尬,瘸腿走路的胖子,沉默寡言的龙五,给我上演了一场默剧。

    胖子最先忍不住了,拽住龙五的标志---乌金开山刃的刀鞘,不让他继续转身,接而说道。

    “我说老三,你自个儿琢磨什么呢?我给你讲,二哥这人有个优点,只要是帮过我的人,恩情一辈子我都报答不完。”

    胖子把胳膊搭在龙五的肩上,继续说道。

    “现在二哥跟你一个情况,身中奇毒,却没带怕的。反认为这是一种缘分,来前的目的就是为了给你解毒,这样也好,要是没有你的及时出手,我的脑袋早就被那独眼豹夺了去。”

    “这些并不是主要的!”龙五面露担忧的说:“我隐隐回忆,当时我误触机关,那灰石板如薄纸般脆弱,是被破坏掉的,为何你今日踩上去又完好如初。若不是识得那断箭残骸,当真勾不起这段回忆。”

    我站在石阶上踱步,后面就是正殿的大门,我仔细听着他俩的对话,古墓中的机关大多是一次性击发。

    千年古墓之中的机关坏了,有活人来修,听着无异于天方夜谭。

    就算有如此怪事,为甚光修石板,不更换毒箭呢?

    同时我也在想,如果龙五中毒的日子是三个月前就太好了,起码保障了中毒后三个月内不会暴毙。但又一细想,身中奇毒属实不是什么好事儿。

    三人整理装备再次进发,脚下的石阶带有白玉雕刻,手电照上去泛着晶莹的透光。翡翠墨玉之类的东西我比较在行,对于这种白玉,我并不深通。

    相对来说,白玉更像是普通的石头,它的材质包含的杂石要更多,其本身价值不能与翡翠古玉相提并论。

    但白玉这种东西贵在料大,可以完成许多大型的雕刻任务。在古时候,这方面是普通玉石不能比拟的。

    换句话说,往前捯饬个七八百年,如果你发现一座一人高的碧彩翡翠原石,那绝对称得上富可敌国。

    一般的白玉雕刻是刻在扶手石栏之上,可正殿大门之外却无这道工序,脚下宽大的石阶好似巨人的云梯,左右均看不到头,前方的正殿石门更是处于石阶的中央位置。

    这一布局很不合理,但却十分美观,更有攀登入海,气吞山河之庞势。好似正殿之中可随时涌出十万雄兵,排列布置在这无尽的长梯之上,永远都站不满。

    胖子的腿出了问题,爬石阶有些吃力,每一步前进都是一脚深一脚浅。他性格好强,又不让我俩搀扶,爬起来格外缓慢,好在我们的耐心等待之下,三人终于抵达了正殿石门。

    还没等胖子再好好的喘口气,便听到石门里面正传出卡啦卡啦铁索搅动的声。我心说爬石阶的时候还没听到什么动静,难不成这巨大石门还有隔音的功效。

    再仔细一听,又觉得不对,这好像是地底下正有什么机关在运作!

    我趴在地上,耳朵贴紧地面,下面不断传出的咔咔声,我的眉头也跟着皱的夯紧。

    确实是下面传出的噪音,不过糟糕的是,我们登上白玉石阶前并没有听到。

    也就是说,很可能在我们蹬台阶的时候,不知不觉中,又触发了什么机关。

    姥姥的,人家拿枪你拿棍,人家吃饭你捡粒儿,人家吃鱼你吃刺儿,人家拉屎你闻味儿!

    怎么遇到的尽是个倒霉事儿!

    我当时心中的懊恼,至今记忆犹新,身边两个队友正急切的寻找真相,唯独龙泉长生水的线索一点都摸索不到。

    前方的萨特隐藏在阴暗之中,还不知道要搞出什么名堂。后面又是成群结队的毒鸟毒虫在等着我们。就连那水路,都出现了莫名的怪物。

    如今到了这个时候,是退无可退。泾王墓还是要继续找下去。

    我重新站起来,两只手反复掸打,对他俩说:“龙王打喷嚏,不下雨也得下雨了!现在退路是没有,前面的活路到是有一条,哥几个都把招子放亮点,我先表个态,如果你俩都出了意外,我绝不独活!”

    古墓探险,士气尤为重要。

    俗话说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

    如果在面对前方危险,几个人不是一条心,有的想应对,有的想逃走,有的向死而生,有的唯唯诺诺,那就成拉石灰遇大雨----坏了大事了。

    话是开山斧,不破不立。有了破釜沉舟的准备,人也会发挥出最大的潜能。

    三个人各自探出一只手来,叠压在一起,三双眼睛相互给予信心,这是一种无声的契约,代表着从此刻起三兄弟的命就绑在一起了。

    这无声的仪式结束,三人的精神均是为之一振。胖子最为感动,提议大伙都脱下裤子,一起穿一条。

    我让胖子滚,有什么俏皮话最好在找到泾王龙泉墓之后再讲,到时候我让他敞开了说。

    说完话,三人都扒住了石门的开口处,这正殿石门有数米之高,我们几个就像抬树叶的蚂蚁,小心的窥探着前方的路。

    我们统一关掉了手电,龙五有夜视之能力,这次由他打头阵,去寻那萨特的踪迹。

    我们正式进入大殿,首先听到的是阵阵的水声,就像没有关好的水龙头,仍有细小水柱在不停的砸击洗脸池。虽然声音不彻耳,却无法忽略。

    黑暗中只觉得前方空洞无比,好似我们是三只无心钻入米缸的小老鼠,只不过这个米缸是空的,而是抹上了油,只要进来就没得出去。

    龙五小声跟我们描述,前方除了十几根巨大的柱子,再无他物,柱子的尽头又是那种白玉石阶,只不过短了许多。

    白玉石阶蜿蜒向上,拐了个弯儿,有个弧度再往前就看不清了。不过他可以笃定,这正殿也分为了几层,我们只不过刚进入到第一层。

    我听完有些诧异,这正殿之中应该首先排列百臣叩拜的石像,四周墙壁应该彩绘帝王一生的丰功伟绩。最后应该是摆放的棺椁。

    但根据龙五的描述,前方竟好像是洋楼别墅的建造风格,楼中楼,层叠向上。而且这第一层竟然没有摆放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我忍不住想开灯看个清楚,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不过。保险起见,我提议先爬上就近的柱子,柱子的材质很硬,隐约透着暗黄之光。闹不好就是楠木一类的植物,这么大的楠木用来做柱子,可谓是奢华至极。

    胖子拿出三个脚扣,三人分别套在脚上。这是电工常用于攀爬电线杆的工具,一种弧形铁质工具。

    有了脚扣,我们三个干脆当了回树懒。

    越往上爬,水声听的越清楚,看来这正殿当真做了个弯旋向上的楼层,这在历代皇陵古墓中是绝无仅有的,如果这时候拍上两张相片,无论拍照的技术多么丑陋,都足以震惊中外考古界。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