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卷 第二十一章 夜访知州府

作者:林中久立字数:4054更新时间:2021-10-18 16:01:51
    你道赵汾为何执意要去南剑州?

    只因他知道,该来的事终究会来,躲也躲不掉。

    另外还有一层,那南剑州知州叶义问,乃是朝中“主战派”大臣,与赵汾之父赵鼎素有深交,且此人刚直不阿。

    只是此一层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想向众人明示。

    解差军官本想和赵汾替李老汉出头打官司,但自听说朝廷大员要来取赵汾性命,他的想法却变了。

    只因他不想给自己及一班弟兄们惹上更大的麻烦,只想尽早离开这是非之地。

    便对赵汾道:“洒家想劝公子一句,我等便上路去罢!多停一日,便多一分危险,你未听适才说朝中有人要害你吗?况且那李老汉也不愿打这官司!”

    闻言,赵汾只是苦笑,并不言语。

    过了半晌,赵汾问解差军官道:“大人以为我能逃得了吗?”

    “逃得一日是一日罢!”解差军官无奈道。

    二人便都不言语了。

    至晚饭时,那客栈老板果不食言,整治了几桌酒菜请众人享用。

    众解差虚推一下便欣然受之。

    但见杯来盏去,解差们把酒言欢,丝毫未有山雨欲来之感。

    只因他们久未如此畅快饮酒吃肉,自是一通尽兴豪饮狂嚼。

    赵汾哪有这般闲情逸致?

    他独坐屋顶,脚边放着一壶酒,双目似空洞般看着夜空。

    此刻,若非顾及身后的上百号家人,还有解差军官和众解差,他早已摆脱这流配的桎梏,回到临安,痛诛秦桧狗贼。

    替父亲,也替慧若报仇。

    然而此时,他还不能做这些。

    赵汾泪流满面,暗自悔恨。

    悔恨当初未带走慧若,以致她跳崖自尽。

    他能想象她的绝望,却无法想象她有多恨?

    命运就是这样,都只在一念之间,当时有无数个选项,后来也会有无数个结果。

    正所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然而此时,赵汾已下定决心,绝不会后退,将直面暴风骤雨的来临。

    ……

    次日一早,赵汾等人即启程前往南剑州去。

    只因李老汉无意与众人同去,众人便只好顺路送他回家。

    待回到家,那李老汉便在院外呼唤儿子,喊了几声也不见动静。

    李老汉一丝苦笑,对众人说儿子可能下地去了,如今不同往日,家中甚是荒凉。

    众人闻言,心中甚不是滋味,便辞过李老汉上路了。

    未走几步路,只听身后有哭喊声。

    众人回头看时,却是李老汉,便又折返回去看个究竟。

    待众人到他面前,他竟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哭起来,边哭边道:“哎哟!这可如何是好啊?”

    众人十分诧异。

    赵汾关切的扶起李老汉,问道:“老人家为何悲伤?快快说来我听!”

    李老汉却不答言,也不起身,只一个劲的嚎啕。

    见状,众人只好进他房中去瞧。

    待进去一看,却是满屋一个‘惨’字。

    只见李老汉的儿子胸前插着一把匕首,倒在屋中地上,血流了一地,人早已气绝身亡了。

    众人大吃一惊。

    再看墙上,用血写着一行字:若敢告状,仔细狗命!

    那些字血淋淋的,透着凶残。

    看的众人甚是心惊。

    不用问,定是那‘齐天大圣’等人干的。

    众人既惊又怒,都在骂‘齐天大圣’欺人太甚。

    这变故太突然,当然,也在预料当中。

    只因赵汾早已预料到会有此着,只是未曾想他们会做的如此之绝。

    赵汾愤恨的便似要咬碎自己的牙!若非为顾全家人和解差们,他早已去诛杀了那些狗贼。

    他也后悔未将这父子二人一同接走,否则,也不会是这般结果。

    李老汉老泪纵横,心灰之至,意冷已极。

    赵汾只觉得对李老汉有万分歉意,却无以言表。

    只因他认为,是他的到来,才使李老汉落到如此地步。

    解差军官看出了赵汾心意,便安慰李老汉道:“老爹莫哭坏了身子,你且先去投奔远亲,我等此去南剑州,定会为你讨个公道!为你家中老小报仇!”

    ……

    半晌,那李老汉抹了一把泪,说道:“儿子也没了,小老儿还投甚远亲?便随你们去告状!”

    “你不怕?”解差军官随口一问。

    “小老儿我就剩一把老骨头了,还有甚好怕?迟早是一死,横竖也是一死!”李老汉低头抹了一把泪,决绝道。

    见李老汉心意已决,众人也不再多言,便帮他安葬了儿子。

    这‘齐天大圣’既已寻到李老汉的新家,便迟早也会寻到将押遣队伍众人。

    为防不测,解差军官又派人去驿站,趁天黑将押遣队伍众人秘密转移出去,至一处畲人山寨暂且安顿。

    只因那山寨寨主与解差军官熟识。

    没了后顾之忧,赵汾和解差军官众人便带着李老汉直往南剑州去了。

    只因在路尚有一日行程,细节不表。

    且说萧蔷等人。

    那萧蔷派出去寻找赵汾的各路人马皆已推进至南剑州,其中一路便正好到了于县尉处。

    正是在探子摊上吃炒粉的那几个。

    那于县尉得知朝中大员要来追杀赵汾,真真是喜不自胜,胆正气壮,嚣张已极。

    遂将‘齐天大圣’从牢中放出。

    那魔君一放出,便决定干两件事。

    一则要将李老汉家灭门,二则要寻到赵汾,引朝廷大员来杀。

    岂知杀手到李老汉家时,只剩李老汉儿子一人,便先杀了儿子,并留下一行血字威胁李老汉。

    只因从李老汉儿子口中得知赵汾等人在客栈,那伙人便又寻至客栈刺探。

    见赵汾等人已离开,便找客栈老板逼问,未费周章,便从老板口中得知赵汾等人往南剑州去了。

    待“齐天大圣”的人查实了赵汾行踪,萧蔷的人马便即回去复命。

    而那“齐天大圣”则亲自带一小队人马,秘密往南剑州去了。

    至于那写密信的县尉如何向曹咏复命,曹咏又如何离开建宁府往南剑州去等一应细节,此处一概不表。

    且说赵汾和解差们。

    只因此间多为山地,一行人只给李老汉雇了一头毛驴,其余人等徒步前行,至掌灯时分便到南剑州。

    众人寻了一家客栈住下,为避人耳目,众人全换上了平民衣裳。

    待众人安顿下,赵汾对解差军官说去去便来,解差军官也未多想,便允诺了。

    经一番打问,赵汾很快便找到了南剑州知州叶义问府邸外。

    赵汾不想太过张扬,只因他的流配身份。

    只见他双脚一蹬地,一个纵跃,上了叶府屋顶。

    一番观察,他确定了叶义问的居室,遂又纵身而下,落在亮着灯火的窗下。

    他小心翼翼的用湿手指在窗纸上捅个小洞,往里面窥。

    但见一个面容瘦削,面皮白皙,鬑鬑有须的人正在烛台下看书,边看边在纸上写着什么。

    此人正是叶义问,只因赵汾曾在家中见过他。

    赵汾轻推门,门轴“吱呀”一声响,门开了,惊动了叶义问。

    他抬头见有人进屋,大禁大吃一惊,遂站起问:“你是何人?如何进入府中的?”

    只因他未曾见家丁来报。

    “大人莫惊慌,在下是赵汾,家父乃赵鼎是也。”赵汾拱手一揖道。

    只因赵汾变化颇巨,叶义问诧异,便走近来仔细端详。

    半晌,方吃惊道 :“哦!的确是赵汾贤侄!你受苦了……你……你怎会到敝府?”

    他本来想问:“你不是被流放了吗?”又觉不妥,便如此问。

    “叶伯伯在上,此事说来话长,容侄儿日后再禀!今夜来此,便是为着一件兵匪勾结、草菅人命的案子而来。”赵汾拱手道。

    叶义问听闻兵匪勾结、草菅人命,十分惊讶,站起道:“哦?竟有此事?贤侄快快讲来!”

    赵汾见问,便将“齐天大圣”在宝山打劫、如何发现石墓及财宝、如何到宝庄村李老汉家借住、李老汉一家三口又如何被“齐天大圣”残杀、于县尉如何包庇“齐天大圣”等等,一五一十的全告知了叶义问。

    叶义问听完,突然一拍桌子,怒道:“简直是胆大枉为,无法无天!”

    烛火摇曳,亮光闪烁在叶义问义愤填膺的脸上,令那张脸显的更加令人敬畏。

    赵汾肃立一旁,不敢出声。

    叶义问放下书,在地上踱了几步,然后问道:“此事有老夫作主,贤侄尽可放心,老夫定要查他个水落石出,将那凶徒和涉案官吏缉拿归案。”

    闻言,赵汾又拱手一揖道:“就有劳叶伯伯了!”

    “嗯,此事老夫明日即安排办理,不知贤侄此番南行,可有甚难处么?”叶义问关切的问。

    见问,赵汾踌躇了一下,便将朝廷有大员要来追杀之事也告知了叶义问。

    叶义问听完,略思忖了一下,若有所思道:“做贼心虚,色厉内荏!”

    “如此说来,叶伯伯知道是何人所为?”赵汾问道。

    “普天之下,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叶义问愤然道。

    顿了一下,叶义问又道:“贤侄莫怕,你既已来,就且先住在舍下,我倒要看他如何来动你?”

    “侄儿倒不惧他,只是侄儿并非一人来南剑州,还有几位朋友。”赵汾道。

    说到此,赵汾又将解差军官等人一路上如何关照他,如何与他为李老汉一路奔走等事也一并说与了叶义问。

    那叶义问不愧为刚直正义之士,听他讲完,手一挥道:“都来,都来,如此正好行事!”

    二人聊了半夜,至子时,方将解差军官、李老汉等一众人接入了叶义问府邸安顿。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