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十章 阴差阳错

作者:月初姑娘字数:2459更新时间:2021-10-13 09:00:12
    江奕怀眼睁睁看着本来好好的美女,变出了一张鳄鱼一样的嘴,尖牙上还挂着不明液体,让他既感到害怕恶心,又觉得欲哭无泪,他这是要被吃了吗?

    九遥逼近了江奕怀的脸,正当他对这个世界都感到绝望,向老天爷忏悔自己的时候,他的领子突然被人提起,往后一拉,那种虎口逃生的庆幸感,让江奕怀的脑袋直接钝住了,他看着宁心走在了他的身前,对着九遥道:“你们山魅一族,从来没有害人之心,你何必把自己变成这样。”

    九遥只是冷笑:“我的身体里有一半的恶鬼血,山魅既然抛弃了我,我才不会再用他们的性子,任人欺负。”

    “好,那么我问你,你跟顾维桢总没有仇怨,为什么要让他入你的梦境,如果我不进去,他有可能一辈子都被困在里面。”

    九遥没说她其实针对的是宁心,只不过她灵力强大,她没办法看到她想要的东西,便只能对着顾维桢下手。

    “出不来又怎么样,你们人类这么恶心,活在我编织的幻境里,到达极乐世界,是他的福分。”

    宁心握剑的手痒了,她摸了摸自己的手腕,淡淡道:“看来你对极乐世界很向往。”

    九遥看宁心的手上升起的金色辉光,暗道不好,顺着楼梯就往天台上跑去,江奕怀眼睁睁的看着宁心消失在自己的眼前,他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不是烧糊涂出现的幻觉。

    宁心跟着九遥到了天台之上,她对着九遥道:“晏容已经告诉了我你的事,我知道你是被人逼迫,才会堕入魔道,你告诉我那人是谁,我会给你投胎的机会。”

    九遥却觉得可笑:“投胎?我被逼去和那些恶心的男人在一起吸食他们的精元,然后又被逼着和那人灵修,稍微的反抗,就把我丢去万毒窟,让我被毒物啃噬,痛不欲生,经历了这些,我对活着也没什么向往。”

    “我看过冯玉杰的身体,你就算吸食了他们的精元,但却没想过要他们的命,尽管需要大量的时间,但是精元可以再生,证明你还没有坏到家。”

    九遥摇了摇头:“如果你知道我是他派来试探你和秦玄谁是异象之人,你还会这么想吗,噬神咒本应该在秦玄的身上,但是苏琦太蠢了,没有成功,他就派了我来,你现在不杀了我,我回去就会向他复命,他知道你的身份之后,就会想办法吸走你的修为。”

    宁心蹙起了眉,九遥跟她说这些,岂不是在一心求死。

    九遥变回了晏容的样子,看着宁心:“杀了我吧,他在我身上下了禁制,我没办法告诉你他的身份,也没有办法对他隐瞒,你只有杀了我,才能保证自己的安全。”

    宁心没有动手,她不相信以她的能力没办法解除九遥身上的禁制。

    但是没等她对九遥说出这句话,从她的身后飞来一个光圈,直接穿透了九遥的身体,打破了九遥修行的内丹,明明应该痛入骨髓,但是九遥却一脸的心满意足,对着宁心道:“快走吧,我一死,他就有了感知,很快就会找上门来的。”

    她说完这句话,身体就化作了一团焦骨,留在了地上。

    宁心第一次生出愤怒的情绪,转头看向了还在洋洋得意的秦玄:“你为什么要杀她?”

    秦玄觉得搞笑:“你还真是蠢,她都这样了,你难道还看不出她不是人吗,要不是我及时赶到,你早就被她吃了,你不谢我,反倒还在质问我?”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九遥知道很多事,只要解除她身上的禁制,就能找到幕后的人了,按照她的话来说,那个人早就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却一直在暗处谋划,对她极为不利。

    秦玄被气得不轻:“没见过这么喜欢找死的,行,你想死我现在就成全你。”

    她想教训宁心一顿,却感觉到身后出现了一人,直奔自己而来,对准宁心的掌心偏移了方向打在了那人的身前,那人倒退了一步,秦玄见着这人穿着黑色的罩袍笼至全身,只露出了一个下巴,根本看不清容貌。

    “你是谁?”

    那人没有回答,上来就开始攻击她,宁心想起九遥的话眯了眯眼,将一股灵力送入了秦玄的体内,秦玄和那人对招时,感觉到了一股醇厚的力量,就打向了那人的脸,火团将罩袍连同那人的脸一起焚烧,那人惨叫一声,就从天台上跳了下去。

    秦玄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手,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刚刚那股力量是怎么回事?

    秦玄转过头想寻找宁心,却发现她早就不见了踪影,心里怀疑的同时却又升起轻蔑,想来是害怕得不得了,所以很快就跑了。

    等到晏容好不容易将手术刀从墙上拔下来时,都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担心九遥,准备出去找人,一个护士去匆匆跑进来道:“晏医生,不好了,刚刚不知道为什么,全部病人都跑了出来,睡在了外面,现在外面跟停尸房一样。”

    晏容匆匆走了出去,见到满地的病人,但都还有生气,便让护士赶快叫人来,把她们搬回去,否则这让家属知道了,就得开始闹了。

    她其实刚才在里面听见了一些动静,知道应该是九遥做的事,她现在只希望她已经平安无事。

    看没地下脚,晏容只好抬起一个病人,想要把她弄在床上,却发现本应该空荡的病房内,还有一人在上面躺着,与其他人相比就有些奇怪了。

    晏容安顿好手上的人之后就走了过去检查仪器,却发现心电图已经持平,这人已经死了,她惊骇的去查看床头的病历,这人是她主刀,整个面部都做了手术,流出的脓水已经打湿了枕头,是刚死不久,晏容倒退了一步。

    是她的手术出了问题吗,尽管这女人的手术风险挺高,可是自从她入职以来,凭着手术刀,没有出现过任何的死亡案例和不良风险,现在这是怎么回事?

    晏容让自己冷静下来,掏出手机想和院长商量一个解决方案,背后却突然出现一人,用刀抵在了她的脖子上。

    那人道:“晏医生,我需要做一个整形手术,这个手术只有你能完成。”

    晏容听这人的话就觉得浑身的鸡皮疙瘩往外冒,她胆寒的转过身,见说话的人脸上半边被大面积烧毁,一只眼眶空洞洞的,那黑洞洞的地方正阴侧的“看”着她。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