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十零章 三胖子血祭 秦白露封针

作者:不哭豆子字数:9479更新时间:2021-10-18 16:37:58
    云滇,五毒教药堂内,黎心児一直在忙碌配制解药的事,整个人十分憔悴,因为就在今天,一位武功较弱的弟子毒发,死在她面前。

    “看来天华丹已经遏制不住了,秦师叔,魔蛊当真无药可解吗?”黎心児挠着头希望秦白露能给一个解释。

    只是秦白露自上次从大堂那边回来之后,整个人浑浑噩噩,每一刻都有心事,未曾听清黎心児的话。

    “秦师叔?秦师叔?”

    黎心児挥手在秦白露眼前晃了晃,发现秦白露依旧神游在外,推了推她的胳膊。

    秦白露这才回过神:“哦,是心児啊,你找我何事?”

    黎心児拍了拍额头:“秦师叔,你这两天怎么老是魂不守舍的?”

    “嗯,是有点,有什么事吗?”秦白露看着窗外信口回了一句。

    “事情倒是没有,还是那个问题,你说我们把童男童女和青年少女的解法告诉方掌教吧,已经有五毒弟子毒发了,不能再拖了。”

    秦白露没有回话,抿着嘴,深吸一口气,缓缓地呼出来,望着黎心児:“心児,你说当药材在人体内未完全吸收,能再把药力提炼出来吗?”

    黎心児不清楚秦白露为何这么问,却也没有多想,直接答道:“如果真的是药力未完全吸收,不需要提炼,此人的血液中就隐藏了药力,以血入药即可,秦师叔,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题?”

    “没什么。”秦白露得到黎心児的答案后,自己转着轮椅出了药堂。

    “莫名其妙。”黎心児嘀咕了一声,转头继续扎身于配制解药的过程中。

    秦白露一个人出了药堂,依旧在想事情,没有方向,整个人如同痴傻了一般。由于五毒的建筑都已山寨的形式搭建在高处,秦白露这时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轮椅已经走到了边缘,下面就是百尺沟壑。

    “小心!”不知是谁大叫了一声。

    秦白露登时回神,看着眼前仅有两寸的边缘,再往前走一点就会坠落山崖,不禁转头四处寻找那道声音的主人,她感觉是从左后方传来,好巧不巧,看到一个憨憨的胖子:“小伙子,多谢了。”

    “呵呵。”胖子伸手挠挠头,有些腼腆,因为啊,秦白露习得驻颜之术,虽然他知道眼前之人已经年近半百,却粉面皓齿,杏眼红唇,端的好看,这才有些失措,“那个,秦前辈看起来是有心事啊。”

    “你——”秦白露记得这个胖子,她最近心神不宁都是因为胖子,她找到了希望,可是这希望的代价有些过于残酷,“小胖子,有空吗?有空的话推着我走走吧,二十年了,快忘了五毒教的风光了。”

    “秦前辈,好。”

    秦白露笑问:“我很老吗?”

    “不不,秦前辈貌比芳华,气凝九天,怎么会老呢?”

    “小胖子嘴倒是挺甜,那你就叫我露姐吧。”

    “露姐,你们天香的女子都这么好看吗?”

    “那倒不是,王大姐现在就很丑,她大我好多,还嫁人了,嗯,现在肯定很丑。”秦白露想起过去几个姐妹成天欢笑,倒有些怀念,“不过你现在去我天香谷的话,看见的都是二八样貌的少女,小胖子,怎么?要不要我写一封信让谷主收你为徒?”

    胖子到没有两眼发光,相反,他想到将来学了天香的武学后,七老八十了还跟跟个嫩小伙一样,到时候遇见一位老大爷,是叫他弟弟呢?还是叫他?估计能把人吓死了,不由得打了一冷颤。

    “小胖子,你叫什么?”秦白露被小胖子慢慢推着,眼神却没有左顾右盼欣赏景色,她在想该怎么去跟小胖子说。

    “露姐,我是掌教收的三弟子,他们那些都是我师弟。”

    “所以你叫三胖子?”秦白露捂起嘴,不禁想到这么一个好笑的称呼。

    “不,他们叫我五胖子。”胖子一想到这有点气不过。

    “这是为什么呢?你不是蜂姐的三弟子吗?难道你被五弟子打败了?”

    “也不是,我姓巫,说着说着就成了五胖子,五师弟那家伙叫的最凶了,偏偏那家伙确实比我厉害,已经七品巅峰了,可惜啊,几日前五毒教大难,他被赤云门的人砍成了三段。”

    “是我疏忽了。”秦白露没有摆架子,见自己触动了无毒的伤心事,连忙道歉,略微思索,“巫?巫这个姓有是有,可是却不常见,我记得云滇有座婆婆山,山上有一个巫家村,你来自那里吗?”

    “啊!”五胖子大叫一声,“露姐,你也知道婆婆山吗?不错,我是土生土长的婆婆山人,快二十年了吧,快二十年我都没有听到过婆婆山这个称呼了。”

    “你想吓死我啊,知道就知道,有什么大惊小怪。苗疆一带,不光只有蛊,还有巫,听说婆婆山就是巫术的一个分支,可是巫术那种东西谁也没见过,徒有其名而已。”

    五胖子又低头不语。

    秦白露见胖子沉默了,回头问着:“胖子,怎么了?”

    “露姐,其实巫术真的有,而且婆婆山并不是巫术分支,我听我娘说婆婆山的巫术是正宗的,可是发展至今,已经很少有人信了,行走在世间的都是些骗子,这才开始没落,后来一伙山贼来到村子抢宝物,村民就流散四方了。”

    “是啊,得不到传承,终究会没落,就像你那婆婆山,世人都当巫术是骗子,或许将来,我们行医济世会不会也被当成骗子呢?”秦白露苦笑着摇了摇头,“胖子,那你会巫术吗?”

    “我也不会。”五胖子咬咬嘴唇,颇为无奈地回答,“不过我知道,像露姐这样的好人一定不会被人当成骗子的!”

    “后世的事谁知道呢。”秦白露继续看着胖子,就那样盯着,“噗嗤”一声突然笑了起来,“胖子,你怎么这么胖?快五百斤了吧,你看这栈桥都一晃一晃的。”

    “露姐我也不知道啊,几年前五毒不是流传过瘟疫吗?从那之后我就一天比一天胖,连喝水都胖,我也搞不懂,露姐,要不要你帮我看看?或者帮我开一点药让我瘦下去?我现在都没脸见圣女了。”

    “怎么?你这样还想娶晨儿?晨儿那丫头小时候我可抱过,现在定是一个大美人,你这样难怪他看不上。”

    “唉,连您也没办法,我或许以后一直这样了。”五胖子失落到极点,不过随后又喜笑颜开,“露姐,你二十年没来了,这五毒的景色可是跟以前大不一样了,我不知道露姐当时看到的五毒是什么样子的,我就跟你说说我来之后的变化吧。”

    秦白露不再失神,而是专心地听着五胖子讲着五毒的变化。

    “露姐,你看那边是神柱谷,听掌教说,上面供奉的就是巫神,云滇的蛊毒就是巫神传下来的,是巫神留给我们苗疆子女最后的一点馈赠,掌教也相信巫术曾经的辉煌。”

    胖子说着又指向神柱谷旁边的天劫林:“那便是天劫林,天劫林后就是响彻天下的十万大山,十万大山中包罗了天下所有的神奇,没有人知道他有多大,只知道一些传说中的东西里面都有。”

    “那赵跖的百玄果就是取自十万大山?嗯,也只有这个解释了。”秦白露喃喃自语。

    “露姐,你在说什么呢?”

    “哦,没什么,胖子,五毒的周围我基本知道,说说那些大变。”

    “也好,五毒最大的变化就是命蛊阵了,十八年前,上一任教主偶得巫神指点,决心要豢养出百蛊之王,以自身为炉鼎豢养蛊虫。”

    “百蛊之王?”

    “百蛊之王就是网罗天下万千蛊毒,将之喂养,不过有个前提是要先培养出自己的命蛊,命蛊倒也不难,五毒的蜃气决在神柱谷修炼可以吸引自然界的野蛊,若是你的蜃气能够吸引到蛊虫,将其豢养在自己的体内,而后不断寻找蛊毒给他喂食,到时候命蛊会慢慢的强大起来,隐隐之中能够帮人突破武功境界,但奇怪的是,每个人只能豢养一只命蛊。”

    “所以你们这次用命蛊突击,本是想借此一举摧毁五教合击,不曾想天毒教和百草园两教竟将计就计,使得你们五毒的命蛊阵被破,这才节节败退。”

    “嗯,听说是赵跖找到的命蛊阵的短板,唉,我这个师弟啊,到底在想什么?五毒哪点对不起他?”

    秦白露心里不禁有了一个猜测,因为正如胖子所说,在神柱谷修炼蜃气决的确可以引来蛊虫,如果按照五毒的理解,被赵跖偷去的命蛊就是秦白露的命蛊,胖子口中的巫神相助其实就是秦白露的一个实验,是秦白露把吸引命蛊的方法告诉了上一任教主。

    “胖子,你们的命蛊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举动?”

    “奇怪的举动?”胖子停了下来,挠了挠下巴,“有!每月初七,所有人的命蛊会变得躁动起来,想要破体而出,后来掌教铤而走险,让命蛊出来,结果命蛊仅仅是在神柱谷转了一圈就回去了,此后再也不会躁动,不知道这个算不算?”

    “你确定是初七?”秦白露清楚地记得当年她引出的魔蛊就是在初七的时候,可是她并没有发现魔蛊会躁动,又想了一会儿,实在是难以想通,便不再多想,“胖子,刚刚我给你把过脉了,你体内有一股很狂暴地力量,这力量充斥在你的血肉中,你有没有想过是这种力量使你发胖?”

    五胖子吃惊地看着秦白露:“露姐,你确定?”

    “确定什么?”

    “就是你说的那股力量啊?师傅也曾说我的身体很奇怪,只是说我体内不像平常的肥胖,反而胖的很合理,似乎就应该胖一样,这胖也是在那场瘟疫中的事。”说着,五胖子附在秦白露耳边,“露姐,我很奇怪,那场瘟疫过后,我与其他人不同,其他师兄弟身体会稍微虚弱一些,经常得一些小病,大家都没在意,但我确是什么病都没有。”

    秦白露皱着眉头,个中道理她是知道的,这小病是毒发了,每次这个时候赵跖就会给解药,病也就治愈了,目光看着胖子,有一些疑惑,更多的是不忍心:“胖子,你没有中毒对不对?”

    五胖子听到此话立刻堵住秦白露的嘴,胖乎乎的手按在秦白露的樱唇上,柔柔嫩嫩,让胖子有些意动,一丝热气传来立刻唤回了胖子的神智,猛地收回了手,四顾看了看:“露姐,小点声,掌教也知道我没有中毒,她一直告诉我要好好学习武艺,小师弟心机歹毒,将来可以把我当成一部暗棋。”

    秦白露抓住五胖子想要收回去的手:“那你想过你为什么没有中毒吗?”

    “这个——我不知道。”

    “胖子,我问你,你有没有见过一种花?它有着兰花的样貌,没有兰花的香味,整个花朵是金黄色,宛如小太阳一般?”

    “你说的婆巫兰吗?”五胖子努力地回想,的确,秦白露所描述的只有他们婆婆山顶巫神石边才有的婆巫兰。

    “婆巫兰?那是什么花?”秦白露自问全天下的花种如果有一万,她能认得九千九,可是实在没有听过婆巫兰。

    “就是你说的那种花啊?婆巫兰是我们村的圣花,因为只有巫神石边才有,所以我们都很尊敬他,认为他是巫神的象征,可是那伙山贼来了之后把那婆巫兰全部烧掉了。”五胖子又埋下了头,“当年我害怕瘟疫,就尝试着把圣花吃掉了,谁想真的有效果,仅仅只有三天,我的病情就好了一大半,可惜的是从那以后我一天比一天胖,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连晨儿都不理我了。”

    “这样啊。”秦白露看着五胖子圆圆的脸蛋,眼神中有太多的不忍,“胖子,如果现在有个机会可以拯救五毒所有人,不过这个方法对你来说牺牲太大,你愿意吗?”

    “真的吗?露姐?你们找到解药了?”

    “唉!”秦白露决心不先告诉胖子真相,她也不能告诉黎心児,因为黎心児太过善良,她决定把这个难题交给方玉蜂,“五胖子,带我回去吧,你去叫蜂姐来药堂一趟。”

    “好,我这就去。”五胖子很爱五毒,很喜欢这个家,听到秦白露有方法能治,立刻一扫脸上谈及故乡被毁的阴霾。

    药堂中,黎心児与梦小清还在嬉闹,黎心児心善,不忍对梦小清动内气,被梦小清逼至墙角搂着,一双手上下不断挠着,两人的衣裳极度不整,一丝丝春光若隐若现。

    “咳——嗯——”秦白露不得不打断二人,“别闹了。”

    “秦姐姐你回来了?”梦小清立马放开黎心児,一蹦一跳地跑到秦白露身边,抱起秦白露,脸一个劲地往秦白露身上蹭。

    “噗通——”突然梦小清倒在地上。

    黎心児刚整理好衣服,看到秦白露把梦小清迷晕了,有些不解,静住仔细端详着秦白露,似乎是在辨别什么?

    “心児,小清只是晕倒了,我并无恶意,不必惊慌。”

    “秦师叔,你这是?”黎心児是一个很理智的人,在不弄清秦白露的目的之前,她是不会靠近秦白露一步的,她目前还不是秦白露的对手。

    “如果我说我已经找到了拯救五毒所有人的解药,你信吗?”

    “这不是你迷晕小清的理由。”

    “心児,我承认你的医术很优秀,在某些方面连我都比不上你,但你要记住,上一个医术得到全天下认可的人毕竟是我,所以,今天你还是乖乖倒下吧。”秦白露的话刚一说完,黎心児就真的倒下了。

    “蜂姐,进来吧,你应该已经到了。”

    方玉蜂身形闪现:“白露,你为何要迷晕她们?”

    秦白露没有直接回答:“蜂姐,你也没有阻止不是吗?我找到了治好五毒的方法,你先去关门,别让任何人听到我们的谈话。”

    方玉蜂走到门口,关门前探了探头,确定门外没有人能偷听,回过身来:“现在你可以说了?”

    “蜂姐,我并无恶意,她们两个也只是暂时晕倒而已。”

    “我知道,你并不是那种人,只是有些奇怪罢了。”

    “五毒的毒跟我有关系,自从上次大战之后,咱们姐妹俩一直没有好好聊过吧,其实,赵跖也是我的弟子。”秦白露言语中有着十足的痛恨,“当年为了试一种药,不想紧要关头遭人偷袭,醒来之后发现整个人被困在一巨石下,半个身子被压住了,侥幸拼尽内气脱身而出,可是双腿却不能够动弹。

    那不能动弹虽是暂时的,可是想要彻底恢复便需要药材,我伤重之身不能行走,活下去都是个问题,谈何治伤?

    天无绝人之路,两只小熊找到了我所在的洞府,那时候我已憔悴,每天啃食着洞内的杂草,整个人如同山野之人,却仍有一丝力气,这两只小熊被我收服,每日都抓一些野兽给我,我才得以活下去。

    光是这样还不够,我需要治好我的腿,由于伤势太重,我只好让我的命蛊前去寻找一些药材,给它一些信息,也不敢让它飞太远。”

    “命蛊?你也有命蛊?”方玉蜂很奇怪,“当年你失踪后,我们曾找过你,之后不久师傅在教内传出命蛊之法,难不成是师傅告诉你的命蛊修炼之法?”

    “不是,是我告诉师叔的,我是第一个拥有命蛊的人,当年师叔为此也感到很是神奇,想来我失踪后师叔一定是得到自己的命蛊之后,确认了的确有所提升才将这命蛊告诸大家。”

    “恐怕是这样,好了,扯远了,你继续说。”

    “后来我的命蛊被一只貂发现,这只貂追着命蛊找到了我,很幸运,这只貂很喜欢摘一些花,我想我的机会来了,每天都让貂儿出去摘一些花,久而久之,各种花种也的确有了一些药材,就在那时,赵跖出现了。

    赵跖是追着貂儿找到我的,见我是天香前辈,而他是五毒弟子,便以礼相待发誓要将我救出去,那时候他提到过要寻找命蛊,后来从我这儿发现魔蛊之后,我才开始觉得他对魔蛊的欲望不对劲。

    虽然只是一只蛊虫,可是这只蛊虫常年来并不想你们一样用蛊虫喂养,而是用花类的药材喂养,这只蛊虫在最初陪了我许久,知道我身体内其他蛊虫尽数死亡它依然健壮,我意识到了魔蛊的不平凡,赵跖也意识到了。

    我收赵跖为徒,只传他医术,不传武功,让他替我外出寻找草药治腿,谁知他狼子野心,在最后关头趁我凝神冲击腿上经脉的时候,在我的天池穴上插了一针,真气不通,腿伤也再难治愈,我一气攻心昏了过去,醒来后发现自己的魔蛊也不见了。

    五毒弟子所中的毒就是我那魔蛊分泌的毒素,魔蛊离开我之后,被赵跖喂养了天银花、地龙根和百玄果三味毒药,因此你们才会种这无解之毒,若在平时,这三味毒药是完全无法混合的,可是在魔蛊体内却混在了一起形成毒药,自古毒者七步之内必有解药,魔蛊为毒,魔蛊自然也就是解药。

    让赵跖亲自交出解药不现实,所以我和心児在几经周折内,已经能够解天银花和地龙根这两种毒,剩下的百玄果只能够靠金兰来解。”

    “那么金兰呢?”方玉蜂仔细听着秦白露的故事,抓到了重点。

    “金兰就是婆婆山的圣花。”

    “婆巫兰?我记得不错的话,婆婆山在多年前被一伙山贼劫掠,整座山都被烧光了,那这金兰?”

    “你曾给你的三弟子把过脉?那你为何不告诉我你的三弟子没有中毒?”秦白露反问道。

    “一人未中毒很可能是赵跖的疏忽,并不得真,而且胖子他在五毒呆了十多年,他从小在这儿长大,很普通的一个人,不值得深究。”

    “蜂姐,你错了,赵跖是一个心思细密的人,他是你的三弟子,不可能漏掉,看来胖子也并不像表面那样什么都不懂,他隐藏的很好,以致于赵跖一直没有发现胖子没中毒,赵跖不是没下,而是他的毒对胖子不起作用。那是因为胖子曾经误食过金兰,天银花和地龙根的毒性与百玄果相近,金兰在解掉百玄果的毒性的同时解去了大部分天银花和地龙根的毒,残余的一小部分就使得胖子他一直胖下去。他的胖不是吃出来的胖,而是服用了解药的胖。”

    “所以?你想说的是?”

    “现在,金兰已经没有了,如果你想解毒,只有胖子可以解,因为胖子体内有金兰的药性。”

    “断无可能!我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方玉蜂的声音不容置疑,她听懂了秦白露要说的是什么,“胖子是我看着长大的,我对他视如己出,试问普天之下又有哪位父母会活活炼了自己的孩子?”

    “不,我愿意!”

    秦白露与方玉蜂同时看向门外,门外,胖子手上正拿着半只烧鸡,憨态的模样,眼神中却有着十足的坚定。

    “胖子你?”方玉蜂愣住了。

    “露姐,师傅,你们谈论的入神了,并没有发现我的到来,我听了有些时候了,之前我还以为露姐说的解毒让我做牺牲是要我出去与赵跖打斗,我想我并不是小师弟的对手,这一战十死无生,以后再也吃不到烧鸡了,拿了一只烧鸡边走边啃,来向露姐寻求办法,不想听到了你们的谈话。”

    “胖子,既然你听到了,我也不瞒你,你体内的金兰被你的血液稀释,如果想要得到金兰的药性,只有凝练你的血液,但你也清楚,一个人如果失去了全身的血液,意味着什么?”秦白露对五胖子说出了方法。

    “胖子,你还当我是你师傅,现在立刻给我忘了秦白露那贱人说的话,这件事跟你没有任何关系!立刻给我滚!”方玉蜂大吼着。

    “蜂姐——”

    “你给我闭嘴!”方玉蜂呵斥着秦白露。

    “蜂姐,这就是现实!如果胖子不做牺牲,那么你五毒上下百十来号人就得全部毒发,你担得起这个责任吗?手心手背都是肉,我清楚你的感受,既然这个恶人你不想做,那么我来做!”

    “你敢!”方玉蜂凝气真气就要拍向秦白露,不料脚下一个踉跄,摔倒在地,胖子连忙上去搀起方玉蜂,“你什么时候下了药?”

    “蜂姐,心児和小清到现在还躺在地上呢,忘了吗?”

    “胖子。”方玉蜂抓住五胖子的手臂,“胖子,别听这个贱人的,这个贱人跟赵跖是一伙儿,她看你是五毒唯一一个没有中毒,设计来害死你,这样五毒就没有了对付赵跖的希望!胖子,你快走,你斗不过她的!”

    “师傅,你先让我把这烧鸡吃完。”五胖子让方玉蜂靠在一处桌脚上,起身看着秦白露,“这迷药对我没有效果也是因为我体内的金兰吗?”

    “是的,这是地龙香,是地龙根的粉末做成的,燃烧后有地龙根的部分药性,你体内的金兰正好克制。”

    “原来如此,露姐,我能先吃完这只烧鸡吗?”

    秦白露微微一笑:“吃吧,能给我个鸡腿吗?我陪你一起吃。”

    “好。”胖子撕下一只鸡腿,油汪汪的,秦白露一把抓在手里,慢慢吃起来,眼神却没有离开过胖子。

    胖子吃的速度越来越慢,越来越慢,最后一点,吃的很慢,很慢,他在流泪,害怕,天下哪有那么多仁义之士?死亡面前,没有过不过分。

    “胖子,怕吗?”秦白露吃完手中的鸡腿,静静地看着。

    “露姐,我怕!我真的怕!”胖子丢下手中的烧鸡,抱着秦白露的腿,“明明就在刚刚我还能吃着东西,跟师傅说话,看着云滇的景色,可是马上我就要死了,露姐,我真的怕,我怕死,呜——”

    秦白露弯下腰捧着胖子圆滚滚地头,粉额轻轻抵在胖子的脑袋上,这时候她什么都做不了,也不能做,她是天香人。虽然江湖冠以她毒医的名号,但她未用毒术害死过一人,没想到今天,她犹豫了,是救一百人放弃一人还是救一人放弃一百人,她真的没得选择。有的时候,站在正确的那方是一件很痛苦的事,它会让你放下太多太多的东西。

    胖子抱着秦白露哭了很久,似乎将心中的所有的苦闷全部发泄完了,站起身,缓缓的朝着药炉走去。

    掀起药炉的盖子,毅然决然地跳了进去。

    方玉蜂武功高强,地龙香并没有迷晕她,却也让她使不出半点力气。她就这样看着胖子跳进了药炉,炼化自己。

    恰此时,原本按时打点药堂的婵儿进来了。

    “今天的药炉火怎么这么旺?似乎还有香味?”婵儿径直走到药炉旁,要去搅动一下炉下的火,因为那火实在是太旺盛了,一时间忘了看屋内的情况。

    “住手!婵儿放下!”方玉蜂对婵儿大声喊道。

    “掌教,你们?”婵儿这才意识到有些不对,回过头来,发现黎心児和梦小清晕倒在地上,方玉峰也是一阵萎靡,“秦前辈,这是?”

    “药炉里面是你三师兄!”秦白露一身叹息。

    “啊——”婵儿愣住了,手中的火钳掉落在地上。

    “秦白露!你个贱人!就你嘴快是不是!”方玉蜂终于忍不住了,挣扎着起身,爬过去要去掐死秦白露,“你知不知道,胖子是婵儿的亲哥哥!他们兄妹俩彼此间是世上唯一的亲人!”

    “我——”秦白露呆住了。

    婵儿没有言语,反倒是异常镇静,默默地捡起火钳,继续往炉内添加火,她需要添加更多的柴,火越旺,烧的时间才会越短,哥哥所受的苦才会越少。

    秦白露看着无言无泪的婵儿,抬起自己的右手,“噗——”一道血柱喷出。

    秦白露自知所为趋遭天怒,自断右手经脉,自此封针,往后残生,必当尽力弥补今日之罪责!

    黎心児此时站起了身。

    “心児你?”秦白露瞪大眼睛。

    “秦师叔,你忘了我所学的武功是大悲赋了吗?地龙香对我一样不起作用。”

    “那你为何?”

    “因为我也怕,我原本很不解你为何这么做,可是当我知晓了你的办法之后,我做了和你同样的选择,只是我有沉默可以逃避。”

    “好!好!好!我天香医术不亡就好!我怕你也跟一样愧疚残生。”

    黎心児没有说下去,走到婵儿的身边,轻轻地抱住了她。

    让人心碎的人,终于找到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和怀抱,婵儿再忍不住心中的悲戚,嚎啕大哭。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