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73章 公主不去做个人情吗

作者:寐叹字数:2639更新时间:2021-10-18 18:23:24
    见他还不去解决尉迟浩,虞晚舟抬头看着他,心头有些不满,娇憨的脸蛋绷着,“你还在等什么呢?”

    策宸凨看着她的模样,勾了勾唇,似乎失笑了下。

    “公主不再去做个人情?”

    她这个小狐狸骗子,里子面子总归是要有始有终的一致才是。

    虞晚舟也惯伪装的很好,不知为何这次却有点懈怠了。

    经他提醒,虞晚舟这才走到了尉迟浩的面前顿下,神情颇为的关切。

    “你这是怎么了?谁把你弄成了这样?”

    海风拂过她的脸庞,少女的双眸氤氲着水雾,只稍一眨眼,晶莹的泪珠就掉落了下来。

    张白和霍古站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

    “若是我没有记错,要杀尉迟浩的人,不正是她吗?”

    张白转头看向霍古。

    只见霍古眉头拧着,很是沉重的点了点头。

    好在当日虞晚舟写血书的时候,并未把他的名字写上去,不然照策宸凨那小子惟命是从的性子,指不定手刃他。

    霍古意味深长地拍了拍张白的肩膀,“往后对公主恭敬一点。”

    两人对视了一眼,慎之又慎地点了点头。

    一同转过身去时,恰好瞧见那站在篝火旁身长玉立的少年正漫不经心地用帕子擦拭着冷剑。

    晨风拂过这两人的后脑勺,张白和霍古顿觉浑身冰凉。

    公主,他们惹不起。

    这姓策的小子,他们也打不过......

    身后传来公主那娇滴滴的声音,“可我要怎么同他们说?我自己也是他们的俘虏啊。”

    尉迟浩躺在沙滩上,闭了闭眼,不过是说几句话,他已经用尽了全身的戾气,身上的沙子压得他也透不过气来。

    “公主,能不能帮我把身上的沙子拨开?”

    虞晚舟连连点头,那凝在她下巴处的一滴泪水滑落,没入了沙子里。

    她徒手挖着沙子,可没挖几下,眉头就拧了起来,她的眼眶比适才更红。

    尉迟浩看了眼,公主的双手沾满了沙子,有不少地方竟是磨出了血印子。

    公主还真是......娇生惯养。

    但是虞晚舟并没有说什么,她咬着唇,继续埋头挖着。

    策宸凨远远地看着,坚毅的下巴紧绷着,幽深的眼眸微眯,看向了身侧的霍古。

    霍古无奈,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后,召来了两个海寇,附耳说了些什么。

    过一会,两个海寇已经走了过去,把虞晚舟从尉迟浩的身旁赶走。

    起身离开时,虞晚舟还不忘回头对尉迟浩喊道,“你等我救你!别放弃。”

    尉迟浩无望的心里头窜起了一丝希望。

    眼下,只有公主能救他了。

    他突然想起了什么,冲着虞晚舟的背影高声喊道,“公主,不要信策宸凨,他是叛徒,他和海寇是一伙的。”

    虞晚舟故作怔愣,模样怯怯地点了点头。

    张白嗤笑了一声,低声嘟囔道,“公主和我们也是一伙的。”

    岸边的风很大,湿度也很重,虞晚舟寻了一棵老树下坐着,垂首认真地拍去手上的细沙子。

    她根本不怕疼,只是不少的沙子陷在了伤口里,拨弄不出去,她不禁蹙起了秀眉。

    身前被一道高大的身影罩住,虞晚舟仰起脸,就看见策宸凨蹲在了自己的面前,手里拿着被热水浸湿过的帕子。

    他一言不发地拉过虞晚舟的手,用帕子擦拭着她的手,碰到细小的伤口时,力道很是轻,却又能把那些沙子擦去。

    少女单手撑着下颚,一瞬不瞬地看着他,不知道为什么,他垂首为自己处理伤口的模样说不出的好看。

    可过了一会,虞晚舟才发现他神色阴沉,眉宇间覆着一层不易被人察觉的冷意。

    “怎么了?”

    适才他还好好的,怎么转眼心情又不好了?

    这人的性子多少有点阴晴不定。

    策宸凨没有说话,只是沉沉地抬眸看了她一眼。

    那一眼,虞晚舟知道问题出在了她的身上。

    可她苦思了半响,也没能想到自己做了什么得罪了他。

    “我做错了什么吗?”

    她歪着脑袋,甚是不解地凑近了他。

    少女身上独特的沁香突如其来的灌入鼻息,策宸凨手上的动作微微一顿,身子往后仰了半寸,睨看着她。

    “我原以为你的性子变了,原是没有。”

    虞晚舟愣了半响,顺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

    适才没有发现,这会儿双手上面的沙子被清理干净了,手心手背满是细小的伤口。

    她原是什么性子?

    虞晚舟有些怅然,她伪装的太久,自己都不大记得了。

    “你倒是说说,我原是什么性子的?”

    少年的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他别过脸去不再说话。

    她自小就是破罐子破摔的性子,真把她惹急了,她是泼出去的水连盆子都不会要的那种。

    “往后别再如此。”

    策宸凨转过身,提着长剑,往前走了几步后,忽而又转身折返。

    看着重新站在自己面前的少年,虞晚舟愣了愣,“怎么了?”

    “公主不是喜欢利用我杀人么?”

    少女怔愣地点了点头,她倒是从未掩饰过这一点。

    策宸凨是这世上最称手的利剑,若非如此,她皇帝老爹也不会如此重用到舍不得杀了他。

    “以后请公主的手上别再沾血。”

    这么好看的一双白皙纤细的手,沾上了血,就脏了。

    他瞧着碍眼。

    虞晚舟拧着眉头,看着他大步离开,有点纳闷。

    管他什么事情?

    李大夫揣着一瓶药膏走了过来,虞晚舟接过后,打开盖子还未细闻,那草药味道就已经直冲她的鼻息而去。

    应当是刚刚熬出来的药膏,药草味才会如此重。

    “策将军甚是细心,还是他提醒老臣给公主熬药膏的。”

    膏药抹在伤口上,颇为的清凉。

    她轻轻地吹了几下,突然就听见尉迟浩发出了惨烈的嘶叫声。

    “公主!救我!”

    虞晚舟眉眼未抬,继续垂眸吹着手上的伤口。

    半响过后,策宸凨提剑归来,鲜血没入了沙滩里,空气中有淡淡的血腥味道挥之不去。

    他没有杀尉迟浩,只是在他原先的伤口上又刺了一道。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