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41章 心诚口服

作者:寐叹字数:2479更新时间:2021-10-02 17:27:28
    “行了,撤退。”

    霍古振臂一挥,那些海寇随他离去。

    待他们跑远后,躺在地上的刘寿从地上爬起了起来,怒气重重地拔出剑,高声喊道,“兄弟们,随我去杀他们个片甲不留。”

    那些平日里阿谀奉承他的小兵们死的死伤的伤,只有两三个犹犹豫豫地站起,佩剑拿在手里头止不住地在抖。

    刘寿的声音在声音在风中也有些抖,不知道是劫后余生的高兴,还是怒极,他见无人应自己,双目赤红。

    “这些海寇皆是小人!居然敢搞偷袭!你们究竟是不是南蜀将士?”

    他指着不为所动的策宸凨,更是大怒,拔剑指向他,“策宸凨!我们未战就先败,你今日若是领兵剿寇,日后士气受损,必定战败!”

    策宸凨冷厉地面容没有一丝变化,眉眼不动地给受伤的小兵包扎着伤口,压根就没有抬眼看刘寿一眼。

    刘寿不论走到哪里,都是受人献媚追捧的主,向来是他说一不二,可策宸凨竟当他是空气,他更是怒气攻心。

    “要是你怕了,现在就辞官,反正你回京后,公主一定会护住你,你做不了南蜀的大将军不要紧,你还可以做那成天只会哭哭啼啼的公主的驸马爷。”

    咚的一声,一块石子划破瑟凉的空气,打在了刘寿的那柄剑上。

    哐当两声,剑断成了两截,落在了地上。

    “刘寿动摇军心,当以军规处置。”

    少年眸色淡漠到了极致,他一抬手,平武应了一声,走上前,就将刘寿五花大绑了起来,挂在了山脚下的那棵歪脖子树上。

    那树的根扎在阴暗处,树枝却是向日光处生长着,哪里日光最是强烈,它便往哪一处歪。

    世家公子哪里受得住毒日暴晒,半柱香的时间都未到,他就已经受不住了。

    刘寿不断地嚷嚷着,“策宸凨!你放我下来,我们打一架,你要是输了,就把将军之位给我,我来统领三军。”

    他心中越想越是不服气,啐了一口,又道,“你这个胆小如鼠的罪臣之子!快放我下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平武听不下去,用力地踢了他一脚,若非有绳子绑着他,他早就被这一脚踢飞不知道何处去了。

    这一脚着实用力,刘寿只觉喉咙里泛起了血腥味,一下子没有忍住,竟是口喷鲜血。

    委实把奉承他的那几个小兵吓了一跳,觑看了眼策宸凨。

    平武冷哼一声,双手交叉在身前,凶狠道,“你连自己的剑都被策将军打断了,还嘚瑟什么玩意?”

    要知道,这刘寿在大军还未出行的前一日,就对外炫耀他这柄剑是花了万两黄金量身为他订制的。

    这柄号称削铁如泥的剑,却是禁不住策宸凨手指间打出的一块小石头。

    不是他被人骗了,而是策宸凨内力雄厚,万物在他眼里皆可是武器。

    一块石子,一片飞叶,皆能伤人性命。

    刘寿才张了张口,想要怒骂回去,却见好似什么东西朝他飞来,尚未看清,他就觉得喉咙间传来疼痛。

    飞叶落下,他的血止不住地滴在了上头,发出闷声。

    两三个对他阿谀奉承的小兵脸色煞白,即刻跑到了策宸凨的面前下跪,“是属下一时间昏了头,还请将军大人不记小人过,我们往后一定会以将军你马首是瞻。”

    刘寿心中又是恨又是害怕,他咽了咽口水,喉咙处愈发疼着。

    策宸凨眉眼未抬,只是冷冷地道,“帮伤兵们包扎。”

    骨节分明的的手指将白色纱布拉紧,手上沾上了一些血。

    那小兵名叫阿卢,见将军的手被自己的血弄脏了,甚是惶恐,挣扎着在身上翻找出了一块干净的帕子,连忙递了过去。

    “对不住将军......”

    这是他离开家的时候,夫人给他亲手绣的,平日里自己也舍不得弄脏,此时拿出来,眉宇间还有些舍不得。

    策宸凨接了过去,却没有擦自己手背上的血,而是擦了擦阿卢脸上的污秽,后将帕子扔在了他的怀里。

    阿卢愣了半响,没有回过神来。

    这不是他第一次从军,头一次的时候,是跟随镇南王,王爷的脾性甚大,他有一次不甚滑到在了王爷的面前,被王爷怒骂有碍观瞻,狠狠地踢了他几脚。

    后来,他被编在了尉迟少将的门下,尉迟少将更是年轻气盛,平日里对他这寒门出生的小兵不是戏弄就是耻笑。

    可现在的这位策将军,虽是性子冷了些,平日里冷着一张脸,谁也不敢靠近他,没成想他竟是待手底下的将士们如此好。

    阿卢心头一热,跪在地上,朝着策宸凨猛地磕了几个头,“小的以后誓死追随策将军。”

    许是受他感染,一众将士们皆是跪在地上,高呼着那句。

    “誓死追随策将军。”

    刘寿见状,脸色巨变,心里忐忑不安了起来。

    “阿卢,你可别忘了,你是尉迟少将手底下的兵,你敢这么说?不死在战场,我也要让你回京后死无葬身之地。”

    阿卢闻言,有些后怕地缩了缩脖子,眼光闪烁了起来。

    策宸凨淡淡地瞥了他一眼,将他的神情尽收眸底。

    “那刘公子以谁马首是瞻?”

    刘寿冷呵了一声,“自然是镇南王。”

    少年将军地眉宇间掠过凉薄的嘲弄,薄唇似笑非笑地勾起,“我们是南蜀将士,不是谁的一人之兵,刘公子的这番话我日后会禀报给皇上。”

    他转过身,在喧嚣的风中他抽出了佩剑。

    一剑封喉。

    刘寿的脑袋和身子无力般的垂下,随风晃荡在树下。

    地上那片飞叶早就被血染红,空气中飘散着挥之不去的血腥味道。

    叛国之人,当以处斩。

    这个时候,这些将士们才明白。

    这两日刘寿对策宸凨口出狂言,而策将军却从未对他出过手,不过是对他不屑一顾。

    此时,是因为刘寿犯了军规,叛了国,策宸凨才处决了他。

    如此杀伐狠绝,想必刘寿自己也没有想到,今日的太阳,是他见过的最后一个日出。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