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40章 公主就是他的私心

作者:寐叹字数:2601更新时间:2021-10-01 17:02:56
    “少主,我去搓搓他们的锐气!”

    平武伪装成南蜀的将士,混入其中,这两日下来,怒气早已压不住了,正琢磨着要寻个机会去揍一顿他们。

    “不需要。”策宸凨嗓音淡漠到了极致。

    与平武不同,刘寿的那些小儿科手段,他根本就不放在眼里。

    平武皱着眉头,有些不情愿,“可是......”

    “武叔,这些世家子弟上了战场,一般是什么下场?”

    少年的眸色晦暗如墨,语调里沾染着山间的凉意。

    “要么死,要么当逃兵。”平武认真地想了想,紧紧皱起的眉头舒展开来,“少主,莫非与海寇的那一战,你压根就没有想要赢?”

    南蜀越是惨败,于他家少主而言越是有利。

    策宸凨不予置否。

    山间的风带了一丝的凉意,熟悉的花香阵阵飘来,在她的鼻息间挥之不去。

    少年抬眸,恰巧瞧见了有一株夹竹桃长在山壁上,枝条斜长,往阳光出盛开着花。

    他似乎是想起了谁,原本蓄在眸底的冷意顷刻消散,他勾了勾唇,淡淡一笑,“不能输。”

    有这么一瞬间,平武觉着自己听错了。

    他睁大了眼睛,瞪着自家少主,“为何?少主,这是多好的报复机会?就让霍古杀尽这些南蜀将士,掠夺山河,老爷和夫人的仇......”

    “武叔。”

    策宸凨冷冷地打断了他。

    “南蜀易守难攻,这么些年来,海寇和白玉部落的族人只在南蜀的边境附近滋扰生事,无非是因为他们善水,而南蜀人连打渔的都甚少,更何况是在海上作战。”

    平武脸色铁青着,嘴巴动了动,终是冷静了下来。

    “少主说的是,是我心急了。”

    他们的复仇,只有一次机会而已。

    最是忌讳轻举妄动。

    因着以刘寿为伍的将士们不愿意启程,故而在日落后,因为此地偏僻,方圆五百里都没有驿站,他们只得睡在了山脚下。

    策宸凨这么些年为皇帝办事,早就习惯了风餐露宿。

    可这些公子哥却是受不住,地上有虫子爬过,他们就觉得浑身奇痒难忍,总觉得虫子爬到了自己的身上。

    夜逐渐深了,鲜有人没有入睡。

    黑暗中,有一个身形彪悍的士兵打着哈欠起身,喊了几声谁要一同去小解。

    一连问了几声,也没有人应他,平武这才放下心来,转身离开。

    距离此地的不远处,有一人就靠在树旁,瞧着模样似乎等了许久。

    “你留下暗号,约我见面,到底是所为何事?”霍古叼着一根草,很是不耐烦。

    平武道,“南蜀的大军会在明日遗巳时启程,你看准时机,来个偷袭。”

    霍古眯起了眼睛,上下打量着平武,“怎么?策家那小子为色所迷,不想输,你就连他这个少主都不认了?”

    其实策宸凨说的没有错,海寇和白玉部落的族人只能攻下边境沿海的城池。

    但是他有私心。

    保住虞晚舟,就是他的私心。

    所有人都知道,策宸凨这次之所以能当上将军,其一是南蜀朝中真的无人可用了,其二便是,嫡亲公主主动向那个狗皇帝推荐了策宸凨,好让狗皇帝有个台阶下。

    可若策宸凨战败,势必会牵累虞晚舟。

    所以,此战不能输,不仅仅是为了策宸凨自己。

    那位娇娇弱弱的嫡亲公主的命运也被他拿捏在了手心。

    平武啐了一口,怒道,“老子是看不惯那几个纨绔子弟。”

    霍古乐得给南蜀大军一个重创,当场就应了下来。

    翌日天还未亮,策宸凨已经起身。

    晨间的风有些凉,草木随风而动,簌簌作响,晶莹剔透的露珠从叶子上滚落到了土地里。

    他环顾了一圈,推醒了平武。

    “你有没有发现异象?”

    平武心头一惊,连忙起身,假意巡视了一圈,而后同策宸凨道,“没有,少主你是不是多心了?”

    策宸凨微微眯起眼眸,眼神盯着平武,好似要将他穿透一般。

    这是这么多年来,平武第二次骗他。

    第一次时他骗策宸凨他爹娘被救了回来,结果当场就被十岁的少主揭穿。

    平武还记得,当时策宸凨冷着一张脸,面无表情地同他道,“你若再骗我一次,就离开吧。”

    是以这么些年来,平武从未骗过他什么。

    被策宸凨这么盯着,平武的心愈发虚了,他咽了咽口水,眼神闪烁着低下了头。

    空气在这一刻似乎凝结成了冰。

    几息之后,平武有些顶不住压力,唯恐策宸凨真的把他赶走,方要开口,只听一声马嘶叫的声音响彻天空。

    少年的视线终于从他的身上越过,看向了远处。

    飞箭如密雨一般簌簌落下,惊得那些还未清醒的将士连滚带爬地躲着。

    刘寿更是胆小怕死,抓着身边的士兵挡在了自己的前头。

    倏地一声,冷箭射中了那士兵,他瞬间就咽了气。

    策宸凨已经从马鞍上抽出了佩剑,剑光闪过一道寒光,挥舞了几下,朝他射来的冷箭顷刻被劈成了两半,落在了地上。

    霍古领着海寇们,杀了过来。

    “策家小儿,老子劝你早些班师回朝,别丢了性命,让那位娇滴滴的公主哭瞎了眼睛。”

    策宸凨眯起幽深莫测的黑眸,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

    簌簌几声,几个飞镖从他的袖中射出。

    霍古没有想到他竟是会这一招,一时间躲闪不及,被飞镖伤了手臂。

    他眉心跳了跳。

    这地方......当初在暮江城外的一战,这个臭小子也是刺伤了他的手臂。

    一模一样的位置,分毫不差。

    有那么一瞬,霍古觉得这策家小儿是在故意报复他。

    因为他先前两次伤虞晚舟,都是伤在了她的喉咙上。

    霍古啐了一口,鄙夷道,“小肚鸡肠!”

    可神色却是颇为的欣慰。

    策家以暗器盛誉天下,当年策老爷死时,霍古以为策宸凨尚未学,他还曾一度怨念再也偷学不到这绝妙的暗器,却不想策家绝技今日竟会重现天日。

    霍古睨了一眼,地上躺着的那几个半死不活的正是那几个纨绔子弟。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