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22章 毁婚

作者:寐叹字数:2650更新时间:2021-09-28 11:00:14
    策宸凨站在那里,颀长而高大,冷峻的面容在暮夏的日光下却是让人感觉坠入了冰窖,气息凉薄。

    他一言不发的转身离开。

    待他走远,苏禾霓的身后传来一阵鼓掌声。

    她回头去看,尉迟浩正懒懒散散地倚在红墙上,似乎在那里许久了。

    “这两年来,镇南王府的门槛都被说亲的媒婆踩烂了,只当你是心高气傲,瞧不上寻常男子,却没有想到,郡主原来一直喜欢的都是南蜀最低贱的罪臣之子。”

    这谁能想到!

    “难怪,你无端端的主动帮我求娶公主。”

    这样一来,一切都说得通了。

    “你若是还想当驸马,就闭上你的嘴。”

    苏禾霓烦躁地瞪着他。

    这是她藏了多年的秘密,除了她爹娘以外,没有人知道她喜欢策宸凨。

    尉迟浩耸耸肩,双手一摊,虽然不再说话,但是脸上戏谑之色颇深。

    她从袖中拿出了一包药粉,递给他,“你像个法子,把这药粉加在公主的吃食中。”

    尉迟浩扫了眼那药粉,甚是眼熟。

    “你从哪里弄来的这个?”

    这玩意只在烟花巷柳里流通。

    这位郡主私下到底是在什么地方消遣?

    “知道的越多,对你越没有好处。”

    皇帝在席面开始了半个时辰后,才落了座。

    他一眼就瞧见了太后身上披着的那百家布所制的披风,细问之下,才知道这是虞晚舟的心意。

    太后对这位嫡亲公主夸赞不已,瞧得出她今日很是高兴,是以皇帝当众赏了虞晚舟一颗夜明珠。

    苏禾霓回到席面上时,虞晚舟正在叩谢隆恩。

    她冷哼了一声,垂眸喝着小酒。

    不过是一颗夜明珠罢了,她府上又不是没有。

    眼前晃过一道身影,少年侍卫执剑站在了她的面前,冷声道,“请郡主出来一趟。”

    哗然的席面顿时安静了下来。

    皇帝正转头同太后说着什么,看见策宸凨站在苏禾霓的面前,两人僵持不下,当即沉下脸。

    苏禾霓在一瞬间有些慌了,她起身时先是惶恐地看了皇帝一眼。

    果然皇帝正盯着她。

    郑镇南王府可不能同这个罪臣之子有什么牵连。

    “策护卫,你我之间从未有交情,也没有什么话是要避开人说的,你要说什么,在此直言便是。”

    虞晚舟正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垂首拨弄着那颗夜明珠。

    一不小心,那夜明珠从桌上滚落,骨碌碌地一路滚到了策宸凨的玄色长靴旁才停了下来。

    公主款款起身,走过去时,策宸凨已经弯腰捡起,双手递到了她的面前。

    虞晚舟坐在太后的位置下方,离苏禾霓的席位太远,听不太清楚这两人说什么,故而寻了个借口,站在了他们两人身旁。

    策宸凨哪里猜不到她这点小脑筋,无奈地勾唇摇头。

    不止苏禾霓,所有人都在等着他说话。

    只见这冷峻的少年侍卫从怀中拿出了一张纸,伸到了郡主的面前。

    “郡主适才提醒了我,你我之间的指腹为婚,虽早已不作数,但还是需要修书一封,以示正听。”

    苏禾霓僵在那里,指尖发冷,微微颤抖着。

    向来只有她决定留或者是弃,什么时候轮得到策宸凨做决定了?

    公主被他当朝拒婚,策宸凨说的很明白。

    因为他配不上公主。

    可今日他当众悔婚,言语之间颇有避之不及的厌恶之感。

    来不及深究这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倒是经策宸凨这一提醒,众人皆是想起了一桩旧事。

    当年镇南王亲自领兵去策家抄家,口头上毁了与策家的婚约。

    那个时候,所有人都认为镇南王是为自保,才与策家断了关系。

    如今回想起来,对镇南王的那番做派更是鄙夷,倒也同情了策宸凨几分。

    虞晚舟看着那张断婚书,慌了神。

    她还以为是出了什么事情,却怎么也没有想到策宸凨竟是来同苏禾霓毁婚约来了。

    见苏禾霓没有接下,策宸凨神色淡漠地上前一步,将那断婚书放在了案桌上。

    “往后,我的婚事还请郡主不要再插手。”

    策护卫哪有什么婚事,非要说最近一桩,不就是皇帝指婚他和公主么。

    有些官家内眷已是了然,低声窃窃私语了起来。

    “难不成当时策护卫拒婚,是为护公主周全?”

    “皇上赐婚在后,他与郡主婚约在前,公主若是真嫁给了他,还真是低了郡主一头。”

    有夫人叹气,“看似最是无情的人,实则最是情深。”

    皇帝摸着胡子,听着这话,意味深长的盯着策宸凨不住地打量着。

    少年仍旧是一脸的冷漠,他自是也听见了那夫人的话。

    剑眉蹙起,他抬步走上前,跪在了皇帝的面前,“此事与公主毫无关系,是属下一人的行为。”

    皇帝和太后面面相觑着,神色之间颇为愕然。

    此地无银三百两。

    他本可以不用解释,可偏生解释了,怕的是连累了公主。

    多此一举。

    策宸凨并非是这样愚钝之人,他向来知道做什么事情,说什么话,能达到什么效果。

    一切不过是关心则乱罢了。

    皇帝静默了半响,忽而大笑了起来。

    虞晚舟懵了许久,直到她皇帝老爹把她叫到跟前来,她才如梦初醒一般。

    皇帝此时心情大好。

    不为别的,只因为策宸凨的毁婚之举,让他面上颇有面子。

    虞晚舟回宫的这一年多,皇帝听了太多嫡亲公主处处不如禾霓郡主的言辞,以往碍于镇南王手中的权势,他不得已也如此附和,处处打压虞晚舟。

    可虞晚舟到底是嫡亲公主,他为人父,女儿草包,丢的是他的面子。

    如今,这口浊气倒是被策宸凨出了。

    即便虞晚舟再如何比不上这禾霓郡主,哪有如何?

    南蜀最低贱的罪臣之子偏是瞧不上她苏禾霓,却对公主百般呵护。

    “晚舟,你给策护卫倒一杯酒。”皇帝如是说着。

    玉锦端来酒壶,虞晚舟正将酒倒满,才递给了策宸凨。

    突然一名小兵惶恐地跑了进来,跪在地上道,“皇上,大事不好,海寇和白玉部落的叛徒结盟,于今日早上进攻边境小城。”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