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19章 要变天了

作者:寐叹字数:2615更新时间:2021-09-27 16:58:25
    夜风拨动树叶,一匹马在栓在了树下。

    有一道身影翻墙越过了王府。

    苏禾霓冷笑地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尉迟浩,“我早就说过,你会回来求着我帮你。”

    尉迟浩被府中的将士扣押住,跪在了地上,他双手紧紧地握成了拳。

    再没有比此时更狼狈的时候了。

    “没有请帖,我什么都做不了。请回吧。”

    以尉迟家如今的地位,想要一张太后寿宴的请帖,并非是什么难事。

    树影浮动,苏禾霓皱眉地抬头望去。

    那棵老树随风晃动得很是厉害。

    今夜的风,也不是很大。

    高大挺拔的少年紧靠在墙壁上,听着府内的动静,转身离去。

    翌日天色方亮,尉迟浩就进了宫。

    虞晚舟已经摆明了态度,他想要请帖,只得另寻他法。

    他依照他爹的指使,揣了一盒黄金,去了一趟礼部。

    此时,礼部只有尚书大人在。

    他拿出了黄金,尚书大人自是心里清楚,随手写了一张没有名字的请帖,刻上了礼部的印章。

    尉迟浩没有想到竟是如此顺畅,怀里揣着那封请帖,站在礼部门外,呼吸着晨间的清风,一瞬间觉得轻松了不少。

    可他只是高兴了小半日,在正午的时候,听见几个侍卫在檐下避着日光,说起礼部尚书因私相授受被抓了起来。

    尉迟浩心中一跳,连忙追问。

    侍卫们本就不待见他,见他来问,只是摆摆手,“此事是策护卫亲自办的,你若想要知道详情,应当去问他。”

    尉迟浩惶恐今日给的那盒黄金成了证物,怕追究到他的头上,偷摸着去了卫兵的办事处。

    屋内只有一个卫兵正埋头记着什么东西,桌上摊着的有不少钱财。

    想来是从礼部尚书那里翻查出来的证据。

    “尉迟少将?”那卫兵一见他,连忙丢下了手中的笔,捂着肚子,很是痛苦的模样,“你来的正好,帮我看一会。”

    尉迟浩迟疑了片刻,故意装作为难的样子,“可是公主那儿......”

    “我去一趟茅房,很快就回来,尉迟少将,求求你了。”

    尉迟浩这才勉强的答应了下来。

    待那卫兵离开,他连忙在桌上翻找,在最底层找到了今日自己送给礼部尚书的那个装有黄金的盒子。

    还来不及藏起来,只觉眼前黑影一晃,冷贵清俊的少年侍卫已是抱着佩剑,懒懒散散地跨了进来。

    “你手上拿的是什么?”

    策宸凨往他手中瞥了过去,眸光淡到了极致,嗓音也是低醇,听着没有动怒,只是再寻常不过的问话。

    尉迟浩惶恐的手都在微微抖。

    他快速地打量了一番策宸凨的神色,琢磨不透他究竟有没有见过这个盒子。

    尉迟浩并非是敢冒险的人,他把盒子扔在了桌上,正着脸色道,“它掉在了地上。”

    策宸凨微微颔首,并没有追问下去。

    “既然你来了,我也不用守在这里了。”

    他话音方落,那个跑去茅房的卫兵已经跑了回来,见状连忙对尉迟浩道,“多谢尉迟少将帮忙。”

    尉迟浩跨出了屋子,眼睛紧紧闭上,额前青筋浮动着。

    待他走远了,那卫兵才道,“看来这盒子同尉迟少将并无关系。”

    “是么?”策宸凨漫不经心地勾唇,将那盒子收起。

    卫兵皱眉,“难道策护卫有别的看法?”

    少年敛着湛湛黑眸,没有回答。

    尉迟浩又听闻策宸凨抓了很多买到请帖的内眷,故而不敢把那帖子交给苏禾霓,他出了宫门,蹲在角落里,用着火折子,一把火把这请帖烧了。

    待火苗舔舐着红色的请帖,晚风把最后一片灰烬吹散在空中时,他才松了口气。

    尉迟浩一站起来,看见不远处倚墙而站的少年侍卫,心险些跳出了嗓子眼。

    策宸凨是什么时候站在那里的?

    尉迟浩不知该说些什么,他斟酌了几息,还未说话,只见策宸凨勾起了凉薄的唇角,转身离开。

    这人似乎是亲眼看着他把请帖烧毁。

    “策护卫,有些不该知道的事情,说出来对大家都无意。”

    他快步上前,拦下了策宸凨。

    少年只是眉眼淡淡地扫了他一眼,抬步绕过了他的身旁。

    若是旁人,还有周旋的余地。

    可偏偏这个人是油盐不进的策宸凨。

    尉迟浩惶恐不安地回了府,当他爹问起买请帖一事时,他只说没有被人发现。

    尉迟大人松了口气,“礼部尚书落在了那策宸凨的手里,恐怕不死也要被剥层皮了。”

    “好歹是尚书,不见得会对他动用私刑吧?

    尉迟浩拿着筷子的手一紧。

    他爹意味深长地瞥了他一眼,“我派人查过,这些年来死在他手里的人,都是当年对策家傅致其罪的人。”

    如今朝堂中的重臣,大多都是踩在策家和虞家这两家人的尸首上,平步青云的。

    礼部的尚书大人其中之一。

    当年策家被这些人害得家破人亡,如今这些人的下场与当年的策家别无二致。

    尉迟大人重重地搁下了手中的筷子,抬头望着外头暗下来的天色,暗云在夜幕中涌动着,不见星月。

    “要变天了。”

    好不容易得来的荣华富贵,岂会轻易就此人命。

    翌日上朝时,以尉迟家为首的一众臣子,递上了血书,上头写的很是清楚,是为状告策宸凨。

    “皇上,这些年里不少朝廷重臣都被他残害灭门,臣等对照了当日谏言弹劾策家的臣子名单,皆是经他之手死了。”

    皇帝皱眉,他拿着这样一张触目惊心的血书,脸色铁青。

    这些人不知内情,可皇帝他心里清楚。

    这些人都是策宸凨受他之命去办的。

    况且证据凿凿,那些臣子根本就不无辜。

    就此处置了策宸凨,也不是不可以。

    可是皇帝左思右想,也没能找出一个可以代替策宸凨成为他左右手的人。

    且先留他一命。

    皇帝如是想着,他眯了眯眼眸,看着跪了一地的朝廷百官。

    “你们当寡人不知,今日闹出这动静,无非是想保住礼部尚书。”

    “臣等绝无私心。”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