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16章 哪里不如他

作者:寐叹字数:2631更新时间:2021-09-26 16:20:52
    宫道内只有他一人站着。

    冷峻颀长的少年侍卫早已离开,他什么话都没有留下。

    云水迢迢,天边一角犹如墨色,眼看着大雨将至。

    玉锦匆匆将殿内的窗户紧闭着。

    只有一道雷声震耳欲聋,顷刻间,磅礴大雨已是落下,砸在屋顶上,发出闷声。

    虞晚舟盘腿坐在窗前,正用放着发簪的首饰盒砸在核桃吃。

    她一抬眼,就见那道高大挺拔的身影立在殿外的夹竹桃树的下面,浑身已是被雨水淋透了。

    雨水顺着他坚毅的下巴,一路滑落是脖颈处,没入了领口。

    虞晚舟丢了手中的首饰盒,拿了伞,顾不得撑起,就跑了出去。

    她一路跑下石阶,大雨随风一偏,全数落在了她的身上。

    因着双眸受了风,她站在策宸凨面前时,浑身同这人一样狼狈的湿透了,眼眶还红着,脸上分不出是眼泪还是雨水。

    策宸凨皱眉看着面前的小姑娘,“你怎么哭了?谁欺负你了?”

    虞晚舟用袖子擦了擦脸,笑盈盈地道,“我没哭,你看错了。”

    她没有说谎,可谁看了她这双氤氲着水意的双眸,能信了她的话。

    “你来这里,是找我吗?”她娇软的语调里有些小心翼翼,透着几分的期待。

    策宸凨别开眼,声音在雨里有些凉意。

    “没什么,只是经过而已。”

    他只是走着走着,走到了这棵夹竹桃下,不想走了。

    “喔~”虞晚舟有些失望地低下了头。

    可她双手捧着那柄还未打开的伞递到了策宸凨的面前,娇俏的脸蛋上满是笑意,“你背后的伤若是没有好全,不能沾水。”

    视线落在那柄伞上,策宸凨僵住,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他抬手拿过了伞。

    虞晚舟只是淡淡笑着,提着裙边,转身往石阶跑了上去。

    “属下送公主回宫。”

    策宸凨打开了伞,三步并成了两步,很快就追了上去,把伞撑在了虞晚舟的头上。

    玉锦站在殿前,目瞪口呆地看着两个淋成落汤鸡的人,手里还有着一柄伞。

    明明有伞,怎么还会淋成这样?

    策宸凨把虞晚舟送了回去,一脚都没有踏入殿内,只对玉锦道了一句,“好生照顾公主。”便转身离开了。

    玉锦拿来了干净的衣物,帮公主换下。

    “公主不是拿着伞出去的?”

    她委实是想不明白。

    虞晚舟被问的甚是尴尬。

    她一心想着送伞给策宸凨,竟是忘了给自己撑伞。

    母后在世时,时常说她,头脑一热,便什么也不顾了。

    怎么十年过去了,她还是这个样子?

    尉迟浩来时,虞晚舟已经换好了衣服,只是头发还未擦干,正滴着水。

    恰好御膳房给他端来了参汤。

    “公主,快些喝下,驱寒。”

    尉迟浩当然知道虞晚舟怎么会被淋湿的。

    他站在不远处的廊下,亲眼看着公主拿着伞给策宸凨送了过去。

    那满心满眼都是策宸凨的样子,着实让人嫉妒。

    虞晚舟看着面前的参汤,蹙起的柳眉很快松开。

    “本公主无碍,尉迟少将自己喝吧。”

    她不太喜欢参汤的味道,闻起来就很讨厌。

    关于这一点,她虽是从未说过,但是玉锦伺候在旁多时,早已察觉了出来。

    是以,当尉迟浩把参汤端到虞晚舟面前时,她已经伸手端了起来,待公主说完话,便是把参汤递到了尉迟浩的面前。

    这参汤是依照公主的意思,加了料的,每日加了一点,便是御医也不会察觉出来。

    尉迟浩心有不甘地看着重新回到自己手里的那碗参汤。

    他到底哪里不如策宸凨了?

    向来没有他得不到的女子。

    “你不是想娶她?你帮我入宫,我自有办法助你成驸马。”

    不知怎么的,他突然想起了苏禾霓的话。

    尉迟浩寻了个由头同虞晚舟聊了几句后,突然道,“原想着过几日太后寿辰,禾霓郡主能入宫陪陪公主解闷,却是没有想到......”

    他说这话的时候,虞晚舟正用针绣完最后一针。

    这是给太后的生辰里。

    她宫里名贵的物件不少,可大多都不是稀罕物件,拿出去送给太后也是丢人,倒不如亲手绣一幅画,还能被人称赞有心意。

    闻言,她垂下的眼眸微微一顿。

    她每日都忙着复仇,并且付之行动,哪里看出来是很闲的样子?

    敛下烦躁之色,她故作惊讶地抬头,“宫里没有给禾霓郡主递帖子吗?”

    不等尉迟浩回答,她又自兀道,“不过眼下父皇和皇祖母都不待见她,她不入宫,也许是福不是祸。”

    尉迟浩的话都到了嘴边,听虞晚舟这么说,一时间竟是不知还怎么说出口。

    “其实郡主很关心你,我每日出宫后,都会去王府告诉她你的近况,但是郡主还是不放心你,说公主你人善心软,被人欺负了都不知道,没她在身边给你撑腰,怕你受委屈了。”

    “看来尉迟少将和禾霓郡主的关系不错。”

    公主好似只听见了前面半句话,至于后面尉迟浩说了什么,她好似并不在乎。

    尉迟浩愣了一会,硬生生地顺着她的话往下说,“我同郡主自小一起长大的,所以......”

    “原是青梅竹马?”虞晚舟单手撑着下巴,突然来了兴致,笑意盈盈地道,“郡主平日里就喜欢舞刀弄剑,也并非只是花架子,同尉迟少将你甚是相配。”

    “公主。”

    尉迟浩皱着眉,出声打断了她。

    “下官便是冒犯,也要对你说一句心里话。”

    虞晚舟低下头,不紧不慢地把刺好的锦绣山河图叠好,“尉迟少将直言便是。”

    “自下官第一眼见到公主起,下官就倾慕公主,当皇上命我代镇南王去镇守边疆时,我冒死拒绝,只为留在公主身边。”

    尉迟浩不动声色地打量着虞晚舟。

    窗户被风吹开,少女额前的碎发轻轻晃动着,她敛下的眼眸微微泛起了红。

    “有人宁死抗旨,不愿意娶公主,我也不怕死,我更愿意为公主牺牲这条命。”

    玉锦在旁听着,眉头紧蹙。

    这尉迟少将好深的心思,竟是暗讽策宸凨来抬高他自己。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