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10章 他怎么了

作者:寐叹字数:2704更新时间:2021-09-23 17:47:35
    策宸凨脚步微顿,他目光迟疑地扫过殿外的二人,阴沉着脸转身离开。

    等他站到了皇帝面前,皇帝竟只是问他,“淳贵妃亲手给寡人做的御扇放哪里了?你可看见了?”

    少年磨着后槽牙,克制着性子瞥了他一眼,冷漠地走上前,拉开了皇帝右手边的抽屉。

    一柄御扇就在里头。

    皇帝恍然大悟,“原是在此啊。”

    策宸凨一言不发地抱剑站在了皇帝的身后,目光有些凉。

    皇帝心中有些纳闷,他对着石渊勾了勾手。

    石渊上前,俯下身,听候着皇帝的差遣。

    “这小子怎么了?谁惹到他了?”

    策宸凨平日里虽是冷着一张脸,可想从他脸上看出情绪,简直比登天还难。

    今日倒是稀奇得很,皇帝一眼就能看出,这小子在生气。

    石渊很快地抬眼瞥过策宸凨的那张怒意沉沉的俊脸,想起了他是在公主的寝宫前找到他的。

    当时......依稀看见公主正屈尊降贵坐在门槛上,同尉迟浩谈天说地,好似很高兴的样子。

    石渊并不愿意把此事说给皇帝听,省得让皇帝认为公主心仪尉迟浩。

    故而,他道,“策护卫身上还带着伤。”

    皇帝了然,坐正了身子。

    他清了清嗓子,“策宸凨,今日寡人身边用不着你,退下吧。”

    策宸凨依旧是冷着一张脸,俯身领命,抬步走出了殿。

    石渊倒是有些意外。

    皇帝向来是巴不得策宸凨死了拉倒,今日竟是软下心肠。

    还真是一桩稀罕事。

    皇帝重重地叹了口气,策宸凨这小子其实是这些小辈中最得他心的,办事妥帖又牢靠,又是在他眼皮子底下长大的。

    甚至可以说,如今的策宸凨,是他一手培养出来的。

    只是,可惜了......策家全是死在了他的皇命之下。

    王御医被玉锦请了过来,他一号脉,当即皱着眉眼。

    “尉迟少将,在军营训练多年,一身的伤,最好还是细心调养一番。”

    他边说边摇着头,似乎很是惆怅烦恼。

    尉迟浩一听,心里甚是纳闷。

    他在军营里是什么样子,他还不清楚么!

    自持是尉迟家的公子,尉迟家又与镇南王相熟,他在军营里如何胡来偷懒,将士们皆是睁一只眼闭一只。

    他怎么会是一身伤。

    尉迟浩狐疑地看着王御医,也不知道这御医靠不靠谱。

    王御医瞥了他一眼,瞧出了他的心思。

    他当即拉着尉迟浩走到一边,低声道,“尉迟少将,烟花巷柳这种地方,少去为妙。”

    王御医话已至此,尉迟浩被惊出了一身汗。

    合着适才这御医是碍于公主的面,给他留了体面。

    “烦请御医多番照料。”

    他连忙俯身行礼。

    王御医满意地点了点头,洋洋洒洒写了足足十张药方,叮嘱他每日每个药都要喝上三帖。

    “尉迟少将,不如今晚先行回府休息。”

    虞晚舟在王御医收笔时,如是说道。

    尉迟浩心里一阵发慌,哪里还能顾及当驸马的事情,领了药方,即刻出了宫。

    “王御医用的什么法子,居然能骗过他。”

    虞晚舟笑盈盈地看向他。

    王御医甚是得意地插手在腰间。

    “这尉迟家的公子平日里喜好流连烟花巷柳,虽说知道的人不多,但是在下有幸,给花娘看病时,见过他几回。”

    他随口一诈,由不得尉迟浩不信。

    殿外夜色寂静无声,夹竹桃的花瓣随风纷纷扬扬的落下。

    一双玄色长靴踩在了花瓣上,落英碾进了土里。

    虞晚舟靠在床上昏昏欲睡,秀发正滴着水,还未被吹干。

    窗户半开着,烛光随风摇曳晃动。

    “公主你猜,尉迟少将明日会来吗?”

    玉锦的声音传了出去。

    黑暗笼罩着一道高大挺拔的身影。

    虞晚舟打着哈欠,正梳着发尾。

    “他一定会来。”

    贴墙而站的策宸凨眉目不动,碎碎的郁色掠过了他的眸底。

    就这么期待尉迟浩?

    她当真是忘了当年那些事?

    烛光忽明忽灭的光晕闪过少年的湛湛黑眸。

    虞晚舟等到头发半干,着实困得眼睛都睁不开,身子滑落在床榻上,卷着被褥翻身就睡了过去。

    玉锦早已守在寝房外头,靠在门外睡死了过去。

    半掩的窗户被风轻轻吹开,一只脚印落在窗台上。

    虞晚舟迷迷糊糊间,只觉有一道灼热的呼吸拂过自己的脖颈。

    “公主殿下,可还记得当年你在御花园中落水,是谁推的?”

    少女睡得昏沉,挥手散开那道烦人的呼吸,将被褥拉高了些许。

    策宸凨站在床榻前,见她懒得理会自己,有些恼怒地瞪了她一眼。

    “你自己惹祸上身,出了事别来求我。”

    初晓破开云层,寝宫殿外的石阶苔藓丛生,晨珠晶莹剔透。

    虞晚舟起的有些早,她坐在铜镜前,手里拿着梳子,梳着发尾,不知怎的,昨夜做了几场噩梦。

    先是梦到自己被海寇推入了荷花池中,好不容易在水中挣扎出来,只觉周身震荡,定眼一看,竟是身陷大海。

    她呼吸被海水吞没,挣扎了几番,再睁眼却又回到了御花园的荷花池中。

    不论她如何呼救,来来往往经过那么多的宫人,竟是无一人注意到她。

    而尉迟浩是年少时的模样,正站在岸边,拿着石头不断地打她的头。

    她吃痛,为了避开石子,只得一头扎入水中,可当她想出来时,仿佛有人压着她的脑袋,想让她窒息而亡。

    半夜惊醒时,她出了一身的汗,后怕连连。

    后半夜,她是睁着眼睛到天亮的。

    脑海里挥之不去的尉迟浩推她入荷花池。

    一大早没由来地生了一肚子的闷气,以至于尉迟浩来见她时,她没个好脸色给他。

    “公主这是怎么了?”

    尉迟浩拉住了玉锦,低声询问道。

    “公主很好啊。”玉锦深感莫名其妙,瞪了他一眼。

    算着日子,公主月信快来了,情绪有些起伏,属实寻常。

    虞晚舟今日看尉迟浩甚是碍眼,连面子功夫都懒得维持。

    “昨夜王御医不是说尉迟少将你身子亏损,需好好调理么?怎么今日又入宫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