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00章 警告

作者:寐叹字数:2579更新时间:2021-09-18 20:13:05
    苏禾霓坐在她的对面,今日对下棋格外的没有兴趣。

    她见这草包公主久久未落下棋子,索性推翻了棋局,“算了算了,今日不为难你了。”

    虞晚舟倒也不恼,如释重负般的微微一笑。

    “我今日来,也不是跟你下棋的。”

    少女闻言,只是点了点头,并未说话。

    她喝着茶,润了润嗓子,听着苏禾霓又道,“我委实担心你的安全,可王府的人我不敢再借给你,倒是今日遇到的那位尉迟少将,我觉得不错,可以用。”

    “他?”虞晚舟撇撇嘴,“人家是少将,让他专门来保护我,恐怕他会不高兴吧。男儿志在四方,又怎么会甘心在后宫做着侍卫的事情。”

    “万一他愿意呢?”

    虞晚舟故作很是认真地想了想,几息之后,她又摇摇头道,“不成,一个策宸凨已经让我够丢脸的人,万一再被拒,我......我还活不活了?”

    她低头扭着手中的帕子,百般不情愿。

    苏禾霓无奈地叹了口气,直言道,“今日在荷花池边他不是主动提出要保护你么?你怕什么被拒?”

    “万一他说的是场面话呢?”虞晚舟鼓着腮帮子,“这些话我平日里听得可太多了,把这种话当真,岂不是尴尬?”

    “尉迟浩才不是那种人,我实话同你说了吧,是他担心你身边无人保护,这才拜托我来帮他说说请。你父皇已经答应了,现下就看你了。”

    太后不让皇帝插手虞晚舟挑选侍卫的事情,已经传遍了整个皇宫。

    “既如此.....”虞晚舟抿着唇,“我得问过皇祖母。”

    话已至此,苏禾霓也不能再为尉迟浩多说话,免得引起怀疑,她便不再多言。

    苏禾霓和尉迟浩等了整整五日,也不见虞晚舟有动静。

    在尉迟浩的百般催促下,苏禾霓不得不又进了宫。

    她经过御花园时,恰巧碰上了皇帝,皇帝一看见她就蹙眉,脸色一下子阴沉了下来。

    “近日宫中不太平,郡主若没有重要的事情,也不必经常进宫。”

    苏禾霓毕恭毕敬的俯身行礼,收敛了一身的骄纵。

    “禾霓明白,只是嫡亲公主害怕海寇,心绪不定,请我入宫陪她,我不得已才入了宫。”

    皇帝却是将眉毛高高地挑起,“是么?公主是如何传信于你,召你入宫的?寡人怎么不知?”

    有了之前苏禾霓污蔑虞晚舟的那桩事情,皇帝对于她的话已是不怎么相信了。

    苏禾霓咬唇,头低下了半分,“我适才或许说的不清楚,并非公主召见,是我担心公主。”

    皇帝阴沉着脸,对着她挥了挥手。

    “往后没有诏令,不得随意入宫。”

    宫人上前,问她拿走了她的入宫腰牌。

    这腰牌是皇帝在她六岁生辰时,赐给她的生辰礼,如今被收回,苏禾霓觉得自己颜面尽失。

    她静候地站在一旁,低头等着皇帝走远,指甲刺入手心,沁出了一团浓稠。

    今日她所受的屈辱,终有一日她会尽数讨回。

    未免她在宫中待得太久,又惹得皇帝不快,她脚步加快了不少。

    在经过凉亭时,她看见冷峻的少年侍卫抱剑于身前,站在石桥上。

    苏禾霓缓下了脚步,她细细地打量着策宸凨,这人正转过身盯着她看。

    似乎是在特意等她。

    “有事?”她站在石桥下方,刻意与策宸凨保持着距离。

    事实上,宫里的人除了虞晚舟那个蠢蛋,所有人都和策宸凨保持着距离,未免走得太近,被皇帝起疑,惹来不必要的灾祸。

    “公主的事情,你少插手。”少年的嗓音一如既往的淡漠,没有丝毫的情绪起伏可以被人窥探一二。

    苏禾霓眸光一凝,她冷笑出声,“这话理应当是我对你说吧。”

    清风过耳,她的声音颇冷。

    “策护卫,你对她如此上心,难道是有什么企图?既然有企图,当日又为什么宁死也要拒婚?”

    策宸凨皱眉,这个问题,虞晚舟问过他不下三次。

    他知道自己是因为不甘心,不愿意被她玩弄于鼓掌之中。

    修长的手握紧了腰侧的那柄佩剑,红色的剑穗正随风飘扬着。

    他声音淡淡,“与你无关。”

    策宸凨眸色颇凉地瞥了她一眼,这一眼让苏禾霓浑身犹如冷风过境。

    她望着少年离开的声音,眉头紧蹙着。

    这人是特意站在这里,等着她经过,就为了警告她。

    那个草包公主有什么值得他这么做的?

    苏禾霓冷着一张脸,不少宫人经过她的身边,见她如此神色,皆是只行了礼,不敢多言,快步走过。

    直到她站在虞晚舟的面前,她面上才有了一丝笑意。

    “那日我同你说的事情,太后是如何说的?”

    虞晚舟本就有意吊着她和尉迟浩,闻言便是惊道,“我...我还未对太后提起。”

    “你为什么还没有说?”苏禾霓气急,语气也变得不太好。

    她今日入宫被皇帝收走了令牌,往后想进宫可就难了。

    原先她也只是看个热闹,尉迟浩能不能做驸马,于她而言并非是什么要事。

    可今日策宸凨的那番话,让她清楚的知道,虞晚舟在他的心里,分量非同一般。

    苏禾霓不甘心,尉迟浩看上的是虞晚舟的身份地位也就罢了,策宸凨却是不同,在他的心里,恐怕虞晚舟分量不低。

    “尉迟浩是少将,怎么能为我所用?”虞晚舟轻轻摇头,“我母后教过我,身为公主,不可任性妄为。”

    苏禾霓与虞晚舟虽是相交一年多,但是她对这个草包公主的性情甚是了解。

    虞晚舟其实异常固执,她认定的事情,很难说服她。

    苏禾霓便没有再说什么,拉着她的手提起了那道被皇帝收回去的令牌。

    “往后我不能随意进宫,你若是有事想找我,可以去找浣衣宫里的掌事嬷嬷。”

    虞晚舟挑眉,那居然是镇南王府的人。

    “她是我奶娘的姐姐,是自己人,你大可放心。”

    直到苏禾霓离开,都没有再提起尉迟浩的事情。

    虞晚舟倒是有些纳闷。

    其实只要苏禾霓再费一番唇舌,她也就答应了下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