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92章 逗不得

作者:寐叹字数:2680更新时间:2021-09-14 18:18:41
    几张冥纸随风落在了窗台上,惊得宫人们脸色煞白。

    淳贵妃本就憋了一肚子的怨气,瞧见了这晦气的冥纸,更是大怒,“这是什么东西?快去给本宫查!”

    “贵妃娘娘,今日......是前虞皇后的忌日。”

    侍女哆哆嗦嗦地跪在地上,即便是心里头害怕,对淳贵妃说话时,还是极尽克制着声音不颤抖。

    “她的忌日?”淳贵妃冷哼一声,“死了这么年,还拦着本宫登上后位。”

    不用想,定是皇帝害怕,不肯来她这儿了。

    “去给本宫查!是哪个在装神弄鬼!”

    宫人们即刻起身,还未走出寝宫,又被她喊住,“慢着,来给本宫梳妆,备上轿子,本宫要去见见嫡亲公主。”

    这么多年过去了,宫里往年今日都不曾有冥纸乱飞,今日偏是出了巧,向来定是那虞晚舟的手笔。

    宫人面面相觑着,不敢动。

    “怎么?本宫说话不管用了?”

    “娘娘......皇上命您闭门思过,眼下时日未到,您不能......”

    淳贵妃冷眼看向提醒她的宫人,“本宫疏于管教下人,才致使今日闹了一场乌龙,本宫要去向公主道歉。”

    到底是被皇上宠在心尖十余年的人,这些宫人自是不敢真拦着她。

    是以,依着她的命令,将她梳洗打扮一番后,抬着轿子,将她送往嫡亲公主的寝宫。

    一路上,宫道昏暗,夜风猎猎作响,冥纸飞扬在眼前。

    宫人们害怕地低着头,淳贵妃坐在轿子上,满脸半是沉怒半是烦闷地挥开迎面飞来的冥纸。

    漆黑的夜里,有一道脚步声“哒...哒...哒...”的响起,不疾不徐,格外的清晰。

    抬着轿子的宫人们身子一下子僵住了。

    “你听见了没有?”

    另一个宫人胆子小,不敢说话,只能微微点头回应。

    淳贵妃手里紧紧捏着一张冥纸,眉头深皱。

    她也听见了。

    不知怎的,她想起前虞皇后便是遇上了天大的事情,走路时也是这般的不紧不慢,冷静沉稳。

    不,不会是她。

    在这宫里头,还有一个人与她甚是相似。

    虞晚舟!

    淳贵妃脸色阴沉地命人停下轿子。

    静默了片刻,她问道,“可听出声音是从哪里传来的?”

    宫道小门旁的墙壁贴着两道身影。

    虞晚舟外罩着的玄色斗篷隐在黑暗中,她的嘴巴被人自后头捂着,手里的那盏灯笼早已灭了。

    一双明亮的眼眸在冷清的月光下露了出来,她呼吸微促,听着宫道里的动静,心跳有些快。

    “那脚步声好像没了。”

    “鬼怎么会有脚步声?定是有人在装神弄鬼!”

    淳贵妃冷哼一声,冷眼扫了一圈周围,亮出声音,又道,“是谁在那儿?给本宫出来!”

    黑夜中寂静无声,只有风在耳边喧嚣着。

    淳贵妃今日耐心甚少,她蹙眉挥挥手,命宫人在四处查探一番。

    听着脚步声,很快就要跨过宫道小门。

    忽然一个人影闪现,着实把那一脚正跨出宫道小门的太监给吓得跌坐在了地上。

    淳贵妃眯着眼睛,看着出现在眼前的冷面俊首的少年侍卫,“策宸凨?你鬼鬼祟祟的做什么?”

    她可没有忘记,当年策家同虞家是何等的交好。

    策宸凨不紧不慢地俯身行礼,嗓音比今夜这月色还要淡,“属下在巡逻,正在查找这漫天冥纸从何处而来。”

    他垂首说话时,眼角往宫道墙壁上扫了一眼。

    只因烛光昏暗,他又站得很远,淳贵妃压根就没有看清楚他的眸色变化。

    “查清楚了吗?”

    策宸凨就这么看着她,“尚未。”

    “真是个废物。”淳贵妃冷哼一声,挑眉示意宫人将轿子抬起。

    待她被被宫人抬着,从宫道的另一处离开,策宸凨才侧了侧身,看着从黑暗中现身的小姑娘。

    他只看了一眼,转身就要走。

    少年故意放缓了脚步,侧过身时,手中的佩剑被虞晚舟拉住了。

    “策护卫,你既然帮了我,不如就帮到底,想个法子,赶在淳贵妃之前,带我回寝宫。”

    她怎么能想到淳贵妃今日被吊在宫墙上晒得半死不活,睡了一觉竟是生龙活虎。

    适才,她正漫步踏着月光,欣赏着满地的冥纸,毕竟是出自她的杰作,谁能想到她但凡走得快一些,就能和淳贵妃照了面。

    人啊,果然是不能飘。

    一飘就容易坏事。

    她想着策宸凨没有理由不帮她。

    可他没有。

    这人居高临下地睨了她一眼,淡漠地道,“属下不能帮。”

    “为什么?”她蹙眉,心里着急得很。

    偏偏这人凉凉淡淡的看着她,慢条斯理地说话,有意磨着她。

    “公主不是要同属下撇清关系,两不相欠么?”

    虞晚舟愣在了当场,清风卷起她的秀发,白色的冥纸在她眼前飞扬着。

    少年勾了勾唇,他郁结了几日,瞧见了虞晚舟这副好似被雷劈了的模样,心里说不出的畅快。

    可下一瞬,他就瞧着面前的小姑娘的眼眶被泪光染红,一点一点的蓄上了氤氲的水雾。

    上扬的薄唇弧度微微僵住,他的脸庞也跟着冷了下来。

    策宸凨磨着后槽牙,明明刚才还挺得意,怎么这会儿竟是开始后悔了。

    小姑娘半点都逗不得。

    他犹犹豫豫地躲闪着虞晚舟直视着他的视线,开始在想自己是不是应该道歉。

    “我......我当日是逗你的,你怎么还真的信了?”

    虞晚舟轻轻晃动着他的佩剑,这一晃仿佛晃动进了少年的心里。

    左右那本二三事是拿不回来了,两不相欠这法子用在策宸凨的身上半点都不起作用。

    他逗不得?

    策宸凨喉间溢出了笑。

    虞晚舟微微一愣,这人没见她正哭着呢吗?怎么居然还笑了!

    她嘴巴微张,不可思议地睁大了眼眸,仰头看着面前高大浅笑着的少年。

    她这副模样甚是娇憨,倒映在策宸凨湛湛如墨的黑眸中,如辰星点点。

    “我与公主,彼此彼此。”

    都是开不得玩笑,会当真的人。

    虞晚舟还未想明白他话中意思,捏着他佩剑的手被往前带着,下一瞬她就被揽入少年宽厚温暖的怀抱中。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