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90章 移不开目光

作者:寐叹字数:2632更新时间:2021-09-13 16:38:19
    皇帝又因适才与她的一番无言僵持,忽而又想起了前虞皇后,想起他几日前生死之际曾许下的承诺。

    故而,他便就此依着虞晚舟,召见了尹嬷嬷。

    这番动静,自是惊动了太后。

    是以,尹嬷嬷是扶着太后进了淳贵妃的寝宫。

    不等皇帝说话,太后就眉眼凉凉地扫过淳贵妃,坐在了上位,“皇帝今日怎么会在这儿?”

    罚了淳贵妃闭门思过半个月,这才过了几日?

    皇帝倒是没有半分的心虚,“事关嫡亲公主,寡人不得不来。”

    受命把尹嬷嬷召见来的是策宸凨。

    这一路上,太后问了什么,他便答什么,故而发生了什么事情,太后心里门清的很。

    “不就是一封信么?用得着大费周章的惊动皇上?”

    太后睨着淳贵妃,贵妃心头慌乱,当即跪在了地上。

    “臣妾知道近日皇上很是头疼镇南王,故而臣妾一点风吹草动都不想放过。”

    “风吹草动?”太后冷哼一声,嗤笑道,“你收风倒是快得很。”

    淳贵妃面如土灰,自知怎么狡辩也无用,便是哭哭啼啼地掩面。

    “臣妾只是不放心皇上,没了臣妾伺候,唯恐皇上食不能寐,夜不能寝。”

    如此一番贴己的话,皇帝心下感动不已。

    他想起自己这几日的确是吃不下睡不好,不禁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对淳贵妃的惩罚重了。

    皇帝拿着那封信递给了太后。

    太后没有打开,反倒是先让尹嬷嬷说出信中内容。

    “公主所写,见信上无非是女儿家之间的一些关切言语,并无问题。”

    淳贵妃即刻道,“非也!公主在信中写下,若是郡主遇上难处,大可向她求助。”

    虞晚舟跪在地上,眉心微挑。

    她当淳贵妃能编造些什么东西来污蔑她,原是这点小把戏。

    “父皇明鉴,儿臣没有。”

    她委屈巴巴地将话说完,一滴泪滑落在脸庞,随即她又抬头求救般的看向尹嬷嬷。

    尹嬷嬷自是在听见淳贵妃说话时,已经皱了眉。

    “老奴记得很清楚,公主写的分明是......”

    话到了嘴边,她倒是有些犹豫了,眉头紧皱地看向了虞晚舟。

    公主信上所写的那些言语,虽没什么问题,可当众说出来,是不是对她有些残忍了?

    太后一心只想压制淳贵妃,蹙眉催促着她。

    “公主告诉禾霓郡主,她给不了实际的帮助,只能......只能在精神上支持她。”

    南蜀皇室除了她这位无依无靠的嫡亲公主之外,其他皇子公主哪一个不是权力在手,耀武扬威的。

    皇帝一听,脸色阴沉了下来,当即从太后手中取过那封信,又打开细细地看了一回。

    这封信上所写,分明是虞晚舟向苏禾霓承诺,她会动用一切权力,帮助镇南王府渡过难关。

    若是虞晚舟手中有半分权力在手,他都会信了这封信乃是她右手所写,故意在事发时撇开关系。

    可偏偏他最是清楚,莫说虞晚舟手上有什么权力,便是伺候在她身边的宫女也就玉锦一个罢了。

    虞晚舟,不过是空有封号的嫡亲公主罢了。

    既是有人恶意诬陷,那便也不用查,也知道是淳贵妃所为。

    他垂首冷眼盯着跪在地上的淳贵妃,气得双目通红。

    淳贵妃大惊,哭着不断地磕头,“臣妾是冤枉的,皇上明鉴,这一定是有人故意陷害我,陷害公主。”

    到底是睡在枕边十余年的人,皇帝便是怒极,听了她这番话,忽而想出了一种可能。

    “母后,这幕后之人其心可诛!此为一石二鸟,若是寡人信了信件内容,便会重罚公主,若是不信,自是会怀疑是贵妃故意构陷公主。”

    他深吸了一口气,说了句险些让虞晚舟没能忍住笑的话。

    皇帝说,“淳贵妃纯良,一心为皇室着想,又怎么会做出这种伤害嫡亲公主的事情。”

    太后懒得看他,转头问着虞晚舟,“晚舟,你以为呢?”

    一时间,皇帝迫人的视线,淳贵妃将冷意掩在眸底的视线都落在了她的身上。

    虞晚舟沉默了半响。

    他皇帝老爹的心一贯是偏的。

    眼下她不放过淳贵妃,她皇帝老爹自是不会绕过她。

    可她在烈日下跪了一炷香的罪是不能白受的。

    “儿臣以为,父皇说得有理,但还请父皇忍痛当众罚一罚淳贵妃,好揪出幕后之人。”

    皇帝愕然,他张了张嘴,才想说话,却被太后抢了白。

    “晚舟言之有理,既然有幕后黑手,又是冲着皇室而来,当然不能放过他。”

    示众的惩罚,要么罚跪,要么挂宫墙暴晒。

    太后不等皇帝开口,就命侍卫以淳贵妃故意构陷公主之罪,罚她挂于宫墙上,势必要等到幕后之人再出手,才将淳贵妃放下来。

    可淳贵妃心里清楚,哪有什么幕后之人。

    此事从头到尾,就只有她在构陷虞晚舟罢了。

    她被挂上宫墙时,虞晚舟跟着过去了,亲眼看着她双手被绑着,吊在宫墙之上。

    绑人的是策宸凨。

    皇帝亲命的。

    无他理由,就只是因为他办事牢靠,皇帝怕淳贵妃挂在宫墙上会出意外,故而让他将绳子绑得紧些。

    淳贵妃才被挂在宫墙上,她的手腕已经磨破了皮。

    果真是不负皇帝所愿,绑得非常紧,不论淳贵妃怎么挣扎,绳子都不会松开。

    今日风和日丽,虞晚舟的碎发被清风吹起,模糊着她的视线。

    她趴在宫墙上,往下望了望。

    淳贵妃又惊又怒,仰着头,痛恨地看着正低下头看她的虞晚舟,那眼神恨不能将她活生生扒皮刺骨。

    虞晚舟淡淡一笑,一如她母后当年那般,眸色淡到极致,没把暴怒的淳贵妃放在眼里。

    她迎风抬起头,闭上眼眸,朱唇微微扬起。

    “今日的天气,可真好啊。”

    策宸凨站在她的身侧,只消这无意的一眼,就再也无法从这娇滴滴的小姑娘身上移开视线了。

    石渊眯着眼眸望着那烈日,热的他忍不住以手做扇,扇了扇风。

    今日这天气好在哪里?

    “今日不是天气好,是公主的心情好。”他淡淡地看着虞晚舟娇俏的脸蛋上很是明显的笑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