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84章 沐浴

作者:寐叹字数:2567更新时间:2021-09-10 19:03:52
    策宸凨微微颔首,迈出走出了屏风。

    许是怕她担心自己会走,便是沉沉地出声,“属下在此候着,公主尽可放心。”

    虞晚舟是真的冻得厉害,她脱了外衣,便进了沐浴桶。

    策宸凨听着身后传来哗哗的水声,一时觉得有些燥热,他看着紧闭着的窗户,动了动心神,但还是没有将窗户推开。

    适才他拥公主入怀时,这丫头浑身冰凉。

    此时应当吹不得风。

    虞晚舟看着飘浮在水面上的花瓣静默了一片。

    “我不想和我母后一样的命运。”

    她的声音轻浅,策宸凨听见了,他微微一动,却是没有说话。

    一时间他不知道公主是在自言自语,还是在同他说话。

    “母后被田公公砍死的时候,我就在床底下,她听见母后尖叫地说,晚舟,逃出宫去,不要回来。”

    当时田公公以为这只是前虞皇后死前的念想,却不知道,她就是说给床底下的虞晚舟听的。

    “我没有听她的话,因为弑母之仇不可不报。”

    不止是田公公,还有指使他的淳贵妃,默认甚至推波助澜的她皇帝老爹,以及坐看虎斗的太后。

    这些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虞晚舟敛下眼眸,松开了手,被她攥紧在手心的花瓣皱成了一团,飘散在水面上。

    “那日,父皇赐婚你我,我心底不知多高兴,因为我可以逃离这里了,可是你宁死拒婚了。”

    忽明忽暗的烛光下,少年的神色愈发深沉晦暗,他握住了身侧的佩剑,视线紧紧地落在那被雨打湿的红色剑穗上。

    虞晚舟轻笑了一声,“想来我不该因此同你置气的,你只是不愿意做棋子被我利用,就像我不愿意被父皇所利用一般。”

    那些郁结在心口的那股浊气忽然就泄了。

    策宸凨的心又软了下来,“公主,当日我......”

    “不必解释,我同你的处境其实别无二致。”

    虞晚舟轻轻拨开水面上的花瓣,敛下眸色有些冷。

    “我以为你应当能是懂我的,可想来是我错了。”

    虽然指婚并非是她本意,可她思来想去,也的确想不出这到底对他有什么不好的。

    若说策宸凨心里没有她也就罢了,原本婚姻大事,本就不该糊弄凑合,可偏偏今夜她看得很清楚。

    这人不顾他皇帝老爹的命令,一心只护着她,分明心里是有她的。

    况且,做她驸马,身份显赫,再不会被人提及罪人之子的身份。

    策宸凨听见屏风后的少女微微一叹,随之水声哗哗作响。

    她从水中站了起来,抬头这才发现屏风上头没有挂着她换洗的干净衣服。

    虞晚舟有片刻慌了,她纠结了一番,重新坐进了水里。

    玉锦指不定什么时候回来,她若是再待在水里等着水变凉,怕真是要染上风寒了。

    在风寒难受和一时窘迫之间,她选择了一时窘迫。

    更何况,策宸凨并非是那些轻浮的男子。

    是以如此,她闭了闭眼,“策护卫......”

    “属下在。”策宸凨即刻回道,并且已经转过身,视线落在了屏风上,好似这样能看见屏风后头的少女。

    “能帮我取一下干净的衣物吗?就在柜子里。”

    虞晚舟说完这话时,脸色通红,嗓音也细如蚊声。

    策宸凨几乎是僵住了,他愣了片刻,抬眸扫过屏风上头。

    的的确确是没有备下换洗的衣物。

    虞晚舟坐在水中,听着沉稳的脚步声在殿内响起。

    片刻后,一只有力的手臂伸了过来,拿着干净衣物的手碰到了她的肩膀,又很快往旁边移了一寸。

    虞晚舟抬头望去,策宸凨背对着自己,站在屏风旁,一只手臂朝着自己伸了过来。

    因着这样,他适才才会不慎碰到了自己。

    “公主,你的衣物。”

    生死在眼前都不会眨一下眼睛的少年此时声音紧绷着,竟是透出了一丝颤抖。

    虞晚舟抿唇偷笑着,接过了衣物,故意用沾了水的手滑过他的手背,作势起身,拉着他的手借力。

    策宸凨身子僵硬地站着笔挺。

    安静的殿内,风雨都被阻隔在了外头,他的呼吸声有些沉。

    他动了一下手,想收回去,却只听水声哗哗作响,少女好似脚下升滑,扑在了他的后背上。

    策宸凨没有动,唯恐公主没了自己做依靠,会跌在地上,伤了自己。

    直到少女沁香在鼻息间淡去,他才僵硬地出声,“属下不打扰公主了。”

    虞晚舟慢条斯理地穿着衣物,见他抬步要走,便是道,“玉锦......还未回来。”

    少年脚步几乎是硬生生的顿下,随后折返,重新站在了屏风前。

    虞晚舟换好了干净的衣裳出来,她的秀发还在滴着水,顺着她的白皙的脖颈,没入衣领。

    策宸凨瞥了她一眼,又仓促地移开目光。

    少女却是靠近了他,继续着方才的话。

    “我利用了你杀人,你在殿前当众使我下不来台,整个南蜀都知道没有人愿意娶我,我们也算是扯平了。”

    冷峻的少年侍卫十余年来只会执剑杀人,何时见过这阵仗,当下不知该如何是好,只得执剑俯身行礼,借此隔开自己与公主之间的距离。

    可即便如此,那独特的少女沁香却是萦绕在他鼻息间愈发浓烈。

    红唇若有似无的扬起,虞晚舟将他的窘迫看在眼里,心里莫名升起了几分愉快。

    她故意上前一步,继续道,“往后我们各不相干。”

    各不相干这四个字从她嘴里说出,震得少年抬头看她,幽深的黑眸里满是意外之色。

    “不过你拿走了我的东西,是不是该还给我了?”

    策宸凨看着伸到自己面前的那只手心本应是白皙的,可此时手心里有四道不大不小的血印子,正是她自己的指甲所掐出来的。

    想来是适才才凉亭时,她隐忍时弄出来的伤口。

    视线再往上移,是她被麻绳磨破了皮的手腕,血印未退,应当是伤得不算浅。

    眸色晦暗了一层,他嗓音低哑地问道,“什么东西?”

    虞晚舟似是有些不快的撇嘴蹙眉。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