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8章 策护卫故意来找她晦气的

作者:寐叹字数:2618更新时间:2021-09-07 19:58:06
    冷面少年嗤笑了一声,惯来沉稳的脚步加快了些许。

    似有阵冷风从身边刮过,石渊蹙眉看着策宸凨越走越快的背影。

    “好端端的,谁又惹到他了?”

    他看向一众侍卫,他们皆是摇头摊手耸肩。

    想起皇上要他办的事情,石渊赶紧追上了策宸凨。

    他气息还未喘匀,就听策宸凨忽而来了一句,“抹了蜜的玩意,毒人的很。”

    石渊愣了半响,呐呐地问出一句,“怎么?你吃过?你中过招?”

    难怪他适才瞧着那些甜腻的糕点脸色不好,原是从前在这上头吃过亏啊。

    皇帝命石渊紧盯策宸凨,事无巨细地将他的事情禀报,是以,石渊就将此事说给了皇帝听。

    “他到底中过什么毒,竟是避讳至此?”

    皇帝啧了一声,深思了起来。

    太后瞥了眼不太中用的皇帝,不耐道,“皇上眼下还是先想好怎么处理镇南王为好。”

    在虞晚舟走后,太后亲自去找了皇帝商议,这一待就是几个时辰。

    “镇南王手握兵权,眼下还不能闹得太僵,寡人的意思是,先敲打一番,后另寻良将,可镇守边疆,再将他除去也不迟。”

    太后沉思了片刻,这才颔首,“此事不宜拖。”

    “儿臣明白。”

    “这是今日从苏禾霓手中扣下来的龙涎香,哀家看皇帝你近日时常梦魇,恐伤龙身,便将此物带给了你。”

    皇帝接过那小木盒子打开看了看,又在手里头掂了掂,这里头的龙涎香约莫也就五两重。

    “剩下半块,等淳贵妃闭门思过出来,哀家再给她。”

    “母后不必如此,她行径如此荒谬,如此惩罚都算是轻的,怎么还能赏,这半块龙涎香还是母后自己留着用吧。”

    听皇帝如此一说,太后倒也不推脱。

    她本就是此意,只是看皇帝脑袋清醒没有。

    翌日清晨,太后醒来时觉着浑身说不出的轻快舒畅。

    “这龙涎香果真是个好东西。”

    可惜只有五两重。

    昨日用了一两,剩下得了量只够四日。

    是以如此,太后又命尹嬷嬷把虞晚舟请来,桌上摆了一些零嘴小食,倒是虞晚舟近日很是喜欢的吃食。

    太后敲打了她一番,虞晚舟心里明白,太后这是嫌龙涎香少了,让她再让苏禾霓采买些来,她满口应了下来。

    见她喜欢桌上的吃食,太后又命尹嬷嬷给她全数打包了。

    虞晚舟吃着小食,穿过廊下时,在石子小路上碰上了一列侍卫队。

    因着她随手赏赐了糕点给几个侍卫的消息传了出去,这些侍卫们今日见着她格外的高兴,俯身请安的声音也比以往洪亮不少。

    着实把虞晚舟惊了一下。

    她愣愣地看着这些侍卫,心里惊叹宫中的侍卫何时变得这般有朝气了。

    见公主只是朝他们微微颔首,抬步就走。

    这些侍卫咯噔了一下,他们分明就看见了公主身边的那侍女手里捧着吃食呢。

    回想起虞晚舟瞧着他们其中一人时,神情发愣。

    等她走远,这些侍卫瞪了眼在跟在他们队伍中一道巡逻的策宸凨。

    “有些人真是讨厌,放着荣华富贵不享受,偏偏要来拖累他人。”

    少年听着这些阴阳怪气,面无改色,却在听见他们怪罪他得罪了最是好脾气的公主时,他的眸色足足暗了一层。

    站在他身侧的石渊觉着公主是故意气他的,策宸凨自己也是这么觉得的。

    呵~

    他嗤笑了一声。

    这个小姑娘不光是蛇蝎心肠,气量还很小。

    他忽然想起年幼时自己同虞晚舟一同听虞阁老给他们上四书五经。

    彼时,虞阁老就用戒尺敲过那丫头的手心,语重心长地道,“女子若是小肚鸡肠,往后日子过得可不会如意,你切记,切记。”

    当年满口说着晚舟记下的了公主,其实压根就没有记住吧。

    也不知是出于何种念头,他又亲自给虞晚舟送去了药。

    虞晚舟瞪着面前黑不溜秋的药汁,不明所以地抬眸看着他。

    “策护卫这是何意?”

    王御医前日就说过公主不用再喝药的,为何今日又端来了药?

    一个念头从她心头一闪而过。

    她蹙眉,“策护卫难道是故意找借口来见我?”

    也不能怪她胡思乱想,实在是这人的行径太过匪夷所思了。

    策宸凨神色一僵,下意识地握紧了佩剑。

    不知为何,虞晚舟口中那句“故意找借口见她”,听起来难保不让人遐想。

    “王御医说,公主郁结难解,若是自己开解不了,就得喝药。”

    “......”这话难道不是因为给她号脉查不出什么病因,才胡诌出来的么?

    这话策宸凨居然也会当真?

    虞晚舟一时无语,这人不是没事找事呢吗!

    她微微侧目,看向窗外的那棵夹竹桃,鼓着腮帮,明显的不悦,但瞧着并未有恼怒之色。

    玉锦觉着公主约莫是想打发策宸凨走,便是给策护卫找了个台阶下。

    “那策护卫可知开解之法是什么?”

    策宸凨定定地看着虞晚舟,俯身拱手行礼,姿态摆的甚是尊敬。

    “公主殿下,唯有心胸宽广,方是良药。”

    虞晚舟愣了半响,等她回神时,策宸凨已经离开了她的寝宫。

    “他是什么意思?是说我心眼小吗?”

    她不可思议地看着玉锦。

    玉锦艰难地点了点头,觑着公主的神色。

    虞晚舟几乎是被气笑了。

    合着这人是特意过来给她添堵的?

    苏禾霓来的时候,玉锦正巧将药倒了,寝宫内还有一股若有似无的药味,她一进来就下意识地用帕子捂住了鼻子。

    “你身子还没好吗?”

    闻言,虞晚舟只得摇摇头,“还是有些不利落。”

    她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可还是没有说出来,转头指桌上从太后那儿打包来的吃食,“知道你今日入宫,特意给你备下的。”

    苏禾霓不疑有他,随手拿起,喂进了嘴里。

    “你让我务必近日来见你一趟,究竟是什么事情?”她呷了一口茶,忽而想到了什么,又连忙问道,“龙涎香的事情,你办的如何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