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7章 就像公主一样

作者:寐叹字数:2578更新时间:2021-09-07 19:02:26
    如今国库空虚,皇帝自个吃穿用度皆是紧巴巴,他镇南王倒是好,挥霍至此,比皇帝还壕横。

    翌日上朝时,镇南王递了一份奏折,说是回去自省了,愿上交黄金五十万两充国库。

    这几乎是镇南王所有的家底了。

    可皇帝却更是不快。

    区区一个镇南王,居然随手就能捐个黄金五十万两给国库。

    是以如此,皇帝没再给镇南王好脸色看。

    平日里敢同皇帝叫板的镇南王整日缩着脖子,说话声音也并不比以往响了。

    苏禾霓入宫送龙涎香的那日,虞晚舟正陪着太后逛御花园。

    瞧见了她,太后望了望天,意有所指地道,“快变天了。”

    苏禾霓揣着龙涎香,微微一愣,仰头望去,万里无云。

    龙涎香是特意送给淳贵妃赔罪的,可太后却说,“淳贵妃还在闭门思过,若是这个时候让她得了这龙涎香,哀家怕是她又得意了起来。”

    龙涎香就此被太后扣了下来。

    她没说会不会给淳贵妃,苏禾霓估摸着是不会给了。

    离宫前,她拉着虞晚舟说着悄悄话。

    “你与太后亲近,寻个机会帮我将龙涎香讨回来,送给淳贵妃去。”

    可虞晚舟却是惶恐地看着她,“这我如何开口?我不敢......”

    “这有什么不敢的?太后又不会吃了你。”

    苏禾霓瞪大了眼睛,她知道这个草坝公主胆怯,可没想到让她去太后跟前说句话也会害怕的脸色发白。

    “我教你。”

    她无奈地拉着虞晚舟,附耳窃窃私语了一番后,不放心地问道,“你都记住了吗?”

    虞晚舟故作愣愣地点头。

    “按照你说的,这样就能成了?”

    “自然!太后的喜好我可打听的一清二楚,你把她哄好了,再提龙涎香的事情,定能成功。”

    苏禾霓打着包票,却不想虞晚舟下一瞬就将她给卖的彻彻底底。

    “公主,御厨房近日入了个暮江厨子,做了几道糕点,太后请您去品鉴一番。”

    尹嬷嬷如是说着,将她带到了太后的面前。

    案桌上摆的不过是宫中最寻常的糕点,但都是她年幼时爱吃的。

    虞晚舟正要俯身,太后就开口免了她的请安,命她坐在了自己的身侧,又夹了块桂花红枣糕递到了她面前的盘子里。

    少女也不多言,捏了一块就塞进了嘴里。

    见她吃着,太后状似不经意地说了句“禾霓郡主同你倒是相熟,连要出宫都拉着你说个不停。”

    “不知郡主都同公主说些什么,不如说出来也让太后笑笑。”尹嬷嬷沏了盏茶给她。

    虞晚舟又端起那盏茶喝了一口后,便倾肠倒肚了起来。

    “郡主想托我问问皇祖母,什么时候能将龙涎香送去给淳贵妃。”

    太后闻言,冷笑了一声,垂下眼眸看着自己轻轻敲着桌面的手指。

    虞晚舟又将那剩下的半块桂花红枣糕塞进了嘴里,一边吃着一边同太后说起了苏禾霓教她哄太后开心的法子。

    “若非郡主告诉我,我还不知道皇祖母最是喜欢栀子花粉做的香囊,香囊要用椒褐色的锦布,因为这样与您老家人平日里素来爱穿地绛叶色衣服最为相配。”

    说罢,她满眼都是佩服,“我也想讨皇祖母欢心,可总是猜不透皇祖母的喜好,郡主就不同了,这世上还像没有她不知道的事情。”

    “哦?是么?”太后敛下的眸底已是恼了。

    打听她的喜好倒没有犯太后的忌讳。

    只不过知道她喜欢栀子花香粉的人屈指可数,真要细究起来,只有两个人知道。

    一个是她身边的尹嬷嬷,还有一个是她年少未出嫁时倾慕过的一个男子。

    如此隐晦的往事,那苏禾霓是如何知道的?

    这不是使点银子托人打听就能打听的出来的。

    看来着镇南王的势力远超过她的想象。

    尹嬷嬷瞧出了太后的不快,便俯身轻声同虞晚舟道,“公主殿下,太后今日头痛的旧疾又犯了,不如您先行回宫,让她早些休息。”

    虞晚舟自是乖巧,当即就起身要告辞。

    太后命尹嬷嬷将桌上那些糕点打包,一并让虞晚舟带回去。

    出了太后的寝宫,天色还尚早。

    她的身影在红墙绿瓦的宫道上被日光拉长。

    几个侍卫经过这宫道,皆是停下朝她行礼。

    虞晚舟顺道就让玉锦将那些从西宫打包的糕点送给了侍卫们。

    侍卫们得了糕点甚是欢喜。

    平日里这些玩意只有主子们吃过,他们只是看过罢了。

    回到寝宫后,玉锦甚是纳闷,“虽说不是暮江的糕点,可都是公主喜欢的,平日里让御膳房多做几个都不愿意,怎么今日公主还将它们送人了?”

    虞晚舟灌了好几盏清茶,才将嘴里的甜腻味道消了一些。

    她年幼喜欢的东西,不代表如今长大了也会喜欢。

    “近日哭多了,喉咙痛,吃不得甜的。”

    侍卫们用膳食通常比主子迟上一个时辰。

    这晚,几个侍卫坐在石阶上,品着饭后小点,赏着月光,甚是惬意。

    策宸凨和石渊经过他们时,只听一个侍卫道,“不知为何,晚舟公主赏的糕点,尤为美味。”

    此话引得一众侍卫发笑。

    “说的好似你从前吃过,竟还比较了起来。”

    石渊不知这其中情况,好奇地问道,“公主为何要赏你们?”

    那几个侍卫面面相觑,吐出二字,“......不知,许是见我们巡逻累了。”

    给糕点的时候,公主微微笑着对他们颔首,说了句,“辛苦了。”

    若非要寻个赏赐的理由,那十有八九就是公主见他们顶着毒日头还要在宫中巡逻,心疼他们了。

    石渊不禁有些羡慕,转头问着策宸凨,“晚舟公主一向这么善解人意,温柔可人的吗?”

    毫无意外的,他没有得到策宸凨的回答。

    善解人意?

    温柔可人?

    他们都是这么看待那小姑娘的?

    策宸凨懒得搭理他们,抬步要走时,却又听见那个侍卫惊呼了一声,“这糕点好似抹了蜜一般的甜!就像公主一样。”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