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6章 出风头倒大霉

作者:寐叹字数:2607更新时间:2021-09-06 17:42:08
    “你是故意刁难他的?”

    苏禾霓的声音突然冷沉了下来。

    虞晚舟细品之下,觉着不对劲,她不是向来最是讨厌策宸凨的吗?

    自从一年前她回宫后,她们头一次见面,苏禾霓便是同她说了不少策宸凨的坏话。

    诸如此人心狠手辣,麻木不仁,绝非良善......

    怎么这会儿她不过是让策宸凨从荷花池边搬块岩石过来,苏禾霓就恼了?

    数万只垂首,看着自己纤细的手指,不紧不慢地道,“你上回过来时,因着他拒婚一事,不是气得要帮我找他晦气么?我觉着你所言有理,怎么了?我今日做的不对?”

    苏禾霓愣了半响。她瞪着那块隔在她和虞晚舟之间的屏风,这会儿看不见公主的神色,委实难猜她说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当然不对!”

    她清了清嗓子,冷哼了一声,才又继续道,“你还是太心软了,要是我的话,非要他荷花池的岩石都搬过来!”

    虞晚舟轻轻一笑。

    夏日炎炎,便是连荷花池边拂面送来的风也是湿热的。

    苏禾霓在皇上下朝后,陪着他在荷花池边走了一圈。

    她起初没有在意,可她放眼望去,连一块石子都没有,又哪里会有硕大可避人的岩石。

    “皇上,这荷花池边怎么一块石子都没有?”

    平日里看在她爹是镇南王爷的份上,不论她问什么,皇帝都会回,皇帝因着心情不好,懒得回她的话。

    他治理朝政已是身心疲惫,哪里有这闲工夫管荷花池有没有石子。

    随行在侧的冷面少年侍卫不温不凉地道,“上个月太后在荷花池边踩着小石子,扭到了脚,至此后荷花池边没有石子了。”

    苏禾霓转头定定地看他,策宸凨面无表情地目视着前方,好似压根感觉不到她探究的视线。

    她堂堂郡主自小便是被人捧着,何时受过这样的无视。

    是以,她心头愈发地不快了起来。

    “那你为何适才还要答应晚舟?”

    一听到虞晚舟的名字,皇帝总算是提起了一点精神,回头看着策宸凨,“发生了何事?”

    见皇帝发问,苏禾霓神色又在一瞬间变得轻快明媚了起来。

    “皇上,晚舟气不过被他拒婚,故意刁难他,命他将荷花池的一块硕大岩石搬去晚舟的寝宫。”

    皇帝闻言甚是新鲜,他哦了一声,挑眉道,“还有这事情?”

    “千真万确,我亲眼所见,亲耳所听。”

    苏禾霓说罢,又睨了策宸凨一眼,“看来策护卫果真是好大的本事,居然能把晚舟这么好脾气的人都惹急了。”

    策宸凨目视着前方,好似听见了她的话,又好似没有听见,左右他的面上冷如冰窖,没有半点的神情变化。

    “我在听到晚舟故意刁难他的时候,自己都震惊了,没成想晚舟还有这样一面。”

    苏禾霓轻快地笑着同皇帝如此说着。

    策宸凨却是眉头深皱。

    这禾霓郡主分明是话中有话。

    皇帝亦是说,“我当她不会伤人,到底是宫里养出来的孩子,怎会无异。”

    闻言,少年眸底晦暗了一层。

    他突然凉凉地出声,“当日太后在此崴脚时,公主就侍候在旁。”

    正说笑着的皇帝和苏禾霓面色皆是一僵,尤其是苏禾霓,甚至能从她面上看到一丝奸计被看穿的慌乱。

    既然当日公主陪在太后身边,自是知道太后命人除去荷花池边所有石子的事情。

    她命策宸凨搬去岩石,向来也不过是口快嘴硬,要寻回些面子罢了。

    便是连刁难人,都是这般儿戏。

    皇帝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微微一叹。

    苏禾霓陪着皇帝走了几道宫门,一直保持着沉默。

    待她离宫,回到自己的马车上时,侍女这才问道,“今日谁招惹了郡主?”

    往日她每次从宫里头出来,都是高高兴兴的。

    怎么今日却是怒意沉沉。

    “你有没有觉得......”

    侍女歪头,“觉得什么?”

    苏禾霓话到了嘴边,却是没有说下去。

    她闭了闭眼,靠在马车的车壁上,轻笑了一声,“不可能,那个草包公主这么胆小,怎么可能。”

    侍女听得云里雾里。

    什么可能?

    公主怎么了?

    可她见自家郡主神色不定,便是不敢追问,唯恐自己成了殃及城池的那条炮灰鱼。

    马车行驶到半道上,经过了香粉店,苏禾霓便下了马车。

    “什么?龙涎香?”

    香粉店的掌柜的吃了一惊,“郡主您要那玩意做什么?”

    “少废话,本郡主就问你有没有!”苏禾霓一手拍在了柜台上,满脸的不耐。

    掌柜的不敢多废话,连忙道,“龙涎香一两就值黄金万两,小的店小,不敢卖这金贵玩意,但是郡主若是想要,小的倒是有些门路,不知郡主想要多少?”

    “黄金万两?”

    苏禾霓吃了一惊。

    她哪有这么多银子!

    可她是满口答应了虞晚舟的,若只是牵扯到她,也就罢了,她拖上些时日,想必晚舟这个草包定然不会再追问。

    可偏偏虞晚舟是要还给淳贵妃的。

    她记得她离开虞晚舟寝宫时,虞晚舟还吩咐了玉锦去淳贵妃那一趟,说是已经拜托了禾霓郡主,改日将龙涎香赠还给她。

    话都传到了淳贵妃耳边,她自是不能拖欠,并且此事得办得越快越好。

    一两龙涎香自是送不出手,怎么也要十两重的龙涎香才能拿出手。

    苏禾霓咬牙皱眉,“本郡主要十两,你几日能给我送到府上?”

    “至多三日。”掌柜的竖起了三根手指头,不由得感叹,这镇南王果真是有钱。

    郡主连龙涎香都是随随便便的买。

    禾霓郡主一掷黄金十万两买龙涎香的事情,很快传遍了大街小巷,翌日清晨宫中采办时,也听见了此事,很快又传进了宫里。

    玉锦愤愤不平地道,“禾霓郡主这会可出尽风头了。”

    虞晚舟抿着清茶,微微一笑。

    出风头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皇帝今日上朝时,狠狠地批了一回镇南王,训斥地镇南王那张老脸羞红,在下朝后长跪在殿前不起。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