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0章 他倒是把自己往外摘得一干二净

作者:寐叹字数:2540更新时间:2021-09-03 18:19:03
    原是如此。

    “策宸凨抗旨?”她蹙眉,当下有些恼了。

    苏禾霓无比庆幸地道,“其实也不算是什么坏事,他这些年手上沾了多少人的血,仇家那么多,你要是真嫁给了他,我倒是要成天为你提心吊胆了。”

    虞晚舟敛下眼眸,没有说话。

    不过小半日,策宸凨这罪臣之子宁死也不愿意娶嫡亲公主的事情,传遍了整个京城。

    虞晚舟成了坊间的一桩笑料。

    “听闻自那策宸凨殿前抗旨后,晚舟公主便再也没有出过殿门,终日把自己锁在殿内,以泪洗面。”

    “我姑父在宫里当值,听闻昨日卯时末,公主闹了一回上吊。”

    “公主和亲未遂,指婚被拒,我要是她,也无脸见人了。”

    而这个在百姓口中哭肿了眼,半夜上吊的公主,此时正躺在小榻上吃着皇上派人送来的冰镇果子,甚是惬意。

    她皇帝老爹怕她想不开,闹出什么事情来,故而这些日子美食伺候着,珠宝珍品一样没落下的往她宫里送。

    太后连连叹气,派尹嬷嬷来请了好几回,不等这老嬷嬷开口,虞晚舟便是趴在案桌上大哭了起来,尹嬷嬷怕说错了什么话,刺激了她,几番下来都没有开口。

    玉锦坐在她的身侧,摇着手中的扇子,“公主,咱们还要在殿内待多久啊?”

    “等我想出了法子再说。”

    策宸凨害得她的颜面丢尽,她不扳回一局,怎么咽的下这口恶气。

    是以,一炷香后,玉锦急急忙忙地跑去淳贵妃的寝宫前找皇帝,哭喊着她家公主又想不开了。

    皇帝头疼地摔了面前的酒杯,闭眼对着淳贵妃挥了挥手。

    大门打开,淳贵妃亲自走了出去,“皇上不在这里,事关人命,你还是先把太后请去,等本宫找到了皇上,同他一道去宽慰公主。”

    玉锦自是不会去找太后。

    半个时辰后,皇帝派人去公主寝宫打听,见里头不再传出哭闹的声音,便是让人再去库房里搬些好东西给虞晚舟送去。

    可送东西去的宫人回来后,害怕地同皇帝禀报道,“陛下,公主原先情绪已经稳定了下来,可一见您送去的玛瑙翡翠,又是哭了起来。”

    “她为何又要哭?”皇帝甚是不解,他困惑地看向淳贵妃。

    以往不管爱妃是哭了,闹了,还是如何了,他只管让人去库房拿些好东西送去,淳贵妃便是不再同他闹了。

    这几日少说他也派人送东西送了不下十五回,却是不见虞晚舟心情好转。

    同为女子,怎么会如此不同。

    淳贵妃亦是不明,哪个女子见了珠宝首饰不是眉开眼笑的,怎么偏偏就这晚舟公主如此与众不同。

    “可知道公主为何哭?”淳贵妃问道。

    宫人小心翼翼地回道,“公主一见那么多的赏赐,便是趴在桌上大哭了起来,说是她愧对陛下对她的这番宠爱,她让皇室蒙羞了。”

    “这......”

    皇帝不明白,送东西还能送出事情来,一时间犯了难。

    淳贵妃倒是懂了。

    “皇上,公主无脸见人,还不是因策宸凨不识抬举而起,不如再重重责罚他,公主听了定是能消气。”

    “消气?”皇上诧异地看了她一眼,“她这是生气?”

    虞晚舟向来是个软柿子,宫里人人可欺。

    不论遇上多过分的人,她都不曾同人急过脸,也不会找他倾诉委屈。

    后宫的那些事情,还都是他听那些宫人闲聊时知道的。

    这样性子软的一个公主,她会生气?

    皇帝是无论如何都不行的。

    “爱妃怎么能如此说她?寡人看她就是受委屈了,被那臭小子连命都不要都要抗旨拒婚,她不哭上个十天半月,是不会停的。”

    淳贵妃一愣,她原是想趁此机会,故意说虞晚舟的坏处,却没成想这皇帝深深地认定了她这个金枝玉叶就是个哭包。

    哭包怎么会同人置气呢。

    “是臣妾失言了。”淳贵妃尴尬地扯了抹笑。

    皇帝眉眼深沉地睨了她一眼,从她手中抽回了自己的手,“爱妃,晚舟不是你,她心思单纯,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的城府。”

    淳贵妃吃了一惊。

    这是皇帝头一次当面如此说她,当着那宫人的面,半点颜面都不给她。

    这回可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皇帝见淳贵妃面上的笑意僵硬,便是又道,“你看,寡人只是在一个宫人面前折辱了你的面子,你就难过至此,更何况晚舟她被拒婚的事情,已经传遍了整个南蜀。”

    “皇上教训的是,是臣妾错了。”

    皇帝重重地叹了口气,又道,“晚舟自小没了母后,眼下出了这桩事情,不如你把她安慰好。”

    “我去?”淳贵妃吃惊地睁大了眼睛。

    这事情怎么就落在了她的头上。

    她一想到虞晚舟能不停歇地哭嚎上四个时辰,她就头疼。

    “不是你,难道是太后去吗?”

    淳贵妃只得硬着头皮应了下来。

    皇帝见她听话,便是又软下了话,“你与她本就有嫌隙,此番这么好的机会,能与她亲近,修补关系,不是很好吗?”

    “臣妾定不会辜负陛下期望。”

    等送走了皇帝,淳贵妃冷哼一声,双手撑在案桌上恼怒道,“弑母之仇,岂能是我三言两语就能化解的?”

    提起当年的那事情,淳贵妃这心里头也是觉得委屈。

    虽说当年田公公是她指使去杀前虞皇后的。

    可她不过是贵妃,哪有这么大的权利。

    这一切还不是因为皇帝默许了,暗示了,她才敢动的手。

    如今,他倒是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

    “这个狗东西!什么事情都想占着好处,那么喜欢当好人,我才不会让你如愿。”

    淳贵妃是用了晚膳,踱着消食的脚步,闲散的走到了虞晚舟的寝宫。

    玉锦把她拦在了外头,说是公主哭了一整日,眼下刚睡下,怕她醒了又哭。

    淳贵妃吃了个闭门羹,倒也没有马上走。

    “往后公主哭,你只管给她点上本宫送的宁神香,让她睡着,总好过哭闹伤身。”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