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9章 抗旨拒婚

作者:寐叹字数:2616更新时间:2021-09-03 16:03:27
    策宸凨那张冷峻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崩裂。

    诧异爬上他的眸底,只消刹那,便是已经消逝在了眼角末尾。

    怪不得......昨夜太后跟前的尹嬷嬷对他说恭喜。

    原是因这事情。

    策宸凨想起尹嬷嬷手里拿着的那白玉手镯,眸色覆了一层冷厉。

    他原先当是那丫头收买尹嬷嬷,是为了寻求太后为靠山,好日后在宫中立足,却不想竟是被她派了这用途。

    已有不少臣子在窃窃私语他走了大运。

    谁能想到着罪臣之子居然能成为驸马。

    有眼力劲的人已经拱手俯身道贺,“臣等恭喜皇上寻此良婿,恭喜公主即将大婚。”

    有些人反应慢的臣子倒还有些恍惚。

    那嫡亲的晚舟公主三日前才和亲未遂。

    皇家如此着急将她嫁出去,可见压根不待见她。

    侍候在皇帝身侧的小太监睨了眼策宸凨,捏着尖细的嗓子,“策护卫,你怎么还不下跪谢恩?”

    哗然的众人顿然安静了下来。

    策宸凨在众目睽睽之下,不温不凉地道,“属下恐有负皇恩,配不上公主。”

    抗婚可是会被杀头的!

    皇帝微微一怔,想他抓了十年这策宸凨的小辫子,一直都没能把他除去,却没有想到今日他自个就把自己这颗项上人头送到了自己的面前。

    握着扶手龙头的手用力的捏着,皇帝神色不定。

    那小太监惊恐地跪在地上,瞥了眼那面无表情的冷面少年侍卫,低声提醒道,“策护卫,你还不快领旨谢恩?”

    策宸凨缓缓抬眼,依旧是那不卑不吭的声调。

    “请皇上收回成命。”

    他的态度很是强硬。

    皇帝抬手猛地拍着扶手上的龙头。

    策宸凨是抗命了,可他却又拿这小子无可奈何。

    他救了皇帝的命,救了整个南蜀王朝,只因他不愿意娶公主就被砍头,传出去岂不是被邻国耻笑。

    可皇帝的面子不能被折辱,故而他责罚策宸凨杖责四十棍,就在此朝堂之上,在文武百官的眼前。

    下朝后,一些老臣聊着天,经过策宸凨的身边时,脚步微顿,难得不避嫌地同他说起了话。

    “好在你此番立下了大功,否则皇上一定会砍你的头。”

    “你究竟为何宁死也不愿意娶公主?”

    “娶了公主,不说日后平步青云,但总归比现在强。”

    策宸凨本是不愿意搭理这些臣子,抬眼却瞥见苏禾霓正经过此处,他眉心一沉,难得开了口。

    “我不喜欢公主,怕耽误她。”

    原是一句体面的话,苏禾霓传到虞晚舟的耳里时,却变了味。

    “你可知道,策宸凨今日在殿前抗旨了!”

    苏禾霓一屁股坐在虞晚舟的对面,眼睛就被放在窗台上的那盒宁神香吸引了。

    听见策宸凨这三个字,虞晚舟莫名心中一紧。

    他?

    策宸凨会抗旨?

    多少见不得光的肮脏事情,他都给她皇帝老爹办下来了。

    竟是还有他不愿意的事情。

    虞晚舟不由得好奇,“因为什么事情?”

    说话间,那盒宁神香已经在苏禾霓的手中把玩着。

    闻言,苏禾霓看了她一眼,打开盖子的手微微一顿,似是犹豫了一会,随手摆手道,“罢了,也不是什么大事情。”

    便是连玉锦都瞧出来,这禾霓郡主是故意吊着虞晚舟,逼她家公主主动追问。

    虞晚舟见状,只是微微一笑,端起了面前的凉茶抿了一口。

    待她放下茶杯,瞧着苏禾霓摆弄着那宁神香,故作高兴地同她道,“这是淳贵妃送的,父皇一盒,我一盒,其他人可没有。”、

    “她?”苏禾霓微微一愣,细细地打量着虞晚舟的神情,意外地挑眉,“这贵妃居然会主动向你示好,恐怕是没按什么好心吧。”

    她将宁神香放回了盒子里,拿在手上扬了扬,又道,“你呀,也太没心眼了,她的东西你也敢收,不如给我,我替你查查这有什么问题。”

    “不能吧?”虞晚舟吃了一惊,“只是从寒山寺带回来的宁神香罢了,你也知道,我近日夜不能寝,用了这东西,倒还真睡着了。”

    睡是睡着了,只是时常梦魇罢了。

    她已经多了个心眼,将这玩意摆在了离床榻最远的窗台子上,却还是中招了。

    好在,她终于盼来了苏禾霓。

    “我不放心,你可是我唯一的好姐妹,我断然不能让你同你母后一样,中了她的招。”

    苏禾霓说着,就将那盒宁神香收进了袖中。

    寒山寺的宁神香据说是有奇效,一年只做五盒,只送有缘人。

    苏禾霓曾想花大价钱向那些有缘人手中买来,却是竟无一人愿意卖。

    不曾想,得来全不费工夫。

    虞晚舟微微一笑,拉着她的手道,“幸好有你陪着我。”

    “你还同我客气什么呀?”

    苏禾霓轻轻拍着收着宁神香的那个袖子,忽而又想到了什么,她低声凑近了虞晚舟,“我想了想,有一桩事情还是得让你知道。”

    “什么事情?”虞晚舟微微勾唇,故作不知地问着。

    “就是策宸凨抗旨的那桩事情,你得有个心理准备。”

    虞晚舟倒是有些意外,策宸凨的事情,还能牵扯上她不成?

    苏禾霓微微一叹,“你知道了以后,也别太难过了。”

    玉锦有些看不想去了,这话都拉满了,苏禾霓郡主还不快些将事情说出来,分明是想急死她家公主。

    “郡主,这里也没有外人,有什么你直说便是了。”

    苏禾霓蹙眉,有些不悦地抬眸睨了眼玉锦,

    这侍女以往只做自己分内的事情,多余的事情她绝对不会插手,只管自保。

    怎么这两日却是变了?

    她开始变得......护主了。

    苏禾霓故作一叹,瞧了虞晚舟,这才道,“今日你父皇将你赐婚给了他。”

    闻言,虞晚舟眼眸微睁。

    这太后办的是什么事情?

    她不过是想让策宸凨换个屋子,她好去旧屋子把那本二三事找回来,怎么会被太后曲解成了这样?

    难怪昨夜尹嬷嬷还特意走了一遭,彼时她还寻思着换个屋子的事情,怎么还上门来讨赏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