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2章 收起那些不该有的心思

作者:寐叹字数:2597更新时间:2021-09-01 14:06:51
    “你不知道,在暮江时,他日夜盯着我,寸步不离,我当时怕极了,总觉得他是不是对我有所图谋,想趁机报复父皇。”

    苏禾霓闻言,微微一笑,“我早就提醒过你,要离他远点的。”

    “我若是能避的开,你以为我愿意和他一道么。”

    玉锦往窗外看去,瞥了一道熟悉的衣角,惊道,“策护卫。”

    适才逞口舌之快的虞晚舟目瞪口呆地看着面无表情走进殿内的高大挺拔的少年,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

    可话从她嘴里说出来,又不是说给他听的。

    虽说她背后说人不是什么好作风,可他偷听墙角又算得上是什么君子。

    这番一想,虞晚舟惶恐的心倒是安定了不少。

    “公主殿下,淳贵妃有请。”

    虞晚舟在听到那三个字时,眉心蹙起。

    她扶着额头,看了眼玉锦。

    玉锦连忙扶着她,同策护卫道,“公主身子不适,还请策护卫代为回禀贵妃,请她谅解。”

    说罢,玉锦便是扶着虞晚舟走进了屏风后头。

    苏禾霓见状,随即起身,“都是我不好,明知道你在城门口受了惊吓,连着两晚没睡安稳,还拉着你说了不少话,等你休息好了,我再来找你。”

    说罢,她便走出了寝宫。

    策宸凨的视线定定地看着轻纱屏风后头那道躺在床上的模糊身影。

    “淳贵妃不止宴请了公主,太后和皇上都会出席,是简单的家宴。”

    躺在床上的虞晚舟翻了个身,背对着他。

    玉锦从屏风后头走了出来,冷声同他道,“公主身子不适,想必淳贵妃也不会刁难她。”

    虽说是家宴,可淳贵妃摆的分明是鸿门宴,她想皇上当着太后的面,为她做主,把虞晚舟当枪使,拿回凤印。

    她自是不会让淳贵妃如愿。

    太后和淳贵妃之间的权势争夺,她没必要表态站队。

    无论她帮谁说话,在她生性多疑的皇帝老爹眼里,都会成为居心叵测。

    策宸凨倒是没有再说什么,冷着一张脸转身离开。

    身子不适?

    不能赴宴?

    桌上摆着的那盏茶杯分明有水珠沁出,她倒是能喝冰的。

    甚至还有精神说着那些恨不得同他断绝关系之言。

    很好。

    胆怯?草包?

    他看公主胆子比谁都大,手上沾着人命,还敢算计到他的头上!

    策宸凨磨着后槽牙,一贯沉稳的脚步踩在地上,一下重过一下。

    他走出寝宫时,苏禾霓还没有离开,正站在最高的石阶上,一看就知道是在等他。

    少年执剑走过她的身侧,眉眼未抬,脚步未顿。

    苏禾霓瞥了眼他剑柄上来回晃动的那道红色剑穗,缓步上前,“这是公主送的?”

    策宸凨没有理会她。

    他惯来是从来不把谁放在眼里的。

    苏禾霓也不恼,只是轻笑着拿起了挂在腰侧的那条腰穗,“晚舟做的平安结与寻常的平安结不同,我一眼就瞧出来你这剑穗是她亲手所做。”

    她也没有想过策宸凨会给她反应。

    可这冷面侍卫意外地停下脚步,站在石阶上转头往她手里的那道镶着金丝的黄色平安结瞧了一眼。

    果真与他的剑穗甚是相似。

    策宸凨蹙眉,原来平安结也并非是只送了他一人。

    “晚舟待人一向和善,一个平安结剑穗罢了,算不得什么的,还望策护卫谨记。”

    日光下,那张清隽凉薄的面容阴沉得厉害,周身的气场都散发着一股令人不寒而栗的迫人气场。

    “郡主逾越了。”他嗓音淡淡,幽深的黑眸如深渊一般充满了危险。

    “逾越?”苏禾霓忍不住发笑,跟了上前,“这从何而来,你倒是给我解释清楚。”

    约莫是真的被惹恼了,策宸凨凉薄紧绷的俊脸轮廓覆着一层薄薄的冷戾,他站在日光下,浑身说不出的寒意。

    “凭郡主也敢肆意揣测嫡亲公主?”

    苏禾霓面上笑意一僵,正了正脸色,抬步站在了下一个石阶上,挡住了策宸凨的去路。

    “你不会真的以为公主待你与众不同吧?”她凉凉地冷哼一声,视线望向了别处,“不过是逗她之言,况且公主已经说过了,她惧怕你,不愿和你待在一处。”

    禾霓郡主倨傲地挑着下巴,视线从旁处重新落在了面前高大颀长的少年身上。

    “收起你那些不该有的龌蹉心思。”

    修剪的很是精致修长的指甲用力地戳着策宸凨的心口。

    少年不为所动,他冷冷地低眸看着苏禾霓,头一回拿正眼看她。

    公主的指甲向来修剪的刚刚好。

    就像她本人的性子一般,内敛冷静。

    即便要伤人,也不会这般张牙舞爪,摆弄那些花里胡哨没用的玩意。

    被她盯上的人,连如何死的都不明白。

    策宸凨挑起剑眉,冷蔑的不屑在他似笑非笑的唇边一瞬即逝。

    “郡主果真是为公主处处着想。”

    若不是他语调嘲讽,仅听这字面上的意思,还真当他是真心实意这般想的。

    “你什么意思?”

    被拆穿的迹象一浮现在她眼前,苏禾霓心下一慌,脸色骤变。

    策宸凨淡淡地瞥了她一眼,勾唇冷笑,抬步越过她的身侧,走下了石阶。

    一句话砸向了她,“郡主心知肚明。”

    不知出于何种心态,他往下走了五六步,又停了下来,目测看着那明艳张扬的郡主,“倘若我真对公主有那些心思,凭你拦得住么?”

    凉凉的嘲讽透着懒散慵淡在风中散开。

    用晚膳的时候,虞晚舟觉着寝宫里太过闷热,便是让玉锦将膳食摆在了外头。

    她正小口小口的吃着糕点,听见经过殿前宫门的宫人正在窃窃私语着什么。

    少女听得不太真切,只听到了淳贵妃和太后这两个人。

    是以她抬眸看了玉锦,玉锦随即走了过去。

    经过生死一遭,玉锦同她倒是愈发有了默契。

    片刻过后,玉锦带回了一个消息。

    正午淳贵妃在自己的家宴上,同太后因凤印一事,当着她皇帝老爹的面,吵得不可开交,太后气得甩袖而去,淳贵妃扑在皇上怀里哭了整整一下午。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