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8章 本公主的话就不是命令吗

作者:寐叹字数:2684更新时间:2021-09-01 14:06:51
    少年自是不会理会他们。

    他只稍稍抬眸扫了过去,清风卷起了他的衣摆,阴沉的气场过于慑人。

    侍卫们下意识地嘘了声。

    他抬起受伤的左手,两三下就将缠绕着的白纱扯下。

    伸到虞晚舟眼前的那个手背,有一道很长的伤痕,蜿蜒曲折,过于的可怖,让人毛骨悚然。

    玉锦被吓了一跳,尖叫着后退。

    虞晚舟似乎是吓得懵住了,站在原地,视线紧紧地落在他的手背上。

    许是他适才拉扯的力道太大,还没有结痂的伤口有血珠沁出。

    一滴泪从她的眼眸中掉下来,砸在了她的手背上,与那血珠融为了一体,再从他宽厚的手背上流淌了下来。

    策宸凨眸色一震,细细密密的疼不知从而何起,如浪潮般席卷着他的心口。

    他嗓音低哑淡淡,不温不火的吐出一句话,“公主满意了?”

    虞晚舟没有动,她咬着下唇。

    她不说话,策宸凨也不动,那手背就伸在虞晚舟的眼前,直到血和泪融在一起的血水被风吹干,他手背青筋爆出,有几分干涩的紧。

    “策护卫好像不懂上药,你随我到殿内。”

    虞晚舟终于收回了视线,也不去瞧他的反应,抬步就往前走,只是脚步缓慢。

    等他的很刻意,明眼人都看出来了。

    宫廊下方的那一队侍卫频频回头,也不见策宸凨有所动作,皆是愈发看他不爽。

    有人嗤了一声,道,“公主一片真心,却是碰上了狼心狗肺的玩意。”

    玉锦觉着此人同她想到一块去了,转头在侍卫队里望了一圈,却没能找出适才是谁在说话。

    虞晚舟没有听见身后的脚步声,她停下脚步,闭了闭眼。

    罢了罢了,她是公主,自是大度,不能同这般心眼小的人计较。

    “策护卫。”她转身过去,看着少年高大挺拔的后背,心里一时没了准头,也不知他究竟会不会给她这个面子。

    没了底气,她说话一紧张,多少有些磕磕绊绊。

    “本......本公主命令你,随我回殿。”

    “属下遵命。”

    策宸凨面无表情地转过身,朝着她行了一礼,抬步跟了上去。

    众人皆愣,有一人又嗤笑了一声,道,“策护卫果真只听命行事。”

    玉锦侧目,终于瞧见了那个说话的侍卫。

    两人隔着众人对视了一眼,似涉过千山万水。

    虞晚舟殿前的那棵夹竹桃一入夏,艳丽的花鼓便盛开,红火一片,犹如她昨日的那嫁妆,映得少女脸颊粉红。

    策宸凨随她进了殿,候在她身侧。

    虞晚舟跪坐在茶几前,慢条斯理地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又替他满上了一杯,推至他的面前,“策护卫,请坐。”

    冷面的少年侍卫没有动,主仆不能同坐,这是宫规。

    “这是命令。”

    虞晚舟抬眸看着他,娇俏的小脸透着几分固执。

    闻言,策宸凨垂首,一步跨前,跪坐在了她的对面。

    “把手给我。”

    她说着话,手里端着从茶几下方拿出来的木盒子。

    里头摆着不少瓶瓶罐罐。

    御医院的人听了王御医说起今早的事情,连忙备了平日里所需的药瓶,专程送了过来。

    少年眉心微微一沉,抬头看了她一眼,薄唇微动,分明是想说什么,可几息之间,他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再次垂首,喉结滚动,将话吞进了肚里。

    虞晚舟拿出了一瓶药,见他不动,耐着快要消磨掉的性子,轻声细语地同他道,“策护卫,你都不把我的话当成命令吗?”

    闻言,少年眉头沉了几分,磨着后槽牙,抬眸又看了她一眼,似乎是在忍耐着什么。

    最终,还是他妥协了,将手递了过去。

    他处理伤口,一贯粗鲁,洒了药粉随意包扎。

    眼前的小姑娘先是用干净的帕子浸了清水,在他蜿蜒可怖的伤痕上轻轻擦拭了一遍,再给他撒上了药粉,最后才用白纱布包住了他的伤口。

    策宸凨瞥了眼那双芊芊细手拿着剪子,将白纱布剪断后又系了个结。

    他正要起身,跪着的双腿已经抬起一条腿,玄色的长靴踩在了软垫旁的木板上,却听虞晚舟问道,“还有其他的伤口吗?”

    原先他后背被桑元拓砍了一刀时,眉头也没皱过一下,这会儿却不知为何,后背突然隐隐作痛。

    他皱着剑眉,摇了摇头,抿成一条线的薄唇更是紧绷了一些。

    虞晚舟最是会观颜悦色,只消一眼,她就知道策宸凨是骗她的。

    “可是我不信。”

    她侧身将手浸在清水里洗净后,慢条斯理地端起那盏茶,轻抿了一口,又道,“策护卫,你证明一下。”

    少年眸色暗了一层,伤在他的身上,能如何证明。

    一盏茶润了嗓子,虞晚舟搁下了它,看着对面僵持不动的策宸凨,小嘴嘟起,有些委屈,“策护卫,你又不把我的话当命令了吗?”

    策宸凨呼吸略沉,那条踩在木板的的长腿再去曲下,跪在了她的面前。

    他闭了闭眼,忍耐了一会,抬起手,解开身上的侍卫软甲。

    虞晚舟看着他的这番举动,目瞪口呆,脸颊微微发热。

    “你......你这是要做什么呀!”

    双手掩面,遮住了她的眼睛,可双眸在手指间的缝隙里眨了眨。

    遮住了,但又没有完全遮住。

    “公主不是信不过属下,要亲自检查吗?”

    策宸凨嗓音淡淡,透着有些的无奈和不耐。

    “......”

    虞晚舟侧过身,不再去看他。

    “我哪里是这个意思!”虞晚舟娇羞地涨红了一整张脸,“你怎么会想到那里去!”

    冷峻的面容上终于有了一丝裂痕,他心口烦闷,皱眉沉声问道,“那公主想属下如何自证?”

    虞晚舟让玉锦寻来了王御医,隔着屏风,让他检查了一番。

    “策护卫后背一道伤,长约一寸。”

    “右手臂上方有一道伤口,约半寸。”

    “心口一道伤,半寸但瞧着很深。”

    王御医绕着脱了上身中衣的策宸凨走了一圈,说话声音微微颤抖,不敢同这完全黑下脸的少年侍卫对视。

    策宸凨抿着唇,下颚紧绷着,棱角分明。

    虞晚舟隔着屏风瞧他的身影,倒是有些明目张胆。

    不知策宸凨若是早知道是这样的下场,会不会后悔他适才没有说真话。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