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2章 公主也会发狠咬人的

作者:寐叹字数:2548更新时间:2021-09-01 14:06:51
    玉锦惊慌地转头,瞧见门口双臂抱剑的少年侍卫正抬头往里头看过来,她急红了脸,怒道,“你这刁民少挑拨我同公主的主仆情谊!”

    那小二又说了什么,玉锦没有心思听,她转头又往客栈大门看去,已经不见那道颀长玉立的身影。

    虞晚舟走出客栈时,策宸凨已经摆好了马闸,见她过来,便站在一旁,恭敬地抬起手臂。

    她提着裙边,踩上马闸,正要俯身进马车,眼角瞥见田公公朝着她甚是恭敬地俯下身,道了一句,“公主殿下。”

    扣押他的两个卫兵亦是抬头看向她。

    晚舟公主向来心软,殿内的宫人做了错事,只要在她面前哭一两声,她便不再追究,如今这田公公如此卑微,公主应当也能放过他。

    可大家都想错了。

    清风吹动着马车上的风铃,叮咚作响,甚是悦耳。

    虞晚舟只是对田公公微微颔首,抬眼时,眼眶已经泛了红,水雾氤氲着,要落不落,甚是惹人心疼。

    她什么话都没有说,弯腰进了马车内。

    田公公微怔,不死心地想上前再说两句话,却被策宸凨放下的马车帘子阻隔了视线。

    “公主殿下,老奴是真心为你着想,你......”

    马车内,虞晚舟靠着软枕,用帕子擦去了迎风泪,颇是闲适地剥了一颗果子皮,喂进了嘴里。

    她本还想听听田公公还能说出什么自救的话来,却听策宸凨冷冷的声音打断了他。

    “公主近日心神不定,睡得不安稳,切勿惊扰到她。”

    他是对正要上马车的玉锦说的,但卫兵们自是心领神会地拿了帕子塞进了田公公的嘴里,将他带到了马车的后边。

    风和日丽的时候,走上一段路,其实也算不得多累。

    田公公自是这般想的,可偏偏才出了暮江城,就落了一场雨。

    暮春的雨来得急又密,淅淅沥沥地将他淋了透。

    卫兵们早已穿上了蓑衣,却不敢给他留一件。

    公主今日的态度很是明显,如今她就是那只被惹怒了的兔子。

    “性子再好的人也是会发狠咬人的。”

    风吹起车帘,虞晚舟靠着软榻,闭眼小憩着,卫兵的话就这么飘了进来。

    她红唇轻弯,往薄毯里凑了凑脸蛋,遮掩住面上的笑意。

    这一场疾风骤雨彻底把田公公的心态给整崩溃了。

    尤其是在下榻驿站休息时,卫兵们安排他睡在马厩里头。

    驿站里头种了些花草,晚膳过后,虞晚舟便是在院子里绕着花草溜达消食。

    田公公站在马厩里,对着她高声喊道,“公主殿下,老奴也是宫里的老人,也曾伺候过你母妃,你今日这样待老奴,是不是太狠心了?”

    虞晚舟俯身绣花的身子一僵,她站起身时,垂下的眼眸里有一瞬波澜闪过。

    她没有说什么,因为她看见策宸凨已经往此处走了过来,身后跟着两三个卫兵。

    “按律例,该如何处置刁奴?”

    他冷声侧目问着身后的卫兵。

    “杖责二十。”

    卫兵到底还是给了田公公一份薄面,只说了最轻的律例。

    田公公被杖责时,虞晚舟被策宸凨请回了房间。

    她靠在窗旁,透过缝隙瞧着田公公趴在地上,一下下地挨着打。

    卫兵们本就是习武之人,即便再对他手下留情,这板子落在身上,还是疼得他直嚎。

    虞晚舟听着他的哀嚎声,随手从小二赠送的篮子里翻出了他所说的那两个本子。

    一本上头写着《我扑倒我家夫君的二三事》,另一本则是南蜀国的地图。

    这两本倒的确是个好东西。

    虞晚舟将地图放进了包袱里,随意地翻开了那本二三事。

    此书在坊间盛名已久,据说拜读过此书的女子,皆是嫁给了意中人。

    蜡烛快要燃尽的时候,她才看了一半,玉锦端着热水进屋。

    “公主,时辰很晚了,明日还要早起赶路,不如先行休息吧。”

    虞晚舟点了点头,将书很是妥善得收起。

    窗外田公公的哀嚎声还没有断过,一直到后半夜,他的哀嚎声才轻了不少。

    虞晚舟翻身起了床,用黑色披风罩住自己,拎着灯笼下楼进了驿站的后厨。

    “公主肚子饿了?”

    少年低醇暗哑的声音透着几分疑惑,突然在她的背后响起,着实把她惊着了。

    虞晚舟慌张地背过身,拿着一包药粉的手藏在了身后。

    “我......我见田公公没有什么都没有吃过,想寻点吃的给他,但又不想被人看见。”

    毕竟,田公公得罪了她,若是她当着众人的面善待她,倒是让人觉得她很是好欺负。

    这一点,她倒是懂?

    策宸凨意外地挑了一下眉,微微颔首,侧过身,随手拿起罩子,指着盘子上的几个馒头,“馒头虽然冷了,但是能填饱肚子。”

    虞晚舟掂量了一下手心的那包药粉,微微颔首,轻轻地笑着,“那劳烦策护卫帮我拿过去,馒头太干了,我取一壶茶给他。”

    后厨没有茶水,只能去她屋子里拿。

    策宸凨俯身领命,一手拿起那碟馒头,大步跨出了后厨。

    见他走远,虞晚舟长舒了一口气,在后厨寻了个空的茶壶,舀了桶子里的水后,拿出了先前她在暮江城内的药坊买的迷药洒了进去。

    这药她原是想逃跑时用在策宸凨的身上,那时没有用上,她想以后也用不到了,便是用在田公公的身上算了。

    半包药粉洒了进去,她自己又留了半包。

    她拎着茶壶走到马厩前时,地上滚落了几个馒头,策宸凨执剑站在马厩外头面无表情地看着田公公无力的叫嚣着。

    “田公公不吃点东西,那就喝点水吧。”

    她很是贴心,还拿了一个茶杯。

    虞晚舟亲自蹲在田公公的面前,将茶杯倒满,递了过去。

    “呸!”田公公啐了她一口,“若是前虞皇后知道公主你金絮在外败絮其中,她不知会不会后悔生了你!”

    策宸凨脸色阴沉了下来,抬脚就朝他身上踢了过去。

    田公公本是躺在地上,双臂撑着身子同虞晚舟说话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