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6章 谁是他藏在心尖上的人

作者:寐叹字数:2647更新时间:2021-09-01 14:06:51
    “待回京后,我会向皇上禀明一切。”

    他们是打不过策宸凨,但是谁都知道,这小子是皇帝的眼中刺,想除去他,倒也不是什么难事。

    策宸凨眸光相当淡的扫了他们一眼,无声无息却又把不屑尽数写在眸底。

    剑回了鞘,红色的剑穗来回晃荡在剑柄,田公公一上台阶就瞧见了。

    他挑了挑眉,觉着这剑穗甚是碍眼。

    “拿来。”

    田公公站定在策宸凨的面前,朝他伸出了手。

    那两个卫兵对视了一眼,不作声的冷笑,他们收拾不了策宸凨,自然有人能收拾。

    策宸凨何时把宦官放在眼里过,他眉眼未抬,连个眼风都没有扫过去。

    “本公公倒是要看看,究竟是哪个不要命的敢与你这个南蜀罪人之子私相授受!”

    田公公甩袖,抬眼示意着蜀卫兵。

    那两个卫兵即刻领悟,应了一声,下了楼。

    原先他们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左右事情多办一桩,他们也拿不到什么好处,如今却是不这么想。

    便是没有什么好处,他们也要杀了策宸凨藏在心尖上的那个人,让他后悔今日如此挑衅他们二人。

    眼角瞥见他们下楼时脚步匆匆的身影,少年的眸底明显的晦暗了一层,薄唇抿成一条直线,本就坚毅的轮廓更是显得冷峻。

    田公公见他如此,心里头莫名的发虚,低头时无意间扫过倒影在地上的少年身影被剪出一股无形的迫人气场。

    剑穗依旧在晃动着,犹似他杀人时溅出的鲜血。

    那两个卫兵在晚上用膳时回的客栈,彼时沈涅鸢正在换脖子上的药。

    霍古刺入的并不深,却伤的是要害之处。

    大夫说了,若是再深半寸,公主可就没了。

    玉锦给她换药的时候,甚是小心,公主虽是不躲,可眼眶依旧蓄上了水雾。

    见她如此,玉锦更是小心,可越是想收着手力,她的手就不住地在抖,沾着药的白布蹭上虞晚舟的脖颈,竟是被蹭出了血。

    原本这伤口已经止住血了。

    策宸凨端着晚膳进来时,恰好瞧见。

    他的身形僵了僵,盯着她伤口的视线眸色渐深,“公主,不如让属下来。”

    “多谢策护卫。”

    玉锦听虞晚舟如此说话,更是感激地看了眼身侧的少年,将手中的白布递了过去。

    骨节分明的手才触碰到白布,却又听虞晚舟轻轻柔柔地道,“只是于理不合,若是传回京城,我恐怕父皇会责罚你。”

    闻言,玉锦手上一紧,将白布收了回来。

    她忍不住抬头去看少年的脸色。

    策宸凨正面无表情地低眸看着公主,听着她拒人千里的话,心里头说不出的烦躁。

    后槽牙咬着腮帮,他俯身行了礼,转身大步离去。

    “策护卫......也是好心。”玉锦忍不住为他说着好话,“他是不忍心见公主被弄我疼了。”

    伤在要害处的伤口,又甚是显眼,万一处理不当留下了伤疤,公主被白玉部落首领嫌弃了该怎么办?

    公主若是在白玉部落过得不好,她这个做侍女的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

    虞晚舟转过头看着挂在格子窗上的风铃,“把窗关了吧。”

    她在海上吹了一整夜的风,眼睛流泪太多,酸胀难忍,还有些发疼。

    近日她不能再吹风了。

    待玉锦处理好了伤口,她用浸泡在热水的锦帕覆在双目上,躺着小憩,昏昏欲睡之时,她听见屋外有些嘈杂。

    虞晚舟忍了半响,将帕子取下,从床榻上坐起,静静地听着外头的动静。

    玉锦趴在案桌旁,睡得正香。

    “这暮江城才多大?要你们找一个人都找不出来?”

    啪的一声,很是清脆。

    虞晚舟猜是田公公心气不顺,打了办事不利的卫兵一巴掌。

    她听了一会,觉着没意思,换了块热锦帕,覆在双目上,重新躺下时,却又听见田公公提及了策宸凨......和一个女人。

    “那女子与策宸凨有染,定是乱贼,便是翻了整个暮江城,都得给我把她找出来。”

    虞晚舟再也躺不住了。

    她从床上坐起,把锦帕扔进了热水铜盆里,随即起了身。

    适才的睡意全然消退。

    策宸凨有心仪的女子了?

    那女子居然还在暮江城!

    她屏着呼吸,听着外头的动静。

    可田公公和那两个蜀卫兵却是不说话了。

    就在她等得快要失去耐心的时候,田公公又说了话。

    这次,他将声音刻意压低了不少,轻得只有门外那三人能听见。

    虞晚舟贴在门缝上,隐隐约约听得并不全。

    “你们两个,想个办法......去把......毁了......”

    见门前身形晃动,她惊了一下,蹲在了地上。

    待那三人离开后,虞晚舟寻了件玄色斗篷,披在了身上,偷摸着出了门。

    屋内暗香浮动,蜡烛燃了半截,玉锦趴在桌上,扭了个头,继续睡着。

    晚风呼啸,吹动着她斗篷罩头的帽子。

    那帽子甚大,若是她不抬头,几乎瞧不见她的脸蛋。

    田公公一行三人,鬼鬼祟祟地进了男浴间。

    虞晚舟脚步一顿,犯难地男浴间这三个字。

    南蜀人最是兴泡澡,尤其是男子,故而几乎每个客栈都会建浴间。

    田公公和那两个蜀卫兵莫不是拜了断背山?

    断袖此事,她从前只听说书人讲过,从未亲眼见过。

    虞晚舟踌躇了一会,环顾了一圈四周,见是没人,她将头低下半分,让玄色斗篷帽子完全罩住自己的脸,脚步生风,快步走了进去。

    浴间的帘幕微微晃动。

    一双玄色长靴迈出,跟了进去,脚步沉稳无声。

    耳边流水声哗哗作响,虞晚舟睁大了眼睛,细看着浴间。

    原来浴间是长这样的。

    客栈老板甚是别出心裁,竟是在这里头造了间假瀑布,那流水声便是从着里头传出来的。

    “奇怪......他怎么不在?”

    田公公的声音自里间传了出来。

    虞晚舟又是一惊,平日里竟是瞧不出田公公居然玩得这么大......

    她循声找去,正要走过去,却听几道脚步声匆匆,似是折返,正往她的方向走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