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五十五章 看守房子

作者:御昆仑字数:6801更新时间:2021-10-26 18:00:23
    现在的这段故事,是来源于红姐的。

    红姐在刚开始的时候其实也是一个正常的人类,但是后来,因为家庭的原因,她不得不提前辍学出去打工赚钱来补充自己的家庭费用,与此同时,她还需要靠自己的能力把生活费赚出来,否则她这一天就要饿肚子。

    在打工的期间,红姐曾尝试过很多的工作,刷锅、洗碗、扫地,甚至连捡破烂儿她都干过。

    但每一项工作她都干不长,不是被人强行阻拦,就是被劝退,在市场上卖东西,也因为交不起租赁费,而被直接赶出了市场。

    所以相对来说红姐的人生其实还是非常忐忑的,毕竟没有谁能够像她一样,身为一个女孩子,在那么小的年龄坚持那么多的痛苦和压力。

    直到后来,她突然遇到了一个相对来说工资比较高的工作,这也是她人生转折的改变之一。

    她从没有想过自己有朝一日,能够去当一个豪华别墅的看守工。

    所谓看守工,其实很简单,就是在房间里边儿住,然后帮主家负责看守着这个房子不会进小偷。

    说白了,其这工作其实就是保安,只不过在保安的基础上,她还需要定期为这个房子做清洁。

    这个工作虽然听上去比较麻烦,但实际上工作强度和难度却并不高,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个工作给的价格还特别的昂贵。

    红姐偷偷算过,她在这里一天能赚的钱至少是她原来一个月要赚的工资的好几倍,所以红姐很爽快的就接受了这份工作!

    当她第一次来到这个房子工作的时候,她见到了房东,房东是一个和蔼可亲的女人。

    据目测,对方的年龄大约在四十到五十之间,身上穿的富丽堂皇,随便身上摘下一件首饰都能把红姐给看傻眼。

    毕竟对于穷人来说,这么昂贵的物品,她似乎根本就没有资格见。

    不过,现在的红姐其实追求的很简单:知足常乐,能够让自己每天都吃饱吃好,这就是目前她最大的追求了。

    而与此同时,对方还给她说了一些在看房子的时候需要注意的事项。

    其中对方不止一次提到的一点就是:在房间的最顶端,有一个被大锁封着的房间是绝对不能进入的!

    除了那个房间之外,其他的房间内还存放了很多主家留下来的昂贵物品,也轻易不要乱碰。

    即便是在打扫的过程中,也要注意分寸,不能损坏或者弄脏。

    毕竟这些东西都是价值连城,若是出现了任何的问题,恐怕红姐把自己卖了都赔不起。

    除了这些之外,红姐还顺带了咨询了一些工作上以及自己在这个地方生活时需要注意的事情。

    而有关这些事情,雇主也是很果断且明确的给了红姐最满意的答案。

    在把这些具体的问题全部交代完毕后,雇主就离开了,并且在走的时候,对方还专门提了一句:不论任何人打电话还是上门说想要租这间房子,红姐只要告诉他们不出租就好了。

    毕竟这个房子目前对雇主来说还是很重要的,并且里面还有很多昂贵的私人物品没有带走,这种情况下时根本不适合对外出租的。

    而对于雇主的提醒,红姐也是连忙应声并紧跟着点头回应,而看到红姐的答案后,雇主满意的笑了笑,随即便开车离开了。

    现在的红姐也没在屋子里多留,而是徒步走了十多公里返回自己破旧的小屋,现在的她需要准备一些自己的私人物品带到雇主家使用。

    而且,正式开始工作的时间是两天后,现在的红姐还需要和自己的母亲说一下自己接下来的工作安排,以便让对方放心。

    回到家后,红姐看到自己的生病的母亲,还有已经离世的父亲的遗照,脸上的情绪交织着兴奋与苦涩,到嘴边的话憋了很久都没说出来,不过现在的她要坚强、要乐观,因为她很清楚,自己的生活可能要真的发生改变了。

    “妈,你放心,女儿现在找了一个特别好的工作,而且工资还特别高等,到时候赚了钱,女儿带你去最好最大的医院把病治好,到时候你就能跟着女儿一起享福了。”这是红姐一直以来最期盼看到的画面。

    毕竟对她来说身为人子,孝顺是最重要的,而在她还年龄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已经离开了。

    所以说,现在红姐必须要好好珍惜和母亲在一起的每一天,她也想让母亲脱离病痛的折磨,真正过上无忧无虑的生活,所以她才会如此努力拼命的工作。

    而这次的看守工作,也算是对红姐这么长时间努力的一个回报吧!

    听到了红姐的答案后,母亲也表现出了兴奋,但与此同时母亲还有些担心,毕竟红姐是个女孩子,而且年龄还不算太大,让红姐一个人去看着那么大的一个房子,难免会有些不安全,所以母亲对红姐说道:“要不让你叔跟你一块儿去看看吧,帮你看上两天,也好让外人知道这屋子里边有男人,到时候即便是有人想打这个房子的主意,也不会轻举妄动,娘也是担心你,没有别的意思。”

    母亲说话的同时,他的叔叔也正好进门,似乎是早就已经知道了这个事情一样,但那仅仅只是猜测,毕竟叔叔手里提着东西,似乎是来看母亲的。

    而听到了母亲的请求后,叔叔则表示同意,而红姐自然也不好意思拒绝,于是,在红姐收拾好自己的随身物品以及一些日常需要的换洗衣服之后,她就和叔叔一起前往了那个雇主所拥有的房子的所在地。

    结果就是这个叔叔的到来,让事情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红姐和叔叔之间的关系并不算密切,但也不算疏远。

    叔叔从小就一直呆在山村,足足呆了几十年,没有离开过山村。

    而他在山村中,除了日常的种地耕田之外,还经常会帮人主持一些重要的事宜,例如婚丧嫁娶,叔叔从小就对这些东西很感兴趣,所以慢慢自己琢磨,也形成了一套有关他的门道,并且这一门道在村子里也特别吃香,不过,这一点红姐似乎根本不知道,毕竟她和叔叔之间的来往很少,而叔叔第一次出现在这个房子外面后,便立刻张嘴说了一句:“这个房子不简单。”

    红姐很清楚对方所说的不简单是什么意思,毕竟这是有钱人的房子,肯定和普通人家那种简单的装修有着天差地别。

    然而,听到红姐的解释后,叔叔却愣了,随后说道:“我说的不简单,是说这个屋子的陈设以及里边放的东西不简单,并不是说它的结构,你看它的外面隐隐有一层黑色的雾气笼罩,这就像是刚刚在屋子里边儿烧过木炭,然后木炭的烟没有散,包围在房子外所形成的那种,这叫什么?这叫瘴气,瘴气一般只会在山里边出现,可是这个瘴气居然把屋子围住,你知道这代表什么吗?”

    叔叔的故弄玄虚让红姐有些诧异,随即下意识地摇了摇头。

    而看到红姐的答案后,叔叔也没再卖关子,直接给出了答案:“所谓瘴气,其实是妖邪之物,或者说是特殊的灵体自身所散发出的气息凝聚所形成的,相信你应该也看过不少的小说故事或者神话传说,里面多次会提到的一类隐居山林的仙人,他们为了不与外界相通,就会使用这种瘴气,而瘴气除了仙人和妖邪之外,便再不会有第三类物种能够产生了,所以,这个房子究竟是什么样子?你应该也能猜得出来!”

    “而我刚才已经对这个房子进行过窥测,里边根本就没有所谓的仙人存在,所以目前只剩下一种理论了,但究竟这个理论是否正确,还需要进房看一看。”

    说完之后,叔叔便跟着红姐一起走进了房子,这个房子入门后,第一个出现的就是它独特的墙体,整个墙体的颜色是一种呈现墨绿色的。

    当初红姐第一次出现在屋子里的时候,也对这个墙体的颜色产生了质疑,不过根据主家的解释说:墨绿色是她老公特别喜欢的一种颜色,并且这个颜色看上去还特别的养眼,不会让视觉产生疲劳,所以并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

    而听了对方的解释后,红姐也就没再多想,可是叔叔现在似乎表现得很疑惑,很紧张!

    红姐下意识地发问说:“你怎么啦?为啥这么这么紧张,脸色都发暗,眼眼还一直在四处看,是在找什么东西吗?”

    听到红姐的询问后,叔叔也没再犹豫,而是将自己的猜测全部说了出来:“这个房间通体呈暗绿色,并且在外面还弥漫着瘴气,而且这房子的左右布局呈现的不像是房子,倒更像是一个对称的墓室,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房子很有可能是一个阴宅亦或者是凶宅!”

    红姐虽然胆子挺大,但叔叔的答案却也让她猛的愣了一下:“你别吓我,我胆子可小了,我接下来还得在这工作呢。”

    果然,在听到这句话后,叔叔突然就笑了,随后解释道:“哎呀,被你看出来了,其实我是逗你玩的,这房子的布局并没有什么太大问题。颜色呢,也很特立独行,毕竟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爱好,房子不错,走,咱们上楼看看。”

    到了二楼后,气氛明显有了改变,这一层是主家平日里会使用的起居室,里边共有六间屋子,每间屋子的陈列和摆设都很一致,并且在每个房子里边都有一张特殊的壁画,这个壁画像是一个人的肖像。

    之前红姐也问过主家,对方的答案是:这个肖像其实是他们祖辈的。

    在他们家有一个特殊的传统,将祖辈供在每个卧室的房间内,能够借助祖辈所拥有的气运,保证自己风调雨顺,财运亨通。

    至于有没有用呢?看人家现在住的房子就能了解到。

    而对于此,叔叔也没再多言,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随后便再一次的往上到了第三层,这里是主家日常会堆放一些杂物的地方。

    这里的东西基本上都是主家目前用不到的,但每一件拿出来,如果放到市面上去卖,都能换个七八万。

    要知道,在当时那个年代,每个人每月的工作也就一两千块而已。

    再加上叔叔又是从村里来的,没见过太大的世面,所以在看到这些富丽堂皇的东西之后,整个人都愣住了,眼睛都在放光。

    如果不是红姐在旁边看着,可能叔叔都会忍不住地往兜里装一件,不过他们家毕竟不是小偷,所以说自然不会干出这种苟且之事。

    在第三层的杂物间看过之后,叔叔的表叔这家人虽然有钱,但是以后对红姐的整理工作,却也是一个比较困难的问题。

    而红姐对此也表示,对方会花那么贵的钱雇她,想必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叔叔听到这个后也是淡淡的笑了笑,没再多说,随后他们又一次攀爬楼梯,抵达第四层,也就是在这层,红姐和叔叔第一次见到了那个主家不允许进的房间!

    这个房间整体来说弥漫着一种比较特殊的气息,而它之所以会这样完全是因为这个房间所使用的门是一扇暗红色的大门。

    并且在红门上面还有很多稀奇古怪的花纹,那种感觉就像是将一件特别昂贵的艺术品,直接嵌在了这个墙上当做门一样,如果不是上面锁着一把锁,叔叔都可能会以为这是墙上的一个艺术品。

    而根据红姐的解释,这扇门后面是主家坚决不让进的房间,具体里面是什么她也不知道,叔叔虽然说不是被雇佣者,但也尽量要遵守主家的约定,以避免让红姐难堪。

    所以,在将整个屋子都研究完毕之后,叔叔给出的结论是:房子不错,除了最上层那个房间不知道里面装的是啥之外。

    红姐呢,只需要在这个地方好好工作就可以了,至于叔叔,还有别的事情要做,所以需要就暂时离开一下,说是要等两天后才会再来。

    毕竟是答应过红姐母亲要帮着在这地方住上几天,所以说,叔叔也不好拒绝,但手头的事儿也不能忘,于是呢,叔叔就先走了,红姐呢,就在主家给她留下的房间里边暂时先住下,今天的她并不想工作,只想先熟悉一下周围的环境。

    红姐先进浴室洗了个澡,借助温热的水来洗褪自己浑身的疲惫。

    对她来说,换一个新的环境也算是一种全新的挑战,毕竟她有点认床,如果换了新环境,很有可能会睡不着觉,要是休息不好,那么第二天的工作就会受到影响,这是一连串的蝴蝶效应。

    而温热的水能,而借助温热的水泡澡,能够让她尽可能的早些入睡,这也算是一个比较好的习惯吧。

    然而,就在洗澡的时候,她却突然看到远处的玻璃上面似乎有个影子一闪而过。

    而她则下意识的将目光锁定在了那个浴室的玻璃门上,可在她看着过去之后,那个影子就再也没有出现了。

    “我难道是出现幻觉了?看错了?不应该吧!”这是红姐自己的猜测,毕竟那个影子没有再出现,所以说先前很有可能是她眼花了。

    毕竟有时候在泡澡的时,那些蒸汽很容易就会干扰人的视线,直到她微微躺入浴缸,红姐的余光中又一次发现了闪过的影子,这就真的是让红姐有些诧异了,于是她立刻从浴缸里站了起来,并用浴巾把自己裹好,她怀疑是这个房间里面有人。所以说才会有这种特殊的影子存在。

    毕竟如果没有人的话,又哪来的这些影子呢?而若是真的有人,那很有可能是小偷,红姐身为保安,必须要出去看一下,否则丢了东西怎么办?以红姐现在的经济能力,根本赔不起。

    主家雇佣她为的就是看守整个房子的安全,如果是因为她的工作疏忽导致房间里边儿的东西丢了,那红姐可就倒霉了。

    所以,在收拾好自己的身子后,红姐则悄悄地打开浴室的门,并探头出去扫视周围的走廊。

    他们的浴室建造在一个走廊的末端,而走廊在深夜时会自动亮起闪光灯。

    这种闪光灯是一种特殊的感光装置,这种特殊的配置在当年是很先进的,普通人家别说是配备了,就算是见都没见过。

    而红姐在第一次见到之后,也是感到了惊讶,所以她好奇地询问主家感光灯是什么原理,主家给出的解释是:只要有东西出现在感光范围内,那么灯泡就会被激活,随后自然就会放光会亮,可如果没有东西了或是这个东西离开了,那么这个灯就会灭掉。

    而现在在走廊内,灯光全部都是暗的,由此也能推测出刚才这个走廊里边根本没有人出现。

    既然如此,那么刚才的影子又是怎么回事儿呢?

    因为这个感光灯之前红姐曾发现它有一些特殊,如果说灯泡在照明过之后灭掉的话,灯泡还仍然会处于一种特殊的暗红色的状态。

    这个原理根据主家解释,似乎是因为先前的温度没有散尽所导致的。

    所以说,如果在几分钟前这个灯泡曾经亮过,那么这眼前这些灯泡很有可能是暗红色的,但现在它们一点光亮都没有,这也就证明先前走廊内没有任何人通过,想到这儿,红姐不禁有些后怕,如果没人,那刚才的影子是怎么出现的?难道刚才是自己看错啦?

    而就在此时,远处走廊的尽头的感光灯突然亮了。

    这个表现对红姐来说简直是犹如晴天霹雳,现在是晚上十点,感光灯突然亮了,并且在灯光下也没有任何的东西出现,这是在表明什么红姐简直再清楚不过,因为这种感光灯是要在有物体出现的时候才会发亮,而如果现在感光灯亮了,那也就表明,在感光灯下其实有物体站在那,但红姐却根本看不到对方,非但如此,这个感光灯现在还发生了奇怪的变化。

    几秒后,感光灯突然灭了,随后,在这个感光灯向前一个位置的感光灯又一次亮起。

    这就表明那个激活感光灯的物体正在向前移动,并且是在朝着红姐所在的这个浴室进行移动。

    果然,在下一秒,这个物体又一次的来到了第三个感光灯,而先前他所处的第二个感光灯,如今又一次地灭掉了。

    看到这儿,红姐整个人都愣住了,她很清楚感光灯是绝对不会骗人的,然而,若真是如此,那么现在在感光灯下的东西究竟是什么呢?为什么红姐看不到呢?在她思考的时候,对方已经走到了第五盏光下了,而第四盏灯又一次的熄灭,现在距离红姐还有不到四盏光灯的距离,并且对方仍在不断地移动当中。

    红姐现在必须要尽可能的想出解决方法,否则这个东西若真的是一个能够隐身的家伙的话,那么,下一秒红姐所要面临的问题将会非常的严重,不仅仅是房间的东西会丢,甚至连红姐的人身安全都会受到威胁。

    而与此同时,第六盏光灯亮起,第五个感光灯熄灭,下一秒,第七盏亮,第六盏灭。

    再下一秒,第八盏亮第九盏灭,又过了几秒之后,第九盏亮,第八盏灭。

    红姐所在的浴室就在第九盏光灯的左边,也就是说,如果现在感光灯下有东西,那么,对方很有可能就站在红姐的面前,但红姐却仍然看不到对方。

    剧烈的恐惧导致红姐,整个人的身体都陷入了麻木,她在思考自己究竟要怎样才能把这个触发感光灯的家伙给抓住呢!

    而就在此时,一阵诡异的笑声突然从红姐的耳边出现,并由左耳传至右耳,这种贯穿式的声响,让红姐的身体猛然间开始出现剧烈的颤抖。

    红姐虽然胆大,但如果遇到这种不是人的东西的话,再大的胆子恐怕也难以承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