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百六十一章 双面

作者:可大可小字数:2403更新时间:2021-10-18 16:59:08
    孙兴富不与冀鲁豫边区党委发生关系,边区党委甚至作出内部通报,开除孙兴富的党籍。

    为了配合泉城水草情报小组的工作,这份通报并没有公开,只有少数几个领导同志知道。

    孙兴富跟以前一样,每天都进入工作状态。他从事地下工作,其实也是谨慎。当初得到张守白的情报,过了两天才报告寺田清藏,也是为保护自己。

    这天,孙兴富吃完早餐回来,推开房门,发现地上多了封信。拿起封信,他一眼就认出信封上的字迹,跟上次的一样,组织上又给他来信了。

    孙兴富很高兴,拆信的时候手微微颤抖着,这封信说明,组织上并没有放弃他,他还是“同志”。

    果然,打开信,开头第一句就是:孙兴富同志。

    “同志”这个词,是一种称谓,更是一种认可和信任。

    信的内容很短,给了他一个死信箱的位置,以及联络的暗号。信里要求,将他这段时间的生活和思想活动写一份详细的报告。

    孙兴富很兴奋,他知道这是一个很好的开端,自己向重回中共组织,迈出了坚实的一步。

    为了保护自己,也为了不打草惊蛇,孙兴富没有及时将这个情报告诉寺田清藏。

    但是,这封信他也没销毁,继续藏了起来,准备在适当的时候再交给寺田清藏。

    按照信上的要求,将这段时间的情况详细写出来,在傍晚时,送到了死信箱。

    第二天上午,江日胜在办公室看着贺仁春送来的情报。

    江日胜看了一眼孙兴富的报告,随手拿起桌上的火机点燃,随口问道:“死信箱那边没问题吧?”

    对他来说,孙兴富的报告非常危险,一旦落到外人手里,他们两个都得完蛋。

    贺仁春笑着说:“你设计的死信箱,会有问题么?”

    这次给孙兴富的死信箱,与原来的死信箱完全有些一样。这些孙兴富的专用死信箱,在按察司街的一条小巷子里,在拐弯处有一块松动的砖头,外表看不出异样,拆开之后,里面是空的。而取情报,是在墙壁里面。

    这个死信箱的放、取情报分别在墙壁的两侧,与一般的死信箱完全不同。

    这也是为了取情报的安全着想,孙兴富是特务,如果他将死信箱的位置透露,日特只要盯着死信箱,是不是就能发现取情报的人?

    在墙壁的另一侧取情报,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死信箱的里侧是一个荒废的院子,大门开在另外一条巷子里,哪怕再多日特盯着死信箱的正面,也察觉不到院子里的人会从背面取情报。

    江日胜叮嘱道:“任何时候都不能掉以轻心,敌人可以失败无数次,但我们一次都不能出事。每次去取情报,都要作好万全的准备。”

    孙兴富第二天去吃早餐时,在旁边的电线杆上看到了一个小小的三角形。他走过去时,顺手在电线杆一擦,就把三角形记号擦掉了。

    这份早餐,孙兴富给自己加了个鸡蛋。他吃得很畅快,上级给他回了讯息,说明基本接纳他了。接下来,准备执行组织的新任务就是。

    接下来的几天,孙兴富一直没跟寺田清藏联系。地下党能在早餐点旁边给自己留下暗号,说明组织上一直密切关注他,这个时候与寺田清藏联络,实在很冒险。

    应该说,孙兴富确实很适合搞地下工作。他的这种自我保护,比绝大多数人都要做得好。

    可惜,跟他对垒是江日胜,哪他再小心翼翼,一切也尽在江日胜的掌控之中。

    孙兴富不想跟寺田清藏联络,但寺田清藏去忍不住,再跟与孙兴富见了面。

    早上,孙兴富去吃早餐时,发现早点摊上多了一个矮胖的男子,定神一看,正在穿着长衫的寺田清藏。

    孙兴富眉头暗蹙,但还是端着一碗面条,坐到了寺田清藏的桌子上。

    寺田清藏一边低头吃着面条,一边轻声问:“最近联系上吗?”

    孙兴富夹了一筷子面,在嘴边吹了吹,入口前说了一句:“让我把近期情况汇报了,估计很快会给我派任务。”

    寺田清藏恼怒地说:“为什么不报告?”

    孙兴富说道:“他们可能在暗中观察我的一举一动,没有委派正式任务前,不敢与你联络。”

    寺田清藏一听,马上警惕地望了望四周。还好,周围都是真正的食客,都在低头吃着自己身前的食物,无暇顾及他们的谈话。

    寺田清藏拿出一个信封,悄悄从桌下塞到孙兴富腿上,轻声说道:“我等着你的好消息。”

    没等孙兴富回话,寺田清藏就起身结账,低头走出了面馆。

    他觉得孙兴富说得很对,自己确实不能跟他见面。如果共产党在暗中观察他,岂不是前功尽弃?

    回到泺源公馆后,寺田清藏把王海亭和刘子云叫到了办公室。细节决定成败,为了配合好孙兴富,这两个蠢材,也得放出去才行。

    寺田清藏冷着脸说道:“你们应该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吧?”

    王海亭朝寺田清藏谦卑地鞠了一躬,小心翼翼地说道:“以后再也不敢擅自行动了,一切行动之前都要先报告,没有长官的命令,绝不私自行动。”

    寺田清藏靠在椅子上,双手抱臂,冷声说道:“上次江日胜替你们说了情,所以你们还是回特高支部。到了特高支部,知道怎么做么?”

    刘子云忙不迭地抢着说:“知道,知道,我们以前是寺田太君的人,以后永远都是寺田太君的人。到了特高支部,表面感激江日胜,实则还是暗中监视特高支部的一切。”

    寺田清藏点了点头,脸上也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哟西。要做到这一点很难,但我相信你们能做到。”

    王海亭和刘子云异口同声地说:“我们一定能做到!”

    两人回到特高支部后,先去了江日胜的办公室,痛哭流涕地向江日胜表示感谢,同时也发自内心的忏悔:“江部长,我们一定痛改前非,请再给我们一次机会。”

    7017k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