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零九章 翊坤宫宫女的对食

作者:绣肠织月字数:5487更新时间:2021-08-04 19:06:25
    魏忠贤从乾清宫里出来的时候,天空中纷纷扬扬地飘起了雪花,他汗湿重衣,手脚发软,就仿佛是从前他在赌桌前一连坐上三天三夜,直至输完了最后一个筹码,而不得不站起来的那种感觉。

    真是邪了门了,魏忠贤一面在雪里擦着额头上的虚汗,一面情不自禁地想,皇爷明明温文尔雅,和颜悦色,对自己更是一句重话都没有,自己怎么就被唬成了这个样子呢?

    难道真是因为皇威深重?

    魏忠贤转头看了一眼被笼罩在淡淡青灰色天光下的乾清宫,觉得从外面看起来它好像也没那么庄严不可觊觎。

    主要还是皇帝的眼神。

    魏忠贤重新迈开了步子,没错,是皇帝看自己的那种神态,皇帝的神态就是很诡异,好像皇帝早早就认识了自己,觉得他老魏是个大大的歹人,但是又不得不耐下性子装成赏识自己的样子,因为某种不可告人的原因而容忍了他一切的缺点。

    魏忠贤越想,汗出得越多,他想他刚刚入宫,好事坏事一件都没来得及干,怎么就给皇帝留下了这么一个孬印象呢?

    好在魏忠贤有一个赌徒的大脑,他那与众不同的大脑额叶迅速给出了一个答案,皇帝神情诡异,定是因为有其他人在皇爷耳边说自己的坏话。

    而这个能在皇爷面前说上话的人,为甚么偏偏要针对他这么一个入宫不久的小阉呢?

    很简单嘛,因为他魏忠贤是孙暹名下的人,而张鲸刚刚受到了外朝的弹劾,有人想趁机接手东厂,又怕在资历和名望上比不过孙暹,所以只能在皇爷那里使绊子,让皇爷以为孙暹识人不明,这样才能从中作梗,取得总督东厂的大权。

    魏忠贤这么一计较,顿时把从他入宫到现在的所见所闻一下子全串了起来。

    他这会儿又暗暗地有些懊悔,如果方才在皇帝跟前自己就能想到这一层,还不如干脆就挑明让皇帝痛痛快快地打他一顿,让皇爷知道他这个奴婢是能知道教训的,他老魏不怕挨揍,就怕皇帝不去用他。

    现在反倒搞得不上不下的,还接了这么个跟东厂有关的差事,这万一办不好,那到了肯定就不是打一顿就能解决的了。

    无怪乎魏忠贤会这样去解释朱翊钧的态度,他不像郑贵妃,能一眼瞧出现在的朱翊钧不是从前的万历皇帝,魏忠贤一入宫碰到的就是现代人朱翊钧,他不知道真正的万历皇帝是甚么样子的,于是就只能用他想象中的皇帝形象去往朱翊钧身上套。

    事实上朱翊钧在心理上比魏忠贤弱势多了,只是魏忠贤他自己不相信罢了。

    魏忠贤没有回司礼监,而是心事重重地去了河边值房,这是孙暹在宫里的住处,也是司礼监印公、秉笔共同分享的寝居,在后世这里是离故宫博物院一河之隔的北池子大街,现在却只有寥寥落落的几间房,丝毫没有毗邻权力中心的气派。

    不料,孙暹并不在屋里,迎接他的是同为在孙暹名下的徐应元,徐应元是北直隶雄县人,同样是在万历十七年这一批被选进宫里来的。

    徐应元比魏忠贤小了三四岁,同样阉割得比较晚,与魏忠贤却是反着长的,魏忠贤生得人高马大,他却形容瘦长,不管是坐着还是站着看上去都有些歪斜,腰背筋骨软软塌塌的,仿佛大病初愈却仍未好全似的。

    虽然他二人在相貌身材上截然不同,但徐应元却是和魏忠贤熟络得最快的人,除了二人性格开朗,同为同年同官的原因之外,徐应元和魏忠贤一样,在进宫之前也喜欢赌博饮酒,在阉割之前也嫖过女人。

    如果是在一个正常男人所组成的群体里,宿娼饮博绝对是一种恶习,但是到了阉人堆里,赌博和嫖娼就成了一种独特的人生经历,毕竟于宫里而言,终究还是王安这种自幼被阉,从七八岁开始就循规蹈矩读书学习的宦官占了大多数。

    徐应元一见魏忠贤,就知道他是来找孙暹的,他一面笑眯眯地拿出了一个食盒摆到桌上,一面十分体贴地告知道,

    “孙秉笔去协恭堂看奏疏了,临走前让我在这里等你回来,将这些送与你吃。”

    魏忠贤打开食盒,里头果然有一碟乳饼并一碗奶皮,他就着桌旁的椅子坐了下来,伸手便拿起一个尚还温热的乳饼嘶下了一大口,接着便捂住了眼睛。

    徐应元见老魏状态不对,立刻坐到了旁边,

    “怎么了?皇爷生气了?教你挨板子了?”

    魏忠贤搓了搓眼皮,感觉它在自己的手掌底下晕晕地发热,

    “没有,没有。”

    魏忠贤吸了下鼻子,放下手道,

    “这宫里乳饼可比我老婆烙得好吃多了。”

    徐应元虽然没结过婚,但是还是相当有同理心地拍了拍老魏的背。

    魏忠贤接着又吃了一口,把话续完道,

    “……不过我烙得就比这好多了,可惜宫里就没这条件供我自己做饭。”

    这是明朝宫里的一条规矩,如乾清宫等供主子们起居的重要宫殿,是不给小阉们设置庖厨的,当值宦官若想吃上热饭,只能托人从外面将现成的冷食送入当值宫中,再用炭火加热后食用。

    当然了,像孙暹这种在司礼监有权的大太监,都是有各自的值房的,不至于一直靠加热过二次、三次的冷食裹腹。

    因此魏忠贤此言,又可看作是另一种稍显含蓄的豪情壮志之语,对一个奴婢来讲,在宫里能跟主子们一样时刻吃上新鲜热饭,已经是天大的造化了。

    不料徐应元听了这话,却反露出一个暧昧的笑来,

    “都进宫了,怎么还想着自己做饭呐?你现在吃的这饼也不是孙秉笔烙的啊。”

    魏忠贤立刻心领神会,忙“嗳哟”了一声,嘻嘻笑道,

    “别别别,你可别害我啊,我就单纯吃个饼,可不想让太祖爷的英魂捉我下地府去剥皮啊。”

    此时魏忠贤所谓的“剥皮”,当然不是指朱元璋要剥他这个九千岁的皮。

    宦官们吃不着热饭热菜,宫女们却有自己的伙房可以开伙,于是晚明宫中便形成了一种风气,宦官们为了吃上热饭,便与宫女交好,托为中馈,这种关系便被称为“对食”。

    到了万历朝,哪个宫女给宦官送点甚么吃的,或者哪个宦官吃了宫女做的食物,就会被默认为两人互相有结为配偶的意思,充分证明了“想要抓住一个阉人的心,首先就要抓住一个阉人的胃”的至理名言。

    后来的魏忠贤在此事上倒是个例外,他和客氏结对食却不是因为客氏喜欢给他自己弄吃的,而是因为天启皇帝喜欢客氏给他弄吃的。

    老魏一辈子作恶无数,唯独在吃的这件事上最为厚道,他不跟皇帝“抢食儿”。

    回到万历十六年的这个冬天,魏忠贤对吃的欲望还仅仅停留在食物层面,这时的他总算还惦记着朱元璋生前立下的祖宗家法,凡阉人娶妻者,则有剥皮之刑。

    从量刑角度来讲,明朝阉人娶妻和官员贪污实则是一个级别的重罪,只是到了晚明,随着贪污的官员不再被剥皮,宫女和宦官成为配偶也变成了寻常之事。

    因此徐应元也嘻嘻哈哈地不将祖宗家法当一回事儿,这就跟魏忠贤刚入司礼监时向孔子像行礼是一个道理,宦官想敬谁就敬谁,敬了它就是能起作用的圣人,不敬它就是空有其表的摆设,

    “即使太祖爷的英魂要来剥皮,那也轮不着你啊,宦官无根,就是诛九族也连累不着你。”

    徐应元压低了声音道,

    “再说了……你猜这饼是从哪个宫里来的?”

    魏忠贤眨了眨眼,

    “哪个宫?”

    徐应元笑答道,

    “翊坤宫。”

    魏忠贤顿时“啧”了一声,

    “没想到孙秉笔能耐挺大啊,还能找到翊坤宫的宫女结对食。”

    徐应元道,

    “嗳,不是孙秉笔,是内官监的马谦,你记得罢?他是宛平县人,嘉靖四十一年入的宫,他呀,跟翊坤宫的林廷是相好,俩人私下里早就三媒六聘地成亲了,你别看这是在宫里啊,跟你在外头成亲的流程那是一样的……”

    魏忠贤接口道,

    “那是,真想跟一个人一起过,男人有没有那玩意儿都一样,我觉得他俩说不定还比我从前的日子得劲多了,我那是到了年纪被我爹妈催婚,催得受不了才成亲的,他俩在宫里日久生情细水长流的,感情可比宫外的夫妻要好。”

    老魏的这几句话确实是真心的,他甚至还留着一点话没说透,男人在没了那玩意儿之后才谦卑,才会把女人当作另一个平等的人来对待,才会如珠似宝地把女人捧在心上,才会懂得去体贴女人、识别女人的好处。

    宫中对食成风,不是因为宦官如何位高权重,而是因为宫女们都不傻,做几顿吃的就有男人与她们星前月下、山盟海誓,还不用她们生儿育女、操劳琐碎,这不比嫁给真男人实惠又舒心?

    不过这个道理是不能明说的,因为整个紫禁城里就只有皇帝一个真男人,于是魏忠贤这样表达道,

    “只要那林廷是自己愿意的,咱们也不用在背后对人家说三道四的,宫外很多夫妻也只是为了生孩子养孩子才过到一块的,我入宫之前,我老婆为打消我自宫的念头,还说要给我再生一个儿子呢,结果我前脚刚阉完,后脚她就眼睛都不眨一下地改嫁了,我来北京之前,还顺便吃了我老婆二婚的酒席呢。”

    “那时我亲爹和后爹都来劝我别当宦官,说我以后肯定要后悔,我就说了啊,我十四岁被你们催婚的时候你们说我不懂事,说我如果不结婚以后一定会后悔,我现在二十岁了,真的后悔结婚想当宦官了,你们又凭甚么说我不懂事,说我以后一定会后悔呢?”

    “我觉得啊,人生没有甚么是一定的,只要是自己愿意的,自己觉得自己这么过开心,那旁人就没有理由去指责人家,只要那林廷愿意,人家也愿意娶她,她想跟谁结婚都可以啊,想怎么结婚也都可以啊,何必要在乎跟宫外议程是不是一样呢?”

    徐应元道,

    “自愿的,当然是自愿的,内官监是多好的衙门?相当于外朝的工部呢!”

    徐应元毫不夸张,实际上晚明的工部在某种程度上还比不过内官监,外朝工部掌管的事务既多又繁杂,还有科道官不时监督弹劾,内官监操持的却都是与皇家有关的营建之事,有皇帝在背后直接撑腰,根本不必听科道官的啰嗦。

    而且内官监名下有许多外厂,宦官们时常奉皇命到宫外去出外差,仅为各地藩王修建府邸这一项,就不知能捞多少银子,因此宫中的宦官都把内官监看作是仅次于司礼监和御马监的显要之所。

    魏忠贤托腮道,

    “这内官监的,还要用相好做的吃食来讨好孙秉笔?”

    徐应元道,

    “不尽是讨好,主要还是……咳!他们就是想知道啊,皇爷开捐纳收上来的那六百万,到底还能不能用到修陵上了?”

    魏忠贤顿时放下了手中的乳饼,

    “那你咋跟他们说的?”

    徐应元回道,

    “我啥都不知道呢,我能说啥?我说啥他们也都不信啊。”

    魏忠贤不解道,

    “那我说了,他们就信了?”

    徐应元道,

    “当然信了!我听马谦说啊,昨儿皇爷去了翊坤宫,正好是他相好林廷侍奉茶水,那个林廷端茶进去的时候,就听到皇爷夸你办事得力,是宫里难得的能干之人呢。”

    魏忠贤瞬间就出了一身冷汗,

    “昨天?我今天才第一次面圣,怎么皇爷昨天就知道我得不得力、能不能干了?”

    魏忠贤这么一说,徐应元也跟着觉得奇怪起来,

    “会不会是……皇爷除了从司礼监派人去通州之外,还另外派了其他人跟踪你们?这种事在成祖爷、宪宗爷在的时候常有,锦衣卫和东厂之间互相监视,各奉皇命,所见所闻,皆向皇爷一人汇报。”

    魏忠贤想得比徐应元更严重一些,他一下就想到了先前在乾清宫中,皇帝望向自己的,那种沉甸甸的,又饱含深意的眼神。

    这可不妙。

    魏忠贤心想,如果自己是因为在孙暹名下才受到谗言攻讦,那尚且可以靠着紧抱孙暹大腿而捱过去。

    但是如果这件事原本就跟东厂厂公的位置无关,只是因为自己在宫外的表现而遭到皇帝的憎恶,那孙暹可就保不住自己了。

    可若是皇帝当真憎恶自己,为何又派给自己查证新建伯的差事呢?

    魏忠贤想到此处,不禁开口问道,

    “除了这些,那个林廷还听到甚么其他消息没有?”

    徐应元道,

    “没了!真的,我不骗你,现在皇爷去翊坤宫跟贵妃娘娘在一起,总是屏退左右,马谦若不是在翊坤宫有个相好,就连这一句话也打听不到。”

    魏忠贤顿时扶住了额头,他想他怎么就让皇帝厌烦自己了呢?他老魏是一个多么尽职尽责的奴婢啊,就算生下来就被阉了也做不到他老魏那么驯顺与体贴,为何皇帝会讨厌自己呢?

    倘或朱翊钧看到这一幕,他是该感慨的,他不知道真正治住九千岁的既不是他作为现代人的善良与文雅,也不是他所崇尚的平等与尊重,而是他的皇帝身份所“天然”赋予他的高深莫测与魏忠贤想象中的“帝王心术”。

    徐应元见魏忠贤久不答话,只得再次发问道,

    “不是我说,修陵那事儿,究竟有没有个准话……”

    魏忠贤抬起头来,

    “有,有。”

    魏忠贤重新拿起刚刚被吃了一半的乳饼,狠狠啃下一口道,

    “你去告诉马谦,皇爷这回是下了大决心了,那六百万指定是要投到海贸里了,他要想赚银子,还不如往潞王藩邸上多使劲。”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