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十章 西医的问题

作者:绣肠织月字数:4909更新时间:2021-06-29 00:56:50
    现代人朱翊钧其实是十分抗拒当万历皇帝的孩子们的便宜老爹的。

    这倒不是因为他嫌万历皇帝的孩子们不好——朱翊钧虽然没有自己实际意义上的亲生骨肉,但对于孩子,他心里总有一腔现代美国中产阶级式的热爱,这种爱是大而化之的,好比中上阶级的美国家庭总爱领养被抛弃的异国残疾婴孩。

    但是到了万历皇帝的孩子们这里,朱翊钧那粗疏笼统的爱心不免就被万历皇帝的后宫给削减了。

    他发现在万历皇帝的大多数后妃眼中,孩子不仅是孩子,而是她们沉闷生活的一种希望,是一个寄托绮丽梦想的实体。

    譬如朱翊钧在百忙之中也抽空单独见过两三回王恭妃,王恭妃与他谈论的唯一话题就是她与万历皇帝的孩子。

    她一遍又一遍地对朱翊钧说孩子们的事情,说完皇长子朱常洛,还要再说皇四女朱轩嫄,虽然朱轩嫄四岁即病故,但也全然不妨碍王恭妃的絮絮讲述。

    仿佛只要她还能不时地在朱翊钧面前讲着、念着,万历皇帝的皇四女就仍然活在这个世界上。

    与王恭妃单独见到第二面的时候,朱翊钧感悟出来了,王恭妃不是在说孩子,她是一直在对万历皇帝进行一种宗教式的、单方面的无声告白。

    他们共同拥有那么好的孩子,孩子是由他和她的各一半结合而成的,甚么名分礼仪都比不上这活生生的证据来证明他们曾经的肉体交合。

    皇帝对她冷淡也好,对她疏离也罢,她都能谈论孩子,即使皇帝的皮肉不再同她亲昵,她和皇帝的骨血也已在孩子身上化成了一处。

    谈论他们的孩子,就好比是谈论他们最私密的那部分生命,这一小部分私密是王恭妃一人独享的,是谁也掺和不进来的。

    因此无论皇帝怎样对待她,她都能从孩子身上一次又一次地品咂她与皇帝最亲密的身体交融,而且是亲密得分都分不离、解都解不开的那种。

    孩子是她和万历皇帝共有的秘密,解开这秘密的代码是她和万历皇帝的血统,是她和他生命形态的绝密信号。

    在王恭妃眼中,她和万历皇帝的孩子,已然被这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之间最为重大的秘密给控制了。

    她必须时刻谈论这种控制来暗示万历皇帝,除非他亲自下手解除这种控制,否则任何一个第三者都甭想在他们之间真正地插足。

    朱翊钧觉得,历史上的万历皇帝是听懂了王恭妃的告白的。

    而正因为这告白如此隐秘又如此执著,万历皇帝在万历二十九年下旨将王恭妃幽禁景阳宫,使她十年不能与朱常洛母子相见的时候,才能这般狠辣,甚至不曾有过一丝的心慈手软。

    所以朱翊钧是不愿被万历皇帝的孩子们认作亲爹的,他对孩子的爱心是纯净而遐迩一体的,无论谁再往上叠加男女私爱他都承受不起。

    换句话说,朱翊钧只负得起对万历皇帝孩子们本身的责任,倘或要他代替万历皇帝去通过孩子们对后宫嫔妃们负责,他朱翊钧却是万万担不起的。

    不过朱翊钧绝不会去嘲笑万历皇帝的后宫嫔妃,不需多言的了解并绝对的服从,这样的爱一点都不卑微。

    他朱翊钧是何等善良的一个人,即使他不敢去爱那爱情的载体,但他也永远敬重那爱情本身的产物。

    朱常治作为产物之一,自然也得到了朱翊钧十二分的小心关照。

    朱翊钧虽然相信现代科学,但是万历朝西方医学的发展程度究竟能不能治好朱常治的病,他心里实际上也没个底。

    不料范礼安得召进殿之后,表现得比朱翊钧还谨慎。

    他就如同后世康熙朝进献金鸡纳霜的法国人洪若翰一般,一定要等到其他献药者的方子均被中国皇帝确认无用,才不甚自信地认为自己能试上一试。

    范礼安先不去看朱常治,反而朝朱翊钧道,

    “臣于医理上无甚建树,虽知些许皮毛,但绝比不上中国皇宫中的医士,实在没有把握能治好皇上的孩子。”

    历史研究生朱翊钧当然知道这是传教士的自谦,这种看上去有些像自卑的自谦中断于鸦片战争之后,在中国还是天朝上国的万历朝却是十分稀松平常,

    “范卿先看一看朕的皇子罢,若是病重难治,范卿但说无妨,中云,‘死生有命,富贵在天’,范卿敬而无失即可。”

    范礼安听了这话,却还是有些犹豫,

    “皇上,据臣所见,中国古医之准则,罗马医学一概不遵,臣若是以西法于四皇子诊病,恐怕皇上会以为西医粗陋,不甚可信。”

    朱翊钧反问道,

    “西医如何粗陋?”

    范礼安想了想,举例解释道,

    “譬如人之五脏六腑,罗马医学之论脏腑,详形而略理,中国医学之论脏腑,详理而略形。”

    “罗马医学只知层析而不知经脉,只知形迹而不知气化,如此论形不论理,终逊中国一筹。”

    范礼安此言一出口,殿中众人除了朱翊钧之外,不禁均面露得色。

    朱翊钧却道,

    “我国古传之脏腑,俱是医书古籍互相辨驳,纷纷无定,西人虽与我华人面貌不同,人之脏腑应乃一式而矣。”

    范礼安见朱翊钧似乎不像大明其他人一样笃信中医理论,不禁又道,

    “是,中医长于气化,西医长于解剖,罗马治医,皆以剖割视验为术,人之背前左右内外,层析详论,而不似中医将各层分出阴阳,故而罗马医士止知肺腑之形,不知肺腑之气。”

    “臣学罗马医道,亦只知西医形迹,不知中医气化,中国所谓道家‘内视’之术,臣委实不通。”

    “只是臣于两广之时,尝见中国国人谓疫有神,故设法以驱之,而西人得疫,则谓有虫,不谓有神,故设法以防之,神不可见,而虫可见,此乃中西医道之大不同也。”

    “而今皇上命臣以西法诊病,臣亦也只能断其形而不能诊其气,中医所谓‘经络’之说,臣实也不以为然。”

    立在一旁的张诚忍不住道,

    “我中国医籍,皆乃秦汉三代所传,内难仲景之书,极为精确,迥非西医所及,罗马医士如何能不以为然?”

    范礼安深知在大明生存不能得罪太监的道理,于是立时作揖道,

    “臣以为,医者不明脏腑,杀人相踵,中国医籍所载之脏腑长短大小轻重之说,应是无疑,然罗马医者剖髅验视,拆影洗涤,既而言之凿凿,著有成书,按谱可寻,亦非无据。”

    “大约中国儒者,精于穷理,而拙于格物;罗马智士,长于格物,而短于穷理也。”

    “臣考中西医学,各有专长,考验脏腑,抉去壅滞,中不如西;培养根元,辨别虚实,西不如中。”

    范礼安面容平和,神色恭敬,朱翊钧反倒觉得他太不容易了,一个人能为了传播一种宗教而去学习和接受另一种截然不同的文明是一件多么虔诚而伟大的事啊。

    晚清的科学教徒们在德先生和赛先生中浸淫了近一百年,都仍然将西方人当作敌对的“蛮夷”。

    科学再先进,他们骨子里仍是轻蔑的,哪像范礼安,仅仅抱有一丝向大明天子传教的希望,他都能一往无前地把西方的解剖学和中医的气化经脉相比较。

    这种谦卑简直使朱翊钧感到羞愧,因为他知道仅仅不到一百年之后,西方的解剖学孵化出了现代医学,而中医的经络仍然只是古籍中看不见摸不着的阴阳五行、十干配脏腑、配本草药性。

    “范卿所言,鞭辟入里。”

    朱翊钧微微笑道,

    “然不知罗马医者解剖肺腑,言之凿凿,又著有何书?”

    范礼安奉上一本因得召诊病而事先携带在身的西洋医书,

    “罗马有医者名维萨里者,尝于嘉靖二十二年出版所著七卷,此书书中所画,皆乃人生生之所以然及脏腑真形。”

    朱翊钧见书即笑道,

    “甚好。”

    张诚赶忙上前从范礼安手中接过书册。

    朱翊钧又问道,

    “不知这维萨里如今可还安在?能否远渡重洋,来我大明宫中任职?”

    范礼安淡笑道,

    “维萨里已于嘉靖四十三年逝于去耶路撒冷的朝圣途中,他曾被佛郎机国王查理五世任职为皇家御医,倘或他还在人世,一定不会拒绝皇上的好意。”

    朱翊钧笑了一笑,

    “朕知道他,上回读你呈上来的奏疏,这佛郎机国的查理第五王,便是出资麦哲伦船队,令其环行九州四海之人。”

    朱翊钧说到此处,加上了另一个关于万历朝西方医学发展程度的关键问题,

    “但不知如此雄主,以何种西法治病养生?”

    范礼安回道,

    “刺身放血。”

    此言一出,朱翊钧还没说甚么,张诚倒先被唬了一跳,

    “皇上,四皇子年幼体弱,如何经得住这刺锥之苦?”

    朱翊钧当然知道放血救不得人,美国国父华盛顿就死在这种狂放的医疗手段之下,但他仍是问道,

    “这放血疗法产自何时?可是罗马自古以来之医治良方?”

    范礼安回道,

    “是,这刺身放血出自西方医学鼻祖希波克拉底之体液平衡说,至今已近三千年矣。”

    朱翊钧侧身对张诚笑道,

    “中国之传自秦汉,罗马之放血承自东周,可见这放血是罗马老祖宗的智慧结晶,是西方文明的历史瑰宝,若是这放血疗法无效,西人则不足以传承至今。”

    “依朕来看,在没有对这放血疗法有深入了解之前,谁都不能妄自评论这放血疗法无效,毕竟这是他们西人罗马老祖宗的经验总结,同大明的中医是两套体系。”

    “不能因为中医解释不了放血可以治病,朕就一口否认放血疗法的效果,罗马古国横跨千年,如果没有这放血疗法,那四次鼠疫就足以让罗马亡国,罗马又何至于能一统欧罗巴呢?”

    张诚眨了眨眼,手里捧着范礼安刚刚递过来的医书是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

    一向聪敏机变的司礼监掌印太监被皇帝少有的轻忽态度迷惑了,他不知道朱翊钧是在同他玩笑,还是当着西洋传教士的面讽刺自己先前的无知。

    倒是范礼安见状后主动开口道,

    “皇上,这放血亦需医者技巧,臣粗通医道,即使皇上准允臣为四皇子放血,臣也是不敢的。”

    朱翊钧笑道,

    “范卿的意思朕明白,希波克拉底之于欧罗巴,正像是华佗扁鹊之于我中国,罗马国如今已亡。”

    “像希波克拉底这样真正的欧罗巴神医地定然已经失传了,现在的欧罗巴医士就是学得再多也无法在放血上超越希波克拉底了。”

    “不过范卿放心,朕不会因为欧罗巴历史上真正的放血疗法技术没有流传下来,就一力否定罗马古医。”

    “放血是西人的文化传统之一,否定了放血就是否定了罗马国灿烂的文化,范卿对朕知无不言,朕怎么能让范卿背上数典忘祖之名呢?”

    范礼安作揖道,

    “皇上言重了,医道乃至精至微之事,故而西方医者事事征实,日日讲求,以明脏腑血脉之奥,此非圣人之学,不过医家庶术而已。”

    朱翊钧在心里感叹,怪不得鲁迅当年去日本留学之后,发现日本维新是大半发端于西方医学的事实会有那般的触动,这一句“事事征实”是晚清多少中国人求之不得的文明开化之源啊。

    “范卿所言甚是,庶术之务,在于求证求实,可惜范卿来我大明太晚,若早上几年,范卿说不定能向朕最得力的股肱之臣张居正引荐解剖之学。”

    皇帝风淡云轻地一笑,仿佛是在笑伦理最终报复了道德,悲剧最终报复了喜剧,

    “张居正若还在,他或许还当真能从维萨里所著之书中探寻出救得四哥儿的法子。”

    范礼安道,

    “除了这维萨里之书,臣还有一味西方‘灵药’想进献给皇上,这味‘灵药’若能成功与放血相佐,或许能救得四皇子性命。”

    朱翊钧脸上的笑容忽然一顿,他却是不曾料到有这样的转折,

    “哦?不知是何灵药?”

    范礼安躬身行礼道,

    “帕雷止血法。”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