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百三十四章 深渊之仆

作者:码字猫爱码字字数:2667更新时间:2021-10-26 19:18:16
    正当林北准备顺着自己留在扫把上的命令来破坏法阵的时候,众人眼前一阵恍惚,不再是一片黑暗,他们突兀的回到了原来的世界。

    “你们没事吧,桌子都撞倒了。”

    电灯重新亮起,老人家正从后门走进来。

    而大门之外,那片黑暗已经无影无踪,恢复了原样。

    光伟愣住了,一步冲了过去抓住了老人的脖子,粗鲁的质问道:

    “你这老妖怪刚刚在搞什么鬼!刚才那些尸体怪物是不是你弄出来的!”

    老人家脸上露出了惊恐的表情,双手掰着光伟的手指,颤颤巍巍说道:

    “你疯了,快放开!我刚刚是去开电闸的!”

    老人家使劲的拍打着光伟的手。

    索性对方还有理智,没有直接下杀手,愤恨的松开了他。

    潘诺诺的脸色也不好看,但林北却有些不同的想法。

    因为他感觉到老人身上的鬼物气息比起他出门前还衰落了一些,不像是刚刚有碰鬼怪相关东西的痕迹。

    但不论如何,这里的异变都一定和这个老人有关。

    林北走到了倒在地上的老人面前,低声道:

    “老人家,你房子里放的那个骷髅法阵是个什么东西?”

    “如果你不给个解释,我就只能把你当成鬼怪打死。”

    林北的话虽然音调不高,但这种话越是平静就越让人害怕。

    老人家一听到这话,瞬间瞪大了眼睛,惊呼出声:

    “你是怎么知道的?”

    林北只是冷冷的拿出锤子,无声的威胁着他,顿时吓得老人冷汗直冒。

    “这是我那儿子在家里摆的东西,到底是个啥我也不知道啊。”

    “那你儿子呢,去哪了?”

    老人露出了一丝悲切的深情,慢慢的说道:

    “他......他早在上个月前就猝死了,就是报道的三个死者里头,第一个死的。”

    林北皱起眉头,继续追问:

    “那他的尸体去哪了?”

    “不见了,他的尸体当晚就凭空消失了,村人还以为我在骗人。”

    光伟不耐烦的插嘴道:

    “怕不是被你老头藏起来了,说死就死,连个尸体都没有,当我们三岁小孩吗!”

    “我说的都是真的,你要信我啊。”

    林北继续问道:

    “另外两个死者是什么情况?”

    “一个摔下楼梯摔死了,另一个是突发心脏病,被他们家人拉回去火化了。”

    林北一直集中神念,没有放过老人家的每一丝表情和神态,他能感知到对方并没有说谎。

    是缺了什么线索吗,林北思考着是否有遗漏的地方。

    那光伟一时忍不住说道:

    “那法阵你都没拆,肯定也是同谋,照我说他绝对是说谎了!”

    林北心里本来就烦,回头瞪了他一眼。

    光伟顿时觉得自己就像是被野兽盯上了,浑身汗毛竖起,赶忙闭上了嘴。

    结合之前停电的景象,林北试着问道

    “老人家,那几个人都是晚上死的对不对。”

    “是的,他们都是晚上出的事。”

    “而且都是停电?”

    老人愣了一下,回答道:

    “没有,当时没有停电。”

    正当林北怀疑自己找错了方向的时候,老人又补了一句。

    “不过当时都很晚了,都熄了灯,他们也没有打手电筒。”

    林北眼前一亮,站起身来,一直在旁听的潘诺诺似乎也想明白了什么,开口说道:

    “原来是个在黑暗中才能骗人害人的鬼吗,难怪灯一亮就没了。”

    “应该就是这样,不过我没发现鬼的主体,老人家带我们去后院看看吧,还有那个房间。”

    林北伸出手拉了老人一把,淡淡的说道:

    “你应该也知道这不是什么巧合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你没事,但你这旅店里藏着一只杀人的鬼。”

    老人还有些困惑,但在恐惧之下也不敢多问,走在前头带着几个人前往了放着法阵的房间。

    “记得打手电筒,把灯都打开,保持光亮。”

    林北招呼了一声,从小黑屋中取出手电扔给了众人。

    老人拿出钥匙打开门,里面没有开灯,一片漆黑,几束手电筒的光芒射进房间,照亮了那个放着头骨的诡异祭坛。

    那老人摸索着灯泡的开关,却怎么也摸到。

    他困惑的把身子往里走了一点,用手电筒找到了墙边的开关。

    “奇怪,这里刚刚怎么没摸到。”

    正当老人伸出手即将摸到开关的时候,一只干枯的手臂从黑暗中悄悄靠近了他的脚踝。

    但林北时刻盯着老人身边,立刻发现了这只鬼祟的手臂,一锤子扔了上去。

    在锤子碰到这手臂的时候,它立刻化为了乌有。

    啪的一声,房间里被灯光点亮,丝毫没有意识到危险的老人指着那个古怪的法阵说道:

    “这是半年前我儿子在这里搭的,我原本看着不祥,不是啥好东西,就把它砸过一次,可是我那个儿子因此和我大吵了一架。”

    “他以前也是个读书人,那段时间变得脾气暴躁,甚至说要断绝关系。”

    “没办法,我只能让他在这里搭这个东西,后来他死了,走的很突然,我也只能拿这个东西怀念一下他了。”

    光伟进了房间,仔细端详着这个由木棍头骨火盆和血做成的,略显简陋的法阵,有些不确定的说:

    “我好像见过这个东西,在我师傅的书上看到过。”

    潘诺诺好奇的问道:

    “你记得是什么书吗,你这师傅怎么听上去不太正经。”

    “我记得那本书是叫什么《论深渊之主》,这好像是一个借取所谓深渊之主的力量的仪式法阵。”

    林北愣了一下,想起了罗刹门的那两只半人半鬼。

    他们所崇拜的那个东西,就被称之为深渊之主,破封之时,洒下了一片笼罩山门的黑暗,凡卷入其中的人无一幸免。

    深渊之主最终不知所踪,这次说不定能在这个鬼身上找到线索。

    “不管怎么说,现在先把这个法阵给破坏掉吧,毕竟是和那个深渊之主扯上了关系。”

    林北捡起地板上的锤子,收回了小黑屋,随后一脚踢倒了那几根木棍,然后给地上的法阵拍了个照,招呼光伟用拖把将它擦的一干二净。

    就在做完这一切后,众人头顶的电灯突然又闪了两下。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