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六十五章 为人作嫁

作者:大橘吖字数:3461更新时间:2022-05-14 15:52:31
    众大臣不明所以,互相看着对方。

    “回父皇,相同的告密信,儿臣也收到了。”九王顾凌风见众人议论纷纷,便率先抱拳回道,成功将所有的目光聚集到自己身上。

    “儿臣也收到了。”顾凌宸亦回复到,并将那字条交与一旁的内侍,由其上呈至父皇手中。

    “信称系玟王侧妃莫氏与李潇早有联络,意图构陷王妃云氏谋反,丞相可有何看法?”北帝缓了缓,将信中内容当众宣布,质问莫容远道。

    陛下此言一出,台下瞬息炸了锅,心中各个怀着不同的想法。这都是哪跟哪,怎的跟先前预想中的不一样呢……

    “陛下,小女生性单纯,并非精于权谋之人,恳请陛下严查,还小女一个清白。”莫容远先是愣了一会,而后一脸担忧道,此事明明是二王妃谋逆,怎的突然转变了风向,不是谋逆便也罢了,这下冰儿成了主谋,他实在不明所以,且他家小女绝不是那种精于算计之人,他的心目中是这样认为的。

    正在莫清韵与顾凌玟准备替莫冰儿说话时,顾凌宸便先声夺人,堵住他的话:

    “丞相大人,令爱犯事,理应有所回避,若令爱真的与此事无关,父皇定会公平公正处理,既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坏人。”

    顾凌宸见事情发生了转变,心中倒是有了个念头,此事也许是那个告密者替自己做了一个最好的决定呢。当矛头指向莫冰儿,那蝶儿便是受害者,且莫冰儿诬陷蝶儿之罪,属二哥府内事,父皇不会过多干涉,那莫冰儿不会有丢性命的可能,顶多是小惩小戒。

    且空穴来风未必无因,他断定这背后告密者既敢将密信送到父皇手中,定是知道了什么,更是说明莫冰儿与此事有着多多少少的关系,竟敢设计陷害蝶儿,小惩小戒也当是给她一个教训罢了,免的她日后还会耍些其他的把戏。

    “陛下,是臣教女无方,自当回避不过问,待大理寺查清后,老臣唯服圣裁。”莫容远被他的话里堵了起来,无法反驳,只能听候发落。

    “老臣还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纳兰将军环顾四周,在场无一人敢把心里话讲出来。他也实在看不下去了,一大群人竟诬陷一个弱女子,还是一个异域而来的,这传出去让人如何看待他们北国,他身旁还站着陇西府公子呢,也不怕让人笑话了……

    “但说无妨。”北帝允诺,底下人有什么质疑,他是赞同大家说出来的,如纳兰这等老臣的话多数在理,在朝中也有一定的分量。

    “我北国与云国和睦相处,王妃是云国最尊贵的公主,不远万里来到北国和亲,是极利于敦睦邦交的;试问出于两国友好而来的公主,怎会是反贼呢。”纳兰将军扬言道,如今局势发生了转变,他也由衷地想替二王妃辩解一番;王妃作为两国邦交的关键,绝不能蒙受不白之冤。

    他听闻二王妃极其受云帝宠爱,若王妃被诬一事传到云国耳中该如何是好,在家中是捧在手心里的宝,到了异域却遭到这等羞辱,怎能不难过伤心?若是他的掌中之宝被人诬陷,自己只怕是势死也要将那背后之人千刀万剐罢,哪里容得他人这般放肆。

    纳兰将军的发言,仿佛激发了众人的舌战群儒的潜力般,引得朝堂一阵热潮。

    “王妃宅心仁厚,时常救济灾民;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自打她入了天牢,便有众多乡亲替她伸冤,既是误会,解开便是了。”顾凌宸带头回应道。

    “是啊。王妃是善是恶,大家心里都有数,绝非有的三言两语便能定罪的。”

    “是啊。不过是有人妒忌而将此事无限放大罢了。”

    北帝正在观望。百官都开始动容一唱一和的,独独玟儿一言不发,便打算问一问他的见解,毕竟虽说二王妃洗脱了嫌疑,但他的侧妃却是牵扯了进来,左右都是他俯里的人:“玟儿,可有何意见?不妨说出来听听。”

    也许是觉得事情有转机,一旁的莫容远将最后的希冀系于他身上,希望他能够替自己女儿说些好话,哪怕几句也好……

    “儿臣,无异意。”顾凌玟看着身侧的相爷与清韵,他哪里不知道相爷的意思,他只是无奈地摇了摇头,他虽贵为王爷,可是自己也有心无力,一切只能听从父皇安排罢了。

    “陛下,小臣虽与二王妃未曾谋面,可也曾听闻过她的事迹;进宫前更是亲眼目睹了许多百姓自发替二王妃鸣冤,小臣想求个恩典,求陛下饶了二王妃。”至欢与顾凌宸相互对视了一眼,得了回应后便开始向陛下请求恩典,更是将今晨自己遇见济慈院百姓一事,告知陛下。

    他与那二王妃确实毫无交集,他对她的了解仅是通过宸殿所说的寥寥数语。今晨见到那些老百姓的自发行为,他想他似乎对那个女子又多了一丝认知,倘若她真是一个谋逆乱臣,又岂会有这许多的百姓甘愿冒着生命危险,也要泣血引见陛下呢。

    “朕便依爱卿所言,来人!即刻将李潇,莫冰儿二人压入大牢,水落石出后论处。至于云氏,可免其罪,准其归家。”北帝见众人一唱一和地争论着,便也下了指令。

    他看了那几份密信,字迹证实是来自不同人的手笔。此事告密者将祸水东引,从二王妃谋逆转变成诬告之罪,打乱了自己引蛇出洞的计划;谋逆与诬告之罪是云泥之别,眼下此案已转变成宅院之争,他也没有理由继续严查下去。纳兰知鹤说的不无道理,台下的陇西府公子初初来朝,也不能叫人瞧了去,只能趁此先收手罢,赦免了她。

    “陛下英明,吾皇万岁,万万岁。”

    众人纷纷跪地……

    此刻玟王府中

    本可以是赢家的莫冰儿,内心正恐慌不已;对于自己被人告发一事,已然知晓。只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她才消化掉这个消息,宫里的人便“请”她来了。

    “侧妃娘娘,请吧。”前排侍卫礼貌道,对她先礼后兵,他倒也不是怕她耍甚么花样,而是给了她应有的体面。

    “不会的,玟哥哥会救我的。”莫冰儿缓过神便发疯似地想逃离现场。

    “侧妃娘娘,得罪了。”两名面若冰霜的侍卫直接上前将人擒住,即便。

    吓得莫冰儿连连呼叫一旁的秋风 夏荷,希望她们能够解救自己。

    “此事与我们娘娘无关,要抓便抓老奴罢。”秋风直接上前,挡在莫冰儿身前。都怪自己,没能保护好姑娘,是她辜负了夫人的嘱托。

    “一边去,陛下有令,即刻逮捕玟王侧妃莫氏,其他人与此无关。”侍卫一把将秋风推开,无关之人休要当道,他们要带的人是莫氏。

    “仔细你们的狗爪子,伤着侧妃你们可担待不起。”夏荷眼神凌厉大声吆喝着,是有些虚张声势的成分,希望借此能逼退他们……

    “不过是犯事之人,没什么担待不起的……”在他们眼里,没什么侧妃不侧妃的,犯了事便是阶下囚,他们只需将人带走,至于怎么带,他们才不用管。

    可叹在这皇权至上的年代,所有人都是身不由己,只要皇帝一句话,纵是高门贵族也无法抗拒,终是摆脱不了的悲惨命运。莫冰儿的抵死抗拒,毫无例外,终究还是被带走了。

    仍旧是那暗无天日的牢狱,不过一日的光景,牢狱中便多了些新生的面孔;据说是里面的狱卒多数到了出宫的年纪,他们得了北帝的恩典,连夜出了宫,这里头的真相如何也无人知晓。只是这些新生的面孔对莫冰儿来说,是福是祸尚未知。

    至此,云蝶儿算是逃过了一难。顾凌玟将重伤昏迷不醒的云蝶儿带出了那吃人不吐骨头的天牢。

    只是她如今尚处于昏迷状态,对于外面发生的一切并不知道,即便是回府,都是顾凌玟一路抱着回去的。

    待她醒来,已是次日。

    “篱儿……”云蝶儿喊了几声后,久久未有回应。

    “清月。”

    “篱儿,我腿疼……”

    “王妃风寒未愈,快些躺下。”

    应声而来的是顾凌玟的乳母,只见她一脸谨慎的模样,手中还端着温热的汤药。

    “篱儿她们惊魂未定,王爷允她们不必伺候,今儿是老奴侍奉王妃,这是调理身子的汤药,王妃趁热喝了罢。”乳母又解释道,将那药碗端至她跟前。

    “乳母,谢谢您。”云蝶儿看着眼前乳母那饱含风霜的脸庞,感谢道。

    “王妃言重,此乃老奴分内事。”乳母心平气和道。

    “蝶儿记得,自己是在牢狱中,怎的回到王府了?”她看了看四周陈设,正是雪院。此时她并不知道近来所发生的一切,更不知道莫冰儿已然下狱。只是很疑惑,她不是在牢狱中昏倒了么,此刻怎的置身于王府中,难不成是自己病情过重,而北帝开恩,自己得以归府养病?但这个可能性极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