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十一章 黑导蜈蚣

作者:韩晓疯字数:3673更新时间:2021-04-20 19:21:21
    此时那道身影缓缓蠕动而来,仔细一看这黑影长着尖爪大嘴,怒气滕然,长长的躯体周围,竟有上千只巨大的肢脚维持,这竟是一只黑色的巨大蜈蚣!只是这蜈蚣,非同一般的蜈蚣,体型竟然达到五米之长,宽度更是有两个人之大。

    那蜈蚣悄然的蠕动到了其中一个人的身后,从它的嘴里喷洒出了一团白色的雾气,那团雾气凝结而起,掉落在地上,竟然使得地面的花草凝结而起。

    黑蜈蚣凝空抬头,两颗灯泡大的眼睛贪婪的望着身前的人,从鼻息中呼出了白色雾气。头部凌空之间,突然狠狠的穿梭而下。

    “嚯!”

    一声重重的暴击,使得地面震开了巨大的晃动,粉尘缭绕半空。

    “啊!”随着一声尖锐的痛叫,一道人影被那黑色蜈蚣叼在嘴里,他只露出半截的身躯,在蜈蚣嘴里拼命挣扎,上面身连接之处,全部都是血液渗出。只是那弱小的挣扎丝毫不起作用,那人挣扎了片刻,血液更加凛然的流出,发出滴答滴答的滴水之声。

    “惊羽门的黑导蜈蚣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一人惊讶的喊出了声。

    众人一阵毛骨悚然,赫赫然的退后,望着那落入蜈蚣嘴里的可怜猎物,竟然半点办法也没有,一时之间,竟然硬生生的立在了原地,忘记了攻击。在他们的额头之上,冒出了阵阵冷汗,强大的气压凌驾之上,恐怖的对峙之间,黑蜈蚣的可怕之处尽显。

    “吧唧。”

    一声清脆的咀嚼之声响起,那人影竟然被蜈蚣强行吞入嘴里,可以稍微听到清脆的骨头断裂之声。那人喊叫一声,忘记疼痛,只见那蜈蚣嘴里满是血液。

    “咻!”滕然,一支长箭凝空射出,在空中绽放开火花。

    “嘭!”那支长箭形成一团火苗,射在了黑蜈蚣的躯体之上,在一声轻微的撞击之中,火苗缓缓熄灭。黑蜈蚣慵懒的动了一下眼睛,这种感觉完全不痛不痒。

    “咻!咻!咻!”

    一连几道火箭齐齐发射而来,这这火把箭突突的喷射而去,犹如火雨一般凌射,再度击打在那黑导蜈蚣的躯体之上,只是再度轻微的火苗散落的贴上,却被那黑导蜈蚣鄙夷的一甩身躯,那火苗全然不起作用,硬是被甩到了地上。地上燃开浓浓烈火。

    “这究竟是怎么样的一种怪物?黑导蜈蚣,好可怕的力量。”

    在这股力量的强大压势之下,那人退缩了,步伐快速后退。

    “嚯!”再度喷射出那白色气体,那黑导蜈蚣突然俯身快步袭来,其速度竟然不比那奔跑之人缓慢,一只躯脚摆出,重重的将那奔跑的压在脚下。

    “吧唧。”再度是尖叫之声,骨头脆裂的声音,血液蔓延在草地之上,借着火光,那黑导蜈蚣给人的恐惧骤然升温。

    “快跑!”

    恐惧,不安,强大的力量悬殊。三种可怕的感觉终于令得这些人反应过来,这些妄家箭阵的人徒然不再抗拒,而是拼命的狂奔。他们用尽全身的力气,吃力的摆脱了黑导蜈蚣的追击。身后,传来那黑导蜈蚣气氛的喷气,气体之中,洒出白色的雾气。这些人不敢任何停留,更加不敢回头观看一眼,然而,在他们的身后,渐渐传出了震动的声音,山崩地裂一般的晃动,一道黑色的躯体影子在他们的前面。

    从空中喷洒出了一团团凝固雪霜一般的固体,这些固体落在了那些奔跑者的身上,硬是将那些亡命之徒的固定住。这固体,却有定身之法,那些人感觉嘴角再也动弹不得,摆脱了几下,发觉手脚不能轻松的运动。一种临近死亡的可怕之感油然而升,这些人的脸上露出了前所未有的绝望,一种对于死亡的绝望和不甘。

    “嚯!”那蜈蚣突然头部朝下,只是轻轻游动,将这些被束缚的猎物卷入嘴里。

    “吧唧。”

    “吧唧。”

    “吧唧。”

    ……

    追上殷凤儿,乔威气喘吁吁,在他看来,这齐明大师果然小气,就因为自己的这番调戏,竟然就生气了。

    “齐明大师。”再度叫了一声,不觉之间,已经跟到了一间房间之上。

    殷凤儿突然望着天空,她长长的叹了口气,想起父亲的状况,心里难免有些担心。

    乔威似乎看出殷凤儿心中有所不悦,上前轻轻拍了拍殷凤儿的肩膀。

    “大师,是不是有什么烦恼?有的话,不凡说出来,也好让我开心一下。”肩膀轻轻的落在了殷凤儿的背上,乔威对于齐明的那股尊敬,变成了异样的友谊之意。

    在乔威看来,不管对方身份如何,只要是自己看得起的,那都平起平坐,身份一样。换而言之,如果自己不想结交的,怎么看都不顺眼。拍肩,便是对于对方的一种任何。

    被那乔威轻轻一拍,殷凤儿身子微微抖动了一下。这才从微微走神的状态,回过神来。她看了一眼眼神坚定的乔威,一股感动油然心生,只是却再度摇了摇头,笑笑安慰乔威自己没事。

    乔威明白的看出,虽然殷凤儿表面上什么都不肯说,但是从她的眼神和细微的表情之中,能够分析出齐明大师心事很重。

    而后,齐明不再理会乔威,缓然的推开房间之门。房内门打理清晰,一张床干净整洁,并且还略有一些女生的书香气息。

    “哇!齐明大师,你的待遇好好!”

    乔威不禁感叹出声,在这种羡慕嫉妒恨中,抬头看着这非常舒适的房间,在忙活了一天之后,乔威也是累了,他疲倦的躺在床上,闭眼就要睡着。

    “真是舒服呀!”去除了一天的疲倦,一般爽快的躺在上面,乔威惬意的闭着眼睛,就快要陷入梦境之中。

    可是,这般快速之感却被一双细手打搅了,殷凤儿极度不爽的用手戳了戳乔威的胸口,使得后者不得不无奈的张开眼睛,结束那梦境之约。

    “干嘛?好好的正要做梦呢,没事别打搅我。”乔威揉了揉眼睛,有些小小的恼怒和不爽之意。

    殷凤儿眯着眼睛笑了笑,指了指地面之上,又再度指了指乔威。

    乔威一看那姿势,不解的皱起了眉头,惊声道:“你是说,让我睡在地上?”

    本能的看着殷凤儿,乔威希望得到的不是那种怪异的答案,然而,令他失望的是,殷凤儿那如出一辙的点头。那无声话语,仿佛是在示威,竟然有些令人执拗不下。而且,这股决心和脾性,倒更像是女子小肚鸡肠一般的计较。

    “我不!不管如何,我今天偏要睡在这张床上!”一番赖皮之中,乔威再度躺在了床上,紧紧的抓住了被单,再度惬意的闭眼睡觉。他也是觉得怪了,都说这男女有别。可是完全没有男男之别的说法吧。两个男人,同睡一张床,却是再正常不过了。不会,这齐明大师有什么怪异的洁癖吧。或者说,大师一贯的大牌行为,决定了他只能一个人睡一张床的高傲习惯?

    不管如何,乔威选择杠上了。

    “嘭!”感觉身体被一个巨大的推动力所推动,重重的落地之声响起,一股阵痛之感从Pi股上传来,乔威哇的叫了一声,腾然从地面上爬起。

    再看那殷凤儿,一只脚威风凛凛的落在床上,便是这只脚,将那乔威踢下床内。怒气腾腾的看着乔威,殷凤儿缓缓的爬到了床上。作为床上的主人,她很傲气的将那被单一拉,宣誓了自己的“领土主权”。

    “你!”乔威有些气急败坏,再度爬起身,痞子模样附身,一抬脚,便往那床上爬去,“你不让我上去,我便偏偏上去。”

    “哇!”又一次的攻势失败,乔威再度被重重的踢下床。但是乔威并不气馁,左脚再次迈了上去。

    “哇!”

    “啊!”

    “呀!”

    一次次的攻势失败,一次次的重重打击,一次次的惨绝人寰毫不留情的横踢脚踹,乔威不得不佩服殷凤儿的意念。他犹如一个可怜的男孩,终于是放弃了挣扎,蜷缩着身子,坐在冰冷的地面之上。心中安慰道,反正,和那杂役弟子的待遇相比,至少能够睡在这不吹风不淋雨的房间之内,相比之下也是好多了。这样,乔威便有些安慰,不再缠着殷凤儿。

    而后,乔威放弃屈服,躺在了地面之上。只是感觉地面有股冰凉的冷意,睡起来并不舒服,翻身了几次,乔威都未能睡着,那股寒意实在是冰冷,微微哆嗦了一下,乔威坐了起来。

    “哎呀,好冷!”一声可怜的叫苦,乔威委屈的怀抱着自己的双手,目光之中撇过那殷凤儿,偷偷一扫余光。

    “快中计呀,快中计呀,恻隐之心,恻隐之心,喊我上去。”心中一番呼喊,乔威期待的等着殷凤儿可怜自己,喊自己上床睡着。

    只是令乔威有些失望的是,殷凤儿并不为所动,而是狠心的将那目光移开,翻身过去不看乔威。

    “哈哈,乔威,你好贱!”似乎能够感觉到乔威败落,坞缇的嘲笑声在此时响起。

    “闭嘴,想和我一起睡床上,就多配合我。这齐明再怎么有洁癖,也总得有点恻隐之心吧!配合我,打个哈欠出来!”生气的怒骂了坞缇一声,乔威再度哆嗦了起来。

    “好吧!”

    隐隐感觉鼻息之间有一股刺激的感觉,突然,有一股气息在那鼻息之间呼之欲出,乔威张大了嘴巴。

    “哈秋!”一个哈欠喷出。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