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7章 炸酱面

作者:葡卜星字数:2659更新时间:2021-01-14 05:39:39
    丁大伯母还是第一次进城。不过她顾不得多看,她现在就特别着急和好奇老二家买的小院子。

    丁家的东西两板车就已经全都拉进来了。

    一大清早,不少房屋里还飘着淡淡的烟火气,集市也才刚刚开门。一行人穿过几条街就来到了一个比较安静的巷子。

    巷子的两边都铺着年久的土青石,宽度约三四米的样子,两边的人家都是乌瓦白墙合围成的小院。

    板车停在一处巷子靠后的一家门前。

    丁晖立马蹿上前去:“到了吗?到了吗?”

    看到面前的房子不自觉惊呼出声:“二叔,我们真的住在这里吗?”

    “是啊!走,开门进去吧。今天收拾好了,就能住下了。”

    这个小院无疑是得到了所有人的认可。桌椅齐全,一般的家具都不用再置办。这几间房子建造的比他们以前的房屋要好很多。简朴大方中又透着一丝丝雅致。

    院子中还有一口井和树,有这么一方小院,住着就让人心情好。

    丁青峰心里也是羡慕的。看来他也要好好努力赚钱才行,至少在这里也给他们家挣一套小院子。

    因为还住在自家弟弟的家里,丁大伯一家主动承担起了绝大部分劳累的工作。

    等大家把所有的屋子都打扫了一遍后,已经将近中午了。

    丁至一打算做炸酱面吃,美味又饱实。

    揉面的工作就交给了大伯母。面粉揉之前加入了蛋清和细盐,可以让面更加筋道,更加符合炸酱面的口感。

    她的主要工作就是着手准备卤子。

    准备好上好的新鲜猪五花,酱用的是杂货铺淘来的黄酱。有机会的话她到是可以自己试一试做出黄豆酱和甜面酱。

    现在不足之处也只能用酱油和调料来补充。

    加水冲开黄酱的时候,准备葱姜切末儿,五花肉去皮,将肥瘦部分分开,再切成均匀的肉粒。

    小火烧热铁锅,加清油,先将肥肉丁下锅炒制金黄,煸炒出猪油,捞出放一旁备用。

    再放入瘦肉丁和葱姜末儿,加料酒酱油翻炒出香味,倒入冲水的酱料,翻炒大概15分钟直到水分明显减少,再加入冰糖。

    注意要一直保持小火的状态,不要让酱料糊掉。

    这期间准备一些焯水的萝卜丝和青菜熟黄豆。煎一锅鸡蛋饼,切丝待用。

    此时,大伯母揉好的面已经被擀成筋道的面条。

    现在起锅烧开热水,将切好的面条煮熟捞出,再浇上炸酱和码上各种配菜,就成了。

    大家早就等不及了。实在是没见过这么新奇的吃法,实在是每次一一研究出来的事物都是从未吃过的美味。

    不说别的,就冲着满满一碗的白面条就足够让人惊喜了。

    丁晖丁杰兄弟两帮忙把盛好的面端放在院子里的小桌上。

    丁至一也馋得厉害:“快,每人一碗。趁热把碗里的酱料拌开。”

    这酱一拌开,浓烈的香气就勾得人吞口水。面条的颜色被酱染得勾人夺魄。

    一入口,所有人都被这个“炸酱面”征服了。

    裹满酱汁的面条异常的爽滑,再把喜欢的配菜和面条拌在一起大口送进嘴里。

    呼~真的是超级满足。

    炸酱面的美好就在于,吃面要大口,吃完之后还让人流连忘返,再三想念。

    丁青山觉得这面实在是新鲜又好吃,光是这炸酱面的颜色就让人口齿生津。香味再一入鼻,只想让人化身饕餮。

    不得不再添了一碗。

    最后本来剩下半顿的手擀面条也都被煮了。

    这一顿可谓是异常满足。就连兰娘都吃了满满一碗。二娃更是吃得小肚子溜溜圆。

    现在兰娘正牵着二娃慢慢在院子里走一走,消消食。

    她爹和大伯两人干劲儿十足。只歇息了一会儿,就要去砍些柴禾回来。

    进了城里不好的一点就是烧柴没有那么容易。绝大部分人家都是去买的柴禾。

    有了宜安镇的居住证明,哪怕还没有办理这里的户籍出入城门都不再需要花钱了。

    他们出城砍柴禾的时候带着两辆板车,顺便把陈家的板车还了回去。

    这边家里,两房人家暂时一家两间屋子。丁青山夫妇和二娃一间房,丁至一一间房。都在东侧边的两间,西边两间留给了大伯一家。

    整体收拾的差不多了,就开始收拾自己的屋子。

    丁至一自己转悠了一圈,房间里只有一张简易的木床,一张桌子和板凳。不大的一间房竟然有点空空荡荡,真的是啥也没有。

    她自己的东西也就一个小包袱,装着几件衣服。银钱重要的东西都在她空间识海里,没有人会知道。

    不过,京城这边也属于靠北的地方了。现在十一月份,放在外面的水都会结冰。屋里要添置的东西实在是多,就连一床厚被子都没有。

    她和爹娘都是一床中等的被子,夜里外面再盖上一些旧衣服。

    这房间里应该是有一段时间没有住人了,夜里睡在这里多半会手脚冰凉。作为一个穿越过来的现代人也不知这些古人是怎么忍受冬天的。

    她可看见了。他们家到现在谁都没有棉鞋穿,身上穿得也都是薄袄。绝大多数贫苦人家甚至还穿着草鞋和单衣。

    恕她实在无法忍受这里的冷。

    城里的人家多半会买一些炭来烧。

    不过对于丁至一来说显然是不可行的。一来他们家没有那个闲钱来买炭火来烧,二来她也只知道在屋子里烧炭火是一件多么危险的一件事情。

    所以她现在十分想在屋子里盘个火炕。

    她也是最近才知道,这个时代没有火炕,只有富贵人家里有地龙。

    有了想法她就立马找了一张买给二娃的糙纸,折了一节烧火的黑炭,在纸上勾勾画画。从零碎的记忆中把火炕的示意图画出了七七八八。

    接下来的几天她一直在回忆以前火炕的具有的做法。可惜她没有料到会有今天,当初还只是在纪录片中看到,所以并没有做好笔记,她也不知道自己还有搭建火炕的一天。

    现在也就只能冥思苦想,仔仔细细回忆每一个细节。

    丁青山这几天时常看到女儿在纸上勾勾画画一些奇怪的东西,时常入迷到沉醉其中。

    直到中午,他才看她露出点轻松的笑意。

    “呼!”丁至一深呼了一口气,晃了晃僵硬的脖子,“终于弄出来了!”

    经过三四天的回忆,她大概回忆起来了。

    她准备今天就找他爹和大伯商量商量如何建火炕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