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2章 香补猪骨汤上

作者:葡卜星字数:2628更新时间:2021-01-14 05:39:39
    丁青山一回忆起自己这一路上是怎么忽视兰娘的,心就像揉进了碎玻璃,疼得让他只狠狠的甩了自己几巴掌。跪在兰娘面前,小心的抱着她:“对不起!对不起,兰娘。是我没照顾好你,让你跟着我受苦受累。”

    “对不起!对不起!”

    林香兰也心痛得厉害,她不想看到他这么自责,看他打自己她比谁都难受。只紧紧抓着他的手,不让他再打自己。

    她也知道,他的疏忽都是为了生存,他也会累,会疲惫,也有想歇一歇的时候。所以她从来都没怪过他,她只怪自己。只是她也控制不住自己那些消极的想法,只想着也许自己死了,那他就不会这么累了。

    这是她一心爱着的人啊,她怎么忍心看着他这么自责,这么痛苦。

    李大夫看着哭在一起的夫妻俩。明明感情这么好,谁也舍不得谁,可就是想不明白有些事情。

    李大夫咳嗽了几声:“好了,好了。你说说你们这些小夫妻哈,明明年纪不大,怎么就想法这么消极呢?你看看你家男人,他做这么多不都是为了让你好起来嘛,如果你都不想活了,我看他差不多也就废了!”

    李大夫的一番话更是让林香兰看清了眼前的迷雾,她还是忍不住趴在丁青山的怀里痛哭。

    是她太傻了!她明明那么爱他,怎么舍得离开他。她不舍得,一点也不舍得!她还有那么可爱的两个孩子,她一点也不舍得.....

    兰娘越哭,丁青山越难受,只慌着手脚笨拙地给她擦眼泪。可那眼泪怎么越擦越多:“兰娘,兰娘你别哭,你一哭我这心里就拽着疼.....”

    李大夫忍不住牙酸:“让她哭,哭出来这心里的就好受了,那我这病就好治了。”

    两人因为李大夫的一番话算是彻底解了心结。

    “今日十分感激李大夫的指点。”

    “没什么,老夫活了大半辈子了,什么没见过。你们这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莫要错过啊~”

    “谢谢大夫!”

    林香兰被抱出来时,眼眶还红着,眼皮微肿。丁青山把她放在板车上,握了握她的手,又抬手抿了一下她鬓间的碎发:“我进去抓药,你和孩子在这等我会儿。”

    当着两个孩子的面,林香兰却有点不好意思,只“嗯”了下。

    丁至一看她娘明显哭过的眼睛,本来还有点担心。再一看她爹娘之间流动的情愫,有点没眼看。

    看了一眼二娃,自己和弟弟还真是俩大电灯泡。

    不过她还是凑了上去,假装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娘,你别担心。以后我会挣钱。一定能治好。”

    二娃也依偎在他娘身边,奶声奶气跟着姐姐说:“二娃也挣钱!”

    林香兰揽着两个孩子,心都要化了。还有这么可爱的孩子,她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以前是她沉浸在自己悲观的世界里,忽视了两个孩子,以后她要好起来,照顾好青山,照顾好孩子,照顾好这个家。

    丁青山抓了十几副药,一个月的量,吃完后再来复查。他还向李大夫请教了许多知识来帮助兰娘恢复身体。

    十几副药一下子就去了三两五钱的银子。手里还有十两的银子,丁青山带着一家老小又去了布店,买了些布。俩孩子的衣服都有点短了,今年虽然来不及做新的,但是至少让他们穿得暖。

    又去粮食店买了些粗粮大豆。应了女儿的要求又买了些杂七杂八的作料和蔬菜种子。又给他大哥和陈家要稍的东西买齐,花了快一两的银子。

    丁青山看着瘦得很的俩孩子决定去买一点肉。兰娘身子弱,也需要好好补一补。

    可以到了屠户的肉铺子已经很晚了,一上午的肉基本上卖完了,只剩下一些添头。

    丁至一一进店,就盯上了屠户放在旁边的一大筐猪骨和散发着浓重气味一桶猪下水。这可是好东西啊。

    屠户有点不好意思:“现在没肉了,下次早点来,就剩下一些添头要吗?”

    丁青山点点头,要了。剩下的添头零碎,基本上没人爱要,屠户就按半价卖了。

    丁至一忍不住出声:“大叔,你这猪骨和猪下水怎么卖?”

    屠户有点诧异:“小姑娘,这东西可没人要,一个没肉,一个臭,我可不哄人。”

    丁青山怕女儿小,还不太明白这不好吃:“一一,你要这吗?”

    丁至一小声回了句,眼睛里全是兴奋:“嗯!这可是好东西,做好了可好吃了。”

    丁青山看她那么高兴,也不拦着她了:“行!爹给你买。这些骨头和下水一共多少钱?”

    屠户许是没见过这么宠孩子的:“还真要啊?行,我也不占你们便宜,这骨头上今儿没来得及剃干净,还是有一点肉的。五文钱这一筐你拿走,这下水就送你们了。”

    丁至一没想到这么便宜就买到手了,很是开心:“哎!谢谢大叔。下次还来找你家买啊!”

    “行嘞!你来我还给你便宜。”

    这些东西,搁现在是没有哪家愿意买的。也就是丁家充好孩子,想着也花不了几个钱就依着她了。况且要不是有这盐,他们也不会有钱。

    回到家后,丁至一就迫不及待地拉着两个堂哥去处理猪下水和一大筐猪骨。

    丁青山把买来的粮食分了一半给他大哥,丁大伯母本想拒绝,但又怕伤了兄弟俩之间的情分。

    现在也是两家一起吃饭的,也确实分不了那么清。

    “二弟,粮食我就收下了。你今儿带兰娘去看病,大夫怎么说?”

    丁青山松了神情,脸上带着明显的高兴:“大夫说能治好。就是以后还要麻烦大嫂照顾一下兰娘,多开导开导她。”

    “二弟你放心,家里的事交给我就行了。我去熬药,趁着还没上工,你再去陪陪兰娘。”

    “那就麻烦大嫂了。”

    溪水边,丁至一找了一个不常有人的地方。拉着两个堂哥开始洗猪肠。

    丁晖看着有些恶心的一堆,有点下不去手,犹犹豫豫:“一一,这......能吃吗?”

    “当然了!别看它闻着臭,吃着可想香了。二哥,你要是不洗,待会儿可别吃啊。”

    丁杰帮腔:“我信一一的话,待会你别吃。”

    “哎哎哎,你们怎么这样呢?”丁晖好久没有吃到猪肉了,也想得厉害,一听没他的份立刻开始动手洗了,“我也、也没说不洗啊。我也要吃!”

    丁至一大笑:“待会不仅有肉吃还有大骨汤喝,保准你们喜欢。”

    “哇!”他们想想就开始分泌口水了。手下干得更起劲儿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