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1章抑郁症

作者:葡卜星字数:2572更新时间:2021-01-14 05:39:39
    王大哥大喜:“哎,好好好,我等你消息。”

    瓦楼镇要的盐推迟了一天就准备好了。这日下工后,当月亮已经悄悄挂上了枝头,月光映得人的影子婆娑。

    王大哥老早就等在约定的树林里,远远看着宜安镇的方向走来一个身影。他有些紧张地盯着来人,悄悄把身形往树后避了避。直到听到约定好的哨声,才松了一口气。

    一见面,果然是丁青山。两人按约定好的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王大哥拍了拍丁青山的肩膀:“这次多亏了丁兄弟的帮忙啊,以后有用得着的地方尽管开口。”

    “王大哥客气了。天色不早了,该回了。今日这事……就当没有发生过。”

    “我明白!放心,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今天的事。”

    丁青山抱拳:“路上注意安全。”

    话说,这次大交易把库存下来的粗盐消耗了一半,丁青山这一趟就挣了十二两银子三百钱。一次就比他们家一年的收入都要高了。这下进城给兰娘看病抓药的钱是有了。

    另一边,瓦楼镇外背着盐回去的王志已经安全到家。趁着夜色把各家的盐分了出来,让几个兄弟挨个送了过去。

    王志这个人,为人仗义有为,在村子里一直都是有一大帮兄弟拥护的。他有一番想法,可惜他不是族长的嫡亲,也不是村长。空有一番想法却无法实现。

    村子上的族长村长都是一族的人,早看不惯被很多人拥护的王志。暗中挤兑的小手段层出不穷。这次逃难出来,一路上族长村长自私的行为已经让一些人心怀不满了。加之这次王志为大家伙弄来了盐,算是彻底失去了人心。

    这也为后来王志顺利当上村长,一步步走向族长的位置打下了基础。王志对丁家的感激自是不必多说。

    现在丁家大概挣了十三两的银子。又过了几日,修路的事情告了一段落,接下来就是要去修护城河了。丁青山向工头告了假,打算带兰娘进城看大夫。

    第二日进城,丁青山不仅带上了兰娘,还带上了丁至一和二娃。一家四口整整齐齐全都要进城了。丁大伯没有进城,他想趁着天还没冷多挣些工钱,只休息了一天就跑去挖河泥了。

    丁青山向陈家借了板车,推着林香兰和二娃进了城。一进城,入眼便都是整整齐齐的青砖白墙的房子。沿街的街道宽敞通透,一看就让人觉得井井有条,干干净净。

    沿街的两边不时摆着各式各样的小摊子,小铺子,热闹闹。虽然不像后世的街道车水马龙,繁华如梦,却别有一番古朴的充满烟火气息的韵味。

    丁至一和二娃第一次来到这么热闹的集镇,一时间两只眼睛都有点不够看了。

    兰娘看着两个孩子眼巴巴的样子有点心酸,若不是她的病拖累了这个家,两个孩子也不至于这么苦。

    丁至一注意到她娘难受自责的表情,就知道她这是又开始怪自己了。

    这样下去可不行。

    人久病之后,病痛的折磨下难免会胡思乱想。丁至一怕她娘一时想不通,走进了死胡同,久了怕会产生抑郁症。

    她收敛了神色,专心扶着板车的一边。

    丁青山问了去药铺的路就直奔济世堂的门口。

    不愧是最大的药铺。店里的装潢和门面就是这条街上最大的。店里有三位坐堂的大夫。丁青山是冲着最擅长妇科的李大夫来的。

    她爹抱着她娘进去看病了,板车停在门外,丁至一就在外面守着板车和二娃。姐弟两人乖巧的等在外面。大的眉眼温秀,面容稚嫩中带着明媚,小的软糯一团的小人,睁着乌黑黑的大眼睛,乖得很。

    付掌柜一回来就注意到了门外的两个孩子。确实长得比一般人打眼。下意识就让跑堂的店小二注意着外面的孩子。

    小二应下了。看来付掌柜家那个被拐子带走的孩子确实是给他留下了太大的阴影。一旦注意到孤身的小孩子总是免不了替人操心。

    哎,真希望好人有好报啊!

    排了一会儿队,就到了兰娘。李大夫不愧是远近闻名的擅长妇科的大夫,一摸脉就发现了根本性的问题。

    “坐月子的时候没养好吧?”

    丁青山坐直了身体,脸上烧烧的:“是。她身体本来就弱,大夫您给看看,多少钱我们都治。”

    “这个病啊,是最不好治的。她的身体一看就不仅仅是月子没做好,这是后来又有点小毛病拖成现在这样的。”李大夫早就注意到了这家人的打扮,多半也是逃难过来的,身上怕是也没有多少钱。

    “身体上的病,我能治。可这心里的病,老夫就没办法了。”

    丁青山急的手足无措,看到兰娘眼眶微红,一脸消沉的样子更是觉得心里像刀扎一样难受。

    他不懂什么心里上的病,他以为这个说辞是李大夫不愿意救,他急的扑通一声就跪下来了。

    这操作给李大夫吓得胡子都跳了起来:“你!你这是干什么呀?快快起来。”

    “李大夫,求求您了。求您救救兰娘!只要您愿意救,当牛做马我做什么都可以!”

    林香兰更是脸色苍白了起来,眼泪直往下淌,她不想看着他为了她这么低三下四跪着求人的样子。自己连累这个家已经够多了:“你快起来......我不治了。我不治了行不行!”

    李大夫气得往后仰了仰,这什么人?连他的话都听不懂!

    “我什么时候说不能救了!你睁开眼睛好好看看,明明是你家那口子一直就没抱着活下去的希望!她一心求死,大罗神仙都救不了!哼!“

    李大夫这一番话,劈头盖脸一通砸下来,直把丁青山一直没看明白的地方指了出来。他立马向李大夫磕头道歉。这才敢去看兰娘。

    这些日子,为了逃难,为了生存下去,一直都未曾好好注意到兰娘的精神状态。好像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兰娘醒的时候也不怎么和他说话了。也许是说过吧,不过那时候他可能为了些琐事敷衍过她。

    就像是什么东西遮住了他的眼睛,让他看不到她的难过。

    兰娘最是敏感又善良的,她不想让他为了一家子生计之余还要哄她开心,怕他累,怕他嫌弃她......

    最后就只能一个人被病痛拖拽进阴暗狭小的角落,任着生机一点点消耗。可是乖巧可爱又懂事的孩子和她爱的人又时时让她不舍。

    若是从后世的角度来看这是典型的抑郁症状。可惜没有人懂,也没有人及时发现。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