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0章分销

作者:葡卜星字数:2628更新时间:2021-01-14 05:39:39
    “你说,啥忙?”

    “就是我家逃难的路上买的盐多,现在手里还剩下一些.....我看您这边的亲戚还挺多的,您帮我问问有谁需要盐的,我.....需要换点银子给我娘换点药钱。”

    陈婶子松了一口气,忍不住伸手点了她一下:“你这孩子,神神秘秘,我还以为是什么开不了口的大事呢。就是说一声的事情,哪有那么复杂啊。放心吧。”

    丁至一低着头,有点怕怕的:“可是......私下贩盐....”

    陈婶子一把打断她:“你这傻孩子,都是邻里乡亲的,相互匀一点盐怎么了?哪里就是贩盐了。“

    “放心,婶子心里有数。这时候缺盐的可太多了,不用担心这。”

    下午陈婶子就出去了一趟,夜晚回来就已经定下了好几笔订单:“你只管放心,这几家都是我娘家的。我只说是托人从城里带出来的盐。你定的二十文钱一两,他们都觉得能这个价买到已经是占了便宜了。”

    丁至一一个夜晚就挣了五百文,心里滚烫的厉害。可是她知道要想不引人注目,仅仅靠陈婶子这条线,是没办法拿出来多少的。

    她决定跟她爹商量一下,看看能不能从他们工友那找出一条线来。

    第二日一早,她就把这个想法跟他爹和大伯商量了一下。

    丁青山点点头:“爹心里有数,你在家要注意安全,照顾好你娘和弟弟,这事你不用操心了。”

    丁青山和工友们现在修的这条路,是连接宜安镇和瓦楼镇两个镇子之间的官道。两边对着修,这几日就快要完工了。今日这边汇聚了两个镇子外的工人。

    午间休息,衙役就给每个人盛了一碗浓粥,一个杂粮馒头,没了咸菜。

    “啧,这.....今日怎么连咸菜也没了?”

    “你还不知道吗?现在京城缺盐,连咸菜都已经涨了好几个价了!”

    “这.....已经这么严重了吗?我还想着等几日,盐价就降了呢。我这......都还没买盐呐!”

    “哎呀,可不是。我也是没买盐,我家婆娘还说让我早买,我还以为能降呢。早知道就该听我家那口子的话早点买了。”

    “谁也不知道这盐啥时候能运过来,能买到的还是趁早买吧。”

    ......

    丁青山注意着瓦楼镇的人,干活的时候特意靠近一个穿得还可以的男子。

    干了一天的活,没有补充一点盐分,很多人呢都有点脱力。丁青山看旁边的汉子已经有点受不住了。面上大汗淋漓,唇色却有点发白。

    旁边巡逻的衙役手里拿着鞭子,看谁有消极怠工的样子,就一鞭子抽过去了。许多人哪怕已经有些扛不住了,还是在忍着。

    丁青山看了他几次,那人竹筒里带的水早已经喝完了。许是不知道越喝白水就会越脱力,那人有些郁闷地倒了倒没有一点水的竹筒。下意识往周边的人看了一下,正对上丁青山的目光。

    丁青山主动笑了下:“这位大哥没水了吧?要是不嫌弃我的倒给你点。”

    那汉子似乎也有点不好意,还是领了他的好意:“嗨,是有点渴。那.....就麻烦这位兄弟了。我姓王,兄弟贵姓啊?”

    “我姓丁,都是小事儿,谁还没赶上渴的时候啊。大哥是瓦楼的吗?”

    “对。我看着你有点眼生,你是宜安镇的?”

    “对。来了一阵子了。王大哥,快拿竹筒来,趁着衙役没来,给你倒点。”

    那人看他爽快,赶忙递上竹筒,接过来就喝了一口。这一尝立马就察觉到这是盐水,有点不好意思:“这.....大兄弟够意思啊。盐水你还舍得拿出来给人喝?”

    丁青山一边夯筑石路,一边应道:“这不是我家女儿说,干活出汗多的时候不吃盐,这身体就没劲儿,手上发虚,夜里啊腿脚还抽筋。长时间下去身体就垮了嘛。早上出门特意给我煮的淡盐水。”

    “真的?还有这说法?不过……你还别说,这今天没吃盐,这下午的确是乏力的很。原先还没觉着,但是你说的症状啊,还真对上了!”

    “那是,我这些天腿脚基本上没抽过一次。我家女儿厉害呢,这都是她从书上看的。”

    王大哥:“哎呀,这盐这么重要啊!这以后中午连咸菜都没了,盐也买不到,这可咋整?”

    “丁兄弟,你.....你们镇子上可还能买到盐?”

    丁青山:“哪能啊?我这也是运气好,我刚来那会盐价还没涨起来,家里正好没盐了,想着进城一次那么贵,所幸就和大哥家都多买了些。”

    “啊?那.....你家盐多吗?你看、能不能匀一二两出来,我按高价买如何?”

    丁青山有点为难:“这.....能行吗?要让官府知道,我这行为.....”

    王大哥一看有戏:“这你放心!我可以立字据证明是我向你家借的盐,钱我照付如何?“

    “王大哥不怕我拿着字据,再找你还盐吗?”

    “嗨,看你也不像这样的人。何况现在这盐也就是一时应急,我也不怕你坑我。”

    “王大哥,你看这样如何?字据上我们只立一两的盐,我可以多匀你点。”

    “这好!丁兄弟一看就不像坑人的。”

    “那行!王大哥你帮我再问问熟悉的人,看还有谁需要,我可以多匀一点。说来也是我家那口子病得厉害,这手里的钱连抓药钱都快不够了,就打算多匀一点盐。”

    “丁兄弟有情有义啊。现在这种时候谁身上没点小病痛,肯花钱给自家婆娘治病的好男人那是少之又少。放心,我就佩服你这样的人。我待会就去问问,明天上工的时候告诉你。”

    “行!谢谢王大哥了!到时候下了工,我把盐交给你,你带回去发给那些订了的人家。”

    第二天,没想到王大哥需要的量这么多。

    王大哥也很是为难:“这不有人听说我能找人匀一点盐,都求到我眼前了。这一家一点,一家一点,没想到加起来这么多。要是盐不够就算了,能拿多少就拿多少,你看行吗?”

    丁青山没有一口答应下来,虽然这些盐还不到他家剩下的一半:“这......确实是有点多。就算是把我和我大哥两家的都匀出来也不够。不过.....”

    “丁兄弟您再想想办法,我这也是实在没法子了。这每一家都是最少的量了。“

    “您别急。上次跟我们一起进城买盐的还有好几家,我再向他们匀点应该也是可以的。毕竟这个时候大家的日子都不好过,我想想办法。”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