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8章 盐换银子

作者:葡卜星字数:2565更新时间:2021-01-14 05:39:39
    新安排进来的一批人家都在灾民搭置的草棚最外侧。丁家八人选了一个中间靠后的位置,周围挨着的两家人看起来条件比他们好很多。

    左边一家子是十几口人家,个个衣衫较为整齐,虽然是洗的发白发旧的棉麻布衣服,却没有一个补丁。眼神看到丁家这边破破烂烂的,微不可查的皱了一下眉头,暗暗把东西藏得更紧了。

    丁至一翻了个白眼,有点无语这家人的做派。

    右边一家只有五口人,一对三四十岁夫妻,带着三孩子,两儿一女,大儿子看着有十九岁的样子,女儿比丁至一小一点,小儿子跟二娃一般大小。衣衫上虽然没有左边的好,却也干干净净,看到有些狼狈的一家子也没有什么轻视的眼神,只对他们温和一笑。

    他们一行人来得巧,正赶上一天里第二次的放粥时间。老远就有一群衙役押着一车粥出来,敲响了铜锣。

    “放粥了!放粥了!都排好队啊!”

    锣声一响,人群立马躁动起来。都拿着碗开始排队。饿了许久的丁晖和丁杰立马来了精神,一股碌爬了起来,找出了粗瓷大碗:“爹,二叔咱们快点去,一会儿该没了。”

    “臭小子急什么,这就来了。”丁青峰看了看他弟弟一家,“青山,你先带孩子先去,我留下来照看行李。”

    “大哥你带着孩子们去吧,我留下照顾兰娘照看行李。”

    丁大伯娘一把捞起二娃,撵了撵急的不行了的臭小子:“别争了,你们快点去,我留下来照顾兰娘和二娃,我更方便。”

    “谢谢大伯娘!等我给你和我娘带粥回来!”

    “哎,好。你这孩子客气啥,快和你哥哥们一起去吧。”

    三个孩子一窝蜂跑去排队,丁青山和丁青峰带好路引,待会可凭借路引,按人头数领粥。

    队伍排成了三纵列,丁家一家人排在了最右边一队里,前后也都是拿着粗瓷大碗排队的人家。

    人一多,就免不了各式各样的交谈。丁家初来乍到,什么也不了解,只在人群中默默听着大家的谈话。

    “哎,这天天白粥,嘴里快淡出鸟了。”

    “这是救济粮,你还想着吃啥!”

    “现在一天好歹还有两碗粥,这今后啊,也不知道怎么安排咱们这些人。”

    “我有个亲戚被分到了其他地儿,听说咱们这的粥可其他几个镇子外的安置点强多了,你们可满足吧。”

    “哎,我也不是那意思。就是......这粥也太淡了点,连点咸味都没有,这吃完是浑身都没一点力气啊。”

    “快别说了!莫叫前面放粥的大人听到了,要不然连碗粥都没有了。”

    丁至一看着人群中应声附和的人还真不少。难道大家都没盐吃了吗?她想到手里还有那么多粗盐,心里有点发热。

    不愧是京城脚下的镇子,一碗杂粮粥颜色虽然不好看,但也是比他们一路上吃得都要浓稠。

    领完粥,大家就一起回了草棚,围坐在一起慢慢喝着。每个人都很珍惜着眼前来之不易的粮食。

    这粥果然像那些人说得那样没有加盐。丁至一翻出包裹里以前熏制做好的香辣肉干,一人分了两三块,就这粗粮粥吃得很是满足。

    吃完饭,暮色渐渐暗淡。绝大多数人家都窝在草棚里休息保存体力。

    他们一家今天才刚来,草棚子里只有简单的行李,连睡觉的蒲草都没有。丁青山打听了一下周围的东西,喊上他大哥打算一起去砍些茅草树枝回来。

    她大伯娘和大堂哥丁杰留下来收拾好两家的东西。她和丁晖拿着碗筷去附近的溪水边洗碗。

    这条溪水是从山涧里慢慢流出来汇聚而成的,溪水的上游是大家日常取水的地方,日常洗漱一些东西都在中下游。

    他俩担着箩筐,筐子里是要洗的粗瓷和脏了的衣服。找了一处大石头,开始洗碗揉搓衣服。丁晖力气大,主动揽了洗衣服的活,丁至一就蹲在一旁洗碗。

    她正洗着,旁边也蹲下一人。扭头一看正是她右边草棚里人家的女儿。小姑娘看着比丁至一小一两岁,皮肤有些微黑,一双眼睛又大又圆,看着就容易让人生出好感。

    看丁至一扭头看她,她也对她露出了腼腆一笑:“你也来这边洗碗吗?”

    丁至一回了一笑,“嗯”了声没有多说什么。

    小姑娘却有点自来熟,慢慢挪到她旁边,睁着晶亮的圆眼睛小声说:“那边有一种软草,扯一点过来,洗碗很干净的。”

    说着赶忙又掏出了一把递给了丁至一:“你用用看,我扯得有多的。”

    “谢谢!”丁至一感谢地朝她点点头:“我叫丁至一,你叫什么?”

    “我叫陈佳,就住在你们家右边。”

    “嗯,我注意到了。”

    陈佳看着腼腆乖巧,却有点小话唠,遇上一个跟她差不多大,长得还很好看的小姐姐有点开心。无论她说什么丁至一都回应她,一点也没有觉得她烦。

    差不多同龄的两个小姑娘很快就聊到了一起。

    丁至一从她身上很快了解到了很多有用的信息。

    陈家比他们早到了一段日子。他们也是从西边过来的,她爹是个木匠手艺人,家里比一般的家庭过得稍微好些。他们来的时候正赶上一大批人,宜安镇名额有限,分到这边的人不算多,他爹给登记人头的小吏塞了一角碎银子才被分到这边的。

    宜安这边目前只能呆在城镇外面,不能随意进城。要想进城必须是要紧的事情,还要提前登记,交五文钱一个人才能进去。进了城,在报备的时间内还得出来,总之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进一趟城是很不容易的。

    宜安镇的物价也是他们这些逃难的人所消费不起的。有的人只进去抓了副药,就已经掏干了身上所有的银钱。

    城内物价贵,进城又不易,导致很多在外面的人家都没办法买到盐。所以现在城外的人基本上都缺盐。

    只有他们丁家有大量的粗盐!这可真是发财的好机会。

    回去时,两个小姑娘已经感情很好的手挽手了。

    丁晖一阵郁闷,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家伙哪来的?怎么突然就和他妹妹这么熟了?

    丁至一回来就看到自家的小萝卜头弟弟已经交上了朋友,右边的小萝卜头陈宇把自己的小玩具分给他玩,两人玩得欢快极了。

    她叫住两个疯玩的小朋友,一人发了一根酱香肉干,给他们磨牙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