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章到了京城边,宜安镇

作者:葡卜星字数:2339更新时间:2021-01-14 05:39:39
    这种方法制盐需要大量干净的水。好在已经过了南路十三郡,干旱已经不怎么影响这里了,多花些时间想找到水还是容易的。再往前走三个郡就能到京城了。

    这些日子,两家人与世隔绝,过得犹如山间野人。既然决定制盐,他们找了一个荒无人烟山涧水源的地方驻扎了下来。

    毕竟在这个朝代里,私下制盐和贩盐都是要受刑罚处罚,情节严重者割鼻去膝,服一辈子的劳役。想想就很可怕,可若不是走投无路他们也不会选这条路。

    制盐的第一步就是得到卤水。丁至一做了一个简易的过滤装置,把岩石上的盐分全部溶解到水里,进行初步提纯。如此几次就得到了大量干净的卤水。

    丁至一指挥大家架起大锅,开始煮盐。慢慢地水分逐渐蒸发,锅底开始析出晶体。大家更是眼都不眨地盯着锅里逐渐出来的粗盐。

    大伯母一脸崇拜地看着丁至一,这么厉害的孩子要是她的女儿该多好啊!羡慕~

    丁大伯和丁青山想得就更远了。他们认识到读书的重要性,书里的知识是他们这些穷苦人家一辈子都想象不到的天地。这件事情直观真切地让他们认识到读书的重要性。后来这也是让他们家族越来越重视读书的原因之一。

    很快,当锅里的水分渐干时,黄褐色的食盐晶体已经析出。不过这还不是她想要的,卤水煮出的盐里还含有大量的钙镁离子,煮出的粗盐还得提纯。

    丁至一让她爹只取了上层的食盐,锅底的扔掉。清理后再把得到的食盐加水溶解,重新开始煮。

    大家虽然有点肉痛被她扔掉的食盐,有点疑惑为什么还要再煮一遍。不过本着对她的崇拜信任,任劳任怨,一步一步听她指挥。

    他们这时候完全忽略了丁至一也只是个十三岁的孩子。

    当粗盐完全溶解在水里后,丁至一在包袱里翻出一些粗碱融进水里,搅了搅。锅底肉眼可见的开始凝结出沉淀物,随着水分蒸干,渐渐开始析出雪白的晶体。

    所有人都已经瞪大了眼睛,这竟然是精盐!雪白雪白的,真好看!

    看这雪白的没有一丝杂色的盐,丁青山心里的震惊很大。他也曾给大酒楼里送过猎物,也是见识过上等的精盐的,那盐远远没有这般雪白。

    他撵了一点尝了尝,没有一丝苦涩味!

    丁至一丝毫不知道自己一个小举动就已经超越了这个时代百年的发展。一扭头才发现她爹的脸色不对。

    “一一,你可知道你今日做出来的精盐恐怕比那达官贵人吃得都要好?”

    “啊?”丁至一僵住,万万没想到大意了,这里的盐根本没有提纯到这一步“这......”

    丁父打断了她,上前摸了摸她的脑袋:“爹知道你从小就聪明,没想到你自己看出就能找到这神奇的法子。哎,爹没用,没有送你去读书。”

    呼~,她还以为自己被发现什么了呢?

    “爹,你莫要多想。外祖父已经教我认了很多字了,他老人家的书我都看完了,我又不去考科举。”这倒是真的。

    丁青山和他大哥两家商议了一下,一一有这个本事还是不能让人发现了,制盐这事千万不能让其他人知道。

    丁至一成功做了三大罐细盐,还有一大堆粗盐。细盐不能拿出来,粗盐倒是可以留在明面上不让人疑心。

    这种时候吃不上盐的又何止他们一家人,到时候粗盐转手卖一部分,她娘看病的银钱就有了。

    解决了食盐,一路上又终于走到了有水的地带,现在他们的生活水平逐渐提高。尤其是丁青山和丁青峰不时打猎到东西,丁至一又和两个哥哥满山林的蹿,找到了不少野果子。

    野果子绝大多数的时候都是不好吃的,但是为了补充维生素,她也强忍着吃下去了。其他人到是没她那么讲究,都是穷苦惯了的,有口吃的就不舍得浪费。

    他们在山路上又走了大半个月,这一路下来都快半年了,林香兰的身体慢慢被甘露滋养着,气色愈发好了,白日里都醒着。炎炎夏日也仿佛入了尾声,山里的树叶也开始黄了,秋天到了。

    走到现在,他们离京城也越来越近。她大伯和她爹商量了一下,决定下山走官道。

    临近京城,治安守卫都要比之前强上许多。官道上除了有像他们一样狼狈不堪的流民还有跑马巡逻的官兵。

    官兵像是专门管理路上的流民而设置的,十里一亭。到是没有发生什么恶性的抢劫伤人事件。还不时有官兵引着他们这些流民向附近的安置点而去,告诉他们哪里有施粥棚。

    这里的境况与之前见到的地方仿佛天差地别。这里有生气,有烟火。清晨还有各式各样的商贩在路边叫卖着。这里生活的人丝毫没有受到干旱的影响。他们这些人的狼狈与他们这里的人形成鲜明的对比。

    流民都被四处分散安排在京城外的四处城郭外面。由当地的官员守卫各处负责好灾民的处置问题。

    丁家两家人也被分到了宜安镇外。宜安镇算是最接近京城边的一个大镇了,也能勉强算是京城脚下边的地方了。这个地方连接各处,向西是他们一家来的方向,向东就是进京的路。向南和向北都是各处上京城而来必经之地。

    负责登记的官员小吏也是个看眼缘的。那些一看就是很穷苦的人家,都被他安排到其他地方。而像丁家一家人,虽然也是狼狈的很,但那小娃娃一看就比其他小孩照看的精心。

    这家人每个人的眼睛都是黝黑光亮,心思明正,不会让人产生戒备的感觉。病人孩子都照顾的好好地。不像是流亡太久的灾民眼里暗淡无光,一旦见到比他们过得好的人,心里极易生出不平衡,易惹出事端。

    选入宜安镇的人家,某种程度上也代表着天家颜面,自是要考虑皇城根外的人家不是什么穷凶极恶之人。

    就这样,丁家两家人稀里糊涂就在宜安镇外的灾民安置处留下。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