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章第一口肉

作者:葡卜星字数:4519更新时间:2021-01-14 05:39:39
    刚刚的动静距离他不太远。不像是巨大的野兽,但是那种令人发寒的感觉让他很不舒服,让人不敢放松警惕。

    他悄悄往旁边的大树退了退,半遮住身体,手中的弓拉满。

    此处处于背山阴处,有动静的那处枯枝错乱较多,一时让人看不清是什么东西隐藏在里面。

    双方无声对峙……

    他一刻也不敢放松,脚下悄悄勾起一截短枝,飞速朝旁边踢去。

    瞬间,那边的东西被这动静吸引,朝着枯枝扑去。漏出了整个样子。

    莽蛇!

    约莫一丈多的大蛇,通身发暗,让人胆寒。

    丁青山瞳孔一缩,箭离弦而去。

    磨得尖锐的箭头刺入皮骨,但是丝毫不影响大蛇的速度。

    大蛇转头朝他扑来。

    丁青山转头往斜坡上跑,顺势射出第二箭。

    没射中!

    不行,大蛇过于灵活,弓箭不足以取其性命,纠缠下去,恐怕要被吞入蛇腹!

    他脑子在飞快转动,眼睛沿路搜索趁手的东西。

    入眼一个胳膊粗的倒地树枝,顾不得多想,就捡了起来,可以当一个棒子用。

    干旱已久,一般的动物早已经隐进了深山。草木不生,兔子少了很多,蛇没了食物,竟然跑下山来。

    被这蛇盯上,怕是难甩脱了。

    跑了这一会儿,他体力已经消耗巨大,现在只能放手一搏,才有一线生机。

    丁青山停下,大蛇袭来,带来一阵凉风。他握紧手中的棒子,快速朝蛇头挥去。

    丁青山手臂被震得一麻,大蛇也翻了几滚,往下滚去。

    他趁势而为,趁着它没反应过来,追着蛇脑又狠砸了几下。

    谁知大蛇顺着棒子攀爬而上。

    在这一刻,丁青山抽出背后的弓箭,锋利的箭头朝着张开的蛇嘴刺去,巨大的冲力瞬间贯穿了蛇脑。

    穿脑而过,大蛇死了,身体还在抽动……

    死里逃生,丁青山的心脏还在砰砰砰的剧烈的跳动。看着被砸得血肉模糊的蛇头,浑身都有点脱力。

    他怕这里的血腥味再引来饥饿的野兽,扯了一根枯藤,拖拽着大蛇往外走。

    一路安全,出了山林,视野亮了些,远处的天边还残留了一摸橘黄色的夕阳。

    他有些开心,孩子和香兰终于能吃口肉了。

    此时,等在远处的几人已经有些着急了。

    丁茂林:“天都快黑了,青山哥怎么还没回来?”

    丁三海也有点担心:“我们去前面找找吧。天都要黑了,可别遇上啥事。”

    几人决定去找找,丁魁心里却有点不情愿,忍不住抱怨:“这青山也太麻烦人了。大家都这么累了,他还要逞能!哪有什么东西能让他打到。”

    丁茂林瞥了一眼丁魁,眼底有点冷:“青山哥家里老婆孩子都病了,他压力能不大嘛!不愿意去找,就别去,没人拦着你。”

    丁魁被呛得有点火:“你什么意思!他这么折腾人,还不让人说啦!呵,还以为在丁家村呢?他以为他丁青山很了不起吗?”

    “谁求你去找了!不愿去你可以走了,用不着这么阴阳怪气的!”

    “你!不去就不去!我早回去歇着,也省点力气。”丁魁说着,冷嗤一声:“一群傻子!”

    几人都被他说得有点火大,丁三海拦住要动手的丁茂林,“算了,找青山要紧。”

    几人和丁魁不欢而散,背向而走。

    人走远了,年龄最小的丁四海还有点愤愤:“他真是狼心狗肺!以前青山哥打猎哪次不带着他,分给他东西,现在要他帮忙找找人跟欠了他钱一样!”

    “哥,”丁四海看了看丁三海的脸色,“下次咱别带丁魁了。”

    “我心里有数。”

    ……

    “哥!你看那是不是青山哥?”丁四海眼尖,远远看到那边的人影。

    几人跑近,才发现丁青山现在很狼狈,脸上有划伤,衣服上还有点点血迹。

    丁四海:“青山哥,你可算是回来了。”

    “嗬!”

    一靠近,丁茂林就被他身后的大蛇吓了一跳。

    这么大的蛇,还真是有点渗人啊。

    几人都有点吓到,真想不到丁青山能猎到大蛇。

    丁四海却很开心:“哇!还是青山哥厉害!这下有肉了吃了!”

    丁青山笑了笑,把蛇提给丁三海:“回去大家分一分,都给孩子老人添口肉。”

    “不给丁魁!”丁四海加了一句。

    丁青山刚想问什么,注意到丁魁不在这里,又看了看大家的脸色也明白了个大概,没说什么。

    他人虽仗义,却从不是软柿子,二愣子。以前看在同族的份上对丁魁照顾一二,每次狩猎他打得最多,看丁魁打得少总分点给他。

    果然,患难见真情,平日里总是一副好嘴脸,在这般时候总是装不下去了。

    这次丁魁算是被丁青山彻底排除在外了。

    丁三海和丁茂林抬回来的大蛇,果然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引得孩子们有点怕又想往前凑上去看看热闹。

    丁三海扬声宣布:“这蛇是青山一人打到的,他为了感谢大家对他妻儿的照顾,特意把蛇肉分了,让孩子和老人都吃口肉!”

    底下很快响起了对丁青山的夸赞,老族长也很欣慰他的做法。

    蛇肉很快被分完,一家也只分到拳头大小的肉。哪怕只是这样,人群中也都弥漫着喜悦的氛围。

    更是有很多妇人上前帮忙,出去找水的人也都匀了一部分水给丁青山。

    丁青山看着高兴的妻儿觉得再大的事都能扛过去。上前摸摸女儿的头,把二娃从她怀里抱起来:“一一,二娃,待会儿爹给你们煮肉吃。”

    二娃更是高兴得不得了了。每个得了肉的叔伯婶婶都要上前来摸摸他的头给他几粒豆,一撮粟米或是夸赞他的爹爹。

    二娃兴奋得仿佛得了夸赞的是他一样。把手里的东西一股脑都塞给了姐姐:“姐姐,吃。”

    “乖崽,姐姐给你煮米粥和肉肉。”

    “嗯嗯。”

    丁魁望着被众星捧月的丁青山,心里怄得慌,真没想到他竟然猎到了这么大一条蛇。

    丁茂林和丁四海忙着给各家分肉,分到他这边时连眼神都没给他一下,直接忽视了他眼巴巴的一家。

    他五岁的儿子狗蛋更是急得直嚷嚷:“肉!给我们家肉!”

    丁四海不理他,狗蛋急得要哭了:“爹!我要吃肉!”

    狗蛋的奶奶王大娘也急了,这种好事怎么没有他们家呢!赶忙叫住了快要走的丁茂林:“茂林啊!我家肉还没分到呢?你天天和魁子一起打猎,多分我们点,以后让魁子打猎的时候多帮帮你。”

    丁茂林真叫这厚颜无耻的一家人恶心到了,忍不住嗤道:“王大娘这么大的罪名扣我头上,我可担不起。是你家丁魁不稀罕青山打的猎物,嫌青山连累了他。不信您问问一起去打猎的人,大家伙都听到了呢。”

    丁四海:“是啊!再说这肉是青山分给大家伙的,多给你点,那其他人怎么办。”

    丁魁脸色一阵阵难看。

    旁边人早看明白了,一群打猎的就他丁魁先回来了,他娘还好意思开这个口,真是让人tui她一脸。

    “是啊,凭啥分给你,哪来的脸还要多点。”

    “还不稀罕青山的定西,以前哪次没从人手里分到猎物。”

    大家一人一句直怼得他们哑口无言。

    王大娘脸色讪讪,真没想到儿子竟然得罪了丁青山,那以后岂不是啥也分不到了,只有狗蛋一人还在哭嚎着要吃肉。

    丁魁被孩子哭得恼火,脱了鞋就要打还在扯着嗓子嚎的狗蛋,王大娘爱孙子如命哪舍得让他打,又是一阵混乱。

    而这边,丁青山最终留下了三四块蛇肉。他切小肉丁又在锅里添了些水和粟米,打算混煮一锅。

    丁至一看着她爹这粗糙潦草的“肉粥”,有点头疼。

    “爹,你来照看弟弟,我来煮吧。”

    “不用。你歇着,爹来煮。”

    丁至一:……

    我知道你会煮,但是能不能吃就不一定了。

    丁至一求救地看向了她娘,林香兰领悟,有点想笑。

    原来一一是嫌弃她爹煮的难吃,但是又不好直说。

    林香兰只得开口:“青山,蛇肉腥臊,你这么煮,我恐怕吃不下去。”

    “啊?”丁青山有点僵硬,拿刀的手更加笨拙了,“要不……你说我来做。”

    丁至一适时开口:“爹,我会。”

    丁青山想都没想就拒绝了:“不行,你还没好呢,再歇歇。爹去问问你婶子咋弄。”

    “爹,我已经没事了。真的!这会儿大家都在做饭呢,哪有空啊,还是我来吧。”

    丁青山有点着急,又不知道怎么劝宝贝女儿,看她坚持,只得妥协:“那……那好吧。爹给你打下手,费劲的我来弄。”

    “好!”

    丁至一把锅里的粟米和水倒进另一个小瓦罐里,放在火上,打算直接煮成粟米粥。

    蛇肉没有油,又被他爹切成了小丁。丁至一在包里翻出几片干香叶,几颗干茱萸果和花椒,捣成碎末,放入蛇肉里,又添了一点盐,对蛇肉简单的腌制。

    材料有限,只能先这么凑合。腌制了一会儿,等锅底微热就倒入蛇肉小火慢煎。没有油,只能小火煎烤,还要不停翻炒才行。

    很快,肉香就飘了出来。

    丁青山慢慢添着火,没想到女儿这么能干,这做得看起来确实比他做的好多了。二娃已经眼巴巴窝在他怀里吞口水了。

    很快,粟米粥也开始咕咚咕咚冒泡。散发出淡淡的香味。

    现在天气炎热,剩下的蛇肉放不了太久,她打算做成肉干。她让她爹把剩下的蛇肉都切成一指厚两指宽的肉条。

    丁至一照例拿出了所剩不多的盐巴和香叶,干茱萸果碾成末,把蛇肉腌制。

    晚餐的蛇肉,微咸微辣又带着烘烤过后的肉香,软弹、筋道,果然很好吃。再配上一碗粟米粥,在这种时候可以说算是不可多得的了。

    二娃吃得眼睛都眯了起来,显然是很满足。丁青山等着妻子儿女都吃完了,才把剩下的包圆了。

    吃完饭,丁至一开始处理剩下的腌制好的肉。

    退出去一部分明火,只留一些碳火,两边垒上石头。在行李翻找了许久才找了几根可以放置肉块的铁棍和铁线。

    这好像是她爹打猎用的。算了,没有烤肉架只能将就用了。

    架好架子,把肉块一一放在上面烘烤。铺了一层碳火,一层火灰,温度刚刚好,短时间内不用担心把肉烤糊,又能烘干肉里的水分。

    半个时辰翻一次,碳火不够了,再从火堆里扒拉出碳火加进去,铺上一层火灰。

    丁父看明白了,就让女儿去休息他来烤。

    直到夜深,肉干才烤好。丁父看孩子和妻子都睡了,帮他们掖好被子,收拾妥当了,才抱着弓睡在最外侧,守着一家人。

    睡梦中的丁至一却慢慢进入了另一番天地。只有她胸口那淡淡的纹身发着微热。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