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章 前世今生

作者:葡卜星字数:3939更新时间:2021-01-14 05:39:39
    晖国二十三年,如今天下大旱,田地早已经颗粒无收,人都撑不下去了。干旱最严重的要属以南的一带,丁氏一族赫然在列。

    丁氏族长毅然决定,带着族人向都城而去,盼着那些大人们能给他们一条活路。

    这里的丁至一是被活活饿死的。

    丁母前期为了姐弟两人省吃省喝,病倒了许久。丁父不愿抛弃妻子,拖着木板一路拉着丁母。

    丁至一身为长姐,体谅父母的艰辛,承担起照顾弟弟的责任,默默省着自己的口粮留给幼弟,溃败的身体长期营养不良,就这么在暗夜中悄无声息的走了,再次醒来就成了现在的丁至一。

    丁至一没能醒来,被发现时瘦弱的身体已经渐渐发凉,怀里还省着这几日的口粮,没舍得吃。

    丁父抱着瘦成皮包骨的女儿大哭,拳头咚咚咚的捶着自己,觉得是自己的疏忽才一直没发现女儿一直没舍得吃。

    丁母也是睁着眼睛流泪,挣扎着要去抱女儿:“一一,一一....我可怜的孩子啊....”

    三岁的二娃,小小的一团瘦小的还没有一岁多的孩子大。他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只看着哭泣的父母和没有声息的姐姐,小小的人也被这种情绪感染,呜咽哭出声,小手还攥着姐姐的衣服,只喊着:“姐姐.....姐姐”

    从记事起,他就知道陪着自己最多的就是姐姐。姐姐会抱着他,背着他,夜晚轻轻地哼着小调哄他睡觉,姐姐会偷偷地喂给他东西吃.....

    姐姐怎么了,她怎么不理我,我今天会乖乖的,不喊累的,姐姐,我会听话的.....

    青年汉子搂着女儿,哭得动容可怜,哭得脊背低垂.....

    同族人,看着丁家的悲痛,一时也悲从中来。年老的族长双眼含泪,颤抖着手,只看着那天,想问问它为何不睁眼!看不到这苦难的日子何时才能到头。

    一旁的妇女也上前抱起二娃,轻轻拍着,安慰着小娃娃:“乖啊~乖,不哭不哭,姐姐睡着了,娃娃不哭,不哭。”

    “姐姐,呜呜,姐姐......我要姐姐。”二娃哭得难受极了,姐姐还是没醒,他好害怕。

    一旁的婶子也上前拉着丁母:“香兰啊,你莫要哭了啊,你这身体可受不住,你还有二娃啊。婶子知道你难受,你还得为你家里的想想啊。”

    “婶子,是我这个当娘的连累了孩子啊。一一她怎么那么傻!我的傻孩子.....“丁母宛若割心一般难受,扑在李婶子的怀里。

    丁至一虽然是个女孩,但是也是丁父丁母的心头宝,从未像其他重男轻女的父母差别对待两个孩子。从来是一口一一的,一口二娃的。

    丁至一的灵魂还处于一种恍惚飘荡中,骤然被一股吸力卷了进来,落进了这个身体里。

    脑袋像炸了一样疼,迷蒙间耳边是悲痛的哭声。她想抬手摸摸自己疼的要命的脑袋。

    这,怎么回事?

    丁至一觉得自己好惨,熬了几个通宵赶稿子,猝死了。再次醒来就成了大晖朝的丁至一。

    “动了!动了!一一没死!”

    “动了!”

    “青山,娃娃没事,快喂点汤,快快快.....”

    丁至一“死而复生”,大家都松了一口气,丁父丁母更是狂喜,失而复得让他们把剩下的一撮大米熬成了汤水喂给了丁至一。

    大家都以为是丁父搞错了,以为孩子只是一时背过气儿,所以陷入了假死的状态。只有丁父知道,女儿冰冷的身体渐渐回温,是真的死而复生。

    他只有狂喜,他觉得是菩萨保佑,上天怜悯。

    丁至一接收了原身的记忆,虚弱的望着丁父丁母,他们高兴地搂着她,又哭又笑。她一时不知如何应对这份不属于她的炽热的关爱,受不住身体的疲累,陷入了昏睡。

    丁至一的醒来,又仿佛给了死气沉沉的队伍注入了一丝鲜活的生机。族人之间随着逃荒的艰难,渐渐凝出冰冷、戒备被打破。一人上前帮忙,其他人也渐渐从凝滞中走出来帮着照顾生病的丁母,照顾虚弱的一一,还有人带着啥也不懂的二娃。

    有人给了半碗水,有人给了治病的草要根.....

    全部互相帮了起来,哪怕只是一点点的帮助,都让这个走在悬崖边上的家庭,被一点点拉回。

    丁父湿了眼眶,朝着族人咚咚咚磕了三个响头:“今日之恩,我丁青山记一辈子。来日必十倍百倍偿还各位父老乡亲。”

    老族长一抬手:“快,扶起来。都是一族之人,难道不是应该的吗?”

    其他人赶忙扶起他。

    “都是一族之人,怎能见死不救。“

    “是啊,青山,我们也没帮啥。”

    “应该的,应该的。”

    老族长看在眼里,心里也动容。

    是啊,出门在外,同宗同族本该携手共进。

    老族长知道,这一路太难,人心曾一度不稳,“去都城的路还远着,前面的路恐怕更难走。我们是一族之人,一个也不能抛下!“

    丁家兄妹三人。老大丁青峰,老二丁翠红,老三丁青山。

    姑姑嫁的稍微远了些。临行前,兄弟二人商议,丁大伯一家四口拐道去姑姑家,带着他们一起,然后跟大部队会合去都城。丁青山则随着族人先走一步,在前面探路。

    路上不知出了什么意外,已经将近一个月了,大伯一家不知道有没有找到姑姑,还是没有赶上来,一直没有消息传来。

    丁至一融合了记忆,已经不慌了。既来之,则安之。

    她突然想起了小时候,家里突然来了一个云游的和尚,路过讨口水喝。那和尚给了丁至一算了一卦,说她24岁那年有一劫数,走的时候还留了一个桃核吊坠。那吊坠到时雕刻得精细,是一四方居所,刻着几个小字,好似“一元居”,到是有趣。

    家里半信半疑,找了不少算命的,都没算出个啥。虽是不咋信,但是一直不允许她把脖子上那和尚留下的吊坠摘下来。

    自己突然来到这个世界再续生命,会不会与那吊坠有关?

    丁至一不自觉摸了摸空荡荡的脖子,啥也没有。

    然而她不知,在她心口处出现了一点红,细看下好似桃核上雕刻的纹路。

    她看了一眼自己瘦得跟麻杆一样的胳膊腿,一抬眼对上一双圆溜溜清澈的眸子。

    “姐姐”软糯糯的小奶音,丁至一听得心都要化了。小娃娃瘦瘦小小的一团,乖乖巧巧地坐在那里守着你,因为瘦小,脸颊上没什么肉,小下巴尖尖的,眼睛又大又清澈,直教人心疼。

    这应该是二娃,原身的弟弟,现在也是她的弟弟,白捡一个可爱弟弟。

    丁至一“嗯”了声,抬手摸了摸他的小脑袋。二娃立刻欢喜的眯了眯眼,又往姐姐旁边蹭了蹭,像只小奶狗,可爱极了。

    “真乖!”

    丁至一一把把他捞了过来,抱在怀里。

    啧,轻飘飘的,没啥肉。

    二娃想起爹说得话,不敢坐在姐姐怀里,扭着小身子要下来。

    丁至一松开了手:“怎么了?”

    “姐姐累,不让姐姐抱,二娃自己可以的,爹爹说我要保护好姐姐。”

    丁至一听得心头微酸,小萝卜头稚嫩的话让人动容,与前世亲戚家那些熊孩子相比,可真是太乖了。

    这么懂事可爱的弟弟请给她来一打,谢谢,我可以!

    她再次伸手抱住了小萝卜头:“姐姐不累,乖,快让姐姐抱抱。”

    最终,小萝卜头还是回到了姐姐的怀抱,乖乖小小的睡在她旁边。

    李婶子陪在丁母旁边,看着旁边亲密懂事的姐弟俩,有点羡慕:“你家俩娃娃感情可真好。”

    丁母也眼眶湿润:“是啊。都很懂事。我这一病,都是一一照顾的二娃。二娃跟他姐姐最亲。是我这个母亲没用,没有照顾好他们。”

    “香兰啊,你可莫要多想。他们姐弟俩这么乖,你有后福呀。熬下去,就好了。我可羡慕你呀,哪像我家那俩小子,为谁多吃一口,就差打一架了。比你家一一还大一岁,还是不懂事。哎~”

    “哪是孩子的错。正是长身体的时候遇上这样的年岁,能怎么办?这一路上还不是兄弟两人一起扶持着走了一路,感情好着呢。”

    “香兰你说的对,怪不了孩子,是我想差了。我家俩小子也瘦得可怜.....哎,不说了。青山他们找水也快回来了。”

    天将将擦黑,出去找水的人也都陆陆续续回来了。

    丁青山想到手里的存粮,生病的妻子,饿倒的孩子,压力很大。想趁着外出和同村的人拿着弓箭看看能不能打到什么东西,想给女儿补补。

    走了很远,同行的几人已经有点撑不住了。

    丁三海:“青山,咱走了这么远,也没看到啥东西,要不……回去吧。”

    丁青山停下,身旁几人早已经气喘吁吁,明显已经很累了。

    “你们先回去,我再看看。”

    丁三海知道,他现在压力很大,知道劝不住他,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们在这歇一会儿,你往前去,我们在这等你,一块回去。”

    丁青山领了他的好意,朝几人点了下头,迅速背着弓箭迅速往更深的地方走去。

    山枯林燥,一般的猎物全都藏在了山林深处,走了许久,都不见一丝猎物的踪迹。

    天色渐黑,林子已经暗了。虽心有不甘,但是该回去了,再待下去路不好走了。

    丁青山用袖子草草擦了一把脸上的汗水,沿路返回。

    山林昏暗,丁青山有点着急,脚程赶得快,没仔细注意脚下。

    树枝干燥,枯叶层层。

    突然,“哗啦啦”一阵响。

    丁青山暗惊,屏住了呼吸,身上寒毛不自觉竖了起来,就好似被什么盯上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