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六十三章

作者:谢素蟾字数:2476更新时间:2021-02-04 23:59:50
    “既然如此,我们往别处寻罢。”

    “晦气,让那小娘皮跑了!”

    这几人倒也没怀疑碧华的话,毕竟在他们看来,区区一介弱女子,料想没有胆子敢欺骗于他们。

    其中一个鹰钩鼻,脸有些惨白的阴柔汉子却瞅着碧华,目光毫不掩饰淫邪之意,不怀好意地道:

    “那名该死的小子断了手,谅他和一个弱质芊芊的女流之辈也跑不远,不如我们兄弟几个在这破庙之中修整修整?”

    其他几人明白了他的意思,看了一眼火堆旁边茕茕只影的女子,都心领意会,哈哈大笑道:

    “阮小五,什么修整不修整,我看你这小子是色欲熏心了吧,不过你可真是饥不择食,这么普通的女子,你也看得上眼?”

    “你这小子迟早得死在色字上头,快点了事,兄弟几个还要连夜寻人呢,别耽误了正事!”刀疤脸汉子也笑着骂了一句。

    阴柔汉子向碧华踏近了几步,一边走一边嘿嘿笑道:“你们这些只知道看脸的肤浅之辈,她虽然长得普通,但这身段,可真是绝品啊,难得在荒郊野外也能碰到这样好的货色……”

    他正说间,忽然感到自己面颊一阵剧痛,两管鲜红的血液顺着鼻子飙射出来。

    “什么东西?”他捂住脸,惊骇地左右张望,可是四处空空,其他几个兄弟都在他背后数步之远的地方。

    其余四人听阮小五见了鬼似地大喊一声,神色一凛,纷纷拔出刀剑严阵以待,可是看到他顶着两管鼻血,转过头四处张望的滑稽模样,又顿时大笑起来。

    “什么东西?是你自己定力不足,看到女人就流鼻血吧。”

    “忒丢人了,以后别说你是我们东原五鬼之一。”

    ……

    “不是,我感觉刚刚是什么东西打了我一下!”阮小五听到其他几人取笑他,面子上顿时挂不住了,擦擦鼻血,赶紧为自己正名。

    被几个兄弟这样嘲弄,他脸色阴沉下来,难得的好心情都化作了一股莫名怒火。

    没找到刚刚是什么东西打自己,阮小五忍着怒靠近碧华,准备用这个不巧撞在他气头上的女子泄愤,可是就在他接近碧华一丈距离的时候,香案底下忽然发出了一声巨大的响声。

    “有情况!”几人登时朝香案那里看去。

    可是正当这时。

    “铮——”

    一声清越的琴声,召回了他们的注意。

    只见火堆旁边那名女子,不知何时解下了背上所负的长琴,横于膝头,她素手轻轻拨弄琴弦,从弦间流淌下一阵如泠泠泉水般的琴音。

    “你这小娘子还挺识时务嘛,是在刻意取悦于我么。”离她最近的阮小五嘿然冷笑道。

    我本来不想惹事的,你们非要撞上来,好端端离开不好么?

    碧华叹了口气,亦笑道:“荒郊野庙,无物招待,聊以琴曲相赠,还请诸君笑纳。”

    也不待五人回复,碧华自顾自地弹起琴来……

    渺渺琴音,如风起于青萍之末,初时低不可闻,未及多时,微风忽急,转而拔高,探入九霄之中。

    众人恍惚间,似见到千里层云,万里冰封,雪花六出,随风疾舞,宛若漫天霜刃飞刀,旋转迅急,但凡触及之物尽皆碎裂,化作凿粉。

    阮小五体内气血都似凝结成了冰,周身经脉被割碎成了一片又一片,魂灵尚未反应过来,便化为了冰天雪地中的一抹飞灰,永远地被无暇的霜雪所净化。

    “砰咚——”

    那是身体重重地倒落在地上的声音。

    阮小五一双迷茫呆滞的眼睛未能合上,瞳孔无神地映照出屋顶破洞处洒落的星光,七窍潺潺流血,眼见得是没有活气了。

    其余四人如梦初醒,他们的情况稍佳,但有人眼中流血,有的人口角溢红,有人皮肤表面渗出一层血雾,状态都没好到哪里去。

    刀疤脸的汉子忍住肺腑中澎湃激荡的血气,怒吼一声道:“这女子有鬼!大伙儿捂住耳朵!”

    可是这琴音不经人耳,仿佛是直接弹奏于人心,任凭他们捂住双耳,封住听觉,却依然无济于事。

    几人不甘心束手待毙,强按痛苦,拔出刀剑,一拥而上,身影如四条鬼魅,倏然间已欺身于碧华身侧,刀剑叮咚碰撞齐响,朝碧华当头攻去。

    碧华无名指轻勾商弦,一抹一推,细急的音调如一缕浩荡东风,点燃冰中微弱的火苗,砰地一声,令僵硬的冰块蓬炸,碎成点点冰晶。

    “叮咚——”

    “咚——”

    “呯乓——”

    四把刀剑应声落地。

    随之响起的,是几人身体倒地的声音。

    倒下去的那一瞬间,他们似乎有一种错觉,自己只是僵硬的提线木偶,被这锋锐的琴音割断操纵四肢的丝线,便从此失去了行动的能力。

    感觉到周身经脉一寸寸地断裂,他们这才明白,自己是惹上了一个多么恐怖的人物。

    此刻再说什么都晚了,四名黑色劲装的高大汉子,如四只棉花娃娃一般,委顿地倒在地上,低洼处的污水,蔓过了他们的口鼻五官。

    碧华收好琴,擦了擦手,坐回火堆旁边,从火中取出烤好的饼子。

    饼烤得恰到火候,两面微微泛出金黄的色泽,再多烤一分便嫌焦干,少一分又失于松软。

    如此正好,外皮喷香酥脆,咬一口,在唇齿间迸发出细微的响声,底下的面团软糯劲道,富有嚼劲,还有淡淡的回甘。

    她在这里认真地品味着美食,那厢,香案底下黄幔微微一动,断臂侠士与粉衣少女从底下狼狈地钻出来。

    里面积满了灰尘,侠士发髻上还顶着一张蛛网,衬着他那俊朗的容颜,煞是可笑。

    两人惊疑不定地望着碧华,见她仍坐于原地,连衣裳上的褶皱都没有多几道。

    若不是地上一具尸体,还有四个瘫痪不能动弹的汉子,他们几乎都要以为,这间破庙里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目光瞥过她身后那具形制古朴的瑶琴时,断臂侠士再也不敢起小觑之心。

    之前还以为她未佩刀剑,不足为虑,可是有此琴在,足以胜过天下无数武器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