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零一章 接亲

作者:谢素蟾字数:2414更新时间:2021-01-04 23:58:35
    “夜色已深,我准备歇下了,灵儿姑娘也回去休息吧。”

    边说着,碧华坐回床边,褪去鞋袜,将枕头摆正躺下,给自己盖好被褥,一副我要睡觉了,闲人勿扰的模样。

    真是好言难劝该死的鬼!

    张灵儿被碧华语气中满满的‘你不要多管闲事’的意味气得柳眉倒竖。

    她叉着腰冲床上之人的背影恨恨地道:“睡睡睡,就知道睡,好心劝你你偏不听,你既要去送死,死前别怨我就行!”

    她伸手去拽碧华,拽不动,又听到门口有脚步声靠近,应当是张樵夫夫妇感到空屋中有动静,前来查探。

    张灵儿心里一慌,生怕被爹娘逮住,贝齿咬住下唇,又急又怒地轻轻一跺脚,只好仍然按照原路,从窗台爬出去,关上窗,赶紧逃离这间屋子。

    是这女子自己作死的,怪不得她!大不了……大不了她明日偷偷跟过去,万一山神爷发怒,她或许还赶得上用献祭自己的方式让山神爷平息愤怒。

    “咔嚓——”

    门锁枢纽转动的清脆声音,在夜里无比清晰。

    张樵夫夫妇开始听见空屋里似乎有动静,警惕地靠近,把耳朵贴到门上去听,却又没有听见了。

    他们悄悄地把门打开一条缝隙看,只见窗户闭合,床上躺着的人依然在原处一动不动,这才放下心来,重新关上门,返回自己屋子里。

    “真是的,怎么这时候还有老鼠……”张夫人向丈夫抱怨了一声,只当之前传来的细微动静是闹老鼠。

    “管它呢,人还在就好,先好好睡一觉,养精蓄锐,小心应对明日的大事。”

    对话声渐渐远去,屋子里再次恢复了寂静。

    ————

    次日,天色还蒙蒙亮,就有一阵隐隐的鼓乐声自远及近而来。

    清晨山间有大雾弥天,一支接亲的队伍从白雾里显现出身形,敲锣打鼓地朝张樵夫家的方向靠近。

    前面两个人持锣鼓开路,中间四个人抬着一顶扎红绸花的花轿,后面跟着两个人奏喜乐,张红披彩,喜气洋洋。

    只不过这支接亲的队伍之中,没有一个人脸上挂着笑容,俱是愁苦与灰败之色,整只队伍死气沉沉的。

    迎接的那一方也丝毫不见喜色,张樵夫早早地候立在门口,心中忐忑不安,手心里都攥出了冷汗。

    第一次干这种欺瞒神灵的胆大包天之事,他心里有愧疚,是对着无辜被牵扯进来的碧华,愧疚她要代替自家闺女去送死。有害怕,害怕自己做的事情被人当场揭穿,女儿还是难逃一死。有畏惧,畏惧祭祀的人选被替换,山神爷万一察觉而发怒……

    诸多念头交织汇聚,压在他心里沉甸甸的,令他几乎有些喘不过气来,全靠撑着院门才勉强站直身体。

    张樵夫心里默默催促着妻子赶快弄好,把人运出来,让这件折磨人的事情快些结束。

    然而,半刻钟过去了,张樵夫已经把接亲的队伍迎进正厅之中,请他们喝完了茶,妻子还是没有从空屋里出来。

    “孩子她娘,好了没有?”

    张樵夫如有火燎,坐不住了,站起来朝屋子里高声喊了一句,却未得到任何回应,他心里犹疑,向众人赔礼道:“诸位莫急,稍坐一会儿,里面还在梳妆打扮,容我进去瞧瞧。”

    接亲的其他人都是村里的父老乡亲,理解他的心情,安慰他道:“无妨,你不用陪我们,快进去叙叙话吧,以后就再没这个机会了,只要不错过吉时就好。”

    张樵夫一拱手回礼,正要进去,便听见屋子里有妇人的声音传来:“新娘好了。”

    张夫人掀开帘子,背着一个盖着红盖头的新娘出来,她的动作很僵硬,脸上神色愣愣地发木。

    张樵夫虽然疑惑妻子这是怎么了,但见她已经把人带出来,松了口气,对众人道:“可以了,让我婆娘把灵儿抬上花轿。”

    一顶大红花轿就停在他们家院子门口,因为新嫁娘出嫁脚不能沾地,张夫人一直把新娘背进花轿方才放下。

    轿门掩上,左边一名抬轿人苦闷地叹息了一声,安慰性地拍拍张樵夫的肩膀,他们对张家夫妇拱手道别,抬起花轿,在二人的目送下远去。

    唢呐鼓声渐渐地消失在了山雾之中,张樵夫终于能够暂时放下心来,他强颜欢笑,道:“我们快些把灵儿带走藏起来吧,以免山神察觉人选被替换了发怒。”

    他如此说着,却发现妻子并没有回答他,不免皱起眉头问道:“孩子她娘,你怎么了,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

    张夫人被他这么一问,方才如梦初醒,呐呐地道:“当家的,我……我好像见到神仙了……”

    “什么?”

    原来,在接亲队伍快要抵达院门口之前,张夫人走进空屋里,准备把碧华背出来,她一时没有忍住,揭开了凤冠垂下的珠帘。

    经过一夜的煎熬折磨,她还是觉得过不去心里那道坎,私心谋害了外乡一个无辜的姑娘,却又没有其他办法。

    张夫人心里愧疚之下,想着要不看看碧华长什么模样,也好绘制画影灵位,为她来世祈福,以赎减自己与丈夫的罪孽。

    而且还有一点就是,她怕灵儿这丫头不听话,闹什么幺蛾子,心里总有些不放心。

    只是她不揭开珠帘还好,这一揭开,便再也没有回过神来。

    张夫人分不清自己是不是没睡醒,她揉了揉眼睛,发现自己好像还是身在梦中,不然,世间怎么会有人生成那样……那样神仙一样的容颜。

    她用词匮乏,形容不出来心中感受,只以为自己是见到了神仙。

    要不是张樵夫喊她,她恐怕现在都还在愣神。

    听完妻子的话,张樵夫不以为然,微有责备之意地道:“是你见识少而已,别瞎想了,真有神仙,还会被迷药迷倒?当务之急,是赶紧把灵儿送走,防止那些人回来。”

    “奥……好的……”张夫人呆怔地应下,口中兀自喃喃不绝,“诶,把神仙药倒了,她会不会降罪惩罚我们啊……”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