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十三章 嘱托

作者:谢素蟾字数:2441更新时间:2020-12-31 23:45:26
    有不肯错过开庙吉时的,眼尖瞄到小贩那里还有一小把香剩下,道:“兀那做生意的汉子,你这不是还有香么,何不卖与我,我情愿再增一倍的钱!”

    小贩笑呵呵地向他赔礼道歉,道:“委实不好意思,这庙可灵,我也想留着一把香,进去朝拜咧,这些香,不卖了!”

    ……

    却说新安城,城西公署府衙中,元大人在小厮的服侍下将袍服冠带穿戴好,用汤水洗漱完,便听见小厮惊呼一声。

    “怎么了?”元大人沉声问道。

    都尉负责治军不管内务,太守死后,城中诸官以他官职最高,他这些天不但要处理太守府后事交接,还要抚慰民心,安顿那些受害的百姓,忙得焦头烂额,今天才略略休寐了一个多时辰,听到小厮惊呼,不由得眼皮一跳。

    “大人,这里有东西!”

    小厮指着窗台上一只几尺长的木匣,木匣下压着一封柬帖儿,旁边还有一只死狐狸,讶异出声。

    之前大人睡下的时候,窗台上还是空荡荡的,木匣的形制不像是府中之物,不知道是谁神不知鬼不觉地将这些东西放在了窗台上。

    来人竟能穿过外面那些衙差的守卫,闯近大人房前,没有惊动任何人。若这人心怀歹意,大人可就危险了!

    小厮有些后怕地想到。

    元大人走过来瞧时,将那封柬帖儿拆开看,只见纸上用飘洒的字迹写着:“木匣内之物,劳烦分予三日前诸人。”

    “谁留的书呀,说得没头没脑的。”

    小厮在旁边瞄到柬帖上的内容,埋怨了一句。

    留书的人当真猖狂,若有事,何不白日里递拜帖进来向大人阐明,深夜擅闯府衙不说,留书还如此简短,寥寥数语,谁能明白三日前诸人指的是谁呢?更过分的是,竟放一只死狐狸在旁边恐吓人!

    “勿胡言,我知道是哪位了。”

    元大人稍加思索,眉目舒展,眼中露出几分喜色来。

    见这恣意如风的行事,再联系到三日前这几个字眼,他已有所猜想,仔细分辨了旁边那只死狐狸,果然与狐妖老道以分身逃脱,被碧华抓住的那只一模一样。

    “大人!”

    元大人摆摆手,示意小厮不要多管,在他阻之不及下将木匣打开。

    里面并不如小厮所想是什么机关暗器,而是颗颗似龙眼大小,通体混圆,布着奇特暗纹的药丸,约有数百颗的样子。

    木匣一经打开,便有扑鼻透骨的芳香氤氲,整个衙府上下弥漫这股香味,闻的人心旷神怡,腋下如有风生,仿佛置身于何方仙境。

    光是闻着味道,就知道是非同小可的好东西。

    “是三日前除妖的青衣仙人所留,那些伤重不醒的百姓们有救了!”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仙丹!吃了能不能成仙?”小厮瞪大了眼睛,转忧为喜,眼睛里流出渴望的神色。

    “仙人嘱咐我将它们分下去,定然只是伤药而已,你不要多想了。”

    元大人摇了摇头,将木匣的盖子盖上,阻止香味继续散透,引人非议。

    三日前从暗牢中救出的那些人,有许多伤势太重,即便在满城医官大夫们的全力救治下,也不能脱离生命危险,仙人所赠的这些灵药,正好解当下燃眉之急。

    他恭敬地将木匣托在手上,大步朝房间外面而去,要去完成碧华留书嘱托的事情。

    ……

    一处布置得温馨雅致的女子闺房之中。

    秀姑娘正坐在窗前,对着一盏焰火摇曳的烛灯,手中拈着细针彩线,神情无比认真地绣着一幅绣像,窗外天光蒙蒙,只有她这里最亮。

    她身怀武功,身体强健,熬夜对她而言影响本不会很大,可是此时她眼中却布满了血丝,那是心神耗费太过所引起的。

    “秀娘,你又一夜未睡了,稍微休息一下吧。”

    房门被轻轻地敲了一下,传来一句残破的温柔声音。

    可惜秀姑娘心神太过专注,将这敲门声置若罔闻。

    门外是一名清癯颀长的书生,正是齐哥儿,他端着一碗炖品,身上的绒毛褪去了许多,看上去不再是那副半人半妖的怪异模样,和常人也没有很大差异。

    最令人惊喜的是,在碧华之前赠予的那颗丹药的作用下,这几天,他被生生割去的舌头已经长出来一截了,按这个趋势,恢复原样亦不过是十天半个月。

    齐哥儿听秀姑娘没有回应他,知道她是太过投入才没有注意到自己,他心疼地抬起一只手,正准备推门进去,可手悬在半空,却又放下了,他担心自己进去打扰她,只好将托盘放在门口的木架上,无奈地离去。

    因为齐哥儿的事情,秀姑娘万般感动之下,决心亲手绣一幅等人高的绣像,挂在家中日日供奉,以示心诚。

    以她的绣工,一副这样的绣像一日左右就能完成,然而她却足足日夜无息地忙了三天了。

    对于恩人的绣像,她一针一线都认真谨慎无比,力求完美,因此才耗费了如此久的时间。

    窗外天光渐明,有怡人的清香蔓延开来,秀姑娘不觉深吸了一口,疲惫尽消,她惬意地伸了一个懒腰,准备绣完最后一个部分便收针。

    但当她穿好要用的彩线,竟犹豫了一下,出于对仙圣的敬畏,也出于对极致之美的尊崇,她留了绣像的面部还没有下针。

    脑海中不断回忆着那种能够让人忘却一切尘俗的美好,秀姑娘踟蹰地拈着绣针,手颤抖了半晌,最终,她还是放弃了。

    秀姑娘自信心有些动摇,第一次对自己的绣工产生了怀疑,她怕自己的手艺还没有到登峰造极的地步,如果轻易下针,恐怕是对碧华的亵渎。

    心思千回百转,秀姑娘长长地叹息了一声,余下了那处留白。

    可即便如此,出自秀姑娘之手的绣像也比乡野中泥木匠细心塑造出来的神像要精美太多。

    她将绣像小心翼翼地展开,平铺在窗前的桌上,天空万丈霞光穿透窗牖,泓聚于绣像之中的女子身上,五色光华烨然,青衫若云裁,冥冥渺渺,鲜活得仿佛就要从绢布上走下来一般。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