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七十五章 帮手

作者:谢素蟾字数:2418更新时间:2020-12-23 23:59:13
    富贵人家在高处搭起了棚子,或者站在附近楼上观望,而普通的平民百姓则纷纷挤在下面。

    男女老少,从周围几条长街的街头一直排到了街尾,入目处尽是黑压压的一大片人。

    他们又紧张又害怕地盯着台上。有人嫌弃被前面的人挡住了视线看不清,踮起脚尖,或者原地跳起来,不慎踩痛了旁边的人,引来一顿呵斥,被骂的人则灰溜溜地稍微挪开几步,很快便淹没在人群里,骂人的人也分不清究竟是谁踩的了。

    四面八方不断传来说笑声,寒暄声,窃窃私语声,小孩子的哭声闹声,老人的咳嗽声,埋怨声,咒骂声……各种声音杂糅在一起,吵吵闹闹。

    数不清的百姓翘首以待,远处终于有了动静。

    一辆接着一辆的囚车从公署后门处缓缓驶了出来。

    涮着桐油的木头比一般的铁还坚硬,四面围起来做成一个笼子,囚犯双手绑缚在身后,跪在笼子里,脖子后面插着一根亡命牌,只留下一个头颅从囚车顶上探出来。

    笼子架在两轮的推车上,由公差押运驶向监斩台。

    两侧各有一排披坚执锐的卫兵严密看守,分开挡在路上的人群。

    百姓们被卫兵们拦着,不甘心地挤在路边,探着脑袋看囚车里关押的妖人,对着他们指指点点,咋舌称奇。

    “快看!那些妖人,果然长着毛脸,身后还有毛尾巴呢!”

    “这是狗妖还是狐妖?没想到世间居然真的有妖怪啊。”

    “你说他们吃人吗,居然抓到这么多妖人!”

    “怎么不吃!你听说过三月前失踪的那些人吗,就是被这些妖人活生生地吃了!”

    “妈呀!那他们现在只用木头笼子关着,不会出事么?”

    “放心就好,有胡道长在场呢,瞧着了么,就是那位,穿着杏黄袍的老道人,听说这位道长法力高强得很,这些妖人,就全都是他以一己之力抓到的,不然,还不知道有多少人会遇害!”

    “天呐,那岂不是活神仙在世!我们可得好好拜拜他!”

    ……

    在无数人的注视下,囚车一直被拉到监斩台上,公差将囚笼去除,让九名妖人在台上跪成前后两排。

    台面上用不知道什么成分的材料画成了阵法,这些囚犯正好位于法阵的中央。

    面对着近在咫尺,面目严厉的公差,和他们手中持着的锋利佩刀,这些半人半狐的囚犯们畏惧地缩起了身体。

    他们身上还带着伤,精神头却恢复得不错,这还要多亏碧华昨日让秀姑娘分发下去的丹药,才让他们能够坚持到现在。

    听到说今天会有高人来解救他们脱离苦海,他们心里有了盼头,神色都没有那么悲苦了。

    九人的目光落在底下的人群,眼眶里涌出晶莹的泪花,在阳光下闪烁。

    被关在暗牢里折磨了几个月,他们久不见天日,这会重新见到了久违的父老乡亲们,让他们心情澎湃无比,想要大声说话,把一切真相都说出来,只恨舌头被人割了无法发出声音,不能揭穿真正的妖孽。

    其中有个人估计是看到了什么亲人好友,面露激动,不管不顾地挣扎起来,却被旁边的公差用刀背狠狠打了一记。

    “老实点!”这名公差厌恶地看着他们,冷声喝道。

    台下看热闹的百姓们无法透过他们脸上覆盖的毛发看到底下的神情,只当是妖人害怕了,当公差打人的时候,还有不少人大声鼓掌叫好。

    监斩台后面坐着三名官员,为首一人,英伟庄严,袍服周正,正是碧华昨夜所见到的那名元大人。

    监斩台旁边用彩帛鲜花搭起的芦棚上,纵身飞下一名杏黄袍的老道士,老道仙风道骨,银丝般的长髯直垂到了胸前。

    他将一柄拂尘架在手肘弯处,面色淡然,环视了一眼底下用无限尊敬和感激目光仰望他的人们,点了点头,随即一扫拂尘,指着身后九名半人半狐的妖人,道:

    “诸位,三月前,祸害新安城周边乡镇,导致许多人失踪的罪魁祸首,已经捉拿归案,就是这九名妖人。”

    “贫道姓胡,特来协助元大人监斩这几名妖人,以防他们变化逃窜。”

    他的声音不大,却传得很远,让挤在街道尽头看不到台上光景的人也能够听得一清二楚。

    胡道长的声音激起了城内百姓们的义愤,有家中亲人、好友失踪的人,还有许多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百姓,更是拿起早就准备好的臭鸡蛋和烂菜叶子之类,朝台上掷去。

    “死妖怪!”

    “打死你们这群妖人!看招!”

    “仙长,被他们掳掠走的人,可还有活着的么?”

    ……

    可能是距离太远,这些百姓气力不够,只是将这些臭鸡蛋烂菜叶子扔到离监斩台不远处,东西便掉落下来。

    倒是有一枚鸡蛋突出了重围,落到法阵中,不过目标稍微有点误差,没有打中妖人,而是打在了刚才用刀柄打人的那个公差身上,弄得他浑身狼狈不堪,却不好发作,忍着气往旁边站开了一些。

    跪在阵法中间的九人,即便没有被脏东西砸中,可台下的百姓们,都是他们的父老乡亲们啊,其中还有他们的亲朋好友,却在折磨自己的人的教唆下,看着他们的眼神如淬了毒,用最恶毒的言语咒骂着,铺天盖地向他们砸鸡蛋菜叶。

    他们有口难辩,这会难以控制住无限的悲伤和委屈,眼泪将脸颊上的毛发沾得湿漉漉的,张着嘴吧啊啊啊地悲鸣。

    怨愤、哀怮等诸多负面情绪,在法阵的加持下,犹如一缕缕深黑的海藻从他们的身上源源冒出,然而台下的百姓们都是肉眼凡夫,看不见这一幕,兀自囔囔。

    “你瞧,还想张嘴咬人呢!”

    “嗬……果然是凶性不改,还好有胡道长在场,吓死人了。”

    “你们几个没吃饭么,力气这么小,用力砸啊!”

    “你行你来!”

    ……

    胡道长袖袍一扬,抬起双臂向下轻压,示意百姓们安静下来听他说话。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